《闲言碎语》序言


人最难打发的是一张嘴。
首先是嘴要吃饭,不吃饭饿得慌。不论是酸甜苦辣都要吃,吃咽住了下次还要吃,绝不会因咽而废食。哪怕是明知道“病从口入”的道理,也仍然忍不住要吃。人的一辈子忙碌,可能多是为了一张嘴的吃。如果人不需要吃,那该省去多少事啊,人就会像神仙一样悠闲了。人不悠闲,主要是累于一张要吃的嘴。
再就是嘴要说话,不说话憋得慌。不论是喜怒哀乐都想说,说走嘴了还会接着说,绝不会把嘴锁起来。明知“祸从口出”的道理,仍然要说。不知有多少人因为说话而倒了大霉,甚至还有因说话而掉了脑袋的,但人们还是禁不住要说话。人若不说话,会减少多少是非,少下多少麻烦呀。
但不论如何,人们总还是要吃饭,也总是要说话。吃饭,当然是想吃好吃的,但没有时也就只能将就了。说话也当然是想说好听的,但说不出来时,也就只好将就了。本希望是能说点大学问大道理的,但说不出来,又不想憋着,因而就只好说些闲言碎语了。

《闲言碎语》诗词列表


为何画蛇要添足 (5836) 致诗词在线 (4845) 灵魂 (4667)
强奸 (4481) 雄狮与懒猪 (4479) 道别 (4031)
关于“韩寒三论的”推荐 (3841) 人口遐思 (3829) 也说狼性 (3618)
电视剧《越王勾践》观后感 (3548) (杂文)也说“脱轨” (3540) 多余的东西 (3494)
人以狗贵 (3394) (杂文)希拉里的“火象阵” (3366) 方正县的悲剧?是台上的悲剧还是台下的悲剧? (3345)
再说“人上人” (3287) 算是欢迎词吧 (3037) 谁之过? (3030)
贪婪 (2965) 本命年 (2932) 君子国 (2896)
床底下的大丈夫 (2819) (杂文)忧思 (2807) 人类与野兽 (2786)
(杂文)叫狗 (2771) 道德丢了要寻源 (2757) 霸气 奴性 道德 (2749)
立论难与“龟孙子” (2635) 关于集体主义 (2592) 血汗钱问题 (2591)
(杂文)性文化节 (2589) (杂文)今年的教师节 (2572) 填错的《钗头凤》 (2539)
说权利 (2473) 听其言观其行 (2446) 卧榻之侧 (2411)
三权分离 (2359) 猪的故事 (2328) 大棋与难度 (2309)
(杂文)蝇假虎威 (2287) 羊的故事 (2278) 诗人的不堪 (2276)
思索 (2273) 从“达芬奇”到“纽瑞滋” (2272) 试对黄太山先生对 (2269)
文明 (2266) 生命 (2260) 在马根草《夫差的悲剧》处的留言 (2256)
又是又一次 (2212) 养花记 (2155) 王八是不好当的 (2140)
无聊 (2086) 走出丛林之路 (2004) 中国人的辩证法 (1836)
雷锋已随时代去 (1802) 起哄 (1769) 回答! (1744)
云 (1727) 忧国忧民非闲心 (1725) 中国人的“占领”行动 (1722)
致某先生 (1714) 人文知识分子 (1698) 人类最糟糕的发明 (1695)
革命 (1682) 华老先生与蚊子 (1646) 响应 (1622)
媒体无耻 (1600) 对尧鲁先生留言的回复 (1555) 韬光养晦与死猫 (1551)
中国民主之路 (1545) 胆怯 (1534) 关于人的思考 (1532)
恍然大悟 (1514) 中国人的信仰 (1431) 骂蛋 (1404)
关于三聚氰胺与毒胶囊等的联想 (1395) 诗人的沦落 (1384) 中日战争臆测 (1360)
悲哀 (1287) 由谢昌清的《老大》引出的话 (1273) 阿基诺三世 (1263)
癌——这不是危言耸听 (1253) 沾光 (1250) 文毒文瘾 (1227)
狼与狗 (1225) 古典自由主义 (1217) 民主之花何日开? (1211)
上帝与人类 (1199) 人与动物的区别 (1169) 好样的,台湾哥们! (1157)
浅说搁浅 (1154) “温柔一刀” (1140) 浅评王伟光的民主怪论 (1127)
人说竹,我说人 (1119) 风浪来时 (1112) 写诗与放屁 (1093)
有感于“抵制日货”倡导 (1082) 在陈默先生《清明随感》处的留言 (1051) 猫哭耗子 (1038)

古板先生诗集

《闲来且彷风流韵》(182)   《闲言碎语》(122)  
《猜酒行令》(53)   《千古风流笑谈中》(38)  
《任意玄虚也弄潮》(113)   《圆梦》(46)  
《对卖淫现象剖析》(专题杂文)(16)   《莫道打油不潇洒》(30)  
《而今迈步从头越》(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