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郎探母


2012-05-01 16:31:29  李汉武  所属诗集  阅读2451 】

50个   

二郎探母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题记

 

  乘着料峭的春风,驾驶着我的铁驹——二轮摩托,带着我的保镖——妻子。一路风尘,一路哆嗦,回老家探望88高龄的老娘。这是我们每个星期天必须完成的任务!不管是春寒习习,夏日炎炎,还是秋气瑟瑟,冬风飕飕。风雨难挡,霜雪无阻。

       每逢此日,老母亲或坐在窗前翘首大门,听我们开门的吱呀声;或倚仗门旁用干枯的眼望着那条我们回家的路,看我们仆仆风尘归来的样子;或用那无牙而瘪塌的嘴念叨着我的名字:二郎该回来了,二郎该回来了!

      “妈,我回来了!一下车,我的第一句话。响亮铿锵,震得她那半聋的鼓膜嗡嗡作响。我很庆幸,已经是不惑之年的人了,还能有妈叫!

       “哎——,我等你好长时间了!天气这么冷,你以后就少回来。我硬朗着哩!快进家,看冻成啥样了?僵直的手又要伸出去开那早已开展了的大门。

       母亲老了,真的老了!满头的银丝,一脸的沟壑,呆痴的目光,蹒跚的步履。望着那佝偻的背影,我不禁潸然泪下。

       母亲老了,真的老了!夕阳西沉,暮色朦胧。我搜索着记忆的仓库,很难找到她当年的影子!几十年的风霜岁月,就把她雕刻的如此枯槁形容。我的眼泪随之而来!

  我伸手准备搀扶母亲,她却说,用不着,我走得动!——进家吧,你妹妹也来了!妹妹听到我们回来,笑着迎接出来!

母亲像以往一样,早把炉火生得通红。一来为我们取暖,二来等我们回来做饭。她最喜欢吃我妻子做的饭菜。逢人便夸:我二媳妇做的饭菜,有滋有味的,就是好吃!可俺二小子,啥也不会做,要不是娶了那样好的媳妇,早饿死了!

是啊,这是母亲的骄傲,也是母亲的一项功绩!她在夸奖别人的同时,也在标榜着自己的好眼力!

  妻子干活果然利索,不到一小时,就三下五除二的把美味的饭菜端到了母亲的面前。可这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媳妇,逗着母亲说,成天说想我,就想我的饭,想我给拿回啥东西了,也不想想我多辛苦!

母亲呵呵一笑,说,我只想着吃,别的我不管,也管不了!你也不听我的!我也懒的想那些破事!

  朗朗的笑声和着饭菜的飘香,溢满了小屋,大家的脸上都洋溢着拂面的春风。看着母亲的高兴劲儿,我突然想起了过世将近十四年的父亲,有些黯然。但我不愿意说起,那样会引起母亲的伤感,我竭力克制着自己。但母亲虽年迈,并不糊涂啊,她好像看出了我的心事,似安慰又似感慨的说,你爹走的早,没赶上几年好日子!不过,我也对得起他了。那个时候,家穷,我为他经常出门在外的,赶着马车冷热不均匀。尤其是冬天,我给他缝制最好的最保暖的衣服。记得,为了给他缝制一件羊皮袄,我还专门养了两只羊。肉卖了钱,羊皮给他穿了。他是很苦的,不过有我照顾的也没受多大的罪!后来,他又有你们照顾,挺好的了。他活那么大岁数了,还有不死的人?

  母亲虽然嘴硬,但每逢提起父亲,眼眶里就湿漉漉的。母亲最赞赏父亲在临终前的干净。她说,你父亲年轻时,很是邋遢的,脸也很少洗,牙也不漱。尿的时候,特别是冬天,一尿一裤裆,裤裆硬的像铁板。为这,我经常数落他。可临死卧炕的时候,他呀,干净的很呀!褥子连个尿点子也没滴。他心多,怕人笑话。母亲的话,触及了我懊悔的神经,想起父亲临终前,我没好好伺候过几天,心里总不是滋味,甚至有点不能原谅自己!然而父亲的刚强,令人折服。“你回学校吧,我没事的,十年也死不了的,放心去吧!”我的眼泪止不住又来了,我想我的父亲——最爱我的人!

  母亲摸了摸眼泪说,你们也对的起他了。特别是你媳妇,大半前晌,就把熬熟的骨头,给他偷啃了,连儿女都不顾。我现在有你们弟兄照顾,很好的!以后回的时候,看天气,也不要回这么多次数。我没事的!算卦的说,我能活90多岁。其实我也盼快死,不想再拖累你们了。母亲说的很是诚恳,但有几个儿女盼母亲早早离开人世呢?妹妹说,妈,不知道说些啥?活得好好的,别说那些丧气的话!

  母亲见了我们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和我们说村里边的趣闻轶事,也算是新闻吧!话题又拉到了我的婶娘,我问:不知婶娘咋样了?母亲说,你们有空去看看她,她很是可怜的,可能度不过今年。哎,这个苦命的女人,一日福也没享受过!不过死了也算熬出去了!瘫了几年了,活受罪!你弟弟和妹妹(指我的堂弟妹)也很孝顺的,每天端屎端尿的!

  母亲对别人的关照,我们一向都很佩服。也许正是她的言行影响了我们,才使我对家乡如此的热恋,对别人的宽容如此的大度!我的脾气很是暴躁的,火气十分旺。母亲很不赞成我这一点,经常告诫我,原谅别人,别动不动就发脾气,那样不好!你父亲可一辈子没和人犯过个脸红的!再说,以后少喝点酒,别喝醉了,怪难受的,咱家就出了你个酒徒!我有时也很纳闷自己,这样温柔的母亲和慈善父亲,怎么就生出我这样一个怪胎,是遗传的变异吗?真怀疑自己不是她们的组合!

  坐在一旁的妻子和妹妹,扑哧的笑了,妹妹半开玩笑半嗔怪的说,妈,二哥都大半辈子的人了,您还数落!母亲得理不饶人,我放心不下,经常梦见他和人吵嘴!梦见他喝醉呕吐的样子!这两样都不好!你看你姐姐和哥哥,多好的脾气,从不和人计较的!你哥更是滴酒不沾!

  说到姐姐,母亲流泪了。我的姐姐已经离开这个世界30多年了。这也是母亲的一块心病,每每提及此事,母亲总是伤心落泪!

  哥哥今天没有回来,他身体不太好。这叫母亲甚是担心害怕。她吩咐我和妹妹,多去看看!哥哥是母亲的长子,也是母亲的至爱!说实话,哥哥在母亲心中的分量是无法估计的,也许这就是偏心吧!不过,哥哥是我们的兄长,在我和妹妹的心里,他是重量级人物!我们非常尊敬他!母亲说起哥哥,就抽泣起来,干瘪的嘴唇哆嗦不停,两颗浑浊的眼泪,溢满了她一脸的沟沟壑壑。

  挂念归挂念,毕竟哥哥的病是没有什么大碍的!这母亲是知道的。

  吃完了饭,妻子和妹妹收拾了盘碗。我们又闲聊了一会。说起母亲的胃病,母亲高兴的夸奖妹妹,给她的药可好了!母亲说,你的药真灵,我给了来串门的几个老人,她们都说很见效的。一会儿给你们婶娘带几片过去,也许有点用!

  我和妻子出去,办完了应该办的事情。已经是下午5点钟了。“天色不早了,准备起身吧! 路上小心。”母亲再三叮嘱我们。

  回来的路上,我总感觉母亲那双渴望平安归来的眼睛和那悬着的牵挂的心,一直在背后跟着我们,时时刻刻,永永远远!

二郎探母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夏还乡 111.124.68.195     2013/11/22 12:01:38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如此孝心,佩服,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