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柳》


2009-06-14 21:43:04  陈先发  所属诗集  阅读16511 】

70个   

在我的笔记里,垂柳垮不去:
它的矛盾仅供人观看。
每年春天,它迅速占据我的河滨,我的床榻。
吹过我―――授语言的饥饿于无名。
夜间,总有人默默抱着它。
失去的古塔,
也被它找回。尽管,再无须我去记录。
就在几分钟前,在垂柳深处―――
我断掉的手臂上又长出一条新的。
垂柳告诉我,
“你们所见的牢狱都不是真的。”
而权力的柳丝依依,仿佛已被耗尽。
更多的时候,
我们几个坐在树林中发牢骚。
抱怨单边主义像这垂柳吸干了
每一件为它所见的东西。
抱怨我们自己,嚼过的每一块干面包片。
我们说:“瞧,垂柳在这儿”――
但我们移不动它。是否证明它形同虚设?
我们已不是少女。
我们从来就不是少女。
我们深知在这世界的根部,
有我们永远爱不上的戒律,
如同垂柳作为一个喻体正日渐稀少。
吹过我―――吹过我的床榻,
当它低下头,
异常辽阔的湖面朝脸上扑了上来―――
我曾经屈从的一切,如今都已不见。

2008年8月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126在线阅读网 220.178.53.246     2009/8/17 16:33:30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   zhuzhu  58.33.227.51     2009/6/14 22:37:12     1 楼
  • 会员zhuzhu 送了2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