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诗人诗选 | 重庆女诗人篇


2022-07-22 10:44:06  myyy  所属诗集  阅读197

00个   

来源:女诗人诗选公众号

《中国女诗人诗选》,施施然(袁诗萍)主编,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重庆篇 23位女诗人的诗-组稿:金铃子







来呀

冉冉



来呀沙漠 每粒沙

都是负罪的雪山 每粒沙

都是迈入歧途的草地

每粒沙都是她伤心的重庆

为这庄重的相遇

她准备了足够的流淌

足够的血和蜜



冉冉,著有中短篇小说集《冬天的胡琴》、长篇小说《催眠师甄妮》、诗集《望地书》等多部。曾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等十多种文学奖项。









该爱的都已爱过了

金铃子



该爱的都已爱过了

不该爱的,也给他们立了牌坊

恨的?

得在心里默算一阵

我这短暂的几十年,罪大于恨

痛大于罪

世界越来越陌生

莫名的悲哀常常侵袭我的颈椎

椎体、椎弓

它们不再灵活,不再愿意

为我负重

该安静了

該把这七根椎骨捏成团儿

揉成七根镇钉

钉棺者敲击一声

我在里面,嚎啕一声



金铃子,著有诗集《奢华倾城》《越人歌》《例外》《面具》等多部。曾参加24届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学员。









诉说

宇舒



有一群野鸭,在湖边散步

一整天,我沉浸在

滔滔不绝的诉说中



野鸭说——

“在流行年轻的时候,我老了

流行大笑的时候,我在哭”



而原野上,有着焚烧的痕迹

每首情诗,都被我读得无比悲伤



宇舒,中国作协会员,鲁院翻译家班学员,曾获重庆文学奖等。









界限

梅依然



我相信每一件事物都有它应有的位置

田野、道路、集市、家庭



那些野花,无名

星星点点:自由,开放。



这个夏日

我们将获得额外的奖赏



我的灵魂已经成型

它在明灭的绿火之中



燃烧——

我们的身体完全浸入光中



淹没:田野里

我们就是那纯粹的必死之物



梅依然,中国作协会员,重庆文学院签约作家。









废墟之上

白月



我爱这旧址比新居更甚

我爱乱草的折腰比白云的高挑更甚



我爱玻璃碎片比海平面更甚

我爱这深深嵌进脚印的淤泥比花岗岩更甚



我爱上了欲说还休的窗户

蜘蛛终于有恃无恐



我爱朽木回归尘埃的义无反顾。看见蚂蚁

我不再心慌

劳动者在哪里都是劳动者



我的观察还可以再低下去

我爱这些瓦砾下的虫子

心是放大镜,我看见它们大过了我

但天还是由我顶着



我爱我赤裸的双足,踏在红砖上

火焰抚摸着脚心。我爱这冰冷的红



我爱这彻底的冷漠和放弃

再也没有重建的可能

国有圆明园,我有无名的废墟



白月,中国作协会员。获第八届台湾薛林青年诗歌奖;巴蜀青年文学奖。曾参加全国第七届青创会、《诗刊》青春诗会等。



图片

桑德罗.特劳蒂作品






礼物

余真



这是一片梵高所凝望的夜空,珍珠梅

缀满幕布。枝叶纵横使枝叶纵横失去了

它的错落有致

涛涛江河替代了,原本的涛涛江河



还有什么周而复始的新鲜,可以献给你

星夜转瞬即灭,天空到处都是



余真,九八年圣诞日生于重庆。









告别

张晓霞



最后拥抱一次吧,就在这岔路口

落日苍茫,多像我们被掏空了的赞美之词



将头埋进五月虚弱的画框里,溪涧燃烧

草汁流淌,三角梅的红火车四处流浪



我还爱着这动荡不安的色彩

我还爱着陷进这色彩里纹丝不动的我们



这长长的一生中总有那么一刻

要忍住热泪,忍住心中的雷霆万钧



然后不动声色,推开涌向胸口的

淤泥与渡船



张晓霞,重庆市垫江县作协会员,偶有诗作发表。









雨中

朱灿



琥珀般纯净。

光着脚在雨中边跑边叫,

大小雨点噼里啪啦爆裂彩色玻璃糖纸

又苦又甜是孩童的方式。而我们

更愿意在雨中多停留一会儿

(想想某人的鼻子)。

故意钻进半空中那些

垂下来的金黄色树根,

出于无法自证的

本能,信任榕树而反对松柏。

(再想想那些消失)

初冬日。反复擦洗确认过

的一只梨子。



朱灿,生于1988年,曾为杂志社编辑,现就职于某医院,居重庆。









四月骑行

楚茗



向前,向前

过桥,过山,追天上的云

做鱼,做鸟,做猎犬,放天上的羊

或者咬断缰绳

做一匹四月野马

饮水,踏花,飞跃山崖

向前,去高原,给逝去的亲友烧纸

烧到云霞起火,与诸神心意相通

向前,永不回头

今天只赶春天的路,不做世间的人



楚茗,90后,自由编剧。









日记本

邓晓燕



我估计在子夜

它就是一颗暗红之心

灯光下它小声说话

有寂寥的吹拂,它是

一朵半开的花



它有隐秘的通道

从花蕊到根

每一张页码

是一部灵魂的编年史

密密麻麻的花粉

溅到今生的伤口上



哦。这一颗

有虫豸啃噬的果核

这果香中的水与火

这命运喑哑的穿越



有时我怕靠近

仿佛我白昼的表演全被它

识破。夜晚它拿掉我的面具



哦。这滚烫的争斗或我

甘心地妥协

我可以把笔尖折断

但我坐在自己心的屋子真是

痛得幸运



我发誓什么都搁置

在通道里只说风说雨

说门框锁紧

说离开窗台的暗影



就像一只飞鸟

甚至面对这幽深的湖面

我把羽翅收敛



邓晓燕,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诗作发表于巜诗刊》巜人民文学》。出版诗集巜格子里的光芒》、巜白火焰》。









这个暖冬看见梅花村的心跳

弗贝贝



银杏叶用反衬的方式

把阳光变成金色,把温暖

辐射到白房子

辐射到

我眼睛里

喜鹊随意升降,吵闹

风摇动树梢,也拂动毛茸茸的

耳朵

叶子落地,花狗伸伸懒腰

到了暖和的阳光里

继续趴下

树上热闹,树下祥和

刘婆婆侍弄着菜地

菊花还在开

这个暖冬,我看见梅花村的心跳

活色生香的惊喜



弗贝贝,本名费丽,苗族,重庆作协会员,出版诗集《尉犁》,获第九届重庆少数民族文学奖。作品散见《诗刊》等。



图片

桑德罗.特劳蒂作品







失语蝶

冯茜



他们说:在黑暗中久了

就不爱说话



蝴蝶也是这样,因为

蛹的世界让它们失语的吗

而田野是光明的

草地是光明的

春天也是

光明的花纹



那些斑点都是词汇呀



它们穿行其中,串起音乐

诗歌,语言,还有种子

在阳光下,没有什么不能生长

失语蝶,它们生长衣裳

生长香气

生长整个春天



不信你闭上眼睛

将有一股暖流,从你的额头

到你的足底

大河一样汹涌,为你

纹上化蝶的整个过程



冯茜,1977年生于重庆,出版有诗集《纯蓝》









阳光

蒋艳



接连下了几天的雨,阳光如期而至,

阳光被繁茂绿意上的鸟鸣惊醒,

阳光还有倦意,看得到江面上均匀的呼吸。

风声,令早出的人有稍许凉意,

裹了裹风吹起的衣襟。



时间在飞行途中,阳光越来越烈。

和阳光一起来到午后的影子,

让地面多了厚重,黑白相间的猫,

黑白相间的地面,猫叫得柔软。

猫柔软的叫声,让她多了分慈爱。



狭长的路旁葱绿的树,蓝蓝的天

从道路两边葱绿树冠露出,棉絮白云

飘散成一帧帧动态画面——它们

历经划痕。她从一段无着落的

情感中,抬起头,缓慢爬上阶梯。



“没有什么比眼前的景色更好了”,

阳光轻轻抹去她额头上残留的阴影。



蒋艳,作品散见《诗刊》《星星》《扬子江》《飞天》等,入选多种年度选本,出版个人诗集《江水拉响的提琴》。









空河的锣





以前见过的锣,带有丧葬的悲伤

是对亲人离世的哀恸



空河的锣不一样

它像一个放大的词语,挂在长亭下



它用三个声带发出的颤音

浑厚,忠实,沉稳



这让对面的山崖,渐渐收起了峭拔

当我用木锤敲击它黑色的部位时



我站在它稀薄的边缘,竟然听到了

一条河追溯的内心



简,本名滕芳,80后,重庆城口人,重庆作协会员。诗作见《诗刊》《星星》《红岩》等。









镜子

红线女



我站在你面前

有时是黄昏,有时是清晨

有时是噩梦醒来之后

彼此平静,像没有波澜的水



我看见我丢失的电话线

白色瓷器,红色子宫

都在水中,被蒙上的烟雾或尘土

一点一点漫上来

越来越快,到最后变成了无



但有时你也会慢下来

容我低下头去寻找

在时间这面大镜子里

我们的春天似乎得了时光综合症

病得只剩下一条灰色的小路

而这条小路只能抵达你

开满了想象的花朵



她们是蔷薇

是玫瑰

也可能是勿忘我

被镜子反射的光一照

那么亮,充满了你的芳香

我轻轻用手一抹

她们就落下来了



红线女,中国作协会员,出版诗集《大千大足》《纸码头》等,多次获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重庆市委宣传部等表彰。









这世上没有一场雪是为我而来

海烟



万籁寂静,仿佛整个世界都已清零

只听见小雪的声音

比起大雪的辽阔

更多的是浪漫主义的忧伤

我希望你更冷一点,这一刻

我是你的陌生人

一壶酒、一张琴、一曲离歌

这一刻我心怀哀戚



小雪日,没有了梦的暗示

越来越清醒的酒,越来越模糊的人

在我灵魂的弦上

没有弹奏起一点波澜

这是我的不幸,还是我的万幸

这世上没有一场雪是为我而来



海烟,重庆人,中国作协会员,出版诗集数部。



图片

桑德罗.特劳蒂作品







石碑

隆玲琼



想做一块顽石。但

总是要掏出点什么才能圆今生的功德

那就慢慢用錾子,挖去

一部分白墨吧

即便是这样,我也不打算杵在路口

做南北的界,或者做东西的桩

我的顽固不在于此

我更在意我凹进去的部分,像谁的手笔

或者说飞撒的部分,像谁的语气



隆玲琼,有作品在《诗刊》、《红岩》、《星星》等刊物发表,获第八届重庆少数民族文学奖,出版诗集《你住几支路》 。









艰难的夜晚

阮洁



夜很深了,忽有扑楞的声音刺破寂静

室内多了一只体形如蝉的飞蛾



此时。我正读到这样的文字

“形形色色的生命。

因为心怀梦想,所以活得艰难。”



我强忍住伸手取电蚊拍的念头

它也是奔着梦想而来

这位不速之客盘旋几秒后,在我极度紧张的注视中

飞出阳台,朝着夜色遁去



慌忙中,起身关门,拉窗帘

锁住光源。像是在封住部分物种的死亡通道



这是个艰难的夜晚

我庆幸,在放过一只小小生命的

同时,又救赎了自己



阮洁,土家族。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有部分诗歌发表在《星星》《诗刊》《红岩》《青年作家》《草堂》等。





  



孤独

尹小安



我活着是爱人的标本,是故事的缩影

我们活着

是“白骨敲打白骨的孤独”



尹小安,媒体人,作品发表于《青年文学》、《滇池》等文学刊物。









引力

二月蓝





我们见过

那时

你正低头走路

不知在想着什么



那时

你是尘埃

我是气体云

宇宙的骰子

尚未掷出

世界

一片汪洋



后来

你经过蒸发

我也在漂移中

脱胎换骨

变成了白云

然后

我们正好相遇

一阵电闪和雷鸣

我们同时被

吓了一跳



二月蓝,60后女诗人,居重庆,爱生活、爱写诗。









五月,李子熟了

伊禾



五月,满树的李子熟了

我的思念也凝成青绿

上面刷一层白霜



街头巷尾

好看的大个李子们,摇摇晃晃

总爱与捉迷藏

那些叫卖的眼神,沉甸甸的

你携带清风与奢爱一路尾随



你说给孩子,要给就给最好的

喂饱她馋涎的眼睛



父亲,从你的叮咛到遥望之间

出走半生,回来还是公主

拿过多年薪水的人

说起日子比李子要重

你二话不说

从上衣兜掏出一叠红云塞给我



这世上,有哪个男人像你

一如当年地宠我



父亲,好些时间没来看你

原谅我总是忙啊。如今

遍野的李子又熟了,山岗寂静

你一向沉默的眼角

闪着泪光

我梦见,你身旁的那棵李树

在风中笑了



你如山一样站过的老屋

现在请交给我,接着巍峨



伊禾,本名尹利,重庆人。重庆文学院第五届创作员。









一些死去的灵魂在歌声中复活

张鉴

  

黄昏,大雨收走了阴霾,带来了彩虹

天地突然亮堂起来

万物退回初始的睡眠

我退回古老的静默

  

我是一枚指针,迈着细碎的脚步

流逝在花香和阳光之中

惟有身体不断长毛茸茸的光线

与世界发生关联

比如,皮肤长出草地

眼睛开出花朵

还有一块无形的原野,铺满了

大片紫色的勿忘我

  

这迟来的干净气象经历了一场劫难

此刻,五月星辰在夜空中微微闪烁

像一些死去的灵魂在缥缈的歌声中复活

  

张鉴,笔名梦桐疏影,中国作协会员。作品散见《诗刊》《诗选刊》《星星》等,入选多种选本。已出版诗文集多部。









陌生人

安卡



回老屋里打扫灰尘,顺便收拾旧物

是老屋,是格子楼里的一格仓库

我回得蹊跷,惊起满屋尘土。



一封十年前的信。字体不熟,未有署名

却被完好保存。没有主角的故事,仿佛虚构。



窗外河水匀速流过,以磅礴的低音吟唱

不易察觉,像没有BUG的程序。

我在阳台一站,十年就过去了

毫无悬念。



去楼顶。去母亲每周回来打理的园子

去拜访果蔬花草,聊聊飞鸟,和万物间的裂痕



风来了,拂过脸颊时欲言又止

我知道,我已成为陌生人。



安卡,本名胡馨,作品散见于《诗刊》《草堂》《散文百家》《佛山文艺》等文学杂志。

中国女诗人诗选 | 重庆女诗人篇



推荐语 杜牧野:荐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