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诗:《与盾共舞的矛》及其他


2010-06-01 14:26:57  黄巢菊  所属诗集  阅读4513

831个   

与盾共舞的矛(组诗1——18)

黄巢菊


1.暴雨频来

暴雨频来。水在到处放话,讨好鱼和船并在
这台电视上,做了恶作剧的主角
与夜深处的梦发生口角,惊出花容失色的
呓语和干燥的舌头。水冲撞出
国家大事和内部矛盾
未及收割的油菜,焦急地伏在报纸的田野上
与这头猛兽对望

只有瓶子里的酒,在摆到桌面的事物中,保持
恃才傲物的透明度
在两场暴雨的间隙,快速穿过
体内与体外
用一把无形的保护伞,把泪如雨下的南方
领回南方

2.信奉诗歌

除了血肉,我富含金属
与机器人不同,我手无寸铁,但我
毫不畏惧,我信奉诗歌
下一段人世还会在河山与丛林间进行
诗歌里的文字,每一笔都暗含锋芒,那些
字眼,神通,为我打开生门
我和它们有相通的静默和相同的声音
仿佛曲线救国——
不战而屈人••••••

3.现代矛

矛和盾在日子里,日子在世界的左右之中
事物都有活动的身子
夜在街上贴出广告,向白天寻找人,向人打听
一个外地口音
赌气的青春,生死不明象
来历不明
一个炫目的明星在电视画面中自杀
黑暗在人们的眼睛中
有人爬上高楼,做一回愚蠢的
模仿秀
落到地面的血肉模糊地弹回报纸
遁入二维之中
流星闪过光滑的天空
假山上的石头站不稳风景
泪水还原成沉默
沉默象一根细长的现代矛,发射后不用管
但有时又会被大地上飞出的事物迎头击落

4.唇读

让圣人在远古之远,让我有读唇术
“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

让神灵在九霄之上,掌着灯盏——
从泥土到泥土,诗是红尘中的红••••••

我是与盾共舞的矛,它与我同世而立
同日而语,我甚至是自己的天敌

诗是不祥之器,犹如兵。“会死在
无尽的战斗中”。而战场,有过寂寞的么

5.青云谱

一个说棉花像白云的时候,另一个
弹花匠人,总会说,白云像棉花
他抬头的瞬间,已经无意识地上了云端
我说的是平步青云和更远的青云谱
这不牵涉到时下的裸官,但他确实是被城管
括到这个死角的,世界在括号外,有些东西
在解释里循环。他的木磨盘盾一样,光可
鉴人,仿佛从没接触过绵里藏针的事情
他在露天的空地上轻弹这个古老的职业
露天的手工,露天的肉体做着露天的梦
“檀木榔头杉木梢,金鸡叫,雪花飘”
他笑着说这是为温暖而流浪的时候
我看见他和棉花换了个位置,人间在那根弦上
振动,顿时成了江湖,棉花在险恶中舞蹈
弹声似急若缓,忽远忽近,仿佛在串街走巷
串街走巷,那会遇到人,然后是他人、陌生的
人,然后,是——机器人

6.近视

眼睛的真正功力是洞见,并与妖作战
成了近视眼的人,看实物都象在套近乎
但不适用于矛刺、臭鱼、狗屎蛇和心怀戒尺者
眼睛有问题,那个人就会有独到之处
例如他从月下的坟地中看出蝴蝶,在繁华的
世纪狂欢中看见末日的晚餐
把人看做物
或让电子屏幕上的股票,一个人涨停
常常在跌破眼镜的场地四下寻觅,甚至
把他人看成地狱,泪水会改变玻璃,镜片会
如盾防弹、会碎裂会划破血管会造成假象
人们的直觉认为那是读书造成的高度
只有我打开的窗口,与一个时代有关
与一个疾病的童年切身,世界在无数次
睁开中存在,万物却在我的近视中
我的眼睛,发着矛一样锐利的光
摘叶飞花,也足以千里杀人

7,涟水

那些文化人通过实地确认:涟水河
源自新邵的观音山。听到这个消息
我还是有些莫名的吃惊。世界象是
意内的,也象是意外的
悲与喜相安于世,象矛盾,在我们的
手中,却牵动
菩萨心肠;象两岸,各自开花的原野
统一于春秋
河水清且涟漪,流入湘江后加入长江
苦难、自在和莲,都在由西向东的
流域中,建筑文明的各式屋顶
大地手托村庄和群山的净瓶与杨柳
天降甘露,佛光与阳光以七种颜色普照
万物生长,清澈的河水镜子一样穿过
水到处,遭逢无数的生死,矛头依然
直指人心

8.将军箭

一桩凶杀案在电视中直接抛给客厅里的人
象某大部头小说的原始素材
那个女人的尸体降解在舆论中
她在新闻中滚动,闭眼播放刀子上的寒光
死亡的面积超出本市的行政范围
夜晚提早影视黑社会,以区别小说与现实
故事无法推到重来。但有时,写作几乎与情杀
有染——还要把血液安排支流,分行后装进
诗歌。外柔内刚的性格,一定有它的悲剧
写作者,私底下有一个将军。文弱的人
幻想着
江湖上,鲤鱼跃出水面——
在夜半引弓、投矛,命中那只恶梦的老虎
尽管平明寻白羽,那只是一堆狰狞的石头

9,心灵地图上的湖南

打开电脑。湖南的政区地图立在屏上
我的关键词,与世界有关
政治皮肤的颜色淡在搜索之外。人在远方
祖国有边无限,回到天下
芙蓉国放大着秋风万里中的芳香——
他给我的直接印象,是父亲的头像
与那个火星人脸的幻像不同,大地存在真实的
苦难和神奇
我们命中的神秘首脑,平静地西望着——
昆仑正坐落在他脑海的“雄伟”上
无数的沟回与河流汹涌着思想
洞庭的八百里云与梦,在语言中枢生词
造句,进入现实。人间,这是人间
四色定理定理不住千万人的神色
虽千万人,吾往矣——我在她的耳廓里找到
雷声,在她聆听到的宁静中降生,用春天
颜色革命,在她的背景里一个人挥盾舞矛——
她用头顶住长江,接受流来的冰雪、西风和
流去的岁月与英雄
我在她看见的世界中,我同时也一定在她的心上
那侧脸,是母亲的侧脸——母性的土地
卫星地图,我在高分辨中获得了天上的眼睛
看见我深深籍贯的故乡,仿佛天上的星座
在大地上阐释命运

10.岁月神偷

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啊。象秋日的水
一圈圈瘦下,雪花照明冬日的山
是不是给这个湖设定个休渔期?或者篡改
草木的基因和命运。钱在花费中,已没有
新钞的挺括,沾满了汗臭,细菌和指纹
越来越少,伟人的头颅被递来递去
枝头的叶子在飞,在这个黄金周,你用什么
打发岁月——那个劫富济贫的神偷?香肠
一片片切下,越来越少,这一个人的盛宴
这身体的金库,抵挡不住高手的穿墙术
这古铜色的皮肤已不是世界的边界,那些力
那些躁动的青春和疯狂,已不能如数家珍
贼惦记着,不可一世的恐龙已经没绝
当然,新的物种也还在不断的发现之中

11.北边有个韶山冲

小时候,父亲指着浩浩的涟水
告诉我,北边有个韶山冲••••••

几十年一晃而过,我象一只越过无数河流的
小卒子,默默无闻籍贯着默默无闻的山村

如今,我指着这条河,激励年少的
孩子:北边有个韶山冲••••••

河水清且涟漪,流淌在神秘的棋盘中
伟大与平凡的两岸在相互切磋,又象在隔空博弈••••••

12.口腔

如果我写下的这些段落,算作
诗歌,它大概象个口腔。与生俱来的
器官与口拙,间或忧郁的溃疡
那中间坐着我的三寸不烂之舌
无数的味蕾,为苦与甜开放
象个宫殿、客厅,甚至屠宰场
众牙齿上下合力,有如贤良的文武百官
它们在这里展开粒子对撞,咬开坚硬的黑暗和
果壳里的宇宙。咀嚼事物中的蜡味和水
也对我负责。它们常常在我的梦中发出
呓语和诅咒虚空,躲过我的心理牙线
我咬紧牙关的时候,日子与季节交替挺成
岁月。有时却是一座紧闭的紫禁城
那样,沉默的帝王会无为而治,但天下
还不太平,诗歌最终以英雄的寂寞方式
牙疼或脱落,而我也将嚼舌自尽,成全
天地——这个从不说话的大口腔

13.美食家

如果吃蚂蚁上树,用钱付款
把在人民币上
得来的伟人
化整为零,吃掉或花掉

如果吃蝴蝶过河
我会在身子上摸出盾
并带出自己的非外币诗歌
象个本地长出的华侨

我郑重其事,把人生中
有价值的东西
毁灭给自己看
在本地的一条唐人街上

14.拜倒在人类门下的鸡

无数的黑暗挤出灯红酒绿,调制成上等的
培养液,喂养那些妓进化成
最吸引人的鸡,她们的内心在起鸡皮疙瘩
外表还得象家禽一样温顺,在无数的
夕阳驱动下,进入黑夜的床
她会假装象盾,但一攻就沦陷;她会假装
与人同时抵达积雨云的顶端,却又落下
比泪更涩的酸雨
每一只都有金属和微量元素,却又拒绝
熬制心灵鸡汤,仿佛有驯化很久了的嫌疑
却还有扑腾的本能,在追逐中挣扎一个
狼籍的家。她们有秘密的高潮体验
她们懂肌肉拉动笑容,脸在现实这边上色
她们懂生活就象懂真理,也懂最后的晚餐后
留给世界的,只是
一地鸡毛,以及,那难以提及的——和走狗
一起,拜倒在人的门下,曾经司晨——

15.太阳是个大题目

太阳是个大题目,我已写下,序言里
草木攒动,石头攒动,人头攒动
黑夜最先开始正文,星辰零乱,云叠深山
辗转的身子从南到北,布置棋子和光明
城市从村庄的神话开始叙述人间
那些反侧的东西扭结在一起,象某个梦原子
也象交叉的河流把水的哲学带到大地
我失眠了,我这样想,那意思就是
我丢失了今夜要开的花,拥有无眠本身和
测不准的大堆量子。我有诗歌的清醒
白纸黑得无比的白,笔不听谁的使唤
万物的语言在照耀中——明天再说吧
黑夜是争议的搁置,而太阳,是个大题目

16.爱情农历

站在青春的平台上,四顾都是世界的路口
太阳在天空开始辽阔的一生,我开始每天
那时,父母总说我毛手毛脚,在我那里,正茂的
风华翻译成矛手矛脚,浑身有使不完的锋芒和想法
风景展开婉约的一面,在柳暗花明的小径上
布置爱情,种子锐利地进入春天
我二十三,你十九岁的身子躲在羞涩的盾后
天生的冤家,在命运的狭路上相逢,厮杀得
难解难分,以致天昏地暗,满城是我们的风雨
以致干戈都化成了玉帛,上面的情诗,都写到了
中年这一章,我铸剑为犁,你化盾为大地
早稻之后是晚稻,晚稻之后是冬播,冬播
之后,生物钟里的农历把我们带进新的一年

17.矛盾体

想想这里曾经属于楚国吧
想想流到这里的水和陶罐的制作术
田野盛放的那些泥土
是唯一的神器,耕耘了无数遍
还能长出春天
想想手把手递到我头上的姓氏吧,
这些远道而来的阳光
这片天空上的风云。这些纯朴的
面相中,有些历史会惊人地相似
国中之国,帝王和平民集于一身
我还是那种有矛又有盾的楚人——
名字里有远大的想法,身体里
有冷兵器在打架,所有的器官
保持与古人相同的人形
而火器时代已先于我开始,并且
确保相互摧毁——
一个人要走出自己,是多么的难

18.南长城

人有效法古人的想法,例如我
就想征召无数的肉体和灵魂
来修造一个浩大的工程
肉体完成脑力,灵魂完成体力
在他们大脑的沟回中,采集
千年的雪样和圣山的火种
他们会在四面八方带来面相、风景和
生死的种种,带来石头、眼神和汗水
混凝成坚固的上层建筑
他们的血肉融入砖缝,身体砌入
国家的基础,而文字统一——
只为,象一条长龙,蜿蜒于
秀丽的河山之上
而我,将以诗歌的天子,做了
语言的暴君
在这个诸神未值的大偷修时代
看这条南长城内外
生命的狼烟,如花四起



梭 镖 鱼

1
那些梭镖鱼,象流星,划过
水中的天空
它们常来这春风涉水的岸边
象要打听它们的宇宙以及
那盏共同的光
它们唇语娓娓,转瞬即逝
象快速逃离,也象超音速的
无人机,有所命中

2
故乡的人坚持称
梭镖鱼能隐身为水,无迹可寻
却常常把鱼钩上的棉絮,误当成
世上的浮云
这使我对每一片水域,都假想成
深邃的眼睛,却又
找不到合适的嘴脸来安放

3.
一些水草早已上岸
只有菖蒲,坚信节气
下完蛋的龟类,会在星光的忽闪中
重返水府,象人类在黑夜的液体中摸底
湖面的镜子依然没有打破
水位却已经在脖颈之下了
一个中年人,警觉地快速离去——
他“撞车”的危险告诉我
水在变浅,越来越浅,越来越
谦虚,仿佛有大鲸鱼般的身子
搁在一块潮湿的砧板之上



果壳里的宇宙

<一>
我开的树叫菩提
我的树在风景里
喜欢春天 我的树
材大难为用
有时 我会想象自己变成两只鸟
一只叫凤 一只叫凰
栖身在它的枝叶中
它就成了梧桐
它就不会在孤独里孤独
八百岁一春
八百岁一秋
被风将种子吹落在我身上
生长啦
生命 原来
真的
来自泥土

<二>
黑眼睛
有神
而我是个无神论者
当然 有时
上帝也会降临
我的诗中
我会说 上帝
你的宇宙
竟然是人择原理的
人有你无可奈何的东西
例如
自说自话
黑洞其实没这么黑的

<三>
这个小小的果壳
是我在世界上捡拾来的
我肯定经过了树
树肯定经过了春秋
带着种子或果实的全部荣光
这已经够我把玩一生啦
春天会从远方如约而来
我会象自己在果壳中
陶醉于这无限空间之王
<三>
头颅很不规则
头发一定接通了千星万辰
这个布满沟回的果壳
这个果壳里冬眠着狮兽

当春天来临
他就苏醒了
世界将为之震撼
所有看相的
面对那根凸起的反骨
说不好未来

<四>
钟爱椭园
钟爱椭圆 如果人生作图
我不想画得
那么圆满
我住在椭圆 当然不是白宫的那个椭圆
我只想要一个椭圆形的人生
在平凡岁月中
安妥自己的灵魂
象住在果壳里的种肉
我有我的秘密宇宙

我可以成方
也可以不断地不断地
向圆逼近
将自己的春天一朵一朵打开成花
或者打开春天
放出一只只
破茧的蝶

<五>
唯一能进入的
只有春天
这里是果壳中的宇宙
虽有无限的空间
入此门者
莫存幸念

<六>
熟苹果
藏着宇宙
大自然的红绣球
打在牛顿的头上

上帝说
这也是我的
万有引力
我必须喂饱我的狮子
你吃你的
红苹果

<七>
人生 那三角形斜面的路途上
一个人在推石上山

人生之路上
野兽出没
百鬼狰狞
好花也常开

大山守口如瓶

抬头看天
低头看路

站在推上来的石头上
浩大的宇宙
看起来
也仅是一个果壳


后记::著名理论物理学家霍金有一本书,叫<<果壳中的宇宙>>,其取义于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中的"即使我被关在果壳中,仍然自以为无限空间之王"

诗六首

1.新年献词

岁月独裁,但又是福利型的,允许
不用为之奋斗,就能得到衰老
身体的封面上,皱纹的历史功绩,已不可磨灭
更别说阅读那些风霜的内容了
过去的一年,已经象一次断尾或一次蜕皮
蛇被发现,它黑质白章的滑行,体现出
意识流手法的情节下,人与世界不断相遇

此刻就象革命的某个前夜。平静中躁动着
无数的黑。郁金香的春心,澎湃着它的
万紫与千红。一场大雪,划时代的巨著,揭开
新年的内幕以及时来运转的大地

在经济房的空间里,拥着
中国梦的被褥,寒冷中坐起,撕开日子的
拉链,我没有政治肌肉可以展示,不是菩萨
心肠,一个自然人,只有这些汉语圈住的
非诺诗歌,记录我感知的祖国和人世
穿越年岁

但现在,它们象一些受过损伤的文物
象空空的花瓶或水罐,象流落民间的王
我无意修新如旧,一任往日书剑飘零
我将混搭在时代单程的动车组上
通过拐点,从新出发,仿佛一个武林中人
刚刚退出江湖,又重入江湖

2.越 冬

太阳高高在上,照看着天底下的事物
在时光的农历中策划冬季作物,长势良好的
光明与黑暗,对立统一于哲学田野。泥土下
埋设了春天的伏笔。寒冷在大地上掀起寒冷和
流行色。簇拥岁月一路浩浩荡荡走向年关

只有梅花反季而动,像个在野的精神领袖
用暗香打动群众,它的国色温暖民心和寂寞
一头扎入故纸堆里取暖的知识分子,异想着
避世的高士和格律工整的古典美人。灵感
闪电式访问人间,邀请月亮完成意境和诗歌
世界展开最大的背景,把红白喜事和嘉年华
置于显眼的前景,城市在村庄的远方,孤独在
心的近处。官场搁置封存,权术只字不提
天地朗朗,皆大欢喜。只有我在悬浮中
凝结着红尘的晶莹——那不是泪,是无数的雪花
我从天而降的一生,不得不委身河山,融入祖国

3. 搜 狐

那时,土地上长出的狐狸,隐约在
神秘的森林与村庄之间
它们孤芳自赏,能在一朵小花上嗅出时间的
警句和空气中淡淡的美好。不断添减的皮毛
运算着春天的远近。体温与太阳保持默契
用影子形象思维被光明与黑暗拉扯的自己
提防人类与饥饿,并在风雨加丛林法则的
粗放型社会带大孩子

对一小段河流进行风险管理。在虚无中遭遇
生命的脆弱与攻击。计算光的速度,估摸捕获
一个事物所需要的勇气。世界就是墓地
世界在它的两只眼睛里同时输入,提供
活着的场地,尽管拥有聪明,或者用狡猾博弈
直到成为一只新的老狐狸

它们形成了独特的文学和动画,借用
人类的语言,接近意义和上帝。在和人类的
谈话中,完成善良,有的性本善良。狐狸
不是故事消费者,它们有自己的情节,在无言的
野外。在无言的野外,独自完成寓言

4.中国超级稻

生长在田野上,它有野心和
摸着石头过河的经验。它有它的国情咨文
要让十几亿人活得好,在他们身上
长出精神、笑容、小康水平
超级稻,它在暗中做了领导人

在阳光中阳谋,像黄金不断摸高价值的点
拒绝疾病,拒绝隐喻,拒绝娱乐至死
发现童年,发现袁隆平,发现新农村
做大做强,因此杂交了
许多优秀的灵魂和土地里的民心

不是超现实主义,是超级稻。世界的重心
向东方转移的那一刻,它大跃进自己的
战壕。它是农民公社,是责任田里的责任
是现代农业,是共和国幅员的辽阔
是救命的稻草,结着无数个谷仓和胃
抗旱,抗涝,在贫瘠的土壤上
最后一根稻草,也要沉甸甸的压倒那只
该死的骆驼

越过自然的遏制,突破宿命的瓶颈
从优秀到卓越,获得时代的份额
它在全球化的田野上再一次秋收起义
金灿灿地放大国徽,象一个不断的革命者
委身于地球村的每一个心上人
在饱神经与饿神经中间,扭转乾坤

5.下午茶女人

做她身上的那块布,并且情愿
从棉花开始。在上帝那个最早的星期里
裁剪七天。皮肤和天光之间,灵魂在衔接
合体是一种满足。天衣。一整个春天。
我假装象光,流溢,徘徊,游击,滑落
又连忙附会。每一处走活一个战场,每一处
都有棋子成功和死亡

那个女人如果不是在喝茶的时候现身
所有的水就不会从天上落下。从秘密地下涌出的
茶叶,已长了千年的微苦。那个女人如果
不被这下午的时光活捉,那杯迷魂的
醇香就不会要求对换,天下也就不会
在我的心里大乱

大治的静,不断突出她的乳房。火苗抽象出
瓷和水点桃花。发丝上,一只黑猫纵身向亮
神话裸露出内在的曲线,引申在尘世的部分
刚好让生活到处寻找洞穴
有一片星空叫肚脐,传说是补好的天苍

那个江山里的女人,与我折冲不已的女人
眼前仿佛千里之外,我抓狂,这世界是不是
有另一个来历的太阳。我在心内心外的
大好河山间,纵横驰奔,南北倥偬
仿佛闯进她的帷幄,说:让我逐鹿不已
你却能坐享天生的荣华与清闲——
嗨,这个下午,这个喝着下午茶的女菩萨

6.我的影子内阁

人使虚无来到世上
我使我的影子和我一起活着
我和我的影子是对立的 但又统一于
一条相同的路 我们有相同的脚
穿相同码号的鞋子 同时踩在坎坷上
斡旋光明与黑暗的争吵 周旋于
黑箱和真相 一个总是
白脸 另一个唱黑脸 柳暗花明
世界好象很成功总是向前
我刚好到达 它也从不落伍

我的影子敢于消失 也敢于存在
象文字 大隐于这四维的世界
守着自己的意 通晓诗人的秘密
在城市的所有建筑间丈量头与脑的距离
默默的 却对一篇合同或判词背后的影子
心领神会 象动画片里的卡通人物
知晓一切 晨光的熹微 黄昏的落日
它有它的故事传奇 在事物的死角发现玫瑰
一丛花前 影子访遍了所有的叶子和花粉
忘身于春天 我的影子 摇晃着
醉倒在大地

影子跟着我风餐露宿 为一次小小的幸福
我们举起唯一的酒杯
我用一生的充实报答我忠诚而谦虚的影子
互诉衷肠 切磋生活的宁静时光
给它不同的背景和高度 让它与我
共同完成、太阳底下的新事和旧事
我会感到是与希望一起迈开起跑的步伐
我们在相同的时刻醒来 梦就回归影子
在我的身旁徘徊 有时 我找不到它
我知道我必需自己发光它才会消失
而这时它会突然变大在空中 巨人般
采摘星辰 在月光中呼吸皎洁 谛听
从地面飘上九霄的声音
和宇宙合为一体 象暗物质或暗能量
找到宇宙的影子就是找到我的影子
光在我的脚下 低处升起太阳
我的影子 它忧郁的是我的 荒诞的是我的
空虚的是我的 我从不把我的思想
强加给它 让它做我的影子 看见自己

就象图灵测试里的人与机器人
我的影子和我还在智慧的路上
它敏捷闪避以及许多的变形记
我知道它在忍耐它的痛苦或忍受我的
某种欢乐 我也有想做影子的时候
影子就更加孤独 可以是反对派
和而不同 在野的影子
这个世界有不同的光线 镜子和地理
以及不同的黑 生命是一个国度 
在这时空里 生命的政治
我有我黑亮的眼睛和黑亮中的影子
成为我组好了的内阁 我的影子内阁




推荐语 查实:哈~看起来和俺半斤对八两,此帖让鲁迅都略显逊色了呢。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miqian  27.106.178.222     2010/12/5 10:25:25     22 楼

  •   miqian  121.15.247.137     2010/12/1 22:27:47     21 楼
  • 送了5朵鲜花
  •   路阳  117.83.14.2     2010/11/26 18:29:33     20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北方的浪  1.195.203.60     2010/11/26 16:28:35     19 楼
  • 送了5朵鲜花
  •   荟珍堂主人  222.240.120.69     2010/10/27 1:48:47     18 楼
  • 送了5朵鲜花
    先问候涟源老乡好.
    拜读一组很有内涵的诗作,权以鲜花润笔.
  •   黄巢菊  123.177.138.30     2010/10/25 16:37:32     17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3.247.174.49     2010/7/30 18:09:33     16 楼
  • 送了4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3.247.167.175     2010/7/21 17:32:15     15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3.247.230.107     2010/7/16 12:13:37     14 楼
  • 送了3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3.247.251.186     2010/7/9 12:36:31     13 楼
  • 送了4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3.247.198.195     2010/7/8 12:03:53     12 楼
  • 送了1朵鲜花
  •   十七年蝉  220.189.137.158     2010/7/8 0:24:41     11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3.247.128.231     2010/6/21 19:00:32     10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3.247.141.240     2010/6/13 13:16:07     9 楼
  • 送了5朵鲜花
  •   王芥  219.150.118.41     2010/6/7 6:11:52     8 楼
  • 送了5朵鲜花
  •   林逸秋  113.91.252.93     2010/6/4 19:37:18     7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3.247.153.73     2010/6/3 22:38:00     6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219.143.205.167     2010/6/3 21:23:19     5 楼
  • 送了1个炸弹
  •   匿名网友 123.247.243.181     2010/6/3 14:57:14     4 楼
  • 送了5朵鲜花
  •   查实 220.178.139.210     2010/6/2 13:18:08     3 楼

  • 哈~看起来和俺半斤对八两,此帖让鲁迅都略显逊色了呢。
  •   查实 114.101.4.116     2010/6/2 0:00:03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并问好全家节日快乐!
  •   匿名网友 123.247.193.207     2010/6/1 14:43:43     1 楼
  • 送了1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