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诗人诗选 | 陕西女诗人篇


2022-07-22 10:30:16  myyy  所属诗集  阅读197

00个   

来源:女诗人诗选公众号


《中国女诗人诗选》,施施然(袁诗萍)主编,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陕西篇 21位女诗人的诗-组稿:田凌云







省下我

李小洛



省下我吃的蔬菜、粮食和水果

省下我用的书本、稿纸和笔墨。

省下我穿的丝绸,我用的口红、香水

省下我拨打的电话,佩戴的首饰。



省下我坐的车辆,让道路宽畅

省下我住的房子,收留父亲

省下我的恋爱,节省玫瑰和戒指

省下我的泪水,去浇灌麦子和中国。



省下我对这个世界无休无止的愿望和要求吧

省下我对这个世界一切的罪罚和折磨



然后,请把我拿走。

拿走一个多余的人,一个

这样多余的活着

多余的用着姓名的人。



李小洛,新世纪十佳青年女诗人。首都师范大学第三届驻校诗人。安康市文联副主席。









飞翔的床单

刘亚丽



一只花瓶不能飞翔

一把椅子一张桌子

桌子上的书籍和白瓷缸

它们都不能飞翔

一块擦洗得光鉴可人的窗玻璃

收集过阳光,雨点儿和鸟翅

同样不能飞翔



我将洗净的月白色床单

凉晒到楼下的花园里

我拿着塑料夹再次下了楼

那块床单不见了

它挣脱生锈的铁丝绳

和废弃的花园

它越过一树开得稀烂的玉兰花

和一只乌鸦一起飞走了



它告别花瓶椅子桌子

桌子上的书籍和白瓷缸

它穿过光鉴可人的窗玻璃

载着我沉甸甸的睡眠

它载着沉甸甸的我飞走了

它载着我飞翔在乌鸦的故乡



刘亚丽,先后荣获“人民文学”诗歌奖、柳青文学奖等十几项国家级、省级文学奖。国家一级作家、陕西省作家协会理事。









落日的心脏

横行胭脂



你到过西部看过落日吗

你知道吗,在枯燥的西部岁月里

看落日成为我唯一的癖好

在黄昏,我住在落日的心脏里

满身金色

我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不是长河落日圆

不是你所见的那么高格

我所见的落日,就在一棵低低的苦楝树上

春夏秋冬,雨雪阴天,它都在

苦楝树垂下枝条

我摸到落日的光芒

寂静,温暖,收束了一天的冲动



横行胭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于《人民文学》《诗刊》《花城》《小说月报》《北京文学》等刊物。









画画的女人

三色堇



她坐在草坪上,像塔莎奶奶那样

画人间烟火,画色彩,线条,画树林里的风和雷雨敲击的瓦片

画越来越近的春天和博尔赫斯的玫瑰

她让一朵花对天空充满敬意



一朵又大又白的马蹄莲站在那里

开得不管不顾,格外迷人

那是她热衷的色彩

此刻,我们谈到了慈悲

谈日暮苍山,江水东流

谈时间的快车承载生命的意义

谈雨过天晴后植物们重新起身之美



喝下午茶的时候

她说希望能拥有塔莎奶奶那样的花园

阳光下有无数的花开花落

光阴在叶子上留下脉络的刻痕

一只蓝鸟停在了自己的影子上

它并不能从一个人的心里带走什么

却能让一个画画的女人

在自己的世界里为所欲为



三色堇,本名郑萍,中国作协会员、陕西文学院签约作家,陕西省美协会员。有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等









写给太阳

田凌云



早上,太阳比闹钟更早地

叫醒了我们,它藏匿在云朵的深处

看上去,像一座梦幻的宫殿

在替每一个必将腐朽的肉身

更长久地庇佑我们

有时,太阳也像一条河

在夜里,淌入我们的梦

洗净我们,生而为人的恐惧

有时,太阳也像命运

它提醒我们,活着

就要一直发光发热,无论

多少生活的沙砾,曾经涌入我们的肉身……

太阳啊,我愿自己是你

没有泪水,只有汗水

没有一丝骄傲,但始终与人群保持着

高贵又善良的距离



田凌云,女,1997年生于陕西。



图片

林风眠作品









龙少



雨打着玻璃窗,那是夜半时分

院里的路灯带来朦胧而细微的光芒

像一种试探。我没有开灯

夜晚是属于星辰的,属于它们

用沉寂营造的平静

尽管现在看不到

但它们肯定在自己的世界里

俯视着我们,俯视每一扇窗

和窗前慢慢生长的草木

风起的声音很轻

我想象它在窗外挑拣落花的情景

是如何地轻拿轻放,如何绕过一朵

半开的骨朵,像绕开一颗浅紫色的心

而很多次,我路过家乡的河流

也会想象那些星辰曾在流水里洗漱

它们年轻的样子,让整个夜晚

都闪闪发光。



龙少,女,陕西西安人,作品见《人民文学》 《诗刊》 《中国作家》等刊物。









催熟时间

周文婷



那盏灯在我眼睛里闭关修炼

我的手掌有无数个夜晚苏醒



母亲说我天生是个好木匠

打造一个又一个不重样的自己



可是,我没有忍心告诉她

她最喜欢的镂空的我,有点疼



周文婷,90后,陕西靖边人。作品见《人民文学》《诗刊》等刊。曾参加第八次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供职延长油田。









漂移术

张晓润



很多年,我心里总住着一把空椅子

这一把空椅子,在它还相当年轻的时候

就在街中心的咖啡屋等过我,而我

总是太匆匆,而我总是没有

慢下的行色和脚步。后来

空椅子的椅背上,就多出了冷雨和闪电

它空无一物,却又有光不断溢出

在没有围截的地方,它独自完成了

直属于自己的漂移术。一把空椅子

它腾挪、翻转,拒绝又期待着什么

空气和阳光落座,它不动声色

瓦当和灰尘落座,它不动声色

无须感谢和抱怨的生命,让一把空的椅子

饱满而立体。住在我心里的这把空椅子

我知道某一天,它一定会生病和老去

但我不想递给它拐杖和药包,因为

沉重的,从来都不是肉身

怀念,也不是



张晓润,中国作协会员,出版散文集《用葡萄照亮事物》,散文诗集《更深的镜子》,诗集《没有什么此刻是生锈的》









一张白纸被揉皱

屈丽娜



被生活弄皱的白纸

她一再展开,一再对它说乖

白纸躺在那里

还是怎么都平直不起来

一缕光线照射它

白纸只是抓住了光的某一部分

其余的光分散在不同的地方



谁也不能勉强一个心怀不满的人

比如这张白纸,它只是抓住了有光的部分

其余的还是陷入困境中



屈丽娜,中国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散见《诗刊》《星星》《草堂》等刊物。









我爱你

南南千雪



我不管你在你的蓝色时期

还是在你的玫瑰色时期

我都是爱你的

我爱你大脑里所起的任何一次风暴

我爱你践踏一切的勇气

我爱你在太阳下做一匹胖大的飞马

我爱你在洞房花烛之夜



看见橙子在脱衣的时候显现了思想

我爱你读着一段举世无双的爱时

玫瑰树上一朵冲向太阳微笑的另一朵玫瑰



我爱你何等疯狂骑在仇恨的马背上

我爱你小小的李子花蕾落得那么低

我爱你的寂静如头发之夜的叫喊不流动

我爱你气息镜子上的珊瑚枝

我爱你彩虹的高声叫喊的羽毛

羽毛的狂风耕着花束的火焰

羽毛的狂风耕着花束的火焰的水晶



我爱你到几何形状的香气

到爱情背叛它的武器

到句号,也不能结束



南南千雪,陕西镇安人,现居西安。诗歌,小说,散文作品发表于《星星》《诗刊》《延河》 《飞天》 等报刊。



图片

林风眠作品





蓝蝴蝶

李李



她画一只蝴蝶,蓝色的翅膀

埋头,涂黑色的天空

她不说话。

夜晚,从一副画里渐渐苏醒

月亮还没有升起



蝴蝶是天使,会飞去天堂

会落在爸爸肩上……

她,垂下的长睫毛,关闭了

一只蝴蝶的悲伤



这节美术课上,孩子们

有的画海底世界,有的画遥远太空

翻到那张画。暗夜隐退

一只蓝蝴蝶

执着地,驮着几粒星光



李李,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于《绿风》《诗潮》《诗歌月刊》等报刊。









忽略

冯果果



忽略气温,度量衡,能量守恒定律

忽略相思,针尖,大海

落叶云集,需以酒窖的醇厚抵御秋的凉薄

我看见你照片里酒窖上方四角的天空一碧如洗



我在你的异国

午后阳光360℃无死角的照耀

容易让人产生浩荡情绪



似乎我有神力,有百步穿杨的技艺,有囊括石头闪电流水,成败得失的胸怀



事实是,此刻的我抬头看天果真看出了花

那些白云如翎羽,鳍脊,翼风

“它不知道它闪闪发光,

它不知道它飞翔,

它不知道它是此非彼。”*



长尾巴喜鹊飞上了天空?

鲸豚鱼贯而入赶赴某场盛会?

忽略悬崖,暗礁,坦途和矛盾



我用眼睛记录下它,我的天空

我把它装入相框

而不去探究大鱼用何种姿势飞上天



*引用米沃什《什么意思》第一节。



冯果果,笔名风铃子。陕西省作协会员,商洛市作协副主席、商洛市青年作协主席。已出版诗集《降临》《三千》。









冬天的河

袁好



河岸渐宽渐阔

流水渐缓渐瘦

河床里,石头露出了脸



此刻,秦岭以南和往北一样

风带着镰刀行走,高山沟岔

溪流干涸

只有最低的那一条,薄冰中

细水长流



袁好,陕西柞水人。偶尔写一行叫诗的分行。









罪与罚

李亮



一个游牧民族的后裔

她的灵魂里 山很高 冬季很长

饥寒与狼群长期尾随

她的帐篷与毡房一定会挂上唐卡

但她的皮袍里同时也一定有一把刀



女人在一些孤寂的夜里 照着唐卡描佛

同时也把刀磨得像月牙那样亮

在一些比孤寂的夜更孤寂的年岁里

她敬命运 也想杀了命运



李亮,女,1981年生,居陕北。写作画画。









一夜雪

高短短



我们在炉火旁坐着,没有说太多的话

这几年,我们有不同的经历

却又相似的。羞于向彼此提起

我们的身后,一道新砌的墙

挡住了砸向我们的风雪

也挡住了,那些想要进来的人

风雪在远处,埋葬着我们的先人

他们的肉体长眠地下,灵魂飘到高处

俯瞰他们的子孙后代在人间

远行,迁移,餐香食辣

生年不满百

死去的人,无法感知雪

活着的人,无时无刻不觉得冷

以致无数个夜晚,我们在炉火旁呆坐

许多时候

我们所面对的空气并没有发生质的窥探

而院子里,雪的厚度在不断加深



高短短,陕西汉中人,90后。有作品见《人民文学》《西部》等。



图片

林风眠作品





不归之路

沐风



一无所有

注定要踏上寻觅的不归之路

要亲近旷野上的豹子

要把那山谷里的麋鹿放牧

不 单单这样还不够

要去深吻蛇吐出的信子

去劈开巨石昏暗的波涛



将在累累的伤痕中

像雨水安抚大地每个伤口那样

安抚村庄、落花

像寻觅长满微笑的花园一样

寻觅老树、鸟鸣



沐风,原名刘晋宏,陕西神木市人。诗歌发表于《诗刊》《延河》等报刊,入选《诗探索》《诗歌风赏》等选本。









暮春里

王彤乐



而我还贪恋最后的凉意,你背对我

如一朵散开的蒲公英

给炒饭撒盐,或挽起头发擦拭家具

妈妈,小吃铺前挤着不同的孩子



巴巴地望着,想要吃春饼

我被你牵着手过桥,桥下河水湍急

天空满是风筝。从你的二十岁

到我的二十岁,春日恋恋难舍



妈妈,这么多场春雨

令你的紫藤花,温柔得太过具体

盛开时我不能寄给你些什么

就像我不能回答你,已逝多年的外公



会不会,在某个繁花熟透的夜晚

拨开月色,照看春眠的你



王彤乐,1999年冰月生于陕西宝鸡,写诗与童话。









露凝而白

樊瑛



西风已在路上,光阴渐次斑驳

一棵树下的明喻

还没来得及燃起红叶

便随着月亮沉入河水

风吹来

流去的欲言又止

打旋儿的百转回肠

此刻的我,多像岸边的那株蒹葭

在循规蹈矩的季节里

忍住荒芜和悲伤

看芦花洗白,草木泛黄

人间凝了隔世的星辰与流光

复述着新生的薄凉



樊瑛,80后诗人,陕西作协会员。作品发《诗刊》《延河》等报刊。已出版个人诗集《繁荫》。









失眠

高一宜



心脏在双人床上敲击出的鼓声

夜空是紫色的平静



这时该驶来摩托

将棉布般的黑夜

扯开一道口子

尾音像棉絮一样 疙疙瘩瘩远去了

回声

夏日小虫般

沙沙爬过耳道的轰鸣



饥饿是失眠的孪生姐妹

黑夜里瞳色如火

欲望却一团团伴着胃酸从口中吐出

纠缠在枕上 与焦虑和头发

一同掉落



深夜

年轻人翻来覆去的宏伟梦境

少女应允的笑脸

他靠幻想支撑过出租房的一日又一日

失眠

此刻却睁着眼

与虚空中的人生对峙



高一宜,中国作协会员。出版作品集《别说话》,散文集《所有月光扑北风》。曾获第四届陕西青年文学奖。









在一起

胭脂小马



麦子黄了

橘子红了

我就能和你在一起了



每到这时候

我就念,念大雪和小麦要生春天了

念淮南的橘子

不会到淮北



这个时候蒲团上的云朵

就围着我

我就对着山野喊

喊一寸,麦子就黄一寸

喊疼了,橘子就笑我

笑我依然结霜的眼眸

带着小情绪



一日日

怀揣烈火与五谷丰登的喜讯

锁上最后一粒纽扣

掏出饥饿一样的等待



麦子也黄了

橘子也红了

花轿也抬过码头

梳子也断了几齿

我还在喊

可身体已经轻了

一场大雪早就漫无边际的下了



胭脂小马,陕西镇坪人,终南山隐者。









不安之夜

马陇晋



我仿佛习惯了从夜的腹心出发

去祭奠每一个大大小小的梦

碎成群星的模样

没有一份躁动是诚实的

每一次惊醒

都会在月的佛光中忏悔很久

那小如麦芒的眼睛

在不安之夜的意外

莫过于灵魂与初心的相遇

我们是不是该换个名字重活一次

即便在越来越短的人生

至少那样是欢喜的



马陇晋,笔名青宁,任教于府谷第二中学,偶作诗文。

中国女诗人诗选 | 陕西女诗人篇



推荐语 杜牧野:荐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