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蜡笔


2020-03-07 18:51:51  琉璃姬  所属诗集  阅读295 】

00个   

PS:文章个人观点,仅作交流,不把自己的思想强加于别人 也保持独立思考的习惯,观点看法不同的诗友求同存异 瓶盖猫:《黑色蜡笔》 文/琉璃姬(瓶盖猫) 一 汉字对字模的背叛 一朵乌云已经无法证实,信息时代 汉字对字模或者乌鸦的背叛 瓶盖猫《地震带》 最近几天,我恐惧过一个小姑娘,准确的说,是少女,大约二十岁的模样。 恐惧本质并不源于一个陌生人,人是一个触点,所有的情感,都需要一个触点,点燃我们心中一张纸,一只蚊子,一辆坦克,一团硅胶,一些家具,陶瓷或是铁器。 在房屋租赁中心,她让我一遍又一遍签写自己的名字,我已经太久不写字,有时候,写字手会颤抖,以至于,自己的名字笔划写不工整,灵巧的手习惯性操纵机械,键盘,鼠标,触屏,按键,字母,线条。人与人性灵的接触越来越少,情感与情感的触发逐渐只需要功能性,虚构的正在成为事实,而存在的的事实,正在成为虚构,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历史性的演化与差异。 我像一个犯了错误被老师原地罚站的小学生,羞愧又尴尬。排在后面的群众朝我发嘘,发声指责。她一把扯过纸和笔,白了我一眼“算了。”我摸摸自己半个月没刮的胡子,仿佛看见一只孤零零停在人间的乌鸦,回家后,在房间里我开始思考,在没有必要使用碳素笔写字的时代,人与人的沟通和交流,或许也没有必要,像一架架充血的机械在敲击,质问。这可能是古老写作与文学必须存在于世上的必要,哪怕未来我们使用更先进的传感设备写字。 三十岁后,我性格越来越温柔,也越来越少写字,准确的说是迷惘,汉字对于生活的释义,越来越无能为力,只承载了一个类似记录的文本功能,或是仪式。涌出来的生命特征,只能在字里行间存档。人文学科在数字科学与经济发展中大规模沉默,人对思想和情感的表达像增生的智齿一样,有了BUG和疼痛,文明的遗腹子。正在脱离生活的实践和可操作性,文化也可以是一种撤退式,这种模式,在这个时代具有消极性,唯一的呈现,就是隐匿,潜行,更改,迁徙,更换;或者,词不达意的背叛。人与人的联系趋向新的定义,工具性与功能性即是大部分人对灵长文明与大地语言的回归,或是倒退。 在背叛和回归中,我始终充满了茹毛饮血的恐惧。 二 我听见遍地蕨类植物的爱 在空气渐渐被宇宙吸引, 离开生命时 我听见遍地蕨类植物的爱, 与穿山甲体温哭喊 在雪山之巅,像一个 失去肉体的婴儿 瓶盖猫《在雪山失去了肉体》 当生产力远远超过需要,就像42码的鞋套进去一只40码的脚,你得朝里面放鞋垫,从而用脚适应鞋,得以行走,而鞋本来是服务于人的脚,或是这只鞋的设计,本就是为了强迫你再购买鞋垫,从引导我们购买我们不需要的生活资源,到达必须拥有多余的消耗力,因此多余这个词,在我们的时代呈现这样泛滥的供求,却没有人去思考和提出疑问,那些空房子,本是建筑给人居住的,却掠夺了人的居所,汽车本是制造为人行路的,却堵塞了道路。大规模的城市基建,环保,医疗,教育,养老,法律本是服务于民众的。随之撑大的,还有中国人的欲望,像快餐盒一样,泛滥的娱乐,泛滥的唇红,APP,玻尿酸,偶像,崇拜,影视,比赛,竞技,大神……泛滥的情感,离婚率,婚外情,泛滥的新闻,争执,暴力,泛滥的文化,审美,鸡汤,成功学,励志,作家,砍伐,增肌,加速……我们真的需要那么泛滥吗? 我会热爱那些,没有被泛滥的事物,一朵无人理睬的野花,一架孤独飞行的航拍,一个独自旅行的女孩子,一群贫穷又沉默的写作者,我相信孤独更有可能拥有热爱的深度。生活在信息时代,情感已经是一种的商业,具有明显的标识。图像,音轨已经具有人性,他制造煽动并泛滥的审美,或是黝黑有力,或是清新稚气,或是低俗痴蠢,或是模版塑形,或是强弱分明,在这些类似嬉皮的商业饕餮中,可视的感情没有深度,也没有灵魂,就像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等待反复性交的妓女。 用手机记录下一句诗的时候,我独自在昆明轿子雪山顶,在海拔4300米时进入缺氧状态,躺在雪山大口喘气,风很大,卷着大片降雪,连一支烟也点不燃,我从背包里艰难翻出一瓶冰凉的红牛,大口大口的喝下去,世界只剩下白色的风,在吼,在爱,在恨,在活着,在死去。在更接近大气层的地方,空气像被某种伟大的存在吸引,不再属于人类,苍茫中,我看见奔跑的岩羊,笨重的小鸟,像一只穿山甲那样,蜷缩成浑圆的身体,进入静态的恒温,我目睹叫不出名字的蕨类植物,她们借住刮风说话,摇晃,招手,拥抱,表达类似人类那样自由而高级的情感,并且不可被泛滥或是取代……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