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


2013-12-08 18:40:31  红叶风清  所属诗集  阅读1496 】

00个   

       妹妹叫幸草。
  王三妹子其实不是王三的亲妹子,而是王三母亲捡来的。王三母亲不止一次告诉王三,她捡妹子,是情势所迫。因为当时,当地计划生育十分严厉,因不少人家为了生儿子,不惜离家漂泊,到处躲藏,如果生下女儿,故意扔在野外,等事先密谋好的亲戚来捡。乡计生站见此情形越来越多,便加大此类“假收养真超生”现象的惩处力度:即使是收养的,如果你已有两个子女,也一样当做计划外生育处罚。于是,再也没有人敢为亲戚家“收养”孩子。但,又造成了另一种可怕的现象——一旦有孩子被弃,便无人敢拾。成了真正的“路不拾遗”现象。有的孩子虽然被人发现,却没有人管,只得饿死在路边。
  当年,王三母亲膝下已有王三姐弟四个子女。加上幸草,便是五个。日子自然凄苦。
  王三母亲说她本不想捡这孩子的,因为怕罚款,怕自己养不起,可是,没办法,那种惨状,使王三母亲动了恻隐之心,不计后果的收养了幸草。
  当时,王三母亲走亲戚家回来,到了一条大河边突然听得隐约的哭声。风一吹,声音又断了。再细听,又真是哭声。王三母亲沿着哭声找过去,走了两百来米见沙滩上有一个红色的布筒。王三母亲跑过去一看,以为是死婴。因为孩子的头部根本看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密密麻麻的黑蚂蚁。无数的蚂蚁不知什么时候找到了它们千年难寻的美食——一活人之嫩肉!它们爬去爬来尽情哄抢尽情狂欢。王三母亲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多的蚂蚁堆里居然又传出凄绝的哭声。王三母亲猛然想起,邻居家为了捡来一个孩子被罚了几千块钱。她一咬牙,转身,走。走不到两步又听到一阵更加惨痛的哭声。王三母亲的泪水哗就下来了,她怔了怔猛然转身,跪在沙滩上,疯以似的用双手刨那些天杀的黑蚂蚁!终于,孩子的娇小的脸蛋儿露出来了,睁着明亮的大眼睛。王三母亲一抱将她抱在怀里,阳光直射在孩子的脸上。有几只顽固的、未能及时清除的黄蚂蚁从孩子的颈部拱出来,直窜到王三母亲湿润的脸上和温暖的手上,王三母亲翻开孩子的衣裳清理干净那些毫无人性的害虫,还狠狠的捏死了几只,口中咧咧的骂着。孩子小脸十分秀气,王三母亲抱起她,她居然不哭了,不停的左顾右盼,打量着并不该她来的这个温暖、明亮而又充满魅力的世界。她躺在王三母亲的怀里,马上就记忆了身体的痛,原谅了这个世界给她的伤害。然而,自王三母亲看来,可的怜小脸上,全是红色的丘疹和伤痕,那全是蚂蚁们的杰作!那是一场可怕的恶梦!王三母亲心里不停的被刀割着,阵阵凉悚!
  王三母亲抱着孩子,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计生站。
  站长是王三母亲的远房弟弟,平时也经常走动。他见王三母亲抱着个孩子过来,笑脸一下子阴了。恶声问:“你来做甚?”王三母亲说:“给你送孩子来!”王三母亲的弟弟,也就是王三的舅舅,回头质问:“你不知道要罚款吗?”王三母亲说:“就是知道,才给你们送来——这孩子在沙滩上,都快被蚂蚁吃了,不知是哪的丧尽天良的,敢屙不敢养!你看我已经有四个孩子,不能再养她了,给你们送来,你拿个主意吧!如果你们不要,我就送到派出所去!我就不信,这么大一个国家,就容不下一个可怜的孩子?!”
  王三舅舅一愣,没想到姐会说出如此严重的话来,他惦了惦,立即,马上!——召开紧急会议,商议处理办法。会后,副站长是个瘦瘦的中年人,挺凶。出来一把将王三母亲正在给婴儿喂奶的奶瓶拖过去,对王三母亲说:“你把孩子放在柜台上,你可以走了,孩子我们想办法找人养。”王三母亲一听,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了。“谢谢天谢谢地,孩子,没想到,你还是个幸运儿呢!”王三母亲放下孩子,头也不回走了。
  等王三母亲走到半路,却被王三舅舅一般人等开车追上来。
   “又什么事?”王三母亲没好气地问从车上下来的弟。
   “姐姐,孩子的事,还是你暂时养着吧!”王三舅舅嘻皮笑脸地说。
   “不不不!”王三母亲手一挥,说:“我怕罚款,不养不养!”
  车上坐着好几个计生站的人。此时也跟了下来。看着王三母亲,像看着一头从没见过的怪兽,眼睛眨也不眨一下。
   “你暂时养几天,等我们找到愿意收养的人,就来抱走孩子!”王三舅舅说。
   “不不不,不行!”王三母亲说:“姐没这个胆。我四个孩子,加上她就五个,整死我哟你!”
  王三母亲说完就走。
  车子又跟上来。
  副站长下了车。手中抱着孩子,到王三母亲面前:“大姐,刚才我态度不好,不要生气。我们也看清楚了,这孩子原本与你也没有什么瓜葛,你是同情孩子,才把她抱来的,你做好事,就做到底吧,先养着吧!”
  王三母亲一把抱过孩子,望着副站长:“不罚款了?”
   “不罚!”
   “真不罚?”
   “真不罚!”
  王三母亲扁着嘴,摇着头:“不对,你们明天又来个翻脸不认人,我可咋办?除非……”
   “除非什么?”
   “你们写个依据?”王三母亲咄咄逼人。
   “哎呀,她不养就算了,扔在路边,等她饿死!”车上有人吼叫。
  王三母亲一听,把孩子还给副站长,转身就走。
  走不多远车子又跟来了。王三母亲这回撒腿便跑。没几步,又被追上了。
  王三舅舅下车,抱着孩子,递给王三母亲说:“我担保,如果处罚你,我来承担!”王三母亲心里那个乐,差点笑出声来。她忍住,说:“那,她也喊你舅舅了?”
   “喊舅舅!”王三舅舅点头。认帐!
  王三母亲抱过孩子,亲了亲,说:“孩子,你有舅舅了,这么大的靠山,我可不能亏待你了!”王三舅舅一听,笑了。王三母亲趁热打铁,说:“那,给改个名字?”
  王三舅舅一挥手,叫副站长下车。“过来,给孩子改个名字!”副站长也乐了,跑过来,想了想,说:“就叫她幸草吧,这孩子命不该绝,幸运草的意思!”王三舅舅一拍手,说:“好极!”王三母亲抱着孩子,亲了亲,说:“孩子,你有名字了,幸草,快叫干爹!”抱着孩子作了两个揖。这回把副站长急坏了,收干女,是要有见面礼的。他掏了半天口袋,掏出一百二十块钱来,塞在孩子怀里。
  王三母亲抱着孩子,一路走,一路给她喂奶。
  幸草就这样来到王三家。成了王幸草。本就贫困的家,因此更加难以度日。幸好计生站的舅舅和幸草的干爹经常送些钱粮来,才勉强维持度日。但王三母亲更苦了,王三父亲脚有残疾,粗重的活,都叫王三母亲一个人干了。她说自己,比一头牛还要辛苦!
  幸草非常可爱,与王三的关系最为要好。一日见不到王三,就会到处找王三。有一次,王三故意躲她,爬到牛棚后面的大树上去。胆小的幸草到处喊:“哥哥,哥哥!”不见回答,就要哭了,泪水像泉一样涌了一阵。王三见妹妹哭了,应了一声。妹妹到处看,抬起头,见王三在树子上,突然张大嘴,着急地哭着喊:“哥,下来,怕摔,下来,呜呜……”
  有一次,王三到河边洗澡。故意在河里喊:“救命啊,救命啊!”蹲在岸边用手托着头歪着看王三的幸草吓坏了。她不知道王三是故意搞的恶作剧,目的就是想看她敢不敢下水。哪知她一下就哭了,哥哥,哥哥,叫着一纵身就从一丈多高的岸上连衣服都没脱就跳下来了。而且,她只在水面露了几下头,就不见了。
  这回,王三吓坏了。幸好王三水性极佳,一个猛子过来,把妹妹拖上了岸。
  妹妹哇哇地吐着水,看了王三一眼,咯咯的笑着一抱抱紧王三。“哥哥没事了,哥哥没事了!”搞得好像真是她救了王三似的,让王三又气又笑。“下回,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你都不能往水里扎,知道没!”王三心疼的告诫她。“嗯!”她点点头,又说:“但你也不能再在河里洗澡了!”王三亲着妹妹的脸,说:“要得要得,哥不洗了!再也不洗了!”
  一晃妹妹长成了大姑娘。她考上了高中,却非要去打工。说:“要挣钱,供王三上中专的学费。看着母亲一天累死累活的,她受不了!”
  王三劝不住她。母亲也劝,可她就不听。母亲为此事哭了好几回。
  一天早晨,王三跑来叫妹妹赶集,叫了几声,没人应。心中有一种预感,妹妹可能真打工去了。他推门进屋,床上空空。王三哗泪就下来了,妹妹,妹妹……他心里叨念着,像落了一块肉似的疼。妹妹一身是个爱整洁的人,可被子也没有叠就走了。王三揭开被子,用手抹抹,凉着呢。妹子是趁夜走的。王三把被子叠好,在枕头下,发现了一张纸条。一看,是妹子留下的:“哥,妹子走了,为了你读书,我与姜艳儿她们到广东,你要好好上学,把中专读完,你是全家人的希望……”王三看不下去了,捂着嘴蹲在地上哭。
   “傻妹妹呀……呜……”
   “哭哭哭,一个大男人只晓得哭!”
  王三听到母亲站在身边训斥,急忙擦干泪水。“妈,妹妹走了!”
   “我知道她走了,你哭有什么用。我看就你妹妹懂事,她要不打工,你真读不了书了!来,这是从你舅那儿借的五百块钱,先去报名,以后的钱,我和你妹子想法……别辜负了幸草就是!”母亲说得斩钉截铁,眼睛里却全是泪水。
  王三拿了钱,走了。
  三年后,王三分配到乡政府工作。
  幸草回来时,已是二十好几的一个大姑娘了。
  妹妹出嫁那天,王三通知了所有的同学,他与妹妹的故事,全班同学都知道。同学们给妹妹买来好多礼物,什么花啦,电器啦,连向火的炉子也买齐了。女生们甚至连准娃娃的衣裳都买好了……幸草上红花车时,回过头抱着哥哥,流着泪水,说:“哥,其实,妹心中只有你……最重要!”王三也轻声在妹子的耳朵边说:“妹,哥,都知道……”他像小时候那样,亲了一下妹子的脸。母亲也凑过来,抱住两个孩子,流着泪,轻声说:“你们兄妹,要好一辈子!一辈子——闺女,去吧!”
   “哥哥保重……”幸草咬牙拭泪,说。
   “妹妹慢走!”王三也拭泪,捂着嘴说。
  车队缓缓启动,路,显得那么拥挤!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