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议吴文英《 高阳台过种山 》的反用典故


2018-10-23 15:14:14  larryguo  所属诗集  阅读194 】

00个   

再议吴文英《 高阳台过种山 》的反用典故 本人写过吴词的解读之疑议后,读者的意见不一。赞同反对均有之。 近日再读此词。 对吴文英在词中用列子沙鸥的典故,又有认识。 吴在词中是反用典故。 先重读此词 : —————— 高阳台.过种山 吴文英 ?? 帆落回潮,人归故国,山椒感慨重游。 弓折霜寒,机心已堕沙鸥。 灯前宝剑清风断,正五湖、雨笠扁舟。 最无情,岸上闲花,腥染春愁。 当时白石苍松路,解勒回玉辇,雾掩山羞。 木客歌阑,青春一梦荒丘。 年年古苑西风到,雁怨啼、绿水葓秋。 莫登临,几树残烟,西北高楼。 ———— 结尾三句“ 莫登临,几树残烟,西北高楼“的解读之疑议,似乎无读者反驳。 这更使我坚信不疑,吴文英此处用典,定是指杞梁妻登楼哭夫,而不是西北边患。 现在谈谈中间四句 ,涉及到列子沙鸥典故。 ———— 弓折霜寒,机心已堕沙鸥。 灯前宝剑清风断,正五湖、雨笠扁舟。 ———— 弓折霜寒,弓折二字比较费解。暂放一边。 解读“ 机心已堕沙鸥 ” ,应細讀列子典故。 《列子·黄帝》:海上之人有好鸥鸟者,每旦之海上,从鸥鸟游,鸥鸟之至者百数而不止。其父曰:“吾闻鸥鸟皆从汝游,汝取来,吾玩之。”明日之海上,鸥鸟舞而不下也。 古人对此故事的解读,常为心动于内,形变于外;机心内萌,则海鸥鸟不下,此典入诗常与“息机”、“忘机“相关。 但古人有时又会反用典故。 王维诗中,正好有反用列子沙鸥典故的例子。 王维 积雨辋川庄作 积雨空林烟火迟,蒸藜炊黍饷东菑。 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 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 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 此诗第四联中,王维说自己与世无争,没有机心,沙鸥也不会怀疑自己,而与己亲近。 如果正面引用此典在吴词中,就应是 “机心未堕沙鸥。” 此列子典故中,海上之人因为有了机心,被沙鸥察觉,故沙鸥舞而不下,此即为“未堕”也。 反用其典故,就是 “机心已堕沙鸥 ”。 勾践(海上之人)有机心,文种(沙鸥)未察觉,故被射落 (已堕)。 如此说成立,则弓折可解读为“挽弓“,或“弯弓”。是勾践在弯弓。 如果把句子顺序变换,可以读作 : 霜寒,机心(者)折弓,沙鸥已堕。 前文已提及,此四句,应是在描述文种,勾践,范蠡三人的历史故事,而不是如吴文英词注释中所说,吴文英本人在灯下,手持断剑(剑为何断,亦无解释),又如何想象自己五湖扁舟。 文种,勾践,范蠡三人的历史故事,在这四句词中, 前两句“ 弓折霜寒,机心已堕沙鸥。”是反用机心沙鸥的典故,比喻勾践陷害文种。是一种虚写手法。 后两句“灯前宝剑清风断,正五湖、雨笠扁舟。” 则是描述事实,文种灯下饮剑而亡,而此时范蠡正五湖泛舟 。是一种实写手法。 吴词注释者说,清风是宝剑名。查遍中国历史书,没有发现有一处宝剑名曰清风。 又,注释者说手持的是断剑,为何而断,亦没有解释。 如果几处关键都含含糊糊,则此解释难以服人。 本人仍认为,此句应解读为: 清风亮洁的文种,在灯下,用(勾践赐死用的)宝剑,了断了自己的生命。 以下,“正”字很重要,强调了文种自杀的此时此刻, “ 正五湖、雨笠扁舟。” 是范蠡,却正在五湖,雨笠扁舟。头戴平民百姓的雨笠,而非官冕,说明他隐身江湖,安然无恙。 有读者赞同本人解读,并认为,随后三句亦很重要。 “ 最无情,岸上闲花,腥染春愁。” 在对比文种,范蠡二人结局后,吴文英发出重嘆 : “ 最无情 ” 。 什么无情 ? 政治无情,命运无情,生死无情。怎么解说都对。 念此,见岸上的闲花,都觉沾染血腥,令人生春愁。 这三句,是在回想文种,范蠡的不同结局后,面对文种墓地的腥花血草,发出对文种的哀思。 从词意来看,先回顾历史,再凭吊墓地,一气贯通。 对吴词的反用典故之说,暂写到此。如有不妥,望指正。 2018年10月23日,写于武汉旅途中。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