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江面


2019-11-29 19:57:39  红叶风清  所属诗集  阅读145 】

00个   

《走过江面》

走过寒冷的江面,目光溜滑
走过岩石紧锁的风云,脚与大地有约在先
走过施工路段,车子减速至20码
没必要看着远山,没必要把江波带到城市
没必要留下遗憾,太阳歪在渡口
文字扑面而来,古老而神秘的白鹭扑面而来

寒风卷着碎草,卖鱼人调试电子秤
记忆将在生命中出售,而我保证
面对灵魂微笑的买主,决不缺斤少两

《几个老头》

几个老头在江边,一个白发
一个戴着老爷帽,一个秃顶
他们在三个钓位上,起竿抛竿
但没上一条鱼

寒风从边上的那个老头吹起
江水一片片压过来,波浪一片片压过来
他们偶尔交谈
目光盯着起伏的浮漂

我不了解这几个老头的身世
但我经常看见他们
在江边,迎着冬风,像三只捕鱼的水鸟

《感谢》

我想要宁静的生活
而宁静只存在于幻想之中
但我还是得感谢那些
竭尽全力更改岁月的机器
我想要原汁原味的风景而这样的风景不在
但我还是得感谢那些绞尽脑汁
拽住症结的手
呻吟多年的土地
青芜山坡隐匿太多愚顽的鸟
痛苦的风云一直缠绕

我感谢那些夹杂利用的尊重
感谢那些搂着私欲的光明
虽然一切神圣
都可能在时代光怪陆离的嚣声中解构
一切成功都可能被更大的成功淹没
我还是感谢那些拉纤而行的前进者
感谢那些痛苦万状,但怀着美好愿望的目光
爱使大地美丽
宽容让心灵富庶
感谢过往大雁对这片土地的一瞬眷顾

《太阳悄悄爬上山头》

忘了这是阴云密布的冬天
冰冷的残枝错乱的伸在寒风中
太阳悄悄地爬上山头
用热烈的目光瞟了一眼大山里的村庄
就像我小时候很早就跑进山里
探着身子拨弄前几日发现的鸟窝

《葵花》

一朵朵小太阳盛开了
葵花照亮土地
也照亮穿梭在林子的鸟雀
饥饿的日子有了希望
水牛的眼睛放着光

刺老苞总是言辞犀利
杉叶尖利的防着入侵者
有人在生活中躲躲闪闪
我走在葵花底下
葵花照亮了内心的刺猥

《光》

上帝说要有光
于是有了光
一束光传给我
我看见
矗立在岁月中的伟岸
和漆黑不变的呻吟
还看见光中渐渐退却的虚无
文字在光中鼓翼而飞

“光……”,上帝说
我在上帝漏风的唇齿间
脱去翅膀
当我怀抱光
天使就在我的影子里复现

《鱼》

哪一列浪中藏着你
前世的罪,和愿

听说你以鱼的形式存在
千里烟云没有感化

上帝未划出善恶的界线
一不小心你就左右穿梭

生活总带着巨大的磁场
谁在暗中遥控或许,花朵
并不一定厌恶凋落

我们看到更多的假象
光芒四射的太阳
急切浇灌幸运的浪

尾随鱼群的恶兽深隐在鱼的内部
在鱼的体内,波浪一直汹涌

风平浪静,化解一次次逃亡的恐惧
更多的鱼,在水域安放灵魂

《月亮的刀》

月亮的刀收割过的村庄
格外清凉。还有心中的温暖
彼此的关照,相关的话语
冷冷清清的月光没有水稻
而我有飘叶的大山

秋风在月光中穿行
倒伏的玉米只剩下躯体
柏杨树上的喜鹊窝颓然暴露
几十年的仰望一眨眼踩空

刀锋划过现实冰凉的面颊
朵朵亢奋的桃花已然消退
一粒土收留巨大的荒芜
一朵菊容纳无边的繁华

我走出村庄的时候
一条狗东张西望
隐约的山峰下
江水寂然流淌

《阳光》

阳光总是适时腾出一些阴影
让我看见光
看见光中凸显的事物
让我对那些不明不暗的地方
保持好奇心

一个人从暗处进入到刺眼的阳光里了
他并没有察觉到身体的异样
但我看见他变了,变得更像人
原先在暗处
仅是一只甲虫

《三轮车》

三轮车载着烈日
奔跑在起伏的公路上
路边的冬青树
仍然直立生长

郁郁葱葱的倒影在车轮下滚过
乔木用最后的力气搂住生活
搂住那些成簇的愿望

《给母亲洗头》

摸到母亲粗糙的发丝
感觉摸到了自己的根
根须四溢,粘满生活的尘土
捧住母亲的头
就像捧住一颗热血沸腾的星球
我曾经在这个星球居住
感受阳光慈祥的温暖
美丽的青春开满生命的花园

我想让母亲的头发变得柔软
轻轻揉捏,把命运中的苦难挤出
当我的手滑过母亲的脸颊
嶙峋的山石,熟悉的沟壑
巴巴的皱纹散发着春天的气息

《森林》

森林把绿色的想象涌得此起彼伏
像一万头绿色的野兽向一个方向奔跑
像大海的波浪推动时光的残渣
像无数的生灵扑向太阳
大森林沉静的边上
偶尔甩出一幢人间的木房
偶尔走出一个美丽的姑娘
偶尔跑出一只善良的黑羊

《太阳下山的时候》

阳光斜射在刘家的瓦片上
但它不知道那是刘家的瓦
风吹过刘家的田园
但它不知道那是刘家的土地
我不能照亮一泥尘土
也不能吹动一树苍凉
但我记录了这一切
太阳下山的时候
小鸟飞过老石桥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