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一个“异”字了得 浅谈诗眼


2018-01-17 17:48:59  汤树强  所属诗集  阅读491 】

00个   

竟一个“异”字了得
--浅谈“诗眼”
文/汤树强

“诗眼”,我认为,它是诗中最精彩、最传神的字、词、句。透过“诗眼”,能感应到诗跳动的脉搏,窥测到诗激荡的情感,领悟到诗深藏的意蕴。“诗眼”在创造诗的意境中起到了提挈和点化的作用。
那么,在诗中,如何让“诗眼”闪亮起来呢?
在古代诗人的诗篇中,创造“诗眼”的例子很多,要逐一例举和仿效是很困难的,也是行不通的,一定要找出一个基本的、共通的方法。通过对许多古代诗人优秀诗篇的归纳、分析,我发现:创造“诗眼”的众多方法,都集中地显现出一个显著的特性,就是“异”,正是这个“异”,让“诗眼”神奇般地闪亮了起来。
我认为,诗就其内容来说,主要呈现出三种状态:一是形态,二是情态,三是意态。“诗眼”正是透过这三种状态,闪耀出其独特的光彩。
一、形态之“异”。
“诗眼”在形态上,重在创造出事物和现象形态的“奇趣”。人们在日常生活中,要辨认出某一事物或现象,主要是找出其特有的、不同于一般平常之点。“诗眼”在形象上,既有其新奇属性,又有其趣味的属性,这就是形态“异”之所在。如李清照在《如梦令》一词中,一句“应是绿肥红瘦”,用“绿肥红瘦”来形容雨后海棠花的残损和叶的厚润,把人的属性转移到花上,形象之奇趣,为读者惊叹不已。贺之章在《咏柳》一诗中写道:“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用“春风似剪刀”来形容自然的神奇力量,把“裁”字点化得趣味横生。李煜在《浪淘沙》一词中,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一问一答,把愁之深长喻之为东流之水,形奇而理趣。“诗眼”中呈现的形态之“奇”、之“趣”,让人从中感受到诗的灵气和神韵,增强了诗自身的艺术感染力。
二、情态之“异”。
“诗眼”在情态上,重在表现出诗的情态的“曲巧”。情感的抒发,从进行路线角度分,有“平顺式”和“曲折式”两种。诗的情感抒发,有异于平常的抒发,而更重于“曲折式”的抒发方式,因为曲折抒发,会更加委婉,更加细腻,更加缠绵、更加感人。这一点,在“诗眼”中表现得尤为突出。李清照在《凤凰台上忆吹箫》一词中,抒发了她思念在远方的丈夫的愁苦之情。她不是直接抒发愁情,而是用“新来瘦,非关病酒,不是悲秋”来表达,一个“非关”,一个“不是”,一波三折,凄婉动人。又在《怨王孙》一词中,用“眠沙鸥鹭不回头,似也恨,人归早”,曲折地表达自己迷恋湖中景色,不愿离去的心情。自己不愿离去,关鸥鹭何事?在读者看来,这种感觉又极自然。这就是似在情理外,却在情理中。这一点,在李煜的词《破阵子》中表现得更为突出:“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国破被俘,一个君王辞别时刻,本应向众大臣哭别,却偏偏只对身边的宫娥垂泪,很不合情理。然而,正是这句“垂泪对宫娥”,极为生动地刻画出这个日常不善理国事,只沉迷于酒马声色和妇人之中的国君形象。“诗眼”中呈现了情态之“曲”、之“巧”,让人用最短速的时间、最迫近的距离、最巧妙的方式,掌握到诗中所抒发的情感,对诗的情感的交流起到了有力的促进作用。
三、意态之“异”。
“诗眼”在意态上,重在暗示出诗的意态之“隐妙”。诗是不直接表意的。它是透过诗的形象、情感的状态,暗示、透露出来的。而“诗眼”在意态之“隐妙”的运用方面,通常采用的是“言在此,意在彼”的表现方式。其目的,是让读者在理解诗的意蕴时,要经过一番周折,深入思考,直至猛然顿悟。这样的理解自然更加深刻、透彻。李清照在《永遇乐》一词中,用“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出人意表地反映她在元宵节中的落寞心情,显得语淡而意深。元宵节本应观灯游赏,然而诗人谢却诗朋酒侣,闭门独处,宁愿躲在门帘之下,凄然地听着别人的欢声笑语。这是何等悲凉的心境!诗人真愿意这样么?当然不是!真实含意是,无法忍受国家偏安时那些统治者和达官贵人们仍然歌舞升平、醉生梦死的状态。李煜在《浪淘沙》一词中写道:“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明里是说自己虽被俘,仍贪恋片时的欢乐;暗里却是诉说自己连做梦享受片时的欢乐也不可能了。表面把真意“隐”起来,实际却把真意暗里“妙”传,让情感传递更加深切动人。
从以上分析看到,“诗眼”是透过所创造的形态、情态、意态之“异”,向她的读者送递秋波,赢得宠爱的。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