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二君现代诗合集


2019-10-14 13:57:42  弘二君  所属诗集  阅读149 】

00个   

【孤独的牧羊人】

这个孤独的牧羊人
再一次
站在了季节的路口
吹起悠远的牧笛

看着两个季节的过客
在笛音里缓缓而行
他不禁想起了,那些
天真无邪的笑声,飘荡
在白雪皑皑的原野


【姑娘,你为什么还不走出】

姑娘,你站在窗前
微蹙眉头
你为什么还不走出?

月光已将纱裙织好
清风已将翅膀编好
星星,也将花冠做好了
- - - - - -

他们都在等着你
等你推开那扇门,然后
穿过那道篱笆


【我是谁(一)】

我是谁
我只是一个忏悔者
面对着内心的星空
为自己曾经的遗忘
忏悔终生


【我是谁(二)】

(一)
我们从何而来,又将何去?
我们只有认清了自己
以及,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
才能找到答案

(二)
既然,生命是以一首诗开始的
那么我们就有理由坚持
它也得以一首诗进行,结束


【生命】

像一株小草那样,发芽 - - - - - -
像一棵大树那样,生长 - - - - - -
像一座高山那样,矗立 - - - - - -
像一片沙漠那样,渴望 - - - - - -
像一挂瀑布那样,追求 - - - - - -
像一方土地那样,蕴藏 - - - - - -
像一朵白云那样,感恩 - - - - - -
像一枚秋叶那样,飘下 - - - - - -
像一只飞鸟那样,歌唱 - - - - - -


【致天使】

花儿,有没有赞美
你都得绽放
因为,你根植大地

鸟儿,有没有观众
你都得高飞
因为,你属于天空

小溪,有没有鼓励
你都得奔腾
因为,你来自大海

在绚烂的大地
在高远的天空
在深沉的大海
你生于,长于
最终长眠于此

你,就是天使
肩负神圣使命 ——
传达大地、天空、大海
给予苍生的庄严启示

天地的春华秋实
四季的风霜雨雪
世界的日夜轮回
是你释放的睿智

即便还未绽放就已枯萎
即便还未高飞就已折翅
即便还在路上就已干涸
你也将归于母亲的怀抱
并且,永恒于之

看 ——
白云抛洒她纯洁的哈达
向你致意
山川挺立他巍峨的脊梁
向你敬礼
世界,更以鼓荡天地的风声
为你吟颂,赞美诗


【听风说】

听路过的风说
你只是看了一个男孩一眼
便丢失了你的童年
常常,躲在雨里哭泣
我不知该说什么,也很想
把我走过千山万水找回的童年
送给你,却不知道
怎样才可以


【看你站在栀子花旁】

看你站在栀子花旁
我竟然困惑了

我困惑于那些纯洁
我困惑于那些芬芳
我甚至困惑于
那些迷离的不可名状 - - - - - -

而当你莞尔一笑
然后款款地朝我走来
一切,便逐渐明朗


【父亲,我对您说】

父亲,我站在您坟前
在静穆的墓碑里,对您说
我来过

父亲,我站在星空下
在纯净的星光里,对您说
我来过

父亲,我站在昆仑上
在巍峨的山峦里,对您说
我来过

父亲,我站在大海边
在澎湃的浪潮里,对您说
我来过

父亲,我站在春天中
在绚烂的繁花里,对您说
我来过

父亲,我走在天尽头
在不息的足音里,对您说
我来过

- - - - - -


【夜行者】

眼看着,世界
就要荒凉成一片沙漠
他背起行囊
匆匆地出发了
行囊里
收纳着一片绿洲

他悄无声息地穿行
天地之间
一路,抛洒着
自己捡拾的无数泪滴
黯淡的世界
便倏地涌现了
无数颗闪亮的珍珠

有些泪滴,滑落于天空
她的爱丰富又浓烈
总是不能自已
有些,则凝结自大地
他以独特的微妙
爱地深沉含蓄

有时候,他会抛洒些
自己珍藏的
花木虫鸟之精灵的絮语
并陪世界,陶醉地
倾听它们飘来,荡去
一颗心也随之飞扬
或回忆,或憧憬

而有时候,他又觉得
世界所需的
仅仅是些宁静
他便体贴地,揽它入怀
看它沉沉睡去


【深秋,我从一片森林走过 - - - - - -】

深秋,我从一片森林走过 - - - - - -

曾经鲜活的一切
都了无痕迹地远去了
洒脱不羁的风
缠绵的雨
还有那些鸟语、虫鸣 - - - - - -

是个梦吗?
一枚叶子仍带着绿意
在这森林的深秋中
孤独地,颤抖
我轻轻朝它走去,走去 - - - - - -

啊!当我终于到达
它竟突然地
就飘落了
划破,这片无边的静寂
一瞬间
鸟语虫鸣,风雨四起 - - - - - -


【走过四季(一)】

我们的春天,究竟是怎样开始的
又到底开始在哪里?

它开始于,一丝草绿的萌动
一缕暖风的酝酿
一声冰川的碎裂
或许,一点眼角的笑意?
- - - - - -

它似一头蛰伏在我们心底的麋鹿
难以忍耐漫长的冬眠
又或许听到某种冥冥中的召唤
便从我们的至弱之处 ——
一双双望穿的眼睛
悄悄钻了出去,满世界地奔跑

它呼啸着悠长悠长的哨音
远远地,流水铺开它的六弦琴
它以蹄子轻盈地划过
拨弄出清脆的琵音淙淙

它呼啸着悠长悠长的哨音
远远地,天空也摆出它的大鼓
它以蹄子矫健地踏过
敲击出深沉的鼓点咚咚

冰河抛弃了冷漠
应和它以轰轰隆隆的响雷
雪原放下了矜持
回报它以一望无际的草绿
山野褪去了阴沉
鼓应它以不绝如缕的和鸣

- - - - - -

当春意盎然着这个世界
我们充满欣喜地看着:春天来了
竟丝毫都没留意
我们一直张望的眼睛
已经潮湿一个漫长的冬季


【走过四季(二)】

每一年,他都会以整整一个冬季
堆砌一个童话 ——
一个关于他和世界的童话
他根本就不会在乎
天空,有没有片片雪花飘下

在那个晶莹的童话世界里
没有卖着火柴的小姑娘
没有乌鸦聒噪天空
也没有牛郎和织女相隔于银河
- - - - - -

在那里,有个脸带泪痕的小孩
他一手牵着父亲的大手
一手牵着飞舞的气球,已全然忘记
他刚跌倒在地,磕丢了
嘴里那粒母亲剥给他的糖果

还有一位王子骑着白马,历经艰辛后
找回了他纯洁美丽的公主
他们曾在天上相约人间
却将彼此丢失于茫茫的路途

那里还有着离他远去的至亲
他们和从前一样 ——
和他交流着,却没有语言
他们深爱着他,却晦涩地表达
偶尔,甚至还夹杂些许责骂

那里也有一个白须老人
在小木屋里,一如既往地烧着火炉
他拨弄着那些噼里啪啦的柴火
沉溺于老伴絮絮的唠叨
他是个智者,知道怎样把火烧到最旺
去赶走一个冬季围住他的寒意
而这些睿智 来自于他过往的年岁

- - - - - -


【当一个婴儿哭泣】

当一个婴儿哭泣
银河之水
自他眼睛,涌起
挟浩瀚之势,席卷
空气
花草、树木- - - - - -
过世间万物
再漫过你我心里


【我的母亲睡着了】

我的母亲睡着了
她终于睡了
她终于沉沉地睡了
可是我明白
她是多么不情愿地收起了
她那双终日拍打不停的翅膀
她并不愿意停止采蜜
为她心爱的宝贝们
为她永远也长不大的宝贝们
幸福地采蜜

她安详地,宁静地呼吸着
轻轻吐纳着天堂的气息 ——
仿佛在呢喃一个个的乳名
然后,那气息慢慢地
慢慢地氤氲开来,柔柔地
就飘近了,平息了
一条桀骜不驯的奔流大河

河岸边有一棵摇曳的栀子树
盛开着满满一树不谢的栀子花呀
我曾困在她的纯洁和幽香里
听过蛐蛐在远处的草丛引吭高歌
看过星星嬉戏失眠的夜空
还有萤火虫在满天地快乐追逐
它们热情地邀请着我,又跑近来拉我
却始终拽不走我,然后
它们索性也不走了
我的栀子花有多美多香!

河岸边有一座大山
一座俊俏而又挺拔的大山呀
我曾坐在她高高的峰顶
以王子的高贵
俯视过整个世界
我曾匍匐在她软软的草坡
以大地之子的谦卑
倾听过来自遥远的呼唤
我又曾望着她若隐若现的背影
以诗人的多愁善感
将心思涌动成一条暗河

看哪!
我珍爱的栀子树竟然已经枯槁
她繁盛的花朵都去了哪儿
究竟,是谁摘走了它的花朵
是谁摘走了它的花朵
她芬芳洁白的花朵,曾经挂满了枝头啊
我的大山也已然失去峥嵘
现在的她,只像一头年迈的骆驼
艰难地行走在萧瑟的冬季
似乎再来几阵朔风,她就将会被吹倒
甚至头上再多几片雪花,她就将会被压垮
到底,又是什么毁去了她的英姿啊

- - - - - -

静静!静静!
谁也不能惊扰我母亲的安睡
她好不容易才沉沉睡去
此刻,整个世界都必须听命于我
喑没于我拥有无上权威的沉默
因为我在守护着
一位香甜沉睡的圣母


【三十六年后】

他一直都想不起
他第一次是怎样哭泣
直到三十六年后
他的老母亲用尽余力
对他笑而不语
只是,当时的幸福
已成了伤悲


【我感恩】

我感恩
上天赐我生命
也予我空气

我感恩
上天赐我眼睛
也予我光明

我感恩
上天赐我双脚
也予我大地

我感恩
上天赐我力量
也予我重负

我感恩
上天赐我幸福
也予我痛苦

我感恩
上天赐我日落
也予我日出
- - - - - -


【孩子,请告诉我】

孩子,你到底在和谁
无声地私语呢?
在你周围,空无一人
只有你静静地,悄悄地在那里
会心地看着,听着

你站在门廊边
看着碎碎的星光洒满了一地
你倚在窗台
听着清风飘忽地来去空中
你在花园等待
等着花蕾抖开她的魔法布
你静立在大树下
引得噤声已久的知了竟然肆鸣
你穿行过毛毛细雨
- - - - - -

这来自远古的风啊
亿万年来,一直,就这样不羁地
游荡在这片广袤的大地
一定怀揣很多秘密

你以未曾沾染过人间烟火的
灵犀耳朵,聆听着它深奥的回声 ——
用亿万年光阴酝酿的心韵
多开心啊!
我看到,你在发自肺腑地微笑
就像个天使,在接受神示

孩子,你仔细地听吧
它只愿意和你讲它的知心话
然后,你再以你至真至纯的语言 ——
我曾经谙熟、却又遗弃的语言
娓娓地传达给我听

孩子,请告诉我
把你以清澈而灵慧的眼睛 ——
所看到的,也全都告诉我吧
这个沙漠里干渴的旅人
他正期盼着你及时的雨水

那些在你睫毛、发端、鼻翼
—— 与风一般古老,神秘
又有着强烈青春气息的——
留下痕迹的氤氲雾气
都私下给你展示了什么异景
竟然让你如此乐不思归

孩子,请告诉我吧
现在,周围寂寂地空无一人
只有我静静地,在这里
等待着你的洗礼


【看好你的梧桐树】

醒醒,醒醒!
你知道吗
就在刚才
你躺在摇椅上打盹的功夫
一只野猫,悄悄
爬上了你眼前的那棵梧桐树
惊飞了
一只刚歇脚的怪鸟


【孩子】

孩子 !
每当看到你,或想到你
这个深得上天眷顾的精灵
就有一种久远的呼唤
回响在我心灵

他赐你天生能歌
你的任何嘟哝,悦耳动听
你即兴的无名曲,更似天音

他赐你天生善画
你信手的涂鸦
羞煞天边七彩虹
你随意的想象
也让人舌结目瞠

他赐你天生高尚
在安宁的夜
我想着名利,充满激情
而你,只是静静数着
天上谜一般的星星

他赐你天生真诚
面对诱人美食
你毫不掩饰渴望
哪怕嘴角流涎
而我,只能咽着口水
艰难地说着:
谢谢!只要一点点!

他赐你天生善良
他赐你天生公正
他赐你天生恭敬
他赐你天生宽容
- - - - - -

仿佛这些还不够
他竟又赐你天生谦逊
让你崇拜着
我这个无比惭愧的父亲


【秘密】

鸟儿
请告诉我你的秘密
为什么
你的歌声如此动听
我喘着气
匆忙地来到树下

我听到
它粗声地撇下一句
我不知道
然后,便扑腾飞走了

花儿
请告诉我你的秘密
为什么
你的身姿如此雅丽
我又跑着
急切地来到花前

我看到
它愠怒地别开头去
离我远些
然后,便关上心门了


【童年】

在高山之巅
我看到
两个童年

一个
在山之脚
一个
在我身边


【那些花儿】

有些花儿
常以一种别样姿态
在我们所忽略的地方
静悄悄
而又美丽地盛开

不管
世界如何桑田沧海
它们都在那里
以自己不变的姿态
存在

清晨的密林
喑没于大地的露滴
如镜水面
荡起的层层涟漪
当看到所爱
姑娘绽放的灿烂笑靥
茵茵草坡
翩跹起舞的蝴蝶
黑夜里
划过天际的流星
以及盘古开天地至今
闪烁着的恒星
- - - - - -

他们的存在
是那样的细微
又是那样的浩瀚
是那样的短暂
又是那样的久远

它们沉默的花语
或古老,或青春
或深邃,或清浅
或轰烈,或淡淡
- - - - - -


【请不要 - - - - - -】

请不要捉一只翩跹的蝴蝶
让它在你眼前死去
你可以呵护一窝蚕宝宝
然后等待它们破茧后惊艳四飞

请不要摘一朵盛开的花
让它在你手里枯萎
你可以播下一大片种子
然后等待春风拂过花开大地

请不要圈一匹矫健的骏马
让它在你的错爱中郁郁终老
你可以带它去大草原
然后骑它如风疾驰领略山河壮丽
- - - - - -


【你背后的身影】

你以全部身心,忘我地
看着你的孩子
如花儿一般盛开

有些身影,悄悄地
站在你身后
一如从前

他们或憔悴
或佝偻
或枯槁,或甚至已
形似朽木

他们欣慰满怀
又满怀期待 - - - - - -



【冬牧】

茫茫白光,赶漫天雪花
缕缕微风,鞭丝丝寒流
莘莘枯杈,挽疏疏弱树
一位牧童,牵一头老牛
两个背影,拽几行脚印
一声鸟鸣,引数度春秋


【太阳 将再次升起 - - - - - -】

我们不知道
明天的太阳
将以何种方式升起

但我们知道
世界的光明
是他永恒的旋律

那些
被黑夜所遮蔽的
大地、天空、海洋
都将再次崛起
并蓬勃朝气

那些
在黑夜里冷却的
鲜花、绿叶、青草
虫儿、小溪 - - - - - -
都将再次温暖
并相互致意

那些
在黑夜里休整的
大树、雄鹰、巨轮 - - - - - -
在世界的地平线
都将再次启程

那些
在黑夜里等待的
高山、湖泊、种子、清风
在万物的祝福里
将会再次交融

在那一片------
势不可挡的光明中
黑夜将尸骨无存
世界,也终将
再次欣欣向荣 - - - - - -


【他走了 - - - - - -】

他走了
就在她看着天黑时
也带走了
他们珍藏的泛黄时光
只留下
她这个抹着老泪的小女孩
哭着
她丢失的半个糖果
更哭着
她已找不到的大哥哥 - - - - - -


【朝圣者】

他,只带着影子、思想、雪山

他,跋涉在左右之间
他,跋涉在阴阳之间

他,跋涉在前后之间
他,跋涉在过去未来之间

他,一直在走过自己
他,走不出自己,永远

他,跋涉在天地间 - - - - - -


【脚印】

我,循着 你的目光
踏着 你的泪花
深一脚,浅一脚
一步,一步
走向远方 - - - - - -


【今夜 我在月色中远行】

今夜,我将在月色中远行
我会抛下一切
只带着
一颗忏悔的心

我将横越冷清的大海
怀念
并祭奠
那些被我遗忘的珠辉

我将穿过落寞的丛林
收拾
并带走
那些被我丢失的花季

我将走进荒凉的山峦
倾听
并共鸣
那些被我抛弃的足音

今夜,我已在月色中远行
我抛下了一切
只带着
一颗忏悔的心


【你在今天 - - - - - -】

你在今天,仅仅
多度一日光阴
多老一日容颜

若非
你曾停下脚步,去赏
一朵花开
一片叶落
- - - - - -
或者,你只是去想


【又一片枯叶飘落了】

又一片枯叶飘落了
走地
悄无声息

枝头
有他留下的疤痕
却,无从找起

那些沉默的话语
萦绕天地
不能平息 - - - - - -


【初遇你】

一棵铁树,碳化
碳化物,又历经沧海桑田
变成金刚石

一片绿洲,沙化
沙粒,又经历桑田沧海
化作珍珠

这一切,仅在
你我擦肩走过而后
彼此回首


【烟雨楼边】

烟雨楼边,水墨淡染,自古斯然。
看灰墙旧瓦,枝花再俏;青砖老巷,天水重嫣。
浪起东洋,湮于秦岸,南风烟消汉树间。
古沙场,万马齐嘶掣,踏破黄泉。


【遗言】

当追求她,以你毕生勇敢
当执手她,以你毕生忠贞
当离别她,以你毕生牵挂
当思念她,以你毕生深沉
当重逢她,以你毕生欢欣
当致歉她,以你毕生悔恨
当致谢她,以你毕生诚恳
当感恩她,以你毕生虔诚
共她每刻,如你生命将终


【青春】

笛声
清远,如故
穿透了
氤氲薄雾

柳叶
和着笛声,颤抖
摇曳
沉默 - - - - - -


【村妇】

远远地
一阵笑声响彻云霄
如战鼓般
瞬间驱散了
我郁积已久的沮丧

是她!没错!
就是她!
我的偶像!

她身躯娇小
却蕴含无限能量
半天的劳作
累得一头大水牛粗气直喘
而她,依然神采飞扬

她没有激昂演说
只是以笑声,布下符咒
令男人号子更响
水牛步伐更健
天地间,风雨更顺畅

她不是精灵
却胜似精灵
只要有她的地方,就有
蝶儿在飞
蜂儿在唱
小生灵在响

她甚至还可以
只消静静地坐在那里
以慈爱的眼神眷顾
她的世界
所有,就达到完美和谐

这个神奇的存在
常令我梦中都在困惑
不解 - - - - - -
天哪!
她到底如何做到
这一切


【等待 - - - - - - 】

你在地狱等待 - - - - - -
忘了,我自天堂来

你在村头等待 - - - - - -
忘了,我自村尾来

你在清晨等待 - - - - - -
忘了,我自黄昏来

你在石碑内等待 - - - - - -
忘了,我在石碑外


【一棵树】

一棵树
长在森林边缘

就在他脚前

潮起
他成了海
潮落
他依旧是森林那片

其实
他一直都只是
一棵树


【等待】

再多一刻,或者
再多几天
松果就要献出它
饱满的珍藏

松鼠
将快乐挂在了枝杈,摇晃
让它陪着松果
一起成熟

收敛了眼中锋芒
雄狐在隐蔽处打坐
沉思 - - - - - -
俨然,与世无争的隐士

这里好安静
能被听到的
只有心跳、呼吸
一只孕狐趴在窝里
抵挡着朦胧睡意
困惑地数着,数着 - - - - - -


【黄昏里的墓园】

岁月以野蛮
收割了四季、色彩

岁月以无情
收割了痛哭、啜泣
血肉、枯骨

- - - - - -

而现在,它又举刀
准备收割
这墓园的一丝余光


【耕者】

我丝毫不觉得
他有些粗俗
相反,我认为他很圣洁

你看 ——
他双脚赤裸,踩着大地
膀子光光,扛着天空
双手 娴熟地摆弄着风雨

他嘴里不停地诵读
呦嗬!呦嗬!
那雄壮与威严
号令着他眼前的那头 ——
壮于他数倍的蛮牛

他古老的仪式
深奥的言语
让我等凡夫俗子
难以稍稍理解

他多像一幅画
像一首歌 ——
更像一首诗
难道,他就是佛之化身?

于是,我在心里
匍匐在他脚下
用我毕生的虔诚膜拜

当我抬起头
看到 一座大山矗立眼前
万丈霞光 照亮我心


【八月桂花香】

黑夜里,他只是个盲人
而那些飘逸的桂香
就是他的眼睛

透过夜的黑幕
他依稀看见
八月的前世今生
还有,它在路上的来世

走过一座房子
他知道,这里的桂花
一定开得风姿绰约

不过让他停下脚步的
并不是轻撩的桂花
而是一个 ——
散发着桂花清香的身影

她,静立在窗前
静立在黑暗里
静立在他的眼前
又好像,静立在天边

他想起了一支旋律
那是他曾经多次 ——
在夜里演奏过的

他想继续停留
在这一直停留下去 - - - - - -
但他终于
还是没有停留

他继续悄悄地
悄悄地在夜里走着
追寻着 - - - - - -
他心底里的桂香


【秋日里的稻田】

秋日里的天空
驱赶着残留的迷雾
努力呈现
他真相的眼睛

那片稻浪的金黄
直到天边仍不肯放手
就像,一个长大的孩子
即将远行

稻浪间,有一个背影
越来越佝偻
仿佛要钻进大地
挖出他的宝藏
海,在他身边涌动 - - - - - -

他的汗滴洋溢着欣喜
他的镰刀挥舞轻盈
因为收割的
是他的四季

紧跟的鸟儿
认真地啄食着稻穗
他回过头
一脸憨厚笑意

很远处
传来了钟声
又伴着微微的风,远去 - - - - - -


【当你 - - - - - - 】

当你仰望着星空
星空,便藏在了你眼睛

当你沉没在星空
星空,便渗入了你内心

当你 - - - - - -


【走进秋天】

秋天,他来了

他抛洒着
曾经青葱的枯叶
埋葬
逝去的烂漫与青春

我们在黄昏
在小河旁
倾听他的哀悼 ——
恰似
一首尘封的歌谣

秋天,他来了

他又端着
正在飘香的瓜果
致意
此刻的馥郁与隆盛

我们在清晨
在山岗上
观赏他的盛典 ——
一如
一副燃烧的画卷

走进秋天
那些曾经青葱的叶
在冷风中更加萧瑟
那条曾经碧绿的河
在凄雨里愈发黯淡

走进秋天
那些褪去青涩的果
在阳光下更加闪亮
那座散尽迷雾的山
在晚霞中愈发伟岸

走进秋天
就让我们心怀感恩
在黄昏,在小河旁
默默倾听
在清晨,在山岗上
静静观赏

感恩
岁月赐予我们的一切


【星星】

天边,闪烁着星星
或黯,或亮

空中,游走着星星
或来,或往

水里,也荡漾着星星
许多,许多
包括 ----
那最开心的两颗


【夜】

月儿
在夜空哭泣后
被洗得
愈发地白

一只
丢失的气球
在天边
等待……

草丛里的蟋蟀
轻轻唱着
熟悉的歌谣

老树旁
一个身影静立
听任月光
将青丝抚成白发
悄悄苍老


【夜色】

她,凝视着夜空
眼神如水

夜空,凝视着她
月光如水

月光,淹没了她
她的眼神,淹没了世界


【回声】

……我想回家……


【相遇】

天空
有两片白云
孤独地,相向而行
当他们终于相遇
继而交融
风,吹起笙箫
雷,鸣响礼炮
世界,无比肃穆


【白纸黑字】

白纸一堆,终归苍白
黑字一个,成就精彩


【几代人】

背对太阳追赶着光明
始终跑不出自己的阴影


【蝴蝶坠落】

海浪,滚滚

空中,一只
蝴蝶,坠落

别!别!别!


【来自天堂的信】

请不要在我死后
给我无尽的痛哭
那只是骚扰
因为我已习惯孤独

请不要在我死后
给我纷纷的赞扬
那只是高帽
因为我已习惯诽谤

请 千万别说我伟大
或者什么英雄之类的
在天堂里
我只是一个
很普通的 “人”


【秋天】

森林,秋意无边

叶子,在枝头叹息
慢点!慢点!

树籽,在地里咆哮
快点!快点!

夕阳下,一只鸟飞越森林
栖落山头,歌声悠远


【狂欢节】

太阳,逐渐走远
被困的阴影
便开始了狂欢
直至世界一片黑暗


【雪夜】

雪夜 一扇窗
分出 两个世界

窗里的人,在赏风景
窗外的鸟,在等天明


【石头两则】

(一)
水里石头
又圆又滑
它的身体
依然坚固
(二)
湖中,只见碧波
当大旱来临
便只剩下石头


【纸老虎】

黑夜,吞噬万物
我点燃一支烟
它被烫出一个洞


【宣言】

在夜昼的轮回里
回响着谁的声音
世界,你曾忽视我的清辉
所以,我要照亮你的眼睛


【墓志铭】

流星,划破黑夜
写下他的墓志铭
我---不---相---信 !


【地铁】

我萧瑟的孤立站台
看着人们争先恐后
挤上一列死亡号地铁


【乡愁】

乡愁
是一杯烈酒
我不敢轻易去喝
害怕不经意地就醉了
醒来处
却不是归途

天边的归雁
你可否悄悄飞过?
可不
就因你凄厉的一声急切
天底下多少游子
那难愈的伤口
又被崩裂


【夜话故乡】

故乡
我到底该怎样
才能最深沉地为你守望

在深夜最深时
拨弄吉他的叮咚
期待
我颤抖心跳
和起你清亮的水响?

在清晨最清处
吹奏笛子的悠扬
盼望
我幽长思绪
唤醒你沉睡的朝阳?

或者干脆在床头
为你种一株海棠
用我夜夜梦境
给它一个
尽情宣泄的地方?

这些挺好
可我总觉得他们
都不够我想要的深度
或许
我应该正视
在那思念下,深藏的忧伤

不如
将万仞雄心再拔高,万仞
让它彻底埋葬忧伤
然后
将漫漫征途再拉长,漫漫
让它带我
去最远的远方

我要为你穿越北美大草原
饱览它花的绚烂
收藏在我眼睛
我要为你站在珠峰之顶
吞咽它雪的纯洁
融化进我血液
我要为你行走冰岛
呼吸它熔岩的炽热
渗透入我心脏
- - - - - -

如果有一天走不动了
我会回来
长眠于你怀抱
用我的人生精彩
怒放你胸膛

如果我客死异乡
你也不必悲痛
我的魂魄一定归来
请你感受
那最婉转的一声鸟鸣
那最油油的一丝草绿
那最芬芳的一缕花香
- - - - - -


【大桥】

大桥
如一头定格的耕牛
四肢几乎贴地
以有限的力量
承载着人们沉重的愿望

人们匆匆路过
从未意识到它的奉献

伟大
总以一种被忽视的状态
默默存在


【悟】

一潭又清又浅的水
阳光普照它的每一处


【感恩生命】

我喜欢
清晨醒来后看到的
一缕缕光
哪怕它来自眼睛
也温暖着我心房

我喜欢
夜晚睡去前感受的
一丝丝风
哪怕它来自呼吸
也鼓荡着我胸膛

人其实极易快乐
你只要感谢上天
给了你每刻生命
你就会 每刻都在心灵放歌


【光辉】

当我
还是一只小小萤火虫
我怯怯的问上帝
我亮吗
他说
努力!努力!

当我
努力化作了一颗星星
我小心的问上帝
我亮吗
他说
努力!努力!

当我竭尽全力
终于发出太阳的光辉
我紧张的问上帝
我亮吗
他依然说
努力!努力!

当我能量耗尽
黯然死去之际
上帝闭上了眼
滑落两行清泪


【天空与海洋】

苍鹰
剑一样划过天空
巨鲸
山一般横劈海洋

多少人羡慕着
苍鹰的精彩
与巨鲸的雄壮
而忽视了
高远的天空
和深沉的海洋


【重回大漠】

曾经,在多少个夜里
神游大漠,只为一近
那天地的苍远
曾经,在多少个梦中
回到楼兰,只为一睹
那姑娘的芳颜

此刻
在多少次后的再一眼
我依然震撼
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在拥抱了几千年的芳颜后
竟然,如此荒凉

究竟,是什么伤痛了你
让你诅咒
一切生命的生长
然后,又用层层的黄沙
将所有埋葬

难道,这竟是你爱已至上
所以要拒绝
其他一切生命的靠近
又难道,这竟是你爱已疯狂
所以 要用无边的远古黄沙写下
地老天荒

我仿佛窒息
不敢踏出一步
唯恐,亵渎你爱意的崇高
但,还是有风沙
在漫天地咆哮
撕扯着,我曾思念的心房


【秋天的随想】

萧瑟的秋风中
枯叶漫天飞落
是枯叶伤感了秋风?
还是秋风催悲了枯叶?
我不知道

或许
那只是一对不老的恋人
站在曾经的路口
重复着
一抹凄凄的离愁

又或许
那只是一种沧桑的心情
面对逝去的年华
品味着
两处淡淡的闲愁


【清高】

曾经
清高是一把双刃剑
它伤了别人
也剐到了我

所以
我只有把它藏在心间
静静地
在人潮拥挤的孤独中
感受
那扎得钻心的疼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