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选集(下)


2021-02-12 23:07:05  飞庵  所属诗集  阅读371 】

50个   

●词
望湘人·春日花前咏怀
想盘铃傀儡,寒食裹蒸,曾尝少年滋味。冻勒花迟,香供酒醒,又算一番春计。镜里光阴,尊前明月,眼中时事。有许多闲事闲非,我说与君君记。
道是荣华富贵,恁掀天气概,霎时搬戏。看今古英雄,多少葬身无地。名高惹谤,功高相忌。我且花前沉醉,管甚个兔走乌飞,白发蒙头容易。

过秦楼·题莺莺小像
潇洒才情,风流标格,脉脉满身春倦。修荐斋场,禁烟帘箔,坐见梨花如霰。乘斜月,赴佳期,烛尽墙阴,钗敲门扇。
想伉俪鸾皇,万千颠倒,可禁姣颤?尘世上,昨日朱颜,今朝青冢,顷刻时移事变。秋娘命薄,杜牧缘悭,天不与人方便。休负良宵,大都好景无多,光阴如箭。闻道河东普救,剩得数间荒殿。

一剪梅(二阕)
其一
红满苔阶绿满枝,杜宇声声,杜宇声悲。交欢未久又分离,彩凤孤飞,彩凤孤栖。
别后相思是几时,后会难知,后会难期。此情何以表相思,一首情词,一首情诗。

其二
雨打梨花深闭门,孤负青春,虚负青春。赏心乐事共谁论。花下销魂,月下销魂。
愁聚眉峰尽日颦,千点啼痕,万点啼痕。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曲
黄莺儿·咏美人浴
衣褪半含羞,似芙蓉,怯素秋。重重湿作胭脂透,桃花在渡头,红叶在御沟,风流一段谁消受?粉痕流,乌云半,缭乱倩郎收。

桂枝香·春情四阙
其一
东风寒峭,才识春光来到。殷勤点检梅梢,早见南枝白了。倩偷香浪蝶,倩偷香浪蝶,应是未曾知晓,却在何方闲闹?好良宵,罗浮夜半啼青鸟,错梦梨花燕语娇。

其二
春花满眼,数尽红深紫浅。晓来风度湘帘,娇怯莺声流转。唤起春情万千,唤起春情万千,点点有谁消遣,空把雕阑倚遍。悄无言,啼残玉颊芳容减,抛却金针懒去拈。

其三
残红满地,又是春将归去。可怜一夜东风,吹落桃花千树。那愁蜂怨蝶,那愁蜂怨蝶,孤负寻香情绪,空逐飘飘飞絮。满天涯,无端芳草迷行骑,难挽韶光住片时。

其四
子规啼切,空叫东风寒夜。春光已去多时,犹道不如归也。故添人怨嗟,故添人怨嗟,不念我芳容消,愁对孤灯明灭。月初斜,听残玉漏声将歇,欲梦阳台路转赊。

●赋

◎娇女赋
臣居左里,有女未归。长壮洁节,聊赖善顾。态体多媚,窈窕不妒。既闲巧笑,流连雅步。二十尚小,十四尚大。兄出行贾,长嫂持户。日织五丈,罢不及暮。三丈缝衫,余剪作祷,抱布贸丝,厌泡行露。负者下担,行者伫路。来归室中,啧啧怨怒。策券折阅,较索美货。箸屐人被,不食而呕。双耳嘈杂,精荡神怖。形之梦寐,仿佛会晤。咀桂嚼杜,比像陈赋。

螗蜩夏蜕,额广平而春蛾出蛹。修眉扬而白云怀山。黛浮明而朝星流离,目端详而华瓠列犀。齿微呈而含桃龟肤;口欲言而菡萏呈露。舌含藏而虾蟆蚀月,颠发圆而毒趸摇尾。髻含风而鸦羽齐奋,饰梳妆而游鱼吹日。口辅良而蝶翅轻晕。鼻端中而恒月沐波。大宅黄而琵琶曲项,肩削成而蝤蛴啮李。领文章而雾素一束,腰无凭而鼠姑舒合。体修长而酥凝脂结,衽微倾而鹅翎半擘。爪有光而玉钩联屈,指节纤而莲本雪素。臂仍攘而角弭脱鞫,履高墙而轻飙卷雾。行褰裳而梨花转夜,睡未明而温泉浸玉。澡兰汤而阳和骀荡,醉敖翔而咏曰:

鲡火齐兮琐木难,簪鸣凰兮钗琅环,络瑟瑟兮银指环。被珠绶兮龙系臂;佩璜而浣兮褶翡翠,金裾钩兮绣曳地。襜黄润兮泄方空,绨倒顿兮玉膏筒 ,綦丹谷兮素五综,丽炎炎兮伦无双。

◎惜梅赋
县庭有梅株焉,吾不知植于何时。荫一亩其疏疏,香数里其披披,侵小雪而更繁,得陇月而益奇。然生不得其地,俗物混其幽姿,前胥吏之纷拏,后囚系之嘤咿。虽物性之自适,揆人意而非宜。既不得荐嘉实于商鼎,效微劳于魏师;又不得托孤根于竹间,遂野性于水涯。怅驿使之未逢,惊羌笛之频吹;恐飘零之易及,虽清绝而安施。客犹以为妨贤也,而讽余以伐之。嗟夫!吾闻幽兰之美瑞,乃以当户而见夷,兹昔人所短顾,仁者之不为。吾迂数步之行,而假以一席之地,对寒艳而把酒,嗅清香而赋诗,可也。



◎祭妹文
呜呼!生死人之常理,必非有赖而能免者;唯黄令终,则亦归责于天,而不为之冤隐。然疾痛之心,久亦为之渐释也。吾生无他伯叔,惟一妹一弟;先君丑寅之昏,且弟犹稚,以妹幼慧而溺焉。迨于移床,怀为不置,此寅莫齿之疚也!尔来多故,营丧办棺,备历艰难,扶携窘厄;既而戎疾稍舒,遂归所天。未几而内艰作,吊赴断来,无所归咎。吾于其死,少且不,肢臂之痛,何时释也?今秋尔家袭作蓍龟,以有此兆宅。来朝驾车,幽明殊途,永为隔绝。有是庶物,用为祖饯,尔其有灵,必歆吾物,而悲吾词也。於乎尚飨!

◎莲花似六郎论
尝读史,唐武氏幸张昌宗,或誉之曰:“六郎面似莲花。”内史杨再思曰:“不然,乃莲花似六郎耳。”呜呼!莲花之与六郎,似耶不似耶?纵令似之,武氏可得而幸耶?纵令幸之,再思可得而谀耶?以人臣侍女主,黩也,昌宗之罪也;以女主宠人臣,淫也,武氏之罪也;以朝绅谀嬖幸,谄也,再思之罪也。

古之后妃,吾闻有葛覃之俭矣,有木之仁矣,有桃夭之化矣,未闻有美男子侍椒房也。汉吕氏始宠辟阳侯,其后赵飞燕多通侍郎宫奴。沿及魏晋,而淫风日以昌矣,然未有如武氏之甚也。自白马寺主而下,其为武氏之所幸者,非一人矣,然未有如昌宗之甚也。彼其手握王爵,口含天宪;吹之则春葩顿萎,嘘之则冬叶旋荣,以故夫小人,争为谄媚。

后尝衣以羽衣,吹以玉笙,骑以木鹤,号曰“王子晋”,则人皆子晋之矣。俄而称子晋为六郎,则人皆六郎之矣。俄而谀六郎为莲花,则人皆莲花之矣。然未有如再思之甚也,故独曰“莲花似六郎”。夫莲花之脱青泥,标绿水,可谓亭亭物外矣,岂六郎之淫秽可比耶?彼似之者,取其色耳。若曰:“莲之红艳,后可玩之而忘忧矣;莲之清芳,后可揖之而蠲忿矣;莲之绰约,后可与之而合欢矣;金茎之露,可共吸焉;玉树之花,可共歌焉;蔷薇之水,可共浴焉。上林春暖,莲未开也,对若人而莲已开,可以醒海棠之睡矣;太液秋残,莲已谢也,对若人而莲未谢,可以增夜合之香矣。一切奉宸游,娱圣意,非莲花其谁与归?”此其尊之宠之之意极矣,而再思犹谓不然。将以莲出乎青泥,垢也。若六郎似有仙种,不啻天上之碧桃乎?莲依乎绿水,卑也;若六郎自有仙根,不啻日边之红杏乎?莲有时而零落,非久也;若六郎颜色常鲜,不啻月中之丹桂乎?以莲之近似者,人犹宝焉,惜焉,壅焉,植焉,而况真六郎乎?是故芙蓉之帐,仅足留六郎之寝;菡萏之杯,仅足邀六郎之欢;步步生莲,仅足随六郎之武。柳眉浅黛,藉六郎以描之;蕙带同心,偕六郎以结之。镜吐菱化,想六郎而延伫;户标竹叶,望六郎而徘徊。此再思之意也。

不惟是也,藝莲者护其风霜,防其雨露,剪其荆棘,培其本枝。今六郎恩幸无比而群臣若元忠者,非其荆棘乎,则窜之,如易之者;非其枝叶乎,则宠之。赐以翠裘,恐露陨而莲房冷也;傅以朱粉,恐露落而莲衣褪也,此再思之意也。

不惟是也,枝有连理,花有并头。以六郎之美,莲且不及,宜后之缠绵固结而不可解矣。是故九月梨花,后以为瑞也,再思则以九月之梨,不若六郎之莲;“百花连夜发,莫待晓风吹”,后以为乐也,再思则以百花之奇,不若一莲之艳;“不信比来常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后以为悲也,再思则以落花常在伴,而石榴可无泪。极而言之,桃李子之丕基可夺也,六郎之恩宠,必不可一日而夺;黄台瓜之天性可伤也,六郎之情好,必不可一言而伤。使后与昌宗,如茑萝相附,如葭莩相依,如藕与丝之不断,夫然后惬再思之意乎?甚矣其谄也!

嗟乎!“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刺士女之淫奔也;“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刺公族之淫奔也;“墙有茨,不可扫也;中碕之言,不可道也”,刺国母之淫奔也。况武氏以天下之母,下宠昌宗,污秽淫碦,无复人礼。此尤诗人所痛心,志士所扼腕也。是故对御而褫之,有如植桃李之怀英矣;置狱而讯之,有如赋梅花之广平矣;始许而终拒之,有如蓬生麻中之张说矣。此皆所谓正人如松柏也。若再思者,所谓小人如藤萝也。己面似高丽,则高丽之;人面似莲花,则莲花之;不知五王之兵一入,二竖之首随悬,一时凶党,如败荷残芰,零落无馀;而池沼中之莲花自若也,尚安得六郎之面,与之相映而红哉?

嗟乎!福生有基,祸生有阶。唐之先高祖私其君之妃,太宗嬖其弟之妇,高宗纳其父之妾,闺门无礼,内外化之,是故人臣亦得以母后;而当时谄谀之子如再思者,若以为礼,固宜也。一传而韦氏,三思其莲花矣;再传而杨氏,禄山其莲花矣。蓬莱别殿,化为聚之场;花萼深宫,竟作鹑奔之所。而题诗红叶者,且以为美谈矣。此皆创业垂统之所致也,于武氏何尤?于昌宗何尤?于再思何尤?

◎竹斋记
草木花果之以人为喻者甚多,若松称大夫,桂子称仙友,牡丹称王,海棠称为神仙,兰草称虞美人,龙眼称为荔枝之奴,惟竹称君子。

世之王公大人,朋友异人,神仙仆隶,其笃厚淳悫者固多。至若暴戾残慝,诡怪颛蒙者,中亦不少。若一律而求为君子所归,岂可得也。然而上自王公,下逮仆隶,其中人品,千态万状。其见君子,则必敬必信,以其笃厚淳悫,而不暴戾残慝、诡怪颛蒙我也。虽辄以王公大人之势,要以朋友之信义,眩之以神仙之奇瑰诡怪、粉白黛黑,亲之以异人之姿,执之以仆隶之劳,皆不可得敬之信之如君子者,则人何患而不为君子?岂若花果草木之生质,有一定之限而不可变者,人固不若是也。

歙之吴君明道,字存功,别号竹斋,君子人也,丐余记斋。余谓存功其知以笃厚淳悫自处,而远去夫暴戾残慝、诡怪颛蒙者欤?何不以松桂花草颜其斋,而特以竹?将见人之敬信,自王公大人以及乎仆隶无有间然者。吾尝闻野人之说曰:“门内有君子,门外有君子。”至存功与竹,迭为宾主,皆号君子,门内门外之辨,随时而定,此非所能知。若其自信以从君子之所归,则断然矣。余故为之记。

◎菊隐记
君子之处世,不显则隐,隐显则异,而其存心济物,则未有不同者。苟无济物之心,而泛然杂处于隐显之间,其不足为世之轻重也必然矣。君子处世而不足为世人轻重,是与草木等耳。草木有可以济物者,世犹见重,称为君子;而无济物之心,则又草木之不若也。为君子者,何忍自处于不若草木之地哉?吾于此,重为君子之羞。草木与人,相去万万,而又不若之,则虽显者,亦不足贵,况隐于山林邱壑之中耶?

吾友朱君大泾,世精疡医,存心济物,而自号曰“菊隐”。菊之为物,草木中之最微者,隐又君子,没世无称之名。朱君,君子也,存心济物,其功甚大,其名甚著,固非所谓泛然杂处于隐显之中者,而乃以草木之微,与君子没世无称之名以自名,其心何耶?盖菊乃寿人之草,南阳甘谷之事验之矣,其生必于荒岭郊野之中,唯隐者得与之近,显贵者或时月一见之而已矣。而医亦寿人之道,必资草木以行其术,然非高蹈之士,不能精而明之也。是朱君因菊以隐者。

若称曰:“吾因菊而显。”又曰:“吾足以显夫菊,适以为菊之累,又何隐显之可较云?”余又窃自谓曰:“朱君于余,友也。君隐于菊,而余也隐于酒。对菊命酒,世必有知陶渊明、刘伯伦者矣。”因绘为图,而并记之。

◎《作诗三法》序
诗有三法,章、句、字也。三者为法,又各有三。章之为法:一曰“气韵宏壮”;二曰“意思精到”;三曰“词旨高古”。词以写意,意以达气;气壮则思精,思精则词古,而章句备矣。为句之法,在模写,在锻炼,在剪裁。立议论以序一事,随声容以状一物,因游以写一景。模写之欲如传神,必得其似;锻炼之欲如制药,必极其精;剪裁之欲如缝衣,必称其体,是为句法。而用字之法,实行乎其中。妆点之如舞人,润色之如画工,变化之如神仙。字以成句,句以成章,为诗之法尽矣。吾故曰:诗之为法有三,曰章、句、字;而章句字之法,又各有三也。闲读诗,列章法于其题下;又摘其句,以句法字法标之。尽画虎之用心,而破碎灭裂之罪,不可免矣。观者幸恕其无知,而谅其愚蒙也。

◎与文徵明书
寅白徵明君卿:窃尝听之,累吁可以当泣,痛言可以譬哀。故姜氏叹于室,而坚城为之隳堞;荆轲议于朝,而壮士为之征剑。良以情之所感,木石动容;而事之所激,生有不顾也。昔每论此,废书而叹;不意今者,事集于仆。哀哉,哀哉!此亦命矣!俯首自分,死丧无日,括囊泣血,群于鸟兽。而吾卿犹以英雄期仆,忘其罪累,殷勤教督,罄竭怀素。缺然不报,是马迁之志,不达于任侯;少卿之心,不信于苏季也。

计仆少年,居身屠酤,鼓刀涤血。获奉吾卿周旋。颉颃婆娑,皆欲以功名命世。不幸多故,哀乱相寻,父母妻子,蹑踵而没,丧车屡驾,黄口嗷嗷,加仆之跌宕无羁,不问生产,何有何亡,付之谈笑。鸣琴在室,坐客常满,而亦能慷慨然诺,周人之急。尝自谓布衣之侠,私甚厚鲁连先生与朱家二人,为其言足以抗世,而惠足以庇人,愿赉门下一卒,而悼世之不赏此士也。芜秽日积,门户衰废,柴车索带,遂及蓝缕。犹幸藉朋友之资,乡曲之誉,公卿吹嘘,援枯就生,起骨加肉,猥以微名,冒东南文士之上。方斯时也,荐绅交游,举手相庆,将谓仆滥文笔之纵横,执谈论之户辙。歧舌而赞,并口而称。墙高基下,遂为祸的。侧目在旁,而仆不知;从容晏笑,已在虎口。庭无繁桑,贝锦百匹;谗舌万丈,飞章交加。至于天子震赫,召捕诏狱。身贯三木,卒吏如虎,举头抢地,泗横集,而后昆山焚如,玉石皆毁;下流难处,众恶所归。缋丝成网罗,狼众乃食人,马碖切白玉,三言变慈母。海内遂以寅为不齿之士,握拳张胆,若赴仇敌。知与不知,毕指而唾,辱亦甚矣!整冠李下,掇墨甑中,仆虽聋盲,亦知罪也。当衡者哀怜其穷,点检旧章,责为部邮。将使积劳补过,循资干禄。而蘧戚施。俯仰异态;士也可杀,不能再辱。

嗟乎吾卿!仆幸同心于执事者,于兹十五年矣!锦带县髦,迨于今日,沥胆濯肝,明何尝负朋友?幽何尝畏鬼神?兹所经由,惨毒万状。眉目改观,愧色满面。衣焦不可伸,履缺不可纳。僮奴据案,夫妻反目;旧有狞狗,当户而噬。反视室中,瓯破缺;衣履之外,靡有长物。西风鸣枯,萧然羁客;嗟嗟咄咄,计无所出。将春掇桑椹,秋有橡实,馀者不迨,则寄口浮屠,日愿一餐,盖不谋其夕也。吁欷乎哉!如此而不自引决,抱石就木者,良自怨恨,筋骨柔脆,不能挽强执锐,揽荆吴之士,剑客大侠,独当一队,为国家出死命,使功劳可以纪录。乃徒以区区研摩刻削之材,而欲周济世间,又遭不幸,原田无岁,祸与命期,抱毁负谤,罪大罚小,不胜其贺矣!

窃窥古人,墨翟拘囚,乃有薄丧;孙子失足,爰著兵法;马迁腐戮,《史记》百篇;贾生流放,文词卓落。不自揆测,愿丽其后,以合孔氏不以人废言之志。亦将碨括旧闻,总疏百氏,叙述十经,翱翔蕴奥,以成一家之言。传之好事,托之高山,没身而后,有甘鲍鱼之腥而忘其臭者,传诵其言,探察其心,必将为之抚缶命酒,击节而歌呜呜也。

嗟哉吾卿!男子阖棺事始定,视吾舌存否也?仆素佚侠,不能及德,欲振谋策,操低昂,功且废矣。若不托笔札以自见,将何成哉?辟若蜉蝣,衣裳楚楚,身虽不久,为人所怜。仆一日得完首领,就柏下见先君子,使后世亦知有唐生者。岁月不久,人命飞霜,何能自戮尘中?屈身低眉,以窃衣食,使朋友谓仆何使?后世谓唐生何?素自轻富贵犹飞毛,今而若此,是不信于朋友也。寒暑代迁,裘葛可继,饱则夷犹,饥乃乞食,岂不伟哉?黄鹄举矣,骅骝奋矣!吾卿岂忧恋栈豆,吓腐鼠邪?此外无他谈,但吾弟弱,不任门户,傍无伯叔,衣食空绝,必为流莩。仆素论交者,皆负节义。幸捐狗马馀食,使不绝唐氏之祀。则区区之怀,安矣,乐矣,尚复何哉!唯吾卿察之。

唐伯虎年谱简编
明宪宗成化六年庚寅(1470),一岁
二月初四,唐寅生于苏州吴县阊门内吴趋里皋桥。因生于庚寅岁,故名寅,初字伯虎,更字子畏,号六如。父广德,业贾,母邱氏。
时年沈周四十四岁,吴宽三十六岁,朱存理二十七岁,文林二十六岁,王鏖二十一岁,梁储二十岁,曹凤十四岁,杨循吉十三岁,都穆十二岁,祝允明十一岁。
十一月初六日,文徵明生。

成化八年壬辰(1472),三岁
文林举吴宽榜进士,授永嘉知县。林字宗儒,长洲人。子即徵明。宽亦长洲人。字原博,号匏庵,本年会试廷试第一。成、弘间,以文章德行负天下重望。

明成化九年癸巳(1473),四岁
江阴徐经生。

成化十年甲午(1474),五岁
王鏖乡试第一。鏖字济之,号守溪,吴县人。

成化十一年乙未(1475),六岁
王鏖会试第一,廷试第三,授翰林院编修。

成化十二年丙申(1476),七岁
弟申生。申字子重。

成化十四年戊戌(1478),九岁
从师习举业。

成化十五年己亥(1479),十岁
文林以丁忧返吴。徐祯卿生。

成化十八年壬寅(1482),十三岁
闭门读书,不交一友。
文林起复,知博平县,子徵明随侍。徵明初名璧,字徵明。后以字行,更字徵仲,号衡山。为人和而介,工诗文书画。

成化十九年癸卯(1483),十四岁 于祝允明定交约在本年。允明字希哲,号枝山,长洲人。文章有奇气,尤工书法。好酒色六博,不修行检。

成化二十年甲辰(1484),十五岁 杨循吉举进士,授礼部主事。循吉字君谦,号南峰,吴县人。

成化二十一年乙巳(1485),十六岁
入县学为生员。交友文徵明,并常陪其父文林游宴

成化二十二年丙午(1486),十七岁
为府学生员,与张灵交友。灵字梦晋。文思敏捷,善画,人物高远。嗜酒傲物。
文徵明随父文林至滁州太仆寺任。

成化二十三年丁未(1487),十八岁
曾与祝允明题沈周为王碢画壑舟园图。碢,王鏊从兄,不仕。

明孝宗弘治元年戊申(1488),十九岁
与徐延瑞之次女完婚。

文徵明返吴,入长洲县学为生员。 弘治二年己酉(1489),二十岁
与文徵明、祝允明、都穆倡为古文辞。宜兴杭濂亦来共游。穆,吴县人。字元敬,好学不倦,善为文。濂字道卿,工诗文。

弘治三年庚戌(1490),二十一岁
读书作画,有《对竹图》曾题周臣听秋图卷。臣字舜卿,号东村,吴县人。工山水。寅初从之学画。后名盛,求者众,颇假臣手。
应朱存理嘱,录所作送春诗于沈周画扬花卷中。存理字性甫,号野航,长洲人。笃学,以课徒为业。周字启南,号石田,长洲相城人。世以高隐称。诗文书画为世所重。文徵明以省父去滁州。

弘治四年辛亥(1491),二十二岁
念文徵明甚,作诗以寄,徵明有答。
撰刘嘉育墓志铭。嘉育字协中,吴人。能诗。与寅及文徵明为挚友。子稚孙,后娶徵明兄女。
秋,文徵明自滁返里。

弘治五年壬子(1492),二十三岁
文林自南京太仆寺丞移病归。每因寅之请谒,规其过失,不少假借。爱其才艺,不厌说项。盖所从往还如祝允明、钱同爱辈皆流连声色,惟文徵明独能自外。然情尚不同,而交情不替。同爱字孔周,长洲人。博学工文,好结纳,喜蓄书。
二月既望,为王观画款鹤图。观字帏碔,号款鹤,长洲人,善医。 秋,祝允明举于乡。

弘治六年癸丑(1493),二十四岁
时父广德已先卒,母、妻及子相继而逝。 撰沈隐君墓碣文。隐君名诚,长洲老儒。以教读为生。 秋,文徵明至江浦从庄昶学,冬归。昶嗜古博学,世称定山先生。

弘治七年甲寅(1494),二十五岁
感时伤遇,作《昭恤赋》。
正月,撰秦裕伯像赞。裕伯字景容,大名人。博辩善论说。元末官福建行省郎中。国初徵授侍读学士,出知陇州,卒于任。
与徐祯卿定交。祯卿字昌国,吴县人。貌寝,性颖利,家无蓄书,而无所不通。寅荐之沈周,杨循吉,由是知名。以与祝允明、唐寅、文徵明号“吴中四才子”。所撰新倩籍,首为唐寅,次文徵明云。
有《白发诗》,文林有和作。
时寅颇嗜声色,文徵明有秋夜怀唐寅及简唐寅诗。诗有“人语渐微孤笛起,玉郎何处拥婵娟”及“高楼大叫秋觞月,深幄微酣夜拥花”句。
撰《吴东妻周令人墓志铭》及《徐君墓志铭》。吴东,文徵明妻兄。徐君,直隶(今河北省)永年人,读书不仕。
都穆在无锡华昶家教读。昶字文光。
王宠生。

弘治八年乙卯(1495),二十六岁
秋,文徵明来访,二人商酌画法,皆推李蚫古画为初学楷模。
深秋,登鹦鹉皋岑,玩桂香亭畔。
十二月,邢参、文徵明等来皋桥,观所藏书。
作《桂香亭》图并题、《许天赐妻高氏墓志铭》。

弘治九年丙辰(1496),二十七岁
不事举业,祝允明劝之,乃闭门读书。
祈梦于九鲤湖,梦有人赠墨一担。
画《俞节妇刺目图》约在本年。写《广志赋暨连珠》数十首,撰《上吴天官书》、《中州览胜序》。

弘治十年丁巳(1497),二十八岁
因与张灵行为放狂,科考皆下第,经苏州知府曹凤立荐,黜灵而寅得隶名末。

弘治十一年戊午(1498),二十九岁
春,应杨循吉邀请,与沈周、韩襄、朱存理、徐祯卿等在虎丘为文林赴温州任饯行。有诗文相赠。
秋,与文徵明同试应天,约在此时与顾相识。
乡试,座主洗马梁储校寅卷,奇之,谓:“解元在此矣。”遂中第一。梁储还期,以唐寅文示学士程敏政,敏政亦奇之。
撰《送文温州序》、《金粉福地赋》、《领解后谢主司》。
冬,与徐经同入京城会试。

弘治十二年己未(1499),三十岁
正月,上元日于京城看鳌山灯有诗。
因科场舞弊案被累下狱。后被黜为浙藩吏,耻不就。
秋归里,继室与唐寅反目。
十一月二十七日,撰文具仪往祭文林。

弘治十三年庚申(1500),三十一岁
因故休去继室。致文徵明书,历叙款曲,告以欲远游东南,以弟申为托。 秋有诗寄文徵明,徵明次韵有“用世以销横槊气,谋身未辨买山钱”句。时唐寅有治别业之意。

弘治十四年辛酉(1501),三十二岁
远游闽浙赣湘等省,在九鲤祈梦,梦仙人授墨。

弘治十五年壬戌(1502),三十三岁
倦游归里,得疾,愈后整理旧籍。文徵明有月夜怀念诗,有“若非纵酒应成病,除却梳头即是僧”句。

弘治十六年癸亥(1503),三十四岁
与弟子重异炊分食。文徵明规劝之,有《答文徵明书》。
治圃于屋北桃花坞,中植桃树。
撰《潘孺人任氏墓志铭》。

弘治十七年甲子(1504),三十五岁
二月,与祝允明、文徵明游东禅寺。寺僧天玑能诗,与寅等往来唱和。寺有红豆树一棵,寅与沈周、文徵明常于花时修文酒之会。
与蔡羽、文徵明、徐祯卿放舟虎丘。
春,沈周作落花诗十首,寅作和诗三十首。四月,画坐临溪阁图赠姚丞。

弘治十八年乙丑(1505),三十六岁
游齐云山有诗并联句。
二月,画南游图卷赠琴师杨季静往金陵。三月,桃花坞小圃桃花盛开,作桃花庵歌。十月八日,题沈周《匡山新霁图》。十一月十日,陪王鏊等游虎丘,题名剑池石壁。十二月上旬作《寒林高士图》。

明武宗正德元年丙寅(1506),三十七岁
再赴九仙山祈梦,梦有人示以“中吕”二字,不解其意。
正月,画张果老像。春,画兰亭图。谷雨日,行书所作七言排律一首。四月,作《出山图》赠王鏊,时鏊以吏部左侍郎召入京。五月四日,画《关山行旅图》。九月,有《兵胜雨晴》诗。

正德二年丁卯(1507),三十八岁
桃花坞小圃中次第筑桃花庵、梦墨亭、学圃堂、寤歌斋等约在此年前后。桃花庵初成,与沈周等小集同赋。
徐经卒,年三十五岁。

正德三年戊辰(1508),三十九岁
正月灯夕,访蠡乱,留宿数日,作图并诗。二月十六日,画杏花草阁图。三月十日,与文徵明等同集竹堂寺。与文徵明各有图。春,画《许由挂瓢图》。四月,画《骤雨图》并题。六月,侄长民殇。九月葬,为撰墓志。八月,有诗及画送戴昭还休宁。秋,画《夏山欲雨》卷。又画《板桥曳杖》及《绝壁流泉》两扇面。

正德四年己巳(1509),四十岁
有答文徵明元旦诗。
于桃花庵作《四十自寿》诗及图。
二月,应谭维时请,画《槐阴高士图》寿其岳父。三月,祝允明为王闻撰《存菊解》于文徵明画存菊图卷后,寅亦有诗。四月,补《竹炉图》。八月二日,沈周卒,年八十三。九月十五日,往吊沈周之丧。二十日,与陈良器观陈颐画《盆石菖蒲图》,因题。

正德五年庚午(1510),四十一岁
至吴江史氏,阅所藏画数日,归而追忆为图十一幅,四月二十五日题而赠之史德弘。
夏,仿李唐作山水。秋,作画《寿黄古溪》并题。
为王献臣作《西畴图》。

正德六年辛未(1511),四十二岁
有《竹堂寺看梅和王鏊韵》七绝诗,即书于所作墨梅图上。
四月二十二日,仿宋人设色作《斗茶图》。
模宋陈居中临唐人画崔莺莺像并题《过秦楼》词。
与文徵明等追和孙一元夜泛石湖诗。
题姚广孝画墨竹。
十二月,画《赏梅图》并题。

正德七年壬申(1512),四十三岁
正月,与王鏊及鏊子延陵等观吴王墓门于虎丘剑池,题名石壁。五月十五,赋七律一首,饯日本彦一郎还国。中秋,于韩君束斋为题倪瓒画册。九月,画《山静日长》图册。十月,王鏊来访,有赠诗,时梅花一树将放,诗及之。是年,宁王朱宸濠来聘。

正德八年癸酉(1513),四十四岁
三月,画《山静日长》图十幅。四月二十六日,为张冲化云槎兔。又曾为冲父画《宾鹤图》。五月,画《倦绣图》并题。

正德九年甲戌(1514),四十五岁
三月,与刘等观文徵明画扇皆有题。四月,陈淳画花石扇,寅与祝允明等皆有题。重阳日,在梦墨亭为丁文祥撰三也罢说,祝允明为撰记。
曾应宁王之聘到南昌。撰《许牲阳铁柱记》、《荷莲桥记》。

正德十年乙亥(1515),四十六岁
在江西宁邸,见宸濠所为多不法,知其必反,乃佯狂自处。宸濠使人馈物,寅裸形箕踞讥诃。使者以告,遂遣之归。
二月中旬,游锦峰上人山房,为画梅枝。三月中旬回吴。

正德十一年丙子(1516),四十七岁
书近作诗赠吴县知县李经,又为画山水并题。
常州知县高第来访,失于迎迓,赋诗以谢。
重阳日,文徵明等来集桃花坞。
作《长洲高明府过访诗》、《送徐朝咨归金华序》、《吴德润夫妇墓表》。

正德十二年丁丑(1517),四十八岁
清明日,追和倪瓒江南春并书。三月,于梦墨亭作画并题。夏,避暑石湖,临李公麟《饮仙图》并书《饮中八仙歌》,祝允明题。八月,于学圃堂画《秋树豆藤图》。十一月十五日,夜宿广福寺有诗。
题文徵明赠杨进卿飞鸿雪迹图。
有送吴县知县李经诗。

正德十三年戊寅(1518),四十九岁
二月社日,为徐子芳画所撰秋庭记。春,与昆山郑若庸等至丹阳,与孙育同修禊。四月中旬,于丹阳孙氏七峰精舍画《丹阳景图》,并题七绝八首。八月十四夜,梦草制一联,又有梦下科场诗。
作《吴孺人墓铭》。

正德十四年己卯(1519),五十岁
有《五十自寿诗》。
制七律一首及柱国少傅守乱先生七十寿叙以寿王鏊。
正月,绘《琵琶行图》,后三年文徵明书琵琶行诗于上。三月画寻梅图扇面及唐人诗意画轴。春,画荷净纳凉扇面及山水卷并题。中秋,无锡华云邀过剑光阁玩月,诗酒盘桓月馀,为约略山静日长一则为十二幅,三月始毕。秋,作《会琴图》并题。
为西洲作画,即录《五十自寿》诗于上。又书《漫兴等诗八首》以赠。
沈德徵、郁子江、顾延茂置酒禅寺招饮,赋诗以谢。
有送王守赴京会试诗。
此年四月,宁王朱宸濠举兵。王守仁败擒之。

正德十五年庚辰(1520),五十一岁
二月,画《采莲图》。三月,画《吹箫仕女图》。四月十六日,泊舟梁溪,为心菊书《水龙吟》二首。五月,于学圃堂画黑牡丹。七月十六日画《溪桥听笛图》于桃花庵。八月画《落花图》并《落花诗》。秋,设色画蕉石扇面。十月二十日,画古梅数枝并题。冬,书旧作七绝二首于寤歌斋。

正德十六年辛巳(1521),五十二岁
修禊日,于学圃堂画归牧图扇面。
三月,画《观杏图》。又画《携琴访友图》卷。春,画《菖蒲寿石图》。夏,结夏福济院,作画并赋诗遣兴。八月,在文徵明家,于玉磬山房画《潇湘八景》册。又于梦墨亭作《品茶图》卷。重阳日,为张诗画竹于扇。九月,画《松涛云影图》并题。秋,戏画鸡。冬,在桃花庵画雪景扇并题。

明世宗嘉靖元年壬午(1522),五十三岁 元旦,有诗。正月,书《一年歌》及《人日试笔》诗于扇。另画墨竹于另一面并题。又,作奇峰古木图。清明,行书落花、漫兴等诗卷。三月,于寤歌斋画梅鹤扇面。四月,王宠来访,为书五柳先生传于所藏赵孟画陶潜像上。寅自有跋并书签。八月十六日,撰《治平寺造竹亭疏》。重阳后,画松林书屋扇面。十月于学圃堂画竹林七贤图扇面。
送吴县知县刘辅宜调知沛县诗。

嘉靖二年癸未(1523),五十四岁
元旦,有诗。春,向王延借阅沈周三画,与文徵明各有跋。春小病,四月病起。四月十六日,画锺进士像于桃花庵。六月,画松林讲道扇面。中秋,于学圃堂摹杜堇绝代名姝十幅,评论作跋。十月,跋刘松年层峦晚兴图卷。
行书七律二十一首赠姚舜咨。
撰陈孝子歌,颂元季孝子陈立兴事,已赋百四十六句。后钱贵补五十四句。
往访王鏊山中,见壁间揭苏轼书满庭芳词,下有“中吕”二字。惊而颂其词,有“百年强半,来日苦无多”句,默然归。
十二月初二日以病卒。卒前取绢一幅,书绝命辞七绝一首,掷笔而逝。葬横塘王家村。祝允明撰墓志铭。继妻沈氏,生女一,许字王国士。

附注:本年谱主要参考周道振、张月尊先生的《唐伯虎全集辑校》(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06年版)中的唐伯虎年表,结合冉云飞先生的《唐伯虎全集白话全译》(巴蜀书社1995年版)中的唐伯虎年谱编写而成,在此谨致诚挚的谢意。

(王早娟 解评 著)
(山西古籍出版社)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徐庆星 125.113.54.0     2021/2/13 8:45:54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诗作。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