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诗人诗选 | 河北女诗人篇


2022-07-22 10:48:29  myyy  所属诗集  阅读195

00个   

来源:女诗人诗选公众号

《中国女诗人诗选》,施施然(袁诗萍)主编,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河北篇 21位女诗人作品







春天的感恩

李南

谢谢春雨
替干渴了一冬的麦地向你鞠躬。

谢谢蚯蚓
从惊蛰那天开始劳作。

一列高铁从华北平原划过
一群燕子给天空泼下几道水墨。

谢谢你脖颈上的小痦子
复原了我儿时的记忆。

谢谢陈年的稻米
帮我们撑过了疫期的惶恐。

杨花落满街道
柳絮乱飞,宣告一个季节抵达。

谢谢人类给予我矛盾教育
他们有时结缘,有时又反目成仇。

谢谢恩典无边的上帝
让我在地上受苦,并做着甜美的事情。

李南,1964年出生于青海。1983年开始写诗,出版诗集几种。作品被收入国内外多种选本。现居河北石家庄市。









爆破音

胡茗茗



云层里的鼓点一阵紧过一阵

这是十一月的北方,墓园里的麻雀

正啄食地缝上的积水

左右都是荒凉,我拾阶而上

落叶比我更急于到达父亲的新坟



腿一软,我低低叫了一声:爸爸

又大声地叫,认认真真地叫

胸口碎大石般地叫

真过瘾啊



一声婴儿一样的爆破音

如今已找不到出口,除非在墓园

上唇碰触下唇。一列火车

从山谷呼啸而过,剩下的

全是沉默



胡茗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诗人,编剧,曾参加《诗刊》社第二十三届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二届高研班。








春天在长高

施施然



春天在生长。一寸一寸地

长高,长绿

变野。昨夜又下了一场透雨

自由主义的蘑菇

从湿泥里露出额头



小表妹就蹲在屋檐下。那里

刚收起雨滴不规则的虚线

燕子空悬的小步舞中,光在膨胀

散发牛乳味道的梦中醒来的

蝉蛹的她,蝴蝶的你



而油菜花,是最伟大的赞美者

也是奔跑者——

它怀抱一亿吨金黄

踏在春天的起跑器上



施施然,本名袁诗萍,诗人,画家,主编《中国女诗人诗选》,中国作协会员,诗作译为多国语言发表,著有诗集《隐身飞行》等5部。









野橡子

唐小米



落在山路上的野橡子

如果我不捡

松鼠会捡

如果松鼠不捡

风会捡

风会把它们扔下山道

长成一棵棵野橡树



如果它们滚到别处

就会在别处长成一棵棵野橡树

如果不小心弄丢了它

我心里

就会长出一棵野橡树



唐小米,中国作协会员,作品见《诗刊》《十月》等刊。





图片

桑德罗.特劳蒂作品







火花

艾蔻



我曾描写大量黑暗

只为摄取它——火花

一个闪念般的存在

令人惊叹

黑暗中,火花为我惋惜



火花的形状

让我想起了海鸥

却猜不出二者的关系

我只知道海鸥

它们跟随白色邮轮飞行

张开嘴巴

发出阵阵干呕



海鸥高高低低地飞着

还要飞很久

因为存在时差

火花看不见海鸥

这种悲伤,令我想去

更多的地方

那些风尘仆仆拖着行李的人

我多渴望

他们也将我一并带走



艾蔻,80后诗人,出版诗集《有的玩具生来就要被歌颂》《亮光歌舞团》









我爱长寿花的充分理由

王秀云



这是不轻易自我放弃的花



水少一点,阳光不够及时

暑热或者北风突然来袭……

这些意外足以让海棠和老梅凋落



马尔克斯湖畔,年年见证北纬38度荣枯

长寿花邀约的明月升起又落下

那些容易被摧毁的花瓣遗忘了自我



除了时间,没有什么能动摇长寿花的信仰

她爱自己,爱自己所爱的事物

为了恪守自爱的那一部分

她会忍着疼痛,放弃不爱的另一部分



王秀云,60后诗人。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22届高研班学员。出版有长篇小说《出局》、中短篇小说集《钻石时代》等。









人脉

幽燕



这一脉上下五千年,脉象芜杂,浮,滑数

有暗道、关卡,骨连着筋,筋游走肌理

腰痛间或眩晕,老中医摸起来莫衷一是



推杯换盏,酒肉穿肠过

小兽与虎共谋一张蜘蛛的网

亮面的寒暄和暗处的算计

就看谁能见招拆招,左右逢源

打通任督二脉



多少肉身想凭此生出翅膀,

所谓的鸿鹄之志,扶摇直上三千尺

在人间这盘迷局中

一而再地寻找出口,打磨钥匙

以至于锁孔们也在沉思

叮叮当当的一串开锁钥匙中

这把到底有多重要?



幽燕,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文学院签约作家,出版诗集《诗的毒》《脸盲症》。入选河北文学榜诗歌榜。









黑色的声音

梁文昆



我爱黑色,也爱声音

当它们完美结合时

世上的寂静

更深了

我的爱开始剧烈

善良的鸟儿

忠实的水滴,小心翼翼的

一阵风

误闯的沙......

深陷其中,捆绑着

我们的诚实

再没有比此刻,更爱了。

颤抖,像褶皱

像微光,像



鱼一样从身体里游出。

我向你捧出自己。



梁文昆,曾用笔名红莲 ,诗人,70后,现居石家庄。2014年出版诗集《平衡艺术》(作家出版社)。









我喜欢的事都在你身上

青小衣



我喜欢的事都在你身上。昨天做过的

明天还要做。都在你身上



我从你身上找出来,一件件缓慢地

又突然加快了速度。我红着嘴唇做



也红着眼睛做,像灰烬和尘埃互相拯救

我喜欢的事都重复在你身上



峰峦又把影子投在自己怀里

黑夜如高墙,我喜欢的事都在你身上



青小衣,作品见于《人民文学》《诗刊》等,已出版三部诗集。





图片

桑德罗.特劳蒂作品







一场大雪

马兰



这奔赴,无声而浩荡

无数的勇士用身躯铺平了来路和去路

与恩人诀别,与仇人决战

花落处——

一切都已结束



一个人走在大雪中

仰起脸,读天地间这封长长的信

满脸泪痕

——一切还未曾开始



天下大白

雪人在大雪中合掌——

把羊群赶到最绿的草地上



马兰,河北衡水人,有作品刊发《诗刊》《星星》等。









8月6日,酒

梅驿



走了这么远,脚下踩了这么多露水

世界也并末得到安静

围着篝火跳舞的人更像在朝拜月亮

喝酒的人群里,没有我的爱人



而刚喝下的那碗酒,让我有勇气说出悲伤:

听着,当月亮照到第二个山岗上,

那月亮便是我的

我不要第一个

第一个留给献我哈达的人

他需要在心里完成剩余的神圣

也别想给我第三个

关于孤独,没有人比今晚的月亮知道得更多



为这一刻,我早已准备了毕生的泪水



梅驿,作家,诗人。诗歌见《诗刊》《星星》等。









4月19日夜,在原平电力大酒店

田耘



手中的诗歌和内心的火焰,是他们的

接头暗号,这些来自中国地图各个缝隙的

医生、教授、局长、编辑、自由职业者

在一个叫韩玉光的山西诗人召唤下

以诗歌手艺人的身份围坐在四张圆桌前



局长与个体户把酒言欢,大学教授向小学教师

虚心请教着分行技艺,多好;

“一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庞培的歌铺展出

草原的绿和远方的远,大卫激动的手掌

快要将桌子拍碎,多好;

“爬山越岭我寻你来呀,啊格呀呀呔”

热情的山西诗人全变成民歌高手,多好

石家庄的诗歌女神施施然和诗歌女汉子田耘

将要在423房间共度两个难忘的诗歌之夜,多好



我们还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汉语,多好

我们还有无穷无尽的诗和远方,多好



田耘,中国作协会员,著有诗集三部,发表作品数百万字。









我看到无数次说过的山坡

薛梅



风车在旋转,时而缓慢,时而急速

这完全取决于风的方向

这是它宿命的一生

像一个人的内心,执拗,忠实,隐忍



大多时候,风车在山坡上缓慢地眺望

它看到野草花开得正旺

一群白云赶着一群白云在走

它只能孤独地蜷缩在叶片上相思



没有人知道,风车的骨缝里生长着刀锋

是风将它打磨得更有力量

它可以风暴般地点亮每一盏灯

让漆黑的夜瞬间光明



这是我的故乡木兰围场的一处风景

我熟悉那些草木下的春情

冰河的潮涌

都踏着风车的节奏,缓慢,却永不停步



薛梅,满族。中国作协会员,河北民族师范学院教授。









秋天不挽留任何一片该落的叶子

薛茫茫



秋风,把柿子树的每一片叶子

都吹落

只留下金黄的灯笼柿

在干净的枝上,挂着



像满树的萤火虫,接受了新的使命

生怕着,月亮随秋风

渐渐走远了。她们要

递一层莹莹的光

给栖在草窠里的金铃子一点微亮



当人们把红薯,土豆,花生

从土里拔出来

大地的心

就空了

忧郁的眼神开始向高处寻觅



那些叶子,是远离故乡的游子

从泥土里出发,循着太阳的光芒

把火热的青春

献给了蓬勃和葱郁



秋天,不挽留

任何一片该落的叶子

因为他早已看见

大地深处,张着一双

青筋暴露的手掌



薛茫茫,石家庄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太行文学》执行主编。在报刊发表诗歌作品多首,著有诗集《雪野》等。





图片

桑德罗.特劳蒂作品







江湖

苏小青



江湖不如茶壶

庙宇不如诗书

此生无意争执位子,自在山云

随性洋流,我梦中所求



春日听琴,嫩绿孵化一切颜色

冬日倚床,寂寞声来自风的慨叹

这些扩张到无边的实在

加剧我对幻象的憧憬



因此摄影,书法,绘图,摆动玩具熊

都归于虚无的事业

因此捕捉流星,采撷花瓣,收藏雨水

可以更好地负责生命



孤独冷却我什么,我便强韧

光影暗示我什么,我便敏锐

刀客馈赠我什么,我便自省

山水教育我什么,我便形成



苏小青,籍贯广东省潮州,居住石家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空心人
张沫末

终于舞不动了,便画地为牢
放下心头的器械
尘世的牙齿纷纷坠落

住过百灵和风信子的旷野
也住过猫头鹰与秕谷
它们相错而生
隔着日月,和数不尽的苍耳

那些流言一样的苍耳
整个冬天都摘不完
只有等到东风起
甩一甩衣衫
尘埃,秕谷,密密麻的针刺
便统统掉了

在风的背后
只剩空心人
坐等又一场麦黄

张沫末,70后诗人,天津作协文学院签约作家,张家口市作协副主席。









常常想起黑格尔

梧桐雨梦



到处是野草 到处是野草

也不能改变 悲鸣者的命运

是你的躲闪绕过了我 我的力量有限

比之野草 多了隐忍和沧桑



有时 我干脆让位给

团结起来的野草们 任凭他们

招摇着从我身边经过 他们

疯狂的绿着 像不可避免的

行走或浩劫



绿可以产下绿 而哲学不能

最好是一本德文版的 黑格尔原著

让绿 变成绝对唯心主义

而你的肉身 不会离经叛道

我也不会



梧桐雨梦,河北省作协会员。有诗歌发表在《诗刊》等多种报刊杂志及选本,获得多种奖项。出版诗集两部。









今生最该去的地方

晨阳



多么踏实。像回家

比想象的更适合住下来

灵魂穿上睡衣

将身边柔软的女人唤作亲爱的



语言的羊群冲出栅栏

遇上绿草丰美

任性啊!我的原野

想多富饶就多富饶

想多肥硕就多肥硕



你说一片叶子的绿,它就绿的毫无遮拦

你说一粒炭火的灼,它就灼的欲死欲生

幸亏相遇。人生的美啊才能独享

在今生最该去的地方找到归宿

向日月要了这天然的好山水



可以很长可以很短,可以浓缩成

一粒返老还童的丹药

可以铺设为一句非说不可的话

就在其间。把握住的好和把握不住的好

都使我们忘记身世

在人神之间来回变换



神性的光使灰暗的人亮出了色彩

从窗口望出去

蓝色海洋淹没了天空

一切都那么真实存在

自由的羊群啊!快快奔跑

去河边饮水,去山丘采菊

它们跑到天边去

不要唤它们回来



晨阳,原名谷晓军,诗歌见多种报刊。









银行到点就关门

高英英



银行到点就关门

然后我们就一边轧账

一边大声说话

消解一天的疲倦



那个穿白色上衣的瘦老头

几个月都没来了

还真是 时间长了你就会明白

好久没来可能就不会来了



系统里增加了一项新功能

可以把人的身份信息标注为死亡

这个功能我一次也没用过

因为走了的人 往往来不及告别



高英英,80后,邯郸峰峰人。河北省作协会员,作品见《诗刊》《当代人》等









无形的风暴

白月霞



初夏停在鸢尾花上

隔窗就可望见

而含羞草在更近的地方

举起闪电的小手



当你俯身吻向她的绿色空间

所有叶片纷纷合拢

她把拳头,朝向自己

无尽的光向内奔涌



她不躲避你的触碰

也不惧怕

你带来的无形的风暴

——在放弃与继续爱你之间

她选择深渊



白月霞,80后,河北衡水人。有诗歌发于《诗刊》《诗选刊》等。









飞翔的轻

张红格


当天空因为翅膀升高
一些附着物便纷纷下落
能够飞的都那么轻
如一朵蒲公英
带着上帝签发的通行证



张红格,河北省新河县人,作品散见《诗选刊》《诗潮》等报刊。

中国女诗人诗选 | 河北女诗人篇




推荐语 杜牧野:荐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