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录:一种再生的终极命名


2011-02-27 13:15:47  田上  所属诗集  阅读2980 】

150个   

——田上摘录(源于一份热爱,我所热爱的诗人)





文选订阅:本馆 | 全站

一种再生的终极命名
该隐*怒

--------------------------------------------------------------------------------

  和死亡类似,诗也是一种死亡
  
   它适合于盲人与哑巴
  
   因而适合于凶手烈士
  
   适合于面对屠弑狂舞
  
   面对灵柩高歌的疯人
  
   --戈麦《海子》
  
   对于一个早逝的天才,仅仅只有怀念是远远不够的。我们没有理由拒绝戈麦的死,死也许是一种再生,使痛苦的生者返回朝圣的途中。
  
   诗人有足够的权力蔑视死,如同蔑视生一样。戈麦的死不过是接受一种神圣的洗礼,只是步入天堂的仪式。任何来自人间的恸哭都将被证明是可笑的,这是个节日,源自超脱尘世的幸福,归属于被露水滋润过的生灵,我们应当庆祝。
  
   任何真正的诗人都是语言的国王,在自己的王国里辛勤耕种语言。戈麦也不例外,他用犀利的汉语之光折射出真实的生存境况,并赋予汉字以神谕的力量,寄希望于借助勇敢的诗行来驱走内心的悲悯与绝望。然而,当语言再也无法承担精神的剧痛,当发自语言深处的命名不能继续构成对写作意义的维系时,死亡是注定的,也是必须的。对于这个命定的归宿,戈麦早已有所察觉,并写下了预言般的诗句:"我将成为众尸中最年轻的一个/但不是众尸之王"(《金缕玉衣》)。悲剧的诗行预示了诗人的命运,那个凄美的声音愈来愈近地召唤诗人,跟从它却必须以放弃生命为代价。于是便有了诗人毅然的诀别,死亡其实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手术,仅仅切除了生命。
  
   与"倾心死亡"的海子不同,戈麦是不自觉地被拖入到殉诗者行列中去的。他写道:"通往人间的路,是灵魂痛苦的爬行。"这个精神的盗火者,试图为众生打开一片亮光,自己却隐忍着百倍的心灵煎熬:"还要等到什么时辰/我们屈辱的生存才能拯救,还要等到/什么时日,才能洗却世人眼中的尘土"(《我们背上的污点》)。然而,诗人幻想中的自赎在冷酷现实前被击得粉碎,"我十指的痛楚/如十根锋利的麦芒"(《麦子熟了》)。这与现实的决然对峙,导致诗人越来越不能容忍今天,他说:今天,这罪恶深重的时刻,我期待它的粉碎。他知道也许一切都是徒劳,也许一切命运都是预先铺设,"精心构置着我们尘世生活"(《命运》),也许将不得不"咽下世界最后的果实",那么就"围抱着死亡和死亡的福音"(《黄昏》)!
  
   "你是谁?为什么在众生之中选择了我"(《陌生的主》),诗人痛楚的声音从黑夜内部扩散,穿越时空的隧道,不息地叩击我们的耳膜与太容易轻信幸福的内心。显然,我们至今也无力回答戈麦绝望的问询,但是在这绝望的背后,我们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心灵被冥冥的力量击伤,意识到个体的生命只不过是风雨中一芥尘埃,微渺且无助地划过天宇,黯然消失于茫茫的夜海。
  
   戈麦毁弃了全部手稿,没有留下任何遗言,他追随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而去。他的死亡使所有词汇黯然失色,使一切关于生与死的思考显得苍白。
  
   毫无疑问,死亡会让这个天才的诗人得到救赎,并进而获得永生的幸福。只是,这正处于春天一般美丽年龄的年轻生命,就这样轻易消逝于这"珍贵的人间"……生命如此脆弱。
  
   刘小枫说:"绝望只产生于置身在价值的虚无中为价值真实操心的诗人内心。"而戈麦用绝望的最高也是最极端的形式--死亡抚慰了他因真实价值倾圮而失落的内心。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茉莉  61.152.107.183     2011/3/8 9:45:54     5 楼
  • 送了5朵鲜花


    想想那白发苍苍的双亲
    想想那活泼可爱的孩子
    想想欲哭无泪的妻子
    想想。。。。。。
    生命不仅仅是我们自己的
    活着不仅仅是一种义务还是责任
    死亡即使抚慰了他因真实价值倾圮而失落的内心
    作为人父 人夫 人子
    他已经失去了一个身而为人的道义!
  •   鹤舞风  123.92.255.90     2011/3/1 8:32:19     4 楼
  • 送了5朵鲜花
    死亡不是拯救灵魂的灵丹妙药!

  •   林逸秋  121.14.162.53     2011/2/28 21:12:55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   董希亿  222.77.132.39     2011/2/27 17:14:50     2 楼

  • 我与茉莉诗友同感,一个诗人只有活着才能承担更多的责任。
  •   通过手机回复茉莉 211.138.199.172     2011/2/27 14:49:56     1 楼
  • 如果自杀能造就一个天才的诗人,我宁愿他不是诗人,宁愿看到他做个平凡人活到一百岁享尽人世间的喜乐哀乐最后无疾而终。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