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之文名岂容鼠辈欺心染指……


2018-02-08 16:27:27  江南达者童山雷  所属诗集  阅读112 】

00个   

吾之文名,渐著于一世之呕心沥血与多年来之稳扎稳打,焉是鼠辈可欺心染指的…… ——箧中旧稿,述文时为2012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近来一时心血来潮,在网络上自搜吾文《20世纪中国画画品录》,其久已为众人广为转载于海内,固勿论矣。而甚是有趣者,在好些地方,不少人,对此所表现出的心态,却颇有意思。一言以蔽之罢:那便是想方设法,都欲要将己之名,或明或暗地附诸吾名之后,甚而至于干脆将吾名去掉或淡化之,以使不知情者,误认为此文即出自彼等之原创。更有甚者,个中人乃有这国朝艺术体制内之士、且其说来大小还算是个内中的“官官儿”,居然也都要如此这般地做。今儿话既说到这份上,达某不妨藉此平台向天下申明:迄今为止,吾任何诗文,尽皆出于独自一人原创,从未有过什么合作者;尤其是吾辈这三个“画品录”(另二者即《西方画品录》与《古中国画画品录》)及《颓楼品画》,实乃吾人于孤寂中,经多年苦苦打磨,方才得来。其究竟有无价值,想来何须吾人自吹自擂,一切通过正常渠道接触过这几篇文字之人,心中自有评判。而这径自将己名附之于吾文之人,——甚至还看似无意、实则有心地将吾文羞羞答答、遮遮掩掩据之己有,吾真不知,彼等心内倒是还知不知世间有这“耻”字。为文从艺之事必须诚实,这道理,已简单得吾辈在此都不知还该作何论述了。而偏偏人性就是要给吾出上这等样一个可笑几至于可怜的议题!咳,世风至此,何须多言。不过却另有一个例子,亦端是发人深思。此例同样为吾人近日偶尔得知,兹与示,聊作此文之结且供读者诸君参照。那便是:美国的普林斯顿大学,凡入学者,皆须以自身人格保证其学术之诚信,并将其作为一项“荣誉规章”…… 附:吾撰《20世纪中国画画品录》之初(跨世纪时),因网事尚未盛行,曾将此文打印过百册,其部分已流布于相关人士之手。亦算是一佐证。另,昨岁吾辈又历时数月之久,得《新山水画诀》一文且将其发布网络中矣。近日偶然发现,“中华诗词论坛‘中华文苑’”,已将其置为精华文章。斯事也,鼠辈该莫又视作得甚机会? 《达人谈艺》片段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