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书


2018-02-27 10:37:47  篱落清秋  所属诗集  阅读263 】

350个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样的习惯,枕边总是放着几张纸、一支笔。

小婶婶第一次来我们家相亲的的时候,便做了一回我的救星。
那时我上小学,好不容易从同学那淘换了一本《穆桂英全传》,偷偷趴在小叔叔的屋里看,正看得起劲,被人从后面狠狠的拍了一下屁股。回头一看,吓得三魂飞了俩,骨碌一翻身把书压在身子底下,带着几分央求的叫道:“小大大,你回来了?”
“看什么呢?给我。”微微板了脸的小叔叔,让我很害怕,从小到大都是他管着我学习,带着我玩耍,所以对他是那种又爱又怕的感情。
印象最深的是小学一年级上册有一篇课文《弯弯的月亮小小的船》
弯弯的月亮小小的船
小小的船两头尖
我在小小的船里坐
只看见
闪闪的星星蓝蓝的天
到现在都能清清楚楚的记得还是拜他所赐,那天可能是当时为了新鲜、好玩,所以用爸爸抽烟买的那种大白纸订了一个小本子,工工整整、美滋滋的把那天的作业写在了上面,三遍。
趴在写字台上还够不到,妈妈又给我拿了个小板凳,放在椅子上。
结果,他来一看,二话没说就给我撕了,“写在本子上还写不出好写来,你还写在白纸上,找本子,重写!”
我擦眼抹泪的又坐在椅子上面的小板凳上,抄了半晚上,直到他看着过关了才算完。
现在看大书被他抓到了,心里第一反应就是:完了。
果然,他笑嘻嘻的看着我让我拿出来,我迟疑着不肯,他一伸手便抓上我的膝盖,立时,那种又酸又麻的感觉让我难受的眼泪都出来了,“小大大——,不、不敢了……呵呵呵”
“拿出来不?
“我——,呵呵、呵呵呵呵”,实在忍不住的时候,那还不是小婶婶的小婶婶出现了,“救命啊,小婶婶,你快把他领走吧!”含泪带笑的跟她呼喊着,看她轻轻松松就把我眼前的魔王带走了,我那个崇拜啊。
捂着跟蚂蚁钻了似得膝盖,起身看看还好好的书,还好没事。

小时候书少,除了小人书,就是武侠,武侠都是小叔叔的,被他严严实实的锁在箱子里,一本也弄不出来,恨得我每次看到都想给他把箱子拆了。
还好还能借到,《罗家将》、《呼家将》、《岳飞传》,反正也不挑书,有什么算什么,有时走进书的情绪里,很长时间出不来,到现在还恨那些把罗成关在城门外的人,恨得心酸。
后来也忘了从哪儿弄了一本盗版的《金庸全集》,金庸的十四本书被压缩成小六号字,密密麻麻的印在一大本上,我读的入了迷。睁眼看、闭眼看,连上厕所都抱着,母亲煎鱼让我给她烧火,我人是过去了,还抱着书看,她怕我给她烧旺了,糊了鱼,嘱咐我:“小点火啊,别光知道看给我烧糊了。”
“嗯,知道了。”答应着,继续看,一会儿母亲怎么煎都没动静了,“是不是灭了?”
我没听到,她自己低头一看,火星都快没有点了,气得把我撵了:“滚一边去吧,我自己烧。”
自己看不过瘾,找来纸一边画着一边讲给妹妹听,后来我看完了,开学就留在了家里。放月假回来的时候找不到了,偷偷问妹妹,她洋洋得意的从被窝里摸出来,惦着脸跟我显摆:“我在看啊,看了一多半了。”
“你能看懂?”那时她才刚上三年级。
谁知接着她又从被窝里摸出一本字典,委委屈屈的抱怨着:“你给我讲了一半就走了,就剩下一本书给我,我只能自己查着字典看了。”
“……”
直到现在,她还会抱怨我,说是我把她带坏了,弄得她上三年级就查着字典读完了金庸。说是抱怨,但彼此的眼神却满是得意。

我买第一本书是高一,那时省下了母亲给的生活费,从学校门口的小书店里买了那本《花季雨季》,后来又买了《十七岁不哭》。那时我生活费要的很少,要想省钱的话,就得两块钱买一袋咸菜丝,然后每顿只能啃馒头就咸菜。就那样,为了那套思慕已久的《红楼梦》,我硬是啃了两个星期的馒头,弄得放月假回家看着菜馋的啊,饱饱的吃了一大肚子,结果撑得好几顿都不消化。母亲以为外面伙食不好,哪里知道我已经半个月没见一点菜了。
同学说我不务正业,大早读的他们都在那里背古文、背英语,再不济也得做几道数理化的题,就我在那儿抱着本《红楼梦》花了一早读的时间,背完了《葬花吟》。
边背边流泪,气得同桌实在看不下去了,要给我把书扔了,她说:“我都想踹你你知道吗?你回头看看谁不是在那里好好背书,谁跟你似的……”
看着气急败坏的她,我只好赔着笑,没办法毕竟人家是真心为咱好,谁让咱自己理亏,笑归赔笑,该放松的时候还是照做。
总觉得,那时的情况,让自己压力太大了也不是什么好事,你背一早上,一点也不往脑子里记了,还不如我看大书呢。

好在,虽然考的不怎样,也算混到了大学,然后,我的美好生活就来了,舍友整天一起逛街、泡网吧的时候,我就自己泡图书馆,四年里,落了个不入群的印象。好在大学算是勉强混了个毕业,但那个图书馆里的书,除了专业类的、学习的,别的我都看完了。
自修室里抱着《穆斯林的葬礼》哭没了半卷手纸。
课堂上自习的时候,我一般都喜欢找角落坐,方便看书,那天正好班长坐在我旁边,我在看《狼图腾》,看到盲目无知的人类、看到劝说无门的毕力格老人,我只能对着书跟着落泪。谁知被一个同学发现了,坏笑着问了一句:“江涛,你把人怎么了?”
那班长更可恶,他竟夸张的高举着双手跟全班人解释道:“不管我事啊,我什么都没做!”
结果哄堂大笑,只有我无奈的红脸、咬牙诅咒地把头扭到一边。
大学的几年被图书馆锁在里面过,也抱着本好像没人看过,一股霉味的书,大清早的坐在紫藤萝的长廊里被晨练的老人劝过。
“姑娘,以后出来带个垫子,早上凉,坐在石头上对身体不好。”
忘了当时读的什么书,却记住了这句话。

就像现在我都忘了自己到底看了哪些书,书里又说了些什么故事。只是心里每每想起来,都是美美的,一种满足。
有天夜里,一觉醒来发现老公也醒了,就躺着闲聊,先是说起了喜欢什么性格的人,他说他不喜欢林黛玉那样的,有什么事说出来才好,心里装多了会出现很多误会、矛盾。宝钗也不好,他就喜欢晴雯,爽利的性格,人长得也漂亮。
我说:“嗯,我也不喜欢钗黛,一开始喜欢湘云来,后来也喜欢晴雯了。哎,你说这些名著里的主角其实就没几个好的,你看三国里的刘备,我看着 他就讨厌,还不如赵云呢。还有水浒里的宋江,什么及时雨,好意思占了第一把交椅,把大家都弄得死的死亡的亡。”
“水浒里的人物我比较喜欢关胜。”
“关胜?大刀关胜?我喜欢小李广花荣。就是浪里白条也比宋江好。”
“那个时代就那样,宋江本来就一心功名,他落草也是奔着能被招安去的……”
两人嘀嘀咕咕漫无边际的说着,外面一声鸡鸣。“几点了?”我有些疑惑的问着。
老公拿手灯一看,已经快天亮了。醒的时候明明才刚过十二点,不知不觉竟然过了半夜。两人对视一看哈哈而笑:“你说有谁两口子跟我们这样的,大晚上的不睡觉,起来谈一晚上书?”

现在枕头下面还是压着一叠纸,一支笔,有时是为了梦到的一个绝妙的情节,觉得自己想不出来,起来又怕忘了,所以就趁着还能记得,抹黑记几笔。有时是酝酿一句诗,划来划去总也不如意,就带着压在枕下,以便想起来了,能立马写上。有时却什么也不为,就是放在那里看着,好像有它们在,心里就莫名的满足。
就像搬家搬了多次,书柜上那满满的一排还在一样,或许很长时间不会再看,但有它们在,我就满足。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路小丽 146.90.13.160     2018/2/28 20:56:28     7 楼
  • 送了5朵鲜花
    好文章,拜读,赞
  •   张玉荣123456 1.26.13.137     2018/2/27 19:28:10     6 楼
  • 送了5朵鲜花
    与书结缘是福。祝福!
  •   鲁向华 183.138.7.94     2018/2/27 15:27:36     5 楼
  • 送了5朵鲜花
    在字里行间总你找出儿时的记忆,怀念挚挚呀,美!学习了
  •   unique丹 39.129.249.68     2018/2/27 14:39:01     4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佳制,领略文采,感受情怀,分享学习!致诚问候!
  •   徐庆星 124.160.153.180     2018/2/27 14:10:42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着【与书】之佳篇,问好你;亲!
  •   篱落清秋 223.99.173.74     2018/2/27 11:42:55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我们这边就这样说,正八经儿的还写不出好写来,你还写纸上……
    呵呵,可能是语言差异,
    问候红兄午安。
  •   红尘客 183.171.92.48     2018/2/27 11:25:43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有些缘结了就是一辈子,人也好,书也好,以为忘了,其实都在心里呢。
    若不是那些年啃的书,焉有如此自然而成之文章。
    欣赏!

    写在本子上还写不出好写(字?)来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