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诗人希尼


2011-02-19 17:57:49  田上  所属诗集  阅读5299 】

50个   

——田上摘录(源于一份热爱,我所热爱的诗人)

1995年,由于他的诗“具有抒情诗般的美和伦理深度,使日常生活中的奇迹和活生生的往事得以升华”,希尼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谢默斯·希尼(Seamus Heaney, 1939- )爱尔兰诗人。生于爱尔兰北部德里郡毛斯邦县一个虔信天主教、世代务农的家庭。希尼自小接受正规的英国教育,1961年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毕业于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英文系。毕业后当过一年中学教师,同时大量阅读爱尔兰和英国的现代诗歌,从中寻找将英国文学传统和德里郡乡间生活经历结合起来的途径。1966年,以诗集《一位自然主义者之死》一举成名。1966年到1972年,希尼在母校任现代文学讲师,亲历了北爱尔兰天主教徒为争取公民权举行示威而引起的暴乱。1969年,第二本诗集《通向黑暗之门》的发表,标志着诗人开始向爱尔兰民族历史黑暗的土壤深处开掘。1972年发表的诗集《在外过冬》,则是诗人基于爱尔兰的宗教政治冲突,寻求足以表现民族苦难境遇的意象和象征的结果。迫于政治压力, 1972年,希尼携妻移居都柏林。此后发表的重要诗集有《北方》(1975)、《野外作业》(1979)、《苦路岛》(1984)、《山楂灯》(1987)、《幻觉》(1991)及《诗选》(1980)等。希尼的诗作纯朴自然,奔流着祖辈们的血液,散发着土地的芳香。他以一种带有现代文明的眼光,冷静地挖掘品味着爱尔兰民族精神。他虽有学院派的背景,却绝无学院派的那种孤芳自赏的情调。希尼不仅是诗人,还是一位诗学专家。自1982年以来,他一直担任美国哈佛大学修辞学的客座教授,1992至1994年还担任过牛津大学的诗学教授。先后发表诗学散文集《专心致志》(1980)、《写作的场所》(1989)、《舌头的管辖》(1988)、《诗歌的纠正》(1995)等。

个自然主义者的死亡


整年来洗亚麻的蓄水池在城市中心
化脓;绿色迟钝的亚麻池
腐烂着,被陷下的泥土压得喘不过气.
白天它在太阳的毒刑中热得发昏.
气泡发出淡淡的咕噜声,绿头大苍蝇
在臭味上编织着嘈杂的声网.
蜻蜓飞舞,蝴蝶点点
最精彩的是那暖洋洋密麻麻的蛙卵
像水上的淤积物
在池畔的阴影中生长.就在这儿,每年春天
我都会装满几罐稠如果冻的
蛙卵,排排放在家里的窗台
和学校教室里的架子上,每天观察
等待,直到那些胖胖的黑点突然破裂成灵活的
游来游去的小蝌蚪.沃丝小姐给我们讲过
为什么青蛙爸爸叫做水牛蛙,
它是怎样呱呱叫,青蛙妈妈
怎样产下几百个卵这就是蝌蚪.
你还可以从青蛙看出天气的变化
因为它们日晒则黄
遇雨则棕.

又到了一个炎热的夏日田野里植物茂盛
牛粪在草中,有一群愤怒的青蛙
侵入了亚麻池.当我迅速穿过灌木潜入水中
就听到一种从未听过的粗鲁呱呱叫声,
这低音合唱使空气凝重
就在水闸下边,肚皮臃肿的青蛙们在泥浆中
准备出击.它们松弛的脖子搏动着像帆一鼓一鼓.
有的齐足跳着:啪哒,扑通发出可憎的威吓
有的沉着地坐着,好像土制地雷,
短粗的脑袋放着屁.
我简直要作呕,转身而逃,这些十足的粘滑皇帝们
在那儿聚集为了报复.我很明白
一旦我把手伸入水中蛙卵们便会一把抓住.

吴德安 译
载《希尼诗文集》
以下四首诗由孙敏译自Seamus Heaney【Opened Ground: Poems 1966-1996 】 Faber and Faber:London,1998
爱好诗歌的朋友若是要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黄灿然认为,爱尔兰诗人希尼是俄罗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诗人曼德尔施塔姆的继承人。
他们的诗歌沿岸,一边是战场和墓地,一边是平凡的生活。而诗人就深深陷落在裂缝里,用尽全身的力气,为我们轻声吟唱。请听:

《谷仓》

脱了壳的谷子堆积如同 象牙碎屑
或是两角麻袋里凝结的水泥
散发着霉味的黑暗中潜藏着一个宝库
关于农家场院的工具堆 马具 犁套

鼠灰色的地板 光滑 混凝土般冰冷
没有窗户,只有两个狭长的手柄
外表镀金 从通风口的裂缝中交叉
各自高悬于三角墙上。这一通道意味着没有气流

整个夏天 当锌像烤箱那样发烫
长柄大镰刀的刀刃,干净的铲子,干草叉的分岔:
你推门而入 缓缓闪光的物体便成形
然后你感觉蜘蛛网塞满了你的肺脏

迅速跑进阳光照射下的院子——
跑进黑夜,蝙蝠飞行
在沉睡的椽之上,明亮的眼睛凝视之处
从角落的谷堆里。凶猛。坚定。

黑暗吞没如遮盖屋顶。我是谷壳
等待被啄起 当鸟儿从通风口的裂缝中伸出嘴巴。
我仰面躺下以避开降临的恐惧。
两角麻袋迁入如同硕大的盲蝙蝠。

《安塔俄斯》

我躺在地上
我起身 兴奋得像一朵清晨的玫瑰
在搏斗中就着钟声我安排了一次降落
用沙子摩擦自己

那是有效的
作为一种万能药。我不能被放弃
从地球长长的轮廓线,她河流般的静脉
下降到这里 我的洞穴

以草根和岩石为大梁
在黑暗中我置身于 孕育我的摇篮
从每一根动脉培植
像一座小小的山丘

让每一位新的英雄降临
寻觅金苹果与阿特拉斯:
在他通过之前 他必须与我决斗
进入名誉的领土

在从天而生和高贵庄严之中。
他可能完美地把我摔倒在地 复活我的诞生
但让他不加计划,举起我通向天空,
我的飞升,我的坠落。

[注:安塔俄斯(Antaeus),古希腊神话中的巨人,海神波塞冬与地神该亚所生的巨人儿子,住在利比亚,力大无穷,并向每一个路过的人挑战格斗.他的力量来源是大地,所以只要身体不离开大地,就会有源源不绝的力量来助他打赢胜仗。后来,这个弱点被大力神赫丘勒斯(Hercules)所识破,就在两军的对阵当中,用计将安塔俄斯举至半空中,脱离地面,就此把他给掐死,而赢得胜利。]

《特定的音符》

在最西面的布拉斯科特
在一间干石头的小屋里
他使空气说出夜晚。

听到奇怪的声响
来自跟踪者,差不多是一个语气
在喧嚣的暴风雨中到来

然而一点也不像美妙的音乐。
他责备他们的手指和耳朵
不熟练的,他们的诡计很容易

就使他独自来到岛上
带来了一切
屋子有节奏地震动就像他圆润的小提琴。

所以不论他管它叫灵魂之曲
或不叫,我都不在乎。他把它
从大西洋中部吹来的风中带了出来。

他还在坚守着,在不知名的地方
它勇敢地离开琴弓,
在空气中改变了措辞。

[注:“nowhere”一语双关,不知名的地方;不存在的地方]


《荆豆地》

一年里荆豆
可以开一两次花
而现在它们盛开。
犹如蛋黄被弄脏

所有鸟类的蛋在
所有春天的鸟巢里
被刺破并高高悬挂起来
在灌木丛的各处成熟。

山坡锈成了金色。
绿色嫩芽暗中燃烧的上方
尸体的残渣碍手碍脚
花朵被灼伤

拿一根火柴在
荆豆下面,它们突然被烧光。
在阳光下他们没有弄出任何火星
但剧烈的高温在震颤

像那样燃成灰烬
只能带走荆棘
坚韧的枝条并未着火
像骨头和烧焦的号角那样继续存在

金色的,锯齿边的,有弹力的,有褶边的
这些受阻了的,干枯的浓艳
存留在山坡上,靠近石头做的壕沟
在燧石床和战场之上。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董希亿  120.35.133.87     2011/2/19 20:46:04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