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式老建筑》等诗五首


2019-05-21 17:44:09  上海夏春华  所属诗集  阅读284 】

00个   

欧式老建筑

爬满蔷薇的铁栅墙里
有一幢欧式老建筑
飘散着几丝欧洲的气息

冬日的雪天,我曾路过这里
见到欧洲的气息
正在舞动亚洲的雪花
夏日,我也听过这里的蝉歌
我猜测,那天唱的是些老歌
充满飘泊与乡愁的记忆

我知道,老建筑里收藏着许多传奇
有这片土地的屈辱,也有异国的故事
之后,由于几代人的悲欢离合
房主人,已经与异国他乡扯不上关系

但愿,今后的一年四季
我若途经这里,听到的夏日蝉歌
是歌唱和平与融合,是歌唱友谊
而从冬日雪花的飘飞里
能感受到翩翩的国际舞姿


抵 达

某一天,我必然抵达那个彼岸
艰难的旅途札记,将被钉上封面
真不知捧读的时候,自己的手指会怎么颤抖
除了痛悔之外,还能有怎样的体验

未抵达之前,我也已经明白
人生最大的敌人,毫无疑问是我自己
对于懒人和庸人,迷路
怪不得路标的杂乱
倘若一项一项检查,曾经的忧思
曾经的打算,肯定会
陪同当初的豪言壮语灰头土脸

说到底,老天并未亏待我
起码从未克扣过我的时间
每到岁末,数着被荒废的日子
就如同三百六十五片鳞
有多少被剥去,自己
就如同一条遍体鳞伤的鱼
游进新的一年

既然,还未真正抵达彼岸
还能弥补吗?
真正抵达了,哪怕想返回来弥补
最微不足道的缺陷
也难以找到开启后门的门栓


一个女人

一个单身女人,天天出门遛狗
她很注重打扮
就像牵着她的爱犬出门照相
在她心目中,照相机的镜头
就是迎面而来行人的目光

她确实很孤独。狗走在她的前边
就是在帮她搜索孤独的边际
目前,还看不清突破孤独的希望

路上,女人也很想
和其他的狗主人聊几句
结果,仅是点头微笑而已
把情感的瀑布
徒劳地悬挂在心灵深锁的库房

狗也时常哼哼哼地自责
把主人的不如意,看成自己的不如意
只是不明白,主人为何封闭自己
不善长人与人之间的交往

狗一旦看见狗
就想冲上去热闹一番
尽管可能是种徒劳,但还是很想
为主人作出突破孤独的榜样


两条花狗

同一幢楼里的两条花狗
偷偷溜出来
趴在高楼晒台的护墙,看风景
还紧挨着,真是人模人样
微风,为它们而吹
阳光给它们穿上金色透明的衣裳

它们见马路上车流不息,人来人往
感叹:城市啊,就是人之欲望的泛滥地
而城里的狗愈来愈多,也是好事
虽然,不能和人类共同统治这个世界
却可为狗的孤独症彻底疗伤

最使它们迷茫的,是某些人
总要逼迫,狗的眼珠子呈出凶相
这种人的内心,已经由眼神和面相
悬挂招牌,为何还要制出芯片
安装到狗的身上?

狗仗人势,这话不错
但恶人的凶恶,一旦怀孕之后
能不生出狗的凶恶吗
狗的心脏,其实就是根据
主人心脏的投影,变化着模样

继而,两条狗又讨论起各自的主人
一个中产,一个小资
总的来说还算不错
最终它们感叹:人啊人
你们千万别错看了狗的道德与智商


几只野猫

几只野猫,在冬青树的绿丛下
钻来钻去,选择的是一种
永远不会被淹死的潜泳
听到行人的脚步声
它们便露出半截身子凝望
宛如几个小店伙计
发薪前望着老板的脸色

因为,小区里的爱猫女士外出旅游
这几只猫,几天就肚子瘪瘪
变成非自愿的瘦身运动员
倘若,见到来人并无施舍的意图
甚至不屑于看它们一眼
眼眶里的绿宝石就暗淡了

当我走近这几只野猫
绿宝石一对对又亮了起来
在我的神态里,吸纳信息
——忽然,几步之外
有一只老鼠惊恐地蹿出冬青树
蹿向甬道对面的绿丛

这几对绿宝石和我一样,仅仅一惊
继而还是望向我
绿宝石里的亮光变得怪怪的
抑或,是对于这只老鼠不屑一顾?
抑或,心底也有过小小的翻腾?

唉,不尽本份的猫还能算猫吗
从绿宝石——灵魂的窗口望进去
已经望不见猫的灵魂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