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施然主编《中国女诗人诗选2019年卷》出版


2022-08-04 18:25:50  myyy  所属诗集  阅读169 】

00个   

《中国女诗人诗选 · 2019年卷》

施施然主编

长江诗歌出版中心,2020年6月出版

她们因时间的磨洗而显露出珍珠般的光泽

施施然

《中国女诗人诗选2019年卷》,汇聚了当代诗歌现场100位前沿实力女诗人的优秀作品。这是一场盛大的精神盛宴。其中,既有翟永明、王小妮、李琦、海男、荣荣、娜夜、蓝蓝、李南等出生于50、60年代,荣膺过诗坛多种荣誉的大家,亦有90后玉珍、余幼幼、罗曼、康雪、马文秀、桉予等诗坛新锐。从入选诗人阵容来看,70、80后女诗人实力愈趋凸显和稳定,占据了总入选数量的62%,其中宇向、巫昂、尹丽川、扶桑、戴潍娜、春树、郑小琼、杨碧薇、横行胭脂、袁永苹等人各具特质的诗歌写作,代表着这个群体的创作高度与品质。

此次以年代划分,既方便了读者以历史的眼光观察,那些成名并活跃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女诗人,历经时代的大浪淘沙,哪些诗人还在持续创作并贡献出了好的文本。这个越变越小的数据,因时间的磨洗而显露出珍珠般的光泽。与此同时,我们也品尝到来自85后、90后女诗人们新鲜的诗歌经验与语言异质感。而对于无论生命状态还是诗歌创作都在走向成熟、并正在成为诗坛中坚力量的70、80后女诗人,在编选中,不仅要求她们写出了完成度上佳的力作,同时更看重她们对于题材的选择与驾驭能力,技术、语言包括情感的创新性表达,以及诗意与思想所能到达的深度或高度上,须处于创新的、引领的位置。

《中国女诗人诗选2019年卷》得以顺利出版发行,要感谢长江文艺出版社,以及责任编辑谈骁。同时,也感谢十位优秀女诗人编委的共同努力。今年,80后先锋女诗人春树加入了我们的编委队伍,使得入选诗人结构更加可期。当然,因数量控制,遗珠之憾总是难以避免,尚有些优秀女诗人这次未能选入,那么,让我们一起期待来年的相遇。

2020.6

主编

施施然

编委

(按姓氏音序排列)

安 琪 春 树 戴潍娜

海 男 横行胭脂 金铃子

施施然 谭 畅 潇 潇 颜艾琳


一本诗选的出色,可归结为一种广义的成功的批评

戴潍娜

在诗歌圈待久了的人都会发现,诗歌简直就是文学当中的理工科,不论各种选本也好,诗会也好,都是男性占据数量上的绝对优势,偶有一些女诗人如花如蝶般穿梭其中。要改变这种状况需要一代女性诗人的集体发力。好在,现在终于有了这本《中国女诗人诗选》,让女诗人们集体突围。主编施施然美才兼备,她的品位保障了这本诗选的品格——一本能够代表当代女诗人集体面貌和最高水准的诗选。

当下的诗歌创作非常繁荣,有个数据可以佐证,目前中国诗歌日产十万首。可惜的是,数量增多了,质量并没有进化。一本书的编选,可以说是一种广义的批评。法国学者薄蒂代将批评分为三种:自发的批评、职业的批评、大师的批评。像网络上的豆瓣书评、QQ说说、博客、微博等,都只能算自发的批评。学院里多数教授的文章,严谨踏实,是职业的批评。在薄蒂代看来,所谓大师的批评,批评者本身就是优秀的写作者,比如波德莱尔和布罗茨基。当一个诗歌批评者自己是一个诗人时,他对自己的精神家族才会有更深刻的相知,才有可能是伟大的批评。而编选一本诗歌选,是和一众诗歌的一场伟大的相遇,是伟大意识的相遇,是深刻的内在关联。我们由此可以将这本诗选的出色,归结为一种广义的成功的批评。

一群太可爱太浪漫的女诗人,在刻刻赴死的人生里,作弄出诸多花样,时而文理高妙,时而浅近热心。他们其中有八十年代开始蜚声诗坛的,看惯波涛起伏腥风血雨,用《旧约》里的话说“也不怕黑夜行的瘟疫,或是午夜灭人的毒病”,反正活着就是不配合。多年下来,诗瘾掐不灭,这真是可怕的、不计后果的爱。其中也有年轻的“80后”“90后”,他们和这个时代有着更加密切的联结,他们的困惑、痛苦、诗意都是最新鲜的。在一本薄薄的诗选里,读者尽可以饱览几代女诗人的芳华。

就像拥有一间自己的房间,女诗人也应该有一本自己的诗选

施施然



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曾有一个著名的论述:文学女性应该有一间自己的房间。为什么要有一间自己的房间?一个自己的房间与女性写作有什么关系?房间又隐喻着什么呢?伍尔夫在这篇论文里,详细论述了女性在创作道路中所面临的荆棘和坎坷,揭示出她们既要对抗男权社会中的种种传统观念,又要承受因机会不平等而带来的物质困难与精神压力。“一间自己的房间”代表着最基本的物质保障,与男性同等的受教育机会,以及相对宽松独立的写作条件和舆论环境。女性只有拥有了一间自己的房间,才能不受打扰地尽情施展自己的才华。

可能有人会说:伍尔夫时代早成过去,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女性已经拥有了与男性同等受教育和择业的机会。是的,时代在进步,中国女性早已超越了小脚时代,我们甚至可以跨出国门,去留学,去旅行,去京都赏雪,去巴黎购物,去迪拜穿越沙漠,去爱琴海看落日。可是,你以为如此就进入男女平等的社会了吗?当然不是,只要你肯稍加观察,就会发现,这个世界的角角落落都在由男性把持,那些风光旖旎处,偶见凤毛麟角的女性,也像是大片的仙人掌地里点缀般地开了几朵米兰。这奇诡而约定俗成的景象,毫无意外地,也投射在中国诗坛,投射在各类刊物、年度选本,以及文学活动上。

是女性写作者数量少于男性吗?当然不是。在我的阅读视野中,绝大部分都是女性,她们大多受过高等教育,职业各异,诗歌写作早已不再局限于一己情绪,而是自觉转向对社会现实与生命本质的思考。她们中有极少数一些人,凭借文本和运气,已经取得不俗的成就,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和关注度,而更多的女性写作者,也有才华,也有好的文本,也在对诗艺进行着不懈的探索,但较之拥有更多社会资源与话语权的男性,她们的写作遭遇的,是被忽视,被漠视。而她们与男性同样承担着这个社会的分工与责任。因为缺乏外界相应的鼓励,久之,她们中有一些人渐渐黯淡下去,创作时断时续,继而,消失于生活庞大而混沌的灰色洪流之中。

作为写作者,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应该正视这一有待改善的状况,不该任由它无限地延续下去。尤其是女性写作者,必须觉醒,清醒地觉察到女性在这个社会中的位置,行动起来,成为并善待更好的自己。女人并非生物学意义上的一个性别,而是有灵魂的精神载体。法国存在主义学者波伏娃在《第二性》中曾说:女人不是天生的,是变成的。是怎样变成的呢?是女性自己伙同这个男权社会,共同塑造成的。以往的历史把女人塑造成男人的依附品和点缀品,现在,这样的历史,应该也正在改写。女性应该成为自己命运的主宰者,重新塑造自己,成为真正的自由独立的拥有自主权的人,成为自觉的劳动者和创造者,因为,女性是和男性平等的人类的一半。

回到女性写作与刊物选本。目前绝大多数的刊物与选本,主要还是由男性掌握,女性的很少,应该有女性自己主编的刊物和诗歌选本。令人欣喜的是,近年出现了晓音主编的《女子诗报》、娜仁琪琪格主编的《诗歌风赏》、戴潍娜主编的《光年》。但就女性写作者的数量与质量来说,阵地还远远不够。同样,就像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女诗人也应该有一本自己的年度诗选,只有如此,才能摆脱被表达、被挑选、被指点、被命名乃至被代表的命运,才能真实全面地展现当代女性的诗歌风貌,和女性生存及精神面目。



在此背景下,《中国女诗人诗选2017年卷》一经问世,即在诗坛引起诗人、诗评家以及文学界一些有识之士的关注、反响与好评。《文艺报》《中国妇女报》《中国艺术报》、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作家网、中新社、《河北日报》《燕赵晚报》《羊城晚报》等多家媒体都作了《中国女诗人诗选2017年卷》新书发布的相关新闻与活动报道。同时,石家庄呈明书店、广州色兮艺术空间联合当地新闻媒体,成功举办了《中国女诗人诗选2017年卷》新书发布暨诗歌朗诵会。在此,向给予我们关注与支持的师友和单位,郑重致谢。

2018年我们邀请台湾诗人颜艾琳加入编委队伍,负责港澳台女诗人作品的编选工作。自此,这本会聚了当代最好的汉语女诗人的年度选本,眉目愈加清晰而饱满了。

毫不夸张地说,《中国女诗人诗选2018年卷》是一部令人读之兴奋、难以释卷的珍藏版诗选。这里既收录了写作三四十年、荣获过鲁迅文学奖的前辈大家——在民间诗歌界,她们有个雅称叫“官刊作协诗人”;亦有芳龄、面貌不详,仅以才情犀利的短诗及丰沛的创作量活跃、瞩目于微信、网络的新人——在官方诗坛,她们也有一个雅称,叫“民间网络诗人”。你很难在同一个选本上,同时看到这两极分化的写作。我们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将她们的作品汇聚在一起。当然,入选更多的,还是当前活跃在诗坛前沿、作品多次出现在重点诗歌、纯文学刊物上的实力女诗人作品。

读到这里,想必您已经了解了《中国女诗人诗选》的编选原则。是的,我们不重身份,只是力图真实全面地让好诗呈现。我们注重文本的创新性。你可以是任一向度的写作:智性发现,理性叙事,感性抒情;口语,意象,哲思……但在题材、技术、语言包括情感的创新性表达以及诗意与思想所能到达的深度或高度上,须处于创新的、引领的位置。此外,我们也注重文本的完成度,它直接考量作者对语言和才情的把控能力,以及思考的成熟度。有时候这也是一个优秀文本的难度所在。很显然,我们希望打造一本面向时间的诗选,让当代最优秀的实力女诗人同台飙诗,我们相信,时间愈久,将愈彰显出它非凡的标本般的意义与价值。


后记

施施然

女性诗人被遮蔽和漠视由来已久,当然有历史的原因,比如古代“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普遍风气。诗歌史能够流传下来的女诗人,如蔡文姬、谢道韫、薛涛、鱼玄机、李冶、李清照、朱淑真、柳如是等,她们名声的响亮,多因其命运曲折坎坷,情事绮丽跌宕。大众对她们的作品却很生疏,不够了解,甚至,有些女诗人一生的心血之作,或因传播渠道狭窄,或因世事变迁,多有散佚,这不能不说是一件极为可惜的事情。

近当代情况当然好了许多,教育的普及,民主化带来的男女平等,随后互联网的兴起,博客、微博、微信等电子网络平台的自由传播,使女诗人的作品能够迅速而广泛地被阅读,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数不胜数的自媒体平台每天推出的数以万计的诗歌,犹如一眼望不到边的水泥丛林,乱花渐欲迷人眼,这同样是一种遮蔽。尤其是对于默默写作、并不热衷网络的诗人来说。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优秀的年度诗歌选本,遗憾的是,所选女诗人作品比例甚少。自然,这也是有历史成因的,比如目前可考的比较有影响的一部女诗人选集《随园女弟子诗选》,也是由随园男诗人袁枚所编。里面收入的吴荔娘诗句“深院不知春色早,忽惊墙外卖花声”、袁机诗句“欲卷湘帘问岁华,不知春在几人家?芦花几朵明如雪,吹在横桥曲涧中”、长生诗句“翠幕沉沉不上钩,晓来怕看落花愁。纸窗一线横斜裂,又放春风入画楼”……让人惊叹其才华绝世的同时,也感到某种惋惜,从这些零散的诗歌里窥见一斑,有太多佳作已经因际遇不佳而失传。

因为对历史及现状的不满,我们编辑出版了这本《中国女诗人诗选·2017年卷》,我们力求女诗人编、女诗人选,打破官刊、民刊的藩篱,无视诗坛小圈子的局囿,真实展示当下最具实力与创造力的女诗人作品。或作为一种态度,或作为对现有选本的一种补充,今后还会陆续编选下去。感谢八位优秀的编委:海男、潇潇、安琪、金铃子、横行胭脂、谭畅、冯娜、戴潍娜。她们以足够专业而包容的眼光,组织编选了这本年龄跨度从“50后”到“90后”,阵容堪称强大的女诗人年度诗歌选本。当然,因给出版社交稿时间较紧,必定有遗珠之憾,期待在下一年度编选时再作补充。

施施然主编《中国女诗人诗选2019年卷》出版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