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执著


2017-11-14 23:11:08  郑光福  所属诗集  阅读175 】

00个   

记录执著

—读《巴蜀留韵—四川风物旅游考》

杨飚


与光福先生交往可追溯到上个世纪80年代初。那时,他刚过而立之年,供职于成都市金牛区委宣传部,除从事新闻报道外,还兼职文物保护、文化外宣等工作。记得在一次成都市的外宣工作会议上初识,至今已20个年头了,他个头不算高,宽宽的额头,略厚的嘴唇,一双精明闪亮的眼睛洋溢着智慧与灵气。他说起话来洋洋洒洒,兴盛处侃侃而谈,严肃时正言厉色,俨然是一个阅历丰富,胸无城府的性情中人。尔后,我们交往甚密,每每相聚,谈古论今,了解身事,切磋砥砺,遂成知己。1987年,他被遴选调至成都人民广播电台之前,已经具有种田地、当面房小工、执教、图书管理、文物考古宣传保护和新闻采写近20年的实践了。

正由于知识的累积效应和锲而不舍的追求,光福一进入成都人民广播电台,即开辟了《市郊天地》节目和《川西风情》栏目,并承担采访编辑工作。作为成都市民,那时对这个栏目的向往、渴爱、留连至今难忘;件件作品涉笔成趣,沁人心脾,川西地区的名胜古迹、世风民俗、历史变迁、文物掌故,和着浓郁的情愫溶入人们的心灵,不断满足人民精神文化生活新的追求。1990年初,这些播出的作品经光福编织成书,由四川科技出版社出版发行1万册,选编的130多件作品中,光福采访撰写的竟占到25%。据我所知,光福为了丰富的拓展知识领域,常常夙兴夜寐,其敬业、执著、勤奋、忘我之精神溢于言表。之所以如此,用他的话说就是:“我爱这片多情的土地”。

作为一位新闻工作者具有如此缱绻的考古情结决非偶然。这与一个人对人生坐标的定位,对进取目标的选择,对蕴含在工作实践中的责任感、使命感的培育和熔炼分不开,同时,也需要时代和机遇提供一定的条件。青年时代的郑光福凭借这样的秉性走进了一个万象更新的时代。

1976年,历经10载浩劫的那场大革文化命的年代结束了。为了抢救文物、保护历史遗产,成都市成立了文物管理所筹备领导小组,借文殊院一隅开展办公。那时,随着城市市政建设规模逐渐扩大,几乎每天都有一些文物出土。当时,已调到成都市金牛区文化馆(图书馆)工作的郑光福在境内每发现一处地下文物,便约请省、市考古工作者共同发掘、清理、登记,可谓苦心孤诣,径情直遂。1980年,他把几年间收集的地下文物资料笔录整理汇编,在十分艰难的条件下,油印了几期《金牛风物》和一册《成都市金牛区文物目录》,其史料价值已远非文物本身。敏捷的思维、积淀的知识、缜密的逻辑在光福那善于思索的大脑里碰撞、交织、编码,其著述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般凸现出来。《金牛区地名册》、《中国民间文学集成·成都市金牛区卷》、《川西风物》、《成都大词典·旅游篇》、《四川百科全书·旅游篇》等专著融入了光福不少心血,他或编撰、或任主编、副主编,都是一丝不苟、力透纸背。不少作品的篇章不仅宣传了文物保护的现实意义和历史价值,而且为我国地方史研究提供了重要素材。从光福接触文物工作至今20多年间,他写下了约100万字的各类文章在报刊、电台刊播。今天各位捧读的这本《巴蜀留韵—四川风物旅游考》,就是光福集选的反映家乡、反映成都、反映四川历史题材的部分作品。过去20多年散见于报纸、广播的文章一经条分缕析集纳成书,形成规模和体系,使整体大于了部分之和。当我一气读完,真有旱望云霓,回味无穷之感。其中不少文章文笔隽永,史实新锐,其现实的审美意义和历史的厚重感跃然纸上,给人思索、启迪、遐想和知识的熏陶、享受。

大凡研究历史不外乎有两个渠道,一是研究读史籍记载辩证分析,二是通过发掘的地下文物获得真知。显然,后者较前者更重要,更具说服力。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四川的先民们孕育了都江堰、三星堆、金沙遗址等一大批辉煌灿烂的古巴蜀文化。自汉以来的历代文人学士无不翘首登临,为巴蜀文化流下了不朽的篇章,那些流韵千古的史迹风物为后来者提供了可供开发之不竭的文化遗产。素有“先秦古都”之称的成都,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从公元前316年秦灭巴蜀建蜀郡设成都县起,这里就成为我国西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实际上,早在距今大约五、六千年的新石器时代,古蜀先民就在这片土地上劳动、生息、繁衍;公元前的四世纪,开明王朝即在这里建都;些后,成都先后5次成为封建割据王朝的“京都”和农民起义政权的“国都”,并一直是郡、州、府、路、道、省治所在地。随着时代的沧桑巨变和自然界的物换星移,几千年的历史辉煌被尘封在了现实的生活环境中。那被保存在人们视野之中和掩埋于地下已开掘或未开掘的文物古迹,深深地牵动着光福那绵亘不息的思维。于是,从青年时代到中年时期,他像一个长途跋涉的“苦行僧”,矢志不渝地坚持了20多年,由成都辐射到四川各地:一座古墓、一块古碑、一个地名、一处遗迹、尽管写就的是一篇篇短文而非丽句华章的宏篇巨著,但却折射出不同历史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风俗的林林总总,这不能不说是对历史和未来的一种贡献。

由光福集成的《巴蜀留韵—四川风物旅游考》走过的艰辛历程,我想到了一个简单而严肃的命题,这就是:我们应当提倡什么样的治学精神。从古至今,治学者是异常严谨的。要成就一番事业,既需要理论功底,又需要实践磨合,两者不可偏废。就理论研究而论,需要“板凳须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的胸怀;就实践而言,需要深入实际,不耻下问,勤恳务实的品格。然而,时下业界一些浮躁之风却令人哀叹;私欲膨胀、文凭贬值、权利追逐、度日如年......扪心自问,民族文化素质如何提升,事业宏伟目标怎样实现。清代词人王国维在《人间词语》中说:古今之成大事业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为第一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为第二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为第三境界。革命先驱李大钊也曾谆谆告诫:“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而惟以求真的态度作踏实的功夫”。我想,无论何种职业,何种岗位,何种层次,只要情有独钟,励精图志,就能踔厉风发,如愿以偿。

我们沐浴在催人奋进的时代,光华灿烂的时代,让我们奋起直追,努力前行,携手共挽色彩斑斓的光辉未来。

癸未年春于成都“苦心斋”

(作者系四川省广播电视学会秘书长、四川省广播电视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所长)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