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释文揭秘——由冯紫英隐出的康雍乾皇家秘史


2021-11-16 18:24:03  红楼释文探妙  所属诗集  阅读127 】

00个   

《红楼梦》释文揭秘——由冯紫英隐出的康雍乾皇家秘史

红楼释文·梁睿、刘萍

《红楼梦》第二十八回 “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中,薛蟠谎称政老爹招见,骗得宝玉出来,又与冯紫英巧遇,几人角色人物有一段古怪的对话:

正说着,小厮来回:“冯大爷来了。”宝玉便知是神武将军冯唐之子冯紫英来了。薛蟠等一齐都叫:“快请。”说犹未了,只见冯紫英一路说笑,已进来了。众人忙起席让坐。冯紫英笑道:“好呀!也不出门了,在家里高乐罢。”宝玉薛蟠都笑道:“一向少会,老世伯身上康健?”紫英答道:“家父倒也托庇康健。近来家母偶着了些風寒,不好了两天。”薛蟠见他面上有些青伤,便笑道:“这脸上又和谁挥拳的?挂了幌子了。”冯紫英笑道:“从那一遭把仇都尉的儿子打伤了,我就记了再不怄气,如何又挥拳?这个脸上,是前日打围,在铁网山教兔鹘捎一翅膀。”宝玉道:“几时的话?”紫英道:“三月二十八日去的,前儿也就回来了。”宝玉道:“怪道前儿初三四儿,我在沈世兄家赴席不见你呢。我要问,不知怎么就忘了。单你去了,还是老世伯也去了?”紫英道:“可不是家父去,我没法儿,去罢了。难道我闲疯了,咱们几个人吃酒听唱的不乐,寻那个苦恼去?这一次,大不幸之中又大幸。”

冯紫英脸上挂彩,薛蟠问原由,冯紫英说是“打围”不慎,被“兔鹘捎一翅膀”,在补充宝玉话题时说是“这一次,大不幸之中又大幸”,兔鹘,传统意义上是狩猎所带的大型驯养的猎鹰,“捎一翅膀”即便能在脸上“挂幌子”,何来“大不幸”?而补足语更令人不解“又大幸”。

其实,留心阅读,大家就会觉得,冯紫英铁网山打围,本身就是作者敷衍的情节,既是打围,则必须遵循打围的传统和游戏规则,三月二十八与五月初之间,没有这样动物繁殖哺乳季节围猎的体例,既然不是真正打猎,那么“打围”是什么?或者是作者故意误写时间,关联大的历史事件,有史称“毙鹰事件”。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康熙帝在前往热河巡视途中,经由密云县、花峪沟等地,胤禩原该随侍在旁,但因当时恰是其母良妃去世三周年的祭日,所以他前去祭奠母亲,未赴行在请安,只派了太监去康熙处说明缘由,表示将在汤泉处等候父皇一同回京。这原也没什么,但坏就坏在他托太监送给康熙的老鹰打开来竟奄奄一息,令康熙极为愤怒,认为这是八阿哥对自己的诅咒,当即召诸皇子至,再责胤禩,并说:“自此朕与胤禩,父子之恩绝矣”。红楼释文解密,胤禩是被人故意陷害的。揭秘认为“毙鹰事件”是和冯紫英有关。胤禩1681年三月二十九日生,契合冯紫英“三月二十八日去的,前儿也就回来了。”再说说为什么说冯紫英的父亲叫冯唐,作者在这里面运用典故,“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只能是恨自己年老的废太子胤礽,书中酒令“双悬日月照乾坤”之上句为“少帝长安开紫极”,紫英者紫极也,印证小说人物冯紫英对应的就是爱新觉罗·弘皙1694年生。“毙鹰事件”,当时弘皙二十岁。关于冯唐为神武将军,见水调歌头·猩鬼啸篁竹(张孝祥):“君王自神武,一举朔庭空。”满庭芳·次韵姚令威雪消(史浩):“赖吾皇神武,薄海为家。”所以“神武”与天子有关,红楼释文解密真事隐冯紫英受伤,与“九子夺嫡”关联。解密冯紫英笑道:“从那一遭把仇都尉的儿子打伤了,我就记了再不怄气,如何又挥拳?” 见《送税官仇副使诗十首》[宋]:“ 熊禾儒道未易行,挽首为禄仕。仕而不得禄,卓哉见廉吏。”解密冯紫英打的是皇十六叔爱新觉罗·胤禄(1695年7月28日生),后传是弘皙老爹胤礽掌掴十六弟允禄,致使耳聋,应该是胤礽替儿子弘皙背黑锅,是弘皙和允禄一时失手所致。简单说说允禄后来“九子夺嫡”关键时刻站在了胤禛这一边,但在“弘皙逆案”中却与弘皙瓜葛被罚,也不排除允禄继续支持弘历充当皇族卧底,搞掉弘皙,报了一掌掴耳聋之仇,要不然结局还不错哦!
雍正帝在位的十三年中,允禄一直是克已奉公、秉承上意,当然也少不了装聋作哑,雍正帝虽然也看出他的这些小伎俩,但以其自知而不加责备,而且收了允禄的女儿为养女(即和硕端柔公主)。乾隆即位后对这位叔叔更加倚重,加封允禄总理事务大臣,兼管工部、理藩院事务,食亲王双俸。直到乾隆四年弘晳逆案(即废太子胤礽之子弘晳谋逆一案)发生,受到牵连的允禄仅仅只是罢了亲王双俸,之后又复授议政大臣。于乾隆三十二年病逝,时年七十三岁,谥“恪”,其孙永瑺承袭庄亲王爵位。雍正帝在给乾隆帝的诏书中曾说:“庄亲王心地醇良,和平谨慎,但遇事少有担当,然必不至于错误。”反映了雍乾父子对于允禄的共同看法。曹雪芹:庄亲王是我家的亲戚。庄亲王允禄是康熙皇帝的第十六子,也是顺懿密妃王氏所生的第二个儿子。因为顺懿密妃王氏与李煦家是亲戚,据说顺懿密妃王氏当初入宫也是由李煦举荐,她与曹家顺带也有了亲戚关系。

史料记载,允禄原本在雍正朝深得四哥雍正的信任和重用,到了乾隆朝初期,同样受侄子乾隆的重用。但发生在乾隆四年的一件事突然改变了允禄的人生,这件事也让允禄在仕途上受挫。

乾隆四年,废太子的儿子理亲王弘皙被查出与庄亲王允禄、弘昇、弘昌、弘晈等私相交结往来,图谋篡位。结果理亲王弘皙被圈禁并革去亲王爵位,庄亲王允禄被罚停亲王双俸,罢理藩院尚书职务。同年十二月,庄亲王允禄复以私抵官物,按律应削爵,乾隆下诏赦免,罚亲王俸五年。

这件事也波及到了曹家,原本在乾隆继位后,曹家有了中兴的势头。先是曹雪芹的表哥平郡王福彭升任协办总理大臣,后又做了正白旗满洲都统。曹家的亲戚里除了平郡王福彭得到晋升外,曹雪芹的祖姑丈傅鼐做来了兵部和刑部的尚书。政局的变化也影响着曹家的外部环境,曹家开始有了中兴的势头。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了乾隆四年的那起“弘皙逆案”。曹家因为牵涉皇孙谋反的“弘皙逆案”,再次被抄家问罪。这次抄家,曹家已经没有亲戚可以庇护,曹雪芹的祖姑丈傅鼐被革职问罪,下狱后病逝。曹雪芹的表哥平郡王福彭也因“失察之罪”被乾隆皇帝谴责,被罚在家闭门思过。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