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话语


2016-04-14 11:39:02  清风江上  所属诗集  阅读942 】

00个   

土地话语





43、落日没有声响


象老农回家那么迟滞
不是那把锄头太重而是巴山太沉
山停止了浪页翻动


让落日将凝重的那章多看一会吧
不是格言而是一幅难以估价的油画
但永远没有走俏的市场






44、造 房


硬硬实实的山坡
软了,平了
在那个农民老哥的开凿下


我说,修啥房,这里太贫瘠
不如拓宽孩子们通往学校的路
可农民老哥像春天耕土那么执著


玲珑的小房造成了
像一颗钉子
钉在那面山坡上
那墙基长出的根须
深深扎入石头的肉缝


我明白了
那是特殊的房子
是那位农民老哥一生向往的旗帜
而他的读初中的儿子
却因营养不良而犯病


(1999年12月)








45、刘茂才的稻谷笑了*


这是一个雨后的黄昏
我散步到田野
在我忧郁的眼睛里
刘茂才的稻谷笑了


这时才意识到
雨后的风很轻
低空的蜻蜓游戏地飞着
西天的晚霞也被稻谷的笑感染了吧


天很高远
稻浪向远山涌去
刘茂才此刻也正好站在天边
品味着一个新成熟的季节


这个年近50岁的没有文化的农民
犹如一条蚯蚓到泥土之上游历
近20天的伏旱
险些使他的汗水开不出花朵


看来,老天只不过跟他开了个玩笑
老天还是怜悯他的
刘茂才付出的
不仅仅是汗水哟


细瞧那密匝匝齐唰唰的谷穗
有的还挂着晶莹的雨珠儿
这使谷穗的笑更加美丽
这种美丽伸延到刘茂才的脸上


看不出谷穗的笑里有没有苦涩
只看到低垂的凝重
收获的笑容
必须是沉甸甸的


我回走了
抬头再看西天
有几颗闪烁的星星
是不是在看刘茂才的稻谷呢

(2003年8月18日黄昏散步归来)

* 写了这首诗之后,哪想到,刘茂才的稻谷发生了戏剧性变化,一连十多天雨,正在刘茂才收获稻谷的日子里。刘茂才收获的并不是金色的稻谷。






46、汗水和着泥燃烧

汗水和着泥
心血和着泥
生命和着泥
一起然烧
一起然烧
一起燃烧


在风雨中燃烧
在骄阳下燃烧
在霜雪里燃烧


窑子就是床
365天的梦
化为苍白的灰
再凝固为响当当的银瓦金砖
那是心血和汗水的再次凝固
那是生命和期望的再次凝固


他成了一块银色的瓦
盖在东家的墙上遮雨
他成了一块金色的砖
嵌在西家的墙壁中闪光


(1999年12月)





47、麦子自诉


天旱逼我
太阳逼我
我早熟了

就像那复复杂杂的社会
把人逼早熟了
尤其是把姑娘逼早熟了

在将黄熟的那些日子里
吹些明净的风多好
下场清爽的雨多好


(2000年5月)








49、一个惊奇而真实的故事


一九九九年的夏季
川东,某村,某社
某月,某日
一个阴森的地窖里
两个孩子
三岁,四岁
一条蛇
像一条绳索
紧紧缠住他俩小小的颈项
两个小小的生命就这样去了


此刻,他俩的爷爷,奶奶
正陶醉在麻将声里
此刻,他俩的父母
正在遥远的南方打工


或许因为打工太累
昨夜无一点梦的预感
悲剧的发生是必然的了


两位老人
已是第二次将两个小生命囚入地窖
“爷爷,奶奶,里面有大虫,我不去”
可被赌瘾麻醉了的两颗老心太狠了
窖盖,比昨天盖得更严


待二老回家打开地窖
看到这惊悸的一幕
“天哪,怎么会这样”


二老在悲恐中安葬了
两个小生命
随之永远闭上了眼睛
惧愧看这个生的世界


噫噫,那条蛇莫非是
现代娱乐的化身
一天之内便夺去了两代四人的生命
大自然的眼睛蛇也比它逊色了


(1999年7月)











49、曾经有这么一个乡官


曾经有这么一个乡官
养着只狼狗
有时狼狗和他一起工作
比如入村入社入户


张三:你那款该交了
张三便乖乖地交了
李四:那那费该交了
李四便乖乖地交了


有人窃窃私语
他们交钱是看狼狗的面子


不久,听说那乡官霉了
不知是霉于狼狗
还是霉于那片隰湿地

(1999年7月)




50、乡村的人情漩涡


几个秋实了
乡村丰满些了
乡村美丽些了


于是乡村剪着城里人的样
在红白喜事中卷起泡沫
让远远近近的人喝彩


乡村呀乡村,你经不起夸张
秋天过后就是冬天
骨子还很虚呢


(1999年8月)


51、地震或火山的声音


烈日夺走了你的翠绿
秋天吸着你的血液
你默不作声
象那头老黄牛一样


当风雨发声
当雷和闪电发声
当那头老黄牛也昂首仰天长啸
你仍是默不作声


多么希望你象雷和闪电一样
顺其自然发言
最怕听到你绝望无奈的声音
那种声音是地震或火山

(2001年9月)




52、老 牛


风在耳边霜在血里
雨在汗水边雪在骨髓里
闪电在脊髓中雷在胸脯里


眼睛里有岁月的年轮
角上沧桑迭更
五千年踢声隐隐


永恒的活化石
旷野的雕像
土地的精灵





53、贴进土地


生也静静
死也静静
无边的包容
风雨亦泰然
雷雨亦慈祥
芸芸众生的温床


但只接受诚实
给阳光回馈以绿叶
给汗血回馈以红花


(1999年7月)





54、那 颗 心


窗外,秋雨
没有风的田野
很静,很静


把这颗心寄托在田野吧
像泥土和小草一样
在秋雨中息燥至寂


秋风迟早会来而后远去
陪伴它的只有枯叶
我那颗心在种子萌发的那个地方吗


(2001年9月)




55、城里的污染


小城市有
大城市也有
看得到的地方有
看不到的地方也有


有的污染看起来腌臢闻起来恶臭
例如从城里流过的那条河
有的污染看似干净实则腐烂
例如某些主宰百姓命运的灵魂


人是一条奇异的河
他的污染不仅仅是下游遭殃
左右上下,流去流来
看吧,已经流进了大山


(2004年8月)




56、几天前,老表来过我家


黄昏时候
我远远看到城里的老表来了
老表没有带来一点风
他走过的小路甚至出现了寂静的忧郁


老表说:厂子卖了
俩口子都失业了
我家不如你家了
因为我们没有土地


过去老表说话是爽朗的
可那天晚上有些沙哑
人生最热的血在厂子里流逝了
厂子打发的钱仅有六千元


老表又说:最倒霉的是我们这等人
年龄上不上,下不下
学技术最难
找职业最难


在暗淡的灯光下
老表叹气
我也跟着叹气
没有想到结局是一个“卖”字


老表一家上有老,下有小
最要命的是有个刚进大学的儿子
老表一家今后的日子怎么过
默默的担忧压上我的心头


老表当晚就走了
那是一个月亮迟起的夜
我希望月亮快快爬上山头
将老表行走的小路照亮


57、沉重的毕业证


终于熬过了四个寒暑
我拿到褐红色的毕业证了
七月的校园是火的热烈
我的心却是雪的冰凉


这小小的毕业证多么沉重
是父亲凝结的血汗
是父亲生命燃烧的炭黑
是父亲整个肉体和心灵的投影


想起那个摇动鬼影的黄昏
父亲默默走进血站
把手伸给医生
伸进血站的深夜


就这样,父亲的鲜血
汩汩流进医生的针管
再流进我的心脏
再流进学校的血管


不知不觉,我和学校
都是吸血鬼了
漫长的一千多个日子
不知父亲的手有多少次从黄昏伸出


还有的同学
是亲姐妹用卖身的钱为其缴学费
这是另外一种形式的献血
且不仅仅是付出的生命


我愤懑地质问
这薄薄的本子为何价值达七八万之巨
明年以至将来的大学校门
是为大多数人开着吗




58、春天,我不认识那个城市


冰雪的阴魂游荡着
是雨
是风
是雾
是灯红酒绿
我不认识那个城市


花照亮着我的眼睛
天是那么蔚蓝
风是那么明净
水是那么清澈
许多人都在梦幻中
我不认识那个城市
心上的千里光明草
拂去眼睛的云翳


认识星月
流连银河哗哗东流
祝福吴刚伐桂的斧头
削去一片残垣
我仍然不认识那个城市


褪化到残秋的城市
重重枯枝败叶深埋着邪恶
物欲和金钱垒成层层叠叠的甲壳
它的蝉蜕般的影子在我的眼前
灵魂沉落到鬼域之渊
明年这个季节
我能认识那个城市吗




59、溪 流


远远春日
静静乡山
雨水刚洗过天


绿草无语
高树不言
几只鸟儿拨着清弦


前面溪流潺缓
莫非是山妹子的腰带
看谁去捡


(1999年8月)



60、春耕春播


掏一锄风雨掏一锄春光
别想掏那个团栾的太阳
只要不掏出巴山雾


想结个甜瓜却结个苦瓜
不想结个大西瓜却结个大西瓜
我这样的巴山老汉只有踩太阳的尾巴


这把种子撒出去
今天皇历上是好日子
说不定结个胖娃娃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