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诗人诗选 | 北京女诗人篇


2022-07-22 10:52:36  myyy  所属诗集  阅读198

00个   

来源:女诗人诗选公众号

《中国女诗人诗选》,施施然(袁诗萍)主编,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北京篇 26位女诗人的诗-组稿:安琪、西娃









蓝蓝



她生了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

她有三个孙子,两个外孙女和

两个外孙。



她在死后的几十年里

她又生下了柳树和杨树;



生下了一座小山坡和

里夹河的数条支流。



她也生育鸡雏、牛群

小猫和小狗——她生过一只

漂亮的跛腿驴子。



她继续生育着大路和小路

猎户座最东边的一颗星星。



她生下了大沙埠这个村子。



她生得太多太多:谷仓、芨芨菜

磨坊和门神,以及

这首小诗。



她是我的姥姥。

她的名字叫董桂英。



蓝蓝,1967年出生于山东烟台。现居北京。出版有诗集、童话集、随笔集多部。









死者之诗

周瓒



一些死者期待我们沉默

另一些死者命令我们

唱歌,一首告别和遗忘之歌

我们别无选择,一支歌来到喉咙口

我们试图咽下它,像吞吐空气

胸膛起伏如潮水摩挲暗礁

一艘巨轮会路过这片海域

一声巨响将改变一部分人生

音符在空中飞动如精卫鸟

搜寻着幸存者

一些死者加入我们,对我们耳语

要我们寻找那些散落的羽毛般的灵魂

一支歌披着诗的外衣

等待在空旷的夜色中的沙滩



周瓒,诗人、评论家、译者、编剧。出版有诗集、诗歌论著多部。









旧书籍

潇潇



当你打开这部诗歌

一串惊讶的词语,在空气中淘气

快乐和死亡交叉着双手

犹如某一个燃烧的夜晚

突然插进我背时的命运



潇潇,诗人、画家。出版诗集多部。获多项国内外诗歌大奖。









白葡萄酒为什么也让人脸红

安琪



红葡萄酒让人脸红

白葡萄酒为什么,也让人脸红?



那天你往我的身体倒酒,红葡萄酒

白葡萄酒,于是你浇灌出了



红脸的我

继续红脸的我。



我红着脸听你赞美我

然后我继续红着脸赞美你



批评的话让人脸红

赞美的话为什么,也让人脸红?



安琪,本名黄江嫔,1969年生,福建漳州人。现居北京。著有诗集《极地之境》、随笔集《人间书话》等。









吲哚——死神的气味儿

西娃



摩托车刺耳刹车声

把马路拉开一道伤口

我们捂着嘴

看着这个横穿马路的小孩

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被抛掷在了马路中央

鲜嫩的血流出身体……



半小时前

这个还在珀斯粉红湖边

蹚水的白人小孩

杨起粉嘟嘟脸蛋

欢快笑声像他鲜嫩的血



可,我在他身上闻到一股

跟他年龄与眼下情景

没法匹配的味道



这味道悲伤又熟悉



在逝去外婆身上

在自杀女友身上

在暴亡舅舅身上

我一一闻到过



几年后我学习芳疗

知道这味道叫——

吲哚:百合花,茉莉,白玫瑰

……一切白色花朵里

都隐藏着它



西娃,诗人,芳疗师。有诗集《我把自己分成碎片发给你》和长篇小说。居北京





图片

桑德罗.特劳蒂作品







和平里

童蔚



可能是马背上的缓慢 ,

马鞍就和远处屋子里消失的绣花椅垫产生了,

关系,马蹄还在碎碎念吧:阿嚏!阿嚏!哈哈



可能是,马儿排着队

渡着这条河流,马头沉浮,眼眸传递光阴

凝望沉浮的树果,跟着到来的

是牵引马头的红绸和你的手臂

环绕着:几千年

词语之转换

……



可能是马儿陪伴浮云,

爬向缓缓的山坡,低头嗅闻青草,爱, 是广阔的;

没有火药,没有藏匿,

除了,瓦斯 蜘蛛 升起的气球和摇摆的镜头



你想向我展示什么?

猛然间屋顶被掀开了——

安全阀的体制;

那拽不住的马匹,像受伤的战士,嘶吼着站立,

很像我的祖先

……



浮现在脑海

包裹轻纱的腿流淌鲜血,厚厚的

灰布蒙住马眼,



战争爆发在某地,可我

却有了

在家中的感觉;



看到你们,依偎着彼此,假设

那骄傲的落日低下头,又抬起头跳了几下



那是,为了和平值得醉倒

以勉励喜 怒 哀 惧 爱,

无论如何要陪伴到渐渐落没的

——最后的,晚餐。



童蔚,诗人、虚构非虚构作者、绘画者。出版诗集《嗜梦者的制裁》《脑电波灯塔》等。现居北京。









花 瓶

尹丽川



一定有一些马

想回到古代

就像一些人怀恋默片

就像一些鲜花

渴望干燥和枯萎

好插进花瓶

就像那个花瓶

白白的圆圆的那么安静

就算落满了灰

那些灰又是多么的温柔动人



尹丽川,诗人、导演,作品有诗集《大门》、电影《公园》《牛郎织女》等。











欢爱时闭上的眼睛

吕约



欢爱时闭上的眼睛

在仇恨中睁开了

再也不肯闭上

盯着爱情没有看见的东西



欢爱时的高声咒骂

变成了真正的诅咒

去死吧,去死吧

直到死像鹦鹉一样应和

喊着爱情没有宽恕的名字


吕约,70年代生于湖北武穴,曾在媒体任职多年,现为十月文学院常务副院长。著有诗集《吕约诗选》《回到呼吸》和《破坏仪式的女人》等。









本 能

戴潍娜



无数次地,我回到这片古树林

像闯进永恒坚毅的水晶

离魂的苍柏,保持着绝对的姿态

没有人察觉,为了争夺阳光

它们每月向上拔长三厘米

只为把同伴扼杀在阴影里

这静谧又持久的厮杀——



一个人一生要反复练习

从悲伤中一把捞起自己

犹如距离阳光只有三厘米,

犹如在溺毙的爱中攫夺呼吸,

一切和演习温柔的杀技同一逻辑

隐痛原是生活的伴侣——

假使我一回回从乱梦中惊起,是为躲避

那来自远古纪元里巨兽的哀鸣

假使我娴静不语,只因那

抵住喉咙的笔尖缓缓生长



戴潍娜,诗人、青年学者。毕业于牛津大学。主编诗歌mook《光年》。









抓水晶的人

——致陈子昂

杨碧薇



也只有在蜉蝣的纱翼

折射出金钻的须臾,我才会想起你。

是你,让那枚近乎透明的白水晶,

从文字的昙花狂欢节里显形。

苦瓜白水晶,鹄影白水晶,

你抓住了它,像抓住流星横扫银河的尾速。

这速度于我们的生命,是一个微毒公倍数,

放大了另一头的家园,搅起这边

欲罢不能的无限愁。



可你又松开了手,那么自然,那么轻,

仿佛从不曾拥有

废墟般美丽的白水晶——

它才是自己的主人;它目送你越过镜面和冰棱,

身披燃烧的霜叶踽踽远行。

对于它,你早就懂得:

泪流第二次便为多余,

流一次方乃绝唱。

而余生风景,不过是与异乡坦然相处,

在寂静中完成对短暂的责任。



杨碧薇,文学博士,艺术学博士后。出版诗集三部,散文集一部,学术批评集一部。





图片

桑德罗.特劳蒂作品







芬陀利华——致母亲
孙晓娅

我的内心如此祥和
——一片澄净的海洋,远方
袭来芬陀利华无际的幽芳
那清香如此安谧恬淡
——我们间隔光年的旷远
竟能融洽比邻不觉分离

在了然的光明境相中对视
安住,无有过去和未来
波澜的忧患和跌宕的荣悲
刻骨的怨恨和不舍的挂念
已然飘逝不着痕迹
在世间,您从未如此安然
芬陀利华——无染的白莲花
在我们心中默默绽放

孙晓娅,文学博士,教授,长城学者。現任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诗歌研究动态》执行主編









春 风

沙白



春风欲言又止,像狂奔到码头边的书童

面目低垂,黯然如江畔烟柳



那是摧肝断肠的民国三十八年

月色如此悲悯,余生却那么荒凉



“前世私奔未遂,今生必来寻找”

话音刚落,她就听见了他这句久违的问候——

“嗨,密司李!”



是的,没有人能抗得住轮回

就让这枝头绽放的桃花落泪证明——

被春风掩埋的必将被春风唤醒



沙白,70后,诗人,媒体人。本名李雪芹,生于四川省万源市白沙镇,现居北京。









为你买一头大象

里所



你说想要一头真的大象

这不太容易

我想了很久

找到一头非洲象

她曾是社交明星

36岁

名字和你的名字只差一字

刚从动物园退役不久

目前住在一个西部农场

仅需500元

我就能让你拥有她

一直到她死去

大象农场会给我们一张

认领证书

当然

你要和很多人一起拥有她

就像我知道

我一直都在和别人

分享你

好了付款完成

现在我们可以通过摄像头

观看你的大象

如何在河边饮水



里所,诗人、译者、编辑,也画画。现居北京。









月色高悬

爱斐儿



晚些时候,我会将它高悬,一些寻常旧事物。我抬头,只是觉得月亮好看,且有隐约山峦。此刻,夜色微凉或者冷,对于踏遍尘世的人,不仅仅是一阵风亲吻了一下林梢。



碧桃花已沦落成泥,小小的青涩藏在月下。而蛙声从小月河托起更多的水清气,不只是经过的人,想起了家乡,掐断了一只冒出新芽的芦苇。



朦胧的月色,不如内心清澈,照见对岸新割过的草地,在清晨刚刚邂逅过死,痛一次,其实就是重生一次。



爱斐儿,1966-,行者。









安全感

花语



我们蹲下来停在暗处

最好能趴在草底

连露水也找不到。迹象不明

就没有危险。不要学哧拉哧拉的蝉

喋喋不休,顺声就能找到壳

其实,说出来又怎样

前世的疼,今世的藤,说了

柳荫下的小路,还不是不平



现在,我们蹲下来,再蹲下来

像青蛙生在夜里的卵

像一阵不准备在白天

拐弯的风



花语,诗人、画家、策展人,参加第27届青春诗会,2021举办个人画展。









我有我的九万里山河

娜仁琪琪格



请原谅 我依然写诗

依然在这个尘世上忙碌与热爱



就像雪花的飘落 来自生命的天空

热爱 这样的舞蹈与洁白

就像春天的花朵 来自自然的风和雨

喜欢 这样的明媚与灿烂

就像山川 就像河流

就像天上的太阳 水里的月亮

也像夏夜的萤火虫 九月的山菊花

……



该来时自然来 该走时自然走

你有你的八千里平川 我有我的九万里山河

呵呵 就是这样



娜仁琪琪格,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著有诗集《在时光的鳞片上》《嵌入时光的褶皱》《风吹草低》。









我只是有点忧郁

杨清茨



我只是有点忧郁

怕你眼中的火光

刚点红我的唇色

就要开始飘落

我只是有点忧郁

怕你的手还没轻轻牵住我的裙角

飞絮便要染白我的发梢

我只是有点忧郁

青鸟还没有归来

东风却将纸鸢留在了枝头

我只是有点忧郁

还没来得及摘下一片柳色

最后的一盏月光

已被光阴的海浪翻过掩藏



杨清茨,诗人、书画家,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文艺家》编委会执行主任,出版诗集《玉清茨》等。





图片

桑德罗.特劳蒂作品







临沧海

苏笑嫣



海是辽阔的坦诚和真相大白。

扑打的风强烈敏捷,清空着

心底藏匿的悲哀。

这是灰雨纷飞的间歇,闪着豁免的鳞片。

心寂的时刻潮声熄灭,渐远如模糊的海平线。

微弱的蓝。

使眺望趋于单薄的辽远。

她想象独自在此散步,将一生就这样

打发掉一小半。

她将是蓝色中的一点

是涛声里的一句

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彼岸。



风停了,

心里的风声就止歇。



苏笑嫣,青年诗人、作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硕士。









消失的艺术

——观KIEFER展览后作

罗曼



再次冲抵边缘,毗邻忘川,虚无对抗着虚无,

存活的片刻啊,“无限小在无限大地重演”。



画一只欧洲大陆的食草动物,让稻谷结实地

穿透它的腹部——身体,只是个过程。



弃置的打字机由不具名的蕨类占领,

向日葵不会死去,枝叶衔接宇宙,铁轨

通往消失,奥斯维辛的讽喻别急于说破。



细数是可怖的:假如你凑近分辨丙烯

与混合材料、油彩与血渍、碎石与钻石的构成比。



借废墟漾出的缕缕火舌,我们望向

被毁弃后的飞船、旧日与青山默默。



面目全非凝固在画布,化作

煤、尸体或铅灰色,谁又幸免?



你的美狄亚,你的幼发拉底河。

白裙子的古代女神定格成一尊塑像,

而她的脸陷于某种遗忘,呈现为荆棘状的金属星系。



从挂在墙上的一扇扇苦痛的窗子,我虚构

某个Kiefer直到步出美术馆,一颗寒星升起。



忤逆Kiefer的表态,人们有幸目睹展览。

树木岑寂,骨架分明,叶子装上卡车不知去向。



消失与背叛的艺术每天都在发生。





注:*Anselm Kiefer,德国新表现主义代表画家,有“成长于第三帝国废墟之中的画界诗人”之称。本诗依据基弗在央美的展览而作,此次展览得到藏家机构的许可,但没有经过Kiefer本人的同意。



罗曼,92年生于北京海淀,祖籍广东普宁,硕士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现为中国诗歌网新媒体部副主任。









拴马桩

马文秀



拴马桩将我堵在村口

板着灰青色的脸

与我对视

义正言辞的佐证了

此地曾经的殷实富裕



而我看到的却是

桩体所呈现出一丝诱人的神秘

谁的汗血宝马曾拴在此处?

鬃尾乱炸扰乱了历史的风雨

却在风神俊雅的主人面前

蹄跳嘶鸣

像极了忠贞的情人

而此时,我决定在诗句中守口如瓶。



拴马桩,村庄钟情的物件

避邪镇宅

记住了村庄百年兴衰

我想阿米仁青加的那匹汗血宝马

再怎么叛逆也曾拴在此桩上

斑驳的桩体

在诗人的双眸中

与词汇窃窃私语

清晰复述了村庄百年兴衰



马文秀,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雪域回声》。









空事情

葭苇



离开时,版纳正陷入漫长的雨季。

香烟盒空了。一缕烟连上另一缕,

好像是讲了讲沉默以外的事情。

睡前,和友人交换昨夜的梦境。

这孤独的集中营。雨林的版图,

是榕树用情网编织绞杀。

活下来的,只有几树鸟鸣。

雨水绕膝。因为爱,我无法

说出得体的言语。习惯于

掏出嘴唇这心爱的手枪,

用孩童讲故事的语气,

对着从未进入的美,杀了进去。



葭苇,九十年代生,诗人,译者。最近在广州流浪。





图片

桑德罗.特劳蒂作品







梦见类似电影《黑狱断肠歌之砌生猪肉》情节

桉予



隔离的日子

仍在继续

他们

平躺着

她将自己的

头发

他的

胡子

缠绕在一起

用剪刀

剪碎

撒在

水杯中

两个人

一起

喝掉



桉予,95后。写诗,兼非虚构。









献 辞

——题茨维塔耶娃及《新年问候》

布非步



……冷杉树枝伸进窗户

这个冬月肯定有些不一样

带着来自塔露萨的书

有人在疗养院痛失爱人

而所有的诗人都是犹太人

一张脸变成了另外一张脸

告别的手臂被撕裂

纯种的奥尔洛夫马在圣彼得堡

被黑夜骑行



每天关心两地书,关注天气预报的准确性

巴黎以远,猩红色的天鹅绒

鸟巢和树枝生活的小镇,

两个影子的纠缠,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

玛丽娜,你蓝褐色的大眼睛

切切的愿望清单被刻上烙印

漂泊一生的最珍贵的馈赠

不是致俄耳甫斯的十四行诗,

“终究所有的事物,无不是以决裂、以失去

为了死才爱上,并且爱下去的。”*



我和你一样,被爱依旧是一件

没有掌握的艺术,站在你对面

在斯摩棱斯克。新圣女修道院的栗子树

阴影下

与自己相遇,看着你,不说话。



注:*出自茨维塔耶娃《刀尖上的舞蹈》



布非步,当代女诗人。曾用名布尔乔亚。籍贯河南南阳,现居北京。









我为你画像

刘雅阁



你的头发,一匹激越的瀑布

你的额头,巍峨的黎明

你的眉宇,一枚闪亮的@符号

你的眉毛,五维空间的量子纠缠

你的眼睛,存了三千秋水的深井

你的睫毛,夜晚结出的白天的盐

你的鼻子,古老思想的矿脉

你的嘴唇,他乡相遇的故知

你的两颊,一颊是桃花,另一颊也是桃花

你的颈部,宫殿的立柱

你的胸膛,荒野出土的石碑

你的胳膊, 大河的两岸

你的手掌,沧桑岁月的沟壑

你的腰身,飞鸟撑起的风帆

你的双腿,时速350公里高铁的轨道

你的膝盖,佛陀的微笑

你的双脚,行走夜空的焰火

你的鞋子,宇宙的孤儿,流浪地球



画着画着,你就有了我的模样



刘雅阁,北京人,著《自驾万里征北极》《徒手攀岩者》。









书橱:腹中自有江山

沈亦然



你认为你能吞下江山

实际你

不过是个孕妇

江山扛在肩上

沉重如山

孕液收在腹中

孕育江河

我身扛江山跨越江河

与你一起

从乡村来到京都

从北三环迁至东六环

又从黑格尔到尼采、从叔本华到萨特

越过了李白、波德莱尔和兰波

遇上王小波、余华、海明威和卡佛

写完一首诗又遭遇另一首诗

与诗歌结盟满腹经文却如同白痴

想当初初见你时

你是个妙龄少女

双目懵懂、痴狂

转眼间

你已大腹便便身怀六甲徒增负重



沈亦然,诗人、作家、画家,1979年生,安徽马鞍山人,现居北京。









这不属于我的哀伤

梦娜



你用尘世的心

冷却了我

熊熊燃烧的火焰

我躺下

请为我斟上烈酒

我本以为

我将永远属于你

由你一人独享

你为渴望到的爱情而迷醉

而如今,你独自放开

我澎湃的激情与苏醒的灵魂

我要喝下这杯酒

以及你喂养我的誓言

我要全部吞下

酒醒之后,美就消失了

连同这沦陷了的情欲

满载九歌的一世真情啊

我将献给谁

谁能独享我高贵而善良的情感

这不属于我的哀伤



梦娜,本名李梦娜,生于辽西半岛兴城,写诗写小说,现居北京。

中国女诗人诗选 | 北京女诗人篇



推荐语 杜牧野:荐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