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诗人诗选 | 山东女诗人篇


2022-07-22 10:50:33  myyy  所属诗集  阅读200

00个   

来源:女诗人诗选公众号

《中国女诗人诗选》,施施然(袁诗萍)主编,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山东篇 24位女诗人作品-组稿:苏雨景







木梳

路也



我带上一把木梳去看你

在年少轻狂的南风里

去那个有你的省,那座东经118度北纬32度的城。

我没有百宝箱,只有这把桃花心木梳子

梳理闲愁和微微的偏头疼。

在那里,我要你给我起个小名

依照那些遍种的植物来称呼我:

梅花、桂子、茉莉、枫杨或者菱角都行

她们是我的姐妹,前世的乡愁。

我们临水而居

身边的那条江叫扬子,那条河叫运河

还有一个叫瓜洲的渡口

我们在雕花木窗下

吃莼菜和鲈鱼,喝碧螺春与糯米酒

写出使洛阳纸贵的诗

在棋盘上谈论人生

用一把轻摇的丝绸扇子送走恩怨情仇。

我常常想就这样回到古代,进入水墨山水

过一种名叫沁园春或如梦令的幸福生活

我是你云鬓轻挽的娘子,你是我那断了仕途的官人。



路也,现执教于济南大学文学院。出版诗集、散文随笔集、小说及文论集等共约二十余部。









圣洁的一面

宇向



为了让更多的阳光进来

整个上午我都在擦洗一块玻璃



我把它擦得很干净

干净得好像没有玻璃,好像只剩下空气



过后我陷进沙发里

欣赏那一方块充足的阳光



一只苍蝇飞出去,撞在上面

一只苍蝇想飞进来,撞在上面

一些苍蝇想飞进飞出,它们撞在上面



窗台上几只苍蝇

扭动着身子在阳光中盲目地挣扎



我想我的生活和这些苍蝇的生活没有多大区别

我一直幻想朝向圣洁的一面



宇向,70后,诗人、画家。曾获“柔刚诗歌奖”、人民文学“新世纪散文奖”等奖项。著有《哈气》、《女巫师》等。









梦魇

寒烟



我看见你又解开长长的裹脚布了

解开一个季节的雨水

解开层层包裹的梦魇



扭曲变形的趾骨

宛如一把锥子

在昏暗摇曳的油灯下

变幻嶙峋的幽光

陈年积垢

从紧紧绞拧的趾缝中

散发谷物霉烂的气息

缄默的老茧

像那口雕花木箱上

讳莫如深的铜锁——

什么样的疼

被重重黑暗

紧锁



从此,那些趾骨

成了扎入我生命的锥子

层层拦截我的惊叫

至今,仍未到达我的喉咙



寒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截面与回声》、《月亮向西》。









一个鸡蛋的传说

苇青青



你是一个多么文静的个体

通体冷肃,环视身外虚空



以静物者身份活下来

连喘息,都憋在心脏



不触碰那些浮泛话题

比如金钱、权力,交换与被交换价值

安静的意志高过岩层



你的命运不无悲凉

被吃掉,被摔碎,被瞧不起

三条路

哪一条都是你的绝路



而你,用窒息的气力

孵化一个头颅

一只啄食的嘴,碎壳而出

一个传说,沾着血迹和毛发

为爱诞生



苇青青,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诗歌刊于《人民文学》、《十月》、《北京文学》《诗刊》等,入选多种文学选本。



图片

桑德罗.特劳蒂作品







练习

高伟



练习变为泥土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如果身体必须变成什么

变成泥土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妥帖

不必有来生不必有前生

泥土是我的天堂是我身体的信仰



练习今生今世是一个动物

现在我还是一个人为此正在练习纯粹



被突然抛在人间赤手空拳

从一个小肉球到一个腐败的身体

我不停地死里逃生

死里逃生是我惟一的生

在豪华的被活着的抒情中一辈子逃亡

练习这个无辜



练习一直扔扔到空

扔到万事具备不欠东风

直到把自己扔了也毫不可惜



有关生死我正在练习心平气和

死亡的枪枝对准了我的时候

不退也不跑

这是个神枪手全宇宙第一名

逃过或者饶过这不会发生

我对它说死神你怎么才来

这是我性价比最高的对自己的告别

练习这个不怂



高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写诗,写随笔,出版随笔集、诗集20余部。









松诺的困惑

阿华



三岁的松诺,问五岁的巴甘



葡萄是从哪来的?

它们为什么甜?它们一粒挨着一粒

像不像幸福的一家人?



四岁的松诺,问六岁的巴甘



蝴蝶是什么变的?夜晚

它们睡在哪儿?下雨了,翅膀会不会淋湿?

还有,那个驼背的甲壳虫,能不能找到自己的家?



深秋的庄稼们,都要回到粮仓了

玉米,高粱,大豆

从地里,被亲人们一趟趟搬回了院落



五岁的松诺,问七岁的巴甘



我们种下了玉米,地里就长出了玉米

我们种下了大豆,地里就长出了大豆



可是为什么?我们把妈妈种在地里了

地里却长不出妈妈来?



巴甘强忍着,像外面那棵不哭出声的大树



七岁的巴甘,还不懂得告诉五岁的松诺:

很多的植物和昆虫,过完秋天就死了

我们第二年见到的,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一个



阿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威海人。已出版诗集《香蒲记》、《给我辽阔的》等。









游戏

李林芳



一张一张扑克牌呼啸而来

刮什么风

下什么雨,如大水过境

岸上的人,排排队

等果子。一张张惘然的脸

草叶上的滴露,不动声色的神气

被时光的空碗

一一接住



门外的那个人,转动了门把手

清冽的风,搅动了梅花的香气

搁在案几上的笔,蠢蠢欲动于描述



而我着迷于这纷至杂来的风云变幻

西西弗斯着迷于朝着山顶推石头

我着迷于手指上的魔术

将一副扑克从1开始,依次排序

我爱上他打乱的世界

我要替他收拾残局



李林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五莲人,现居青岛,著有诗集《素花襁褓》、《听螺记》等五部。









我在海岛

东涯



我住在海岛,身体尚且健全,精神也算正常。

我有一条断臂,更懂得器官的重要。

我不吸烟,我的高度达不到绝对的优雅。

我不文身,也不主张文身

尽管我有一道与生俱来的伤痕。

我的时间可能出了差错,但不影响

最终与命运的约会。

我排斥谎言,却在阴雨天带着面具

出现在公共场合——

有时礼貌性的微笑是以谎言的命题出现

这种逃避捕猎者的装死方法适宜推广。

我爱过一个人,那人不爱我。

我又爱上一个人,不知道他是不是也爱我。

我还年轻,时间先于我而衰老。

我的生活里曾经发生一些意外,但都已经过去。

死亡窥伺着我,不靠近,也不远离。

我享受孤独,所以愿意活着。

我从来都没有不幸过

请把同情的目光留给可怜的人。

我就是我自身——以上这些,只是不受欢迎的补充。



东涯,山东荣成人,出版诗集《侧面的海》、《山峦也懂得静默》、《泅渡与邂逅》。



图片

桑德罗.特劳蒂作品







星空下

臧海英



站在老家的院子里

我无法告诉你,满天繁星

手机镜头里,也一团漆黑

我只能告诉你

今天,我又写了一首失败的诗

我的沮丧,是无法描述星空的沮丧

我啊,其实一直站在

星空与残稿之间

——一个笨拙的转述者

他结结巴巴



臧海英,山东宁津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一个声音离开了合唱团》等3部。









另外的月亮

小西



月全食的夜晚

因为雷电和雨

我获得了另外的月亮

它不在天上

却沾满新鲜的泥土坐下来。



作为一个人和一个物的对应

很庆幸我们只隔着茶几

而非天地之间,那么遥远的距离

来谈古论今。



但随之又觉得遗憾

在黑夜里,我们都很黯淡

并没有发出传说中的光芒



小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青岛人。出版诗集《蓝色的盐》、《风不止》。









篝火

田暖



围着篝火,让我相信沉默的木头

也是长翅膀的火,火从来都是向死而生



没有什么能够束缚住燃烧的灵魂

不为消逝,更不在乎灰烬



篝火舔旺了我们身体里的火焰

我们跳着拉手舞,热浪似的向篝火扑去



人们那么兴高采烈,那么认真地澎湃着

即使生活常如烧过的灰烬,让人绝望



可就在成为火的瞬间,却仿佛一种诞生

把心灰意冷的人,烫得热泪盈眶



每一团劈波斩浪的火,都在火的舞蹈中

放肆地闪耀如星星,飞向天空的八角



月亮升起的时候,我们虔诚地拜着月亮

这永恒的篝火,燃在梦呓的高处

辽阔幽亮的,把火的光辉点进人们的胸膛



田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作协签约作家,著有《如果暖》等五部。









大金瓦殿前

苏雨景



那天,大金瓦殿的台阶上

乌云的僧袍停在凡俗的界碑

透过密实的人群

我看见对面有几个磕长头的人



他们置杂沓的人流于不顾

置各异的目光于不顾

置高原的雨水于不顾

眼观鼻鼻观心心观自在



他们一次次匍匐下去的样子

让我觉得愈发沉重

仿佛我因为怕雨而撑起的雨伞

因为怕冷而紧裹的外套

因为怕黑而备好的暗箭

都是厚厚的红尘



苏雨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职警察,业余写诗。









我知道我已不在此处

微紫



在那个黄昏,我溜关了一天的小狗乐乐

它快乐无声地在草丛中奔跑

低头在草丛里嗅闻,搜寻什么

也许它只是陶醉于青草的清香

春天已接近尾声

夏的浓荫正在繁密生长

在一个路口,树丛的间隙里漏下瓦片似的天光

我牵着乐乐,在黄昏越来越低的幽光里

跟随着乐乐漫无目的的意愿向前走着

忘记了我身后的房屋和人群

忘记了我所有仿佛被关押在时间封箱里的亲人

是的,他们好像都消失了,变成了传说

忘记这些,我未曾再感到孤独

只是重新去适应一种人世生活

天光从黄昏的路口漏下来

一个霎那,我完全静止

难以言喻那温暖而幽谧

仿佛我已不在此地,而在那里

那天光撒漏的地方

那时间漏口后面,无限回归之处

只是一个片刻,我又重新回来

沿着泡桐树的道路跟着乐乐向前走

夜色愈来愈浓,我继续走在这里

而我知道我已不在此处



微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首部诗集《与蜀葵交谈》获第五届“中国(海宁)·徐志摩诗歌奖”。









再次看到那片水葫芦

紫藤晴儿



叶子簇拥着光,我的心靠近在那些叶脉之间

去接近了一种自然的盛大

其实我不止一次见过它们

恍惚之中我是站在去年的某一日

同样的地址,同样的葱茏

我也在重复同样的爱

我把它们向着内心再密集一些

我会没有荒诞的夏日,也没有虚空的爱

它们什么时候开花呢,世间的柔软据说它们可以是

那些淡紫的色彩

缓慢打开的早晚

是我仅想拥有一片它们和爱的高贵

风吹来的世事,我似乎可以不去关心

也不去挣脱

只是站在这里和一片水葫芦屏息着寂静中的热烈

如果可以遗忘什么

我一定不会说出六月的阴影

只是我一定也在等待它们开花,也像等一个

我爱的人,他从远方带来的灿烂

来熄灭我所有的孤独



紫藤晴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第四十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出版诗集《返回镜中》《大风劲吹》。



图片

桑德罗.特劳蒂作品







在楼顶上种树的人

庄凌



隔着一条马路

隔着一家工厂

远方的楼顶上有很多小树



我站在阳台上眺望

有几只鸽子代表我飞了过去

还有一只没有脚的气球在半空中泄了气

却始终没有等到那个种树的人



后来,我也在阳台上种香菜种水芹

把孤独种在寂静的高处

一到夜里,身上就长出绿色的云雾



庄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戏剧影视学硕士,在《诗刊》《人民文学》《中国作家》等发表作品。









踪迹

徐晓



你遥远而陌生,像从未存在

你只出现过一次,就随山边惊雷

匆匆消失于天尽头

你又无处不在,是每个清晨

缓缓升腾起的薄雾,自由地穿梭于

我的门窗,钻入我的心房

你是转瞬即逝的焰火,是我以泪水

浇灌而成的百合,散发着咸涩的忧伤

你强大如神明,在这世间无所不能

你是潜伏在梦境中的密探

是我紧紧捂在怀里又滑落出去的大鱼

你是拂面而过的风,在我眉间

掀起一片巨浪。你是跌入池中

摇曳不定的明月,总在后半夜

以破碎的形状现形

无数个这样的时刻

我颤栗着,伸出双手

我就那样无力而倔强地伸着

那不会开花的孤独的枝杈



徐晓,1992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高密人。著有诗集《幽居志》等。









瓦缶说

韩簌簌



不。我要回到我的瓦缶里去

我不习惯在你们眼皮底下生根

不只是一日胜过一岁的这日子的刁难

是生产出新的叶芽如手臂

并把每天思维的根须

一览无余地呈报给世人



是的!我必须回到我的瓦缶里面去

寂静安详的侧影,代替刺目的光照

我终将在那里浩荡地出生

头上晃动着 抵制这个世界的漩涡



韩簌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东营人。在职教书,业余写诗。









无题

——致1999

殷子



北京33度,不止

去一所大学等人

看见一头头迷人的小鹿

穿过光与丛林,向我走来

她们的脸像青果

大腿结实如骄马

她们明晃晃的从我身体穿过

走向未知

未来多好,像一张白纸



昨日昏鸦在镜中咳血

她从故纸中跳出来嘲笑我

嘲笑我是百代之过客

妄图从盐中取火

嘲笑破土是不安分,开花是叛逆

嘲笑怀着爱与悲伤的双手

注定要被荨麻所刺 *



不关一九九九年的事

但有时眼神的确比现实坚硬

十三年,被大雪掩盖的不只

镜中的村庄,还有海一样咸的

内心与一路沉默滂沱



如今我已不再为这些事伤神了

也不再看上去像个受害者

十七岁的钟声自野地升起

她说:再——见

再见,一九九九。



(* 出自童话《野天鹅》)



殷子,80后,青岛西海岸新区人。









幸福有些晚到的想法

烟驿



一棵草留在春天,另一棵去远行

一场秋雨让它们重逢



选择黄昏的裂缝拆卸鸟鸣

一边是牧野一边是烛火



打开日记阅读手写的故事

比时光更亮的是你微微摇晃的背影



有时是一片云,有时是个月亮

有时湖边,只有开了紫花的柽柳



你先一步走过夏天

跟我说一朵莲不小心错失的雨季



不知道岁月是否存在边缘

广场像面湖,生满野草



想起幸福就想起赶往故乡的马

鬃毛下悬挂一个叮叮当当的黄昏



烟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高密人。出版《烟驿诗选》等三部,获第五届风筝都文化奖,第六届“诗探索”中国诗歌发现奖。



图片

桑德罗.特劳蒂作品







钢琴课

柏明文



没有声音 没有颜色

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只用手语交流 眼神锐利冷漠



行李都可以丢掉 唯独那钢琴

穿过沼泽 穿过海浪

紧紧跟随 对琴的挚爱

使她愿意做任何违背心意的事情



有一种爱是永远相随

是近乎神经质的坚持

是晾在沙滩上的那颗心

慢慢收紧 被海水反复淘洗



哪次弹奏 不是心与心的撞击

如果爱你 就会沉浸在你的呼吸里

随着波涛起伏 融入深海



琴键上有看不见的吻痕

无数黑夜 她曾伏在琴上睡去

一首曲子弹奏了很久

那是爱的音符

密林里游荡 沼泽里回旋

反复诉说的都是想念



寂静在深海里传递

所有声音都隐去..只留下那些琴键

一个紧挨着另一个



柏明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诗集《灯火斑斓》 《潮汐和风》等,曾获“中国第二届长诗奖”、“芒种年度诗人奖”、“泉城文艺奖”等奖项。









你说你是度我于灾厄的

李爱华



你说你是来度我于灾厄的

当时我正在面包房内工作

面包在烤箱里一点点变黄

酥油发出滋儿滋儿叫声

在疼痛中走向成熟

是它唯一的方向



我用四十岁的泪光丈量你

十五年的烘焙历史

让我不停地追求技术完美

怎样才能不用高温烘焙

就可以拯救爱情



我是如此热爱烘焙



至把灵魂也投进烤箱

香甜却喂养不了我的嘴唇

面对充满情欲的河山

我一炉又一炉烘烤面包

大口的嚼食着孤独



李爱华,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主业:烘焙师,副业:烘焙文字









借箭

朱建霞



我立在船上

望着雾气腾腾的对面





来了

羽箭破空的声音让人激动

我使劲挺了挺身子

一支、十支、百支、千支……

我忘记了疼痛

忘记了一个草人,要这么多箭

又有何用



朱建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习诗多年,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等。











牟海静



变成一缕空气

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

不掉队,也不声张



参与徜徉山水的惬意,看云,听风

环绕一棵树,解读他的心语

然后,带一兜鸟鸣回家



旁观名利场,看他们喘着粗气

抡起棒槌,看谁先捉住那只蚂蚁

你吓得退后几步,以免血腥溅到自己身上



被需要也不过分幸福

被漠视也不感到痛苦



你怀抱自己的品性

星空下,听到了自己的呼吸



牟海静,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支点》等,获第九届万松浦文学新人奖、全国第四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等奖项。









今夜不哭

梵君



多么悲哀呀!

袈裟破旧 兜不住的

似早年曾埋下过的孽根

在这里寺庙

摇晃,斋戒的人

在给一个个窟窿添土



他们不住地填,木鱼不住地

露出辨析的牙齿——似笑非笑



快请脱下皇帝的貂裘吧

在眼前墓碑上刻下更多谎言的人



梵君:青年诗者、译者。从事英语教学、多语文学翻译和研究。

中国女诗人诗选 | 山东女诗人篇



推荐语 杜牧野:荐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