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诗人诗选 | 湖南女诗人篇


2022-07-22 11:06:16  myyy  所属诗集  阅读222

00个   

来源:女诗人诗选公众号

《中国女诗人诗选》,施施然(袁诗萍)主编,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湖南篇 19位女诗人的诗-组稿:谈雅丽







一个人的河

骆晓戈



假如一个人拥有一条河,

可以说你什么忧伤都没有了。

没有家,森林是你的家;

没有浴室,河湾是你的浴室;

没有欢乐,野花是你的欢乐;

没有伙伴,水鸟是你的伙伴。



一条河比什么都重要,

它的四季是你最忠实的听者,

总是悄然而至,默默地听你倾诉,

然后又不辞而别了,从不抱怨呢;

它的微风(河面总是有微风)

不管从哪个方向刮的,

总是挽起你的手臂,不论你朝哪个方向

送上一程再送上一程,然后

挽个发髻,作为对你的记忆……



假如一个人拥有一条河,

可以说你很富有很富有了。

顺流而下,是你长长的画廊,

没有故事,涛声给你说呀;



没有灯盏,明月给你挂呀;

没有裙子,水草给你织呀;

没有镜子,河面给你照呀……



河流的胸膛说得上是最宽广的了,

什么不平,什么抱怨跟它说说也就平息了;

河流的爱恋说得上是最深沉的了,

什么苦痛,什么悲伤用它浇浇也就安静了。

它早就把漫漫的历程变成了花红柳绿呢;

它早就习惯了为他人忙忙碌碌呢。

所以你不用担心它朝三暮四,

它稳沉着呢,它把心事深藏在河床下

那一颗鹅卵石下面了呢。



骆晓戈,原名小鸽,女性研究学者。湖南工商大学中文系教授。









在沱江与长江交汇处

张战



你知道一条江里的水有多少层

多少股吗

最底层的水流是最急还是最缓

中间那一层是清还是浊

水总是你挤我,我挤你

像孩子们在狭窄的走廊里用胳膊肘互怼

它的深喉吞进和吐出过多少鱼

有时我看见一条江的幻影从你脸上掠过

光影变化了你脸上的沟壑

有时那条江就在人流汹涌的大街上

我也正在水里

眼睁睁看着水浪拍碎在我头顶

我多希望我能不畏惧

曾有一刻我和你一起站在江岸看水

岸上有人歌唱

漩涡里有温柔的唧咕声

红嘴鸥的身子是融雪的颜色

我希望我的手掌能接住雨燕一触即离的吻

它的脚细得能在针尖上跳舞

一条江就是一股长长的绞緾着的粗绳

但我希望它有时能散开如女人顺滑的长发

这混沌的水啊

哪怕全都清澈

也是各种力相抗相叠

我们着迷于河面的漩涡与洄纹

右边的水急匆匆奔涌前去如义士赴崖

左边却有一支回转来

如汽车在红绿灯前掉头

猛撞上往前奔涌的水圆鼓鼓的肚皮



时时生,时时逝,时时变

是什么把这一切带走

柔软至虚无的江水

无处不是伤口

无处不是缝隙

无处不在愈合



张战,长沙人,已出版诗集《张战的诗》等四种。









猿魂倾诉

李静民



诸神细嚼后将你吐向四方

大地怀抱着你深入泥土

河流从远而来悱恻在你身旁

温暖着你 养育着你 瞩望着你

当春天的少女奔跑成人间

拯救生命的河流

纯情的基因已在血中

潺潺成河的女祖先

被沉默与单纯刺瞎的双眼

看不见命运之绳在悬崖上紧系



天空让你栖居洞穴

这荒凉的猿洞

智慧和语言是幽幽的磷火

亡魂的泪水也在火光中流淌

夜色将你安置梦中

在这座死寂山中 风雪交加

在悠远和茫然的时间中

含泪着一颗灵魂

昏沉着一个人间

在宇宙蔚蓝的笑颜中持续着



静静的大地泪积成盐

不眠之魂的呼号

用怎样的悲歌与声响

让你从梦中惊醒

从麻木中感觉腹中的胎悸

人类的女祖先 她苍白而清瘦

依在夜色怀中 娇小美丽

荒凉的山河与家园

枕在她的颅下

身边站满沉默的村庄



李静民,浙江嘉兴人,现居湖南湘乡市,出版诗集三部。









暴风雪

谈雅丽



这样控制自己,索然的一生

修行着阳春白雪的天空,不动声色的镇定



我有额外的时间去往深山

乌云在峡谷聚集,狂风把玻璃吹得哗哗乱响

深夜我打开窗帘,看见暴风雪正袭击群山

一只巨手拼命敲门,想闯进我的林中木屋



面前耸立的一座峭壁

枯坐于冷冽的大雪之中

仿佛神在怒吼,咆哮……

他宽大的衣袍,装满几世的怨叛



谁会收拾劫后余生的战场

唯有参悟的僧人一言不发

在黎明大雪中,化为迎面站立的一尊巨石

野兽了无踪迹,被风雪掩埋住一切



受控于自然的宏大之力,我和整个人间

直到次日,才被雪后的寂静叫醒



走到门外,我迎接一个明净如雪的清晨

多少痴心与迷恋,激情与追求

谵妄与疯狂,燃烧的欲望

在我身上,再度出现一场永不停息的暴风雪



谈雅丽,湖南常德人,出版散文集《沅水第三条河岸》《江湖记》,诗集《鱼水之上的星空》《河流漫游者》





图片

桑德罗.特劳蒂作品







与海浪鸥鸟共度一个下午

舒丹丹



面对大海尽可放弃言辞,

平静或激荡,都有海浪替你说出。

只需走进薄薄的潮水,加入到

那网一般倾覆的鸥声中,

立定,看细浪一遍遍安抚沙滩,

远处一只鲸鱼突然喷射水柱,

撕开海面柔软的蓝绸。

或者踢掉鞋子,当潮水收拢夕光,

与奔跑的影子追逐,

偶尔被贴地而生的海草或贝壳

轻轻扎一下,如同遭遇生活

暗藏的尖刺:一切都是馈赠。

仿佛听从一种神秘的自然教义,

巨大的美与安详将你俘获,

令你噤声,失忆——

没有痛苦值得想起,也没有夙愿

需要许下。直到天空矮下来,

鸥鸟栖落又飞起,为你停留在

一个合适的高度。



舒丹丹,七十年代生于湖南常德,著有诗集《蜻蜓来访》《镜中》,译诗集《别处的意义——欧美当代诗人十二家》《我们所有人——雷蒙德?卡佛诗全集》《高窗——菲利普?拉金诗集》。









杨梅宝贝

邓朝晖



节日前的落日像未成熟的杨梅果

砸得满地都是

白色的汁液流出来

像一个伤心之人呕出的血

我无意悲哀那些

空阔的悲哀

我只关心从树上落下来

还没有毁掉的果子

像极了旷日持久

仍不肯撤退的爱情



因为它们的小

我把所有细小而受到伤害的果子

都唤做宝贝



邓朝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诗刊社23届青春诗会,获27届湖南省青年文学奖、中国第五届红高粱诗歌奖等奖项。









在诗中怀揣一枚楚国的橘子和他告别

柴棚



沿着一条水路,回到很久以前

回望中的时光如辰水倒流

站在历史的边缘

不断重复来到同一个地方

从大酉藏书洞走进去

又从善卷归隐地走出来

向酉山高处走,又向辰水低处去



两千年的时光,我将一首词记得很牢

屈原夕宿辰阳,上下求索

词里有他的指纹,他的呼号和朝飞暮卷

我蘸着大酉山的书卷气,用辰水濯洗我的人间



世事柔软,我再次被一首词惊醒

我知道,王阳明来过两次

辰阳悟道,题诗明志

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天空

皆因他而发出光亮



还有多年前,关于另一个我留下的气息

这里的路是我走过的,尽管足音已成为风声

我仍然像一只猫爱上黑夜,孩子迷恋神鬼传说

风的发丝绕过我,有年少的惊喜和迷离,紧追不放

繁殖出长长短短的句子,漫山遍野,迎风摇曳



在一首词里,我读懂了他的哲学人生

每一个字在缩短我和他的距离

每一个词加速我贴近他的背影

石碑上滴落的雨水,悲喜交集

橘园里,橘子树一棵连着一棵

表情谦卑,性情温良

和满园的橘子一样,我被地心引力牵引

一场细雨融入生命,我听到朗朗书声和我的回声

像极了他用温存的嗓音和我对话



辰水醒了,顺流而下

这是一行渐行渐远的诗

要允许我和过去告别,为了和他告别

我一口气奔走了几千年

许多亲爱的事物,是我昨夜留下的月光白

是一枚红色印鉴,是白纸黑字

是我刻在酉庄的唇印和追逐辰水的喘息



今天,我停止漂泊

在诗中怀揣一枚楚国的橘子和他告别

这代表善意本身

我仰望的这首诗,前程远大

像庙里延续的香火,供养着梅花的灵魂

青砖灰瓦的颜色,是我如今的生活,简单又明了



柴棚,著有诗集《碎碎念》《叩拜雪峰山》。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2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









你们太粗鲁了

玉珍



在精神之上,有水无法穿越的桥梁

在深水,精神救不了溺亡之人

你们爱铜臭胜过花香



路人在谈论今夕的粮食,用收成

隔绝与自然的关系

你不懂我用失眠养育的

森林般的辞藻。在渴睡的听力中

夜莺成为陌生人。



你们太粗鲁了,你们漠视诗歌造就的世界

在饭碗中挖掘饱胀

而苍白之眼——看见了谁的垂死?

词语之内我们不是近亲



而语言的脐带

并无法拯救我们的隔



玉珍,1990年生于湖南株洲。





图片

桑德罗.特劳蒂作品





速 写

康雪



光照在羊背,草叶,石头

和照在人脸上

有些微妙的不同。



光在人身上学习到脆弱

尽管从不哭泣。

但光照在你脸上时总要

暗下去

很难分清那是光的阴影

还是你本身。



有时,你是真的很高兴

是光穿上你的衣服,替你站在

世界前面。



康雪,90后,湖南益阳人。著有诗集《回到一朵苹果花上》《捕露者》。









核桃之家

青蓖



父亲退休后,一门心思都在夹核桃

核桃仁装满了罐子

而我和妹妹总是在买核桃

“这个固执的老家伙”

邻居太太神经衰弱地听着核桃夹喀嚓喀嚓

压碎弹跳的果壳

我和妹妹睡觉,有时在睡梦中牵回

别人的长毛狗,扔给父亲

“对,让长毛狗卡住核桃夹”

妹妹没有我阴暗

醒来后分不清梦是谁的

三十岁姐妹又同睡一张床

妹妹撅着屁股挨着我

我们的隔阂是核桃的膜

她挨我越近越感知到硬度

父亲每天从核桃壳中爬出来去洗脸

他睡在一张软垫

床留给了母亲早年的英魂

退休前母亲是亡妻

一张注销户口纸

现在成了强势的女人

让我们甚至以为母亲死于核桃夹

“爸爸惩罚核桃夹的方式”

妹妹天真地笑出粉扑的褶皱

呵,她比我老得快



青蓖:湖南永州人,2006年末开始诗歌写作。









小心术

梅苔儿



我积攒了四十年的小心

只为甄别她的晚年



熬中药,煮小米粥,剁鸡块

一面瓷器,一面刀具

我日臻纯熟的小心术

来自母性的遗传——

她惧惊雷,轰鸣,甚至

大点声的嘈杂



所幸。阿尔兹海默症是温柔的橡皮擦

不着痕迹地

擦去陡峭,霜冻,坍塌

她只记得向命运喜悦献出的

——蜂箱,彩糖纸,蝴蝶结



院子里的阳光,轻轻

裹着竹藤椅上熟睡的母亲。不停

往她全身刷金黄的蜜



真好。世界小心而恬静

她无需再一次辛苦地辩识自己



梅苔儿,浏阳人,有作品发表于《诗刊》《新华文摘》等刊物









湖边人家

叶菊如



这片水域唯一的院落,是神秘的

它用一只大黄狗

一个男主人

几缕出没无常的炊烟

阻拦我们的离去



铁山水库隐居于洞庭湖边

无人能懂的

闲寂,从男主人口中说出

依然无人能懂



绕过湖边人家,我们在雪地里

闲聊,呆望,渔船上

有一只鸬鹚展开了翅膀

也许,下一秒

能逮住一条红鲤。而雪正慢慢地飘下来

仿佛是,走捷径的书信



叶菊如,湖南岳阳人,曾参加第25届青春诗会。





图片

桑德罗.特劳蒂作品







父亲去铎山镇

谢小青



他偶尔离开山村

到二十里外的铎山镇

看过往的城际班车

他也想中途上车

看那些打扮妖艳的女子

想把她们种在地里

看打台球

见一个个老故事掉到陷阱里

悄悄倾斜的阳光

打在他泥色的脸上

他在两百米长的小镇上转来转去

从香香理发店到铎山加油站

五分钟路程,却用了他大半辈子

最后他买了一条低档的香烟回家

把阴影吸进肺里



谢小青,80后,出版诗集《起风了》《无心地看着这一切》,获得《人民文学》“紫金”诗歌一等奖,《星星》2011年度诗人等。









狂澜之声

唐益红



上弦月高挂在树上 天真如我

又如何识得出群山在走位换形

因为看得见那块可以预见的阴影

怀抱春风的人负罪前行



上弦月是你埋下的隐患

我一次次不知疲倦地靠近

一次次审视被你加速的春天蹑足笃行

流水远了一截 夜色又加深了一程

多么悲伤的黄昏

我也有一个上弦月啊

我也有个狂澜发不出声



但我必须忍住这莫名的不忍

醒来,我就和你一样

还原成一个普通的人

假装忘记刚刚闪过的一瞬



来呀,我们来仰望各自的天空

来呀,我们来加重这夜色迷人



唐益红,湖南常德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两部。









酩酊之诗

拾柴



雨水自屋檐而下

却分明是一个人垂落的

眼帘



思南路,一道酩酊

之光

炫耀着我从未见过的悲伤



叫不出名字的生灵

泊在人类餐桌上

眼角微垂,有如一只夜航的鹰



透过它青色的翼

分明瞧见



无从举证的鞭子

开始慢慢细如箸筷



试探着

我们是否还能发出

轻薄的叫喊



拾柴,1972年出生于湖南华容集成垸,著有诗集《刺猬之歌》,现居岳阳。









语言

贺予飞



文学院新来了一批留学生

索马里小伙讲法语

几个说英语的来自印度

澳门的贵族后裔

念着流利的葡萄牙语



我的高中同学宋兴邦,去伊拉克工程援建

三年被迫学会了四种语言

每颗子弹都在和词语搏斗,还不懂得死亡

孩子已经开枪



还有什么让我悲伤

我曾在海德公园看到一个疯子

站在巨石上,用方言

朝天空怒吼



如今,他每夜

都来到我的梦中



注:本诗中的“海德公园”是英国1810年在澳大利亚殖民时仿建。



贺予飞,湖南宁乡人,1989年生,博士,大学教师,入选诗刊社第37届青春诗会,出版诗集《星星的母亲》。









随想

熊芳



小鸟停在门口叽叽喳喳东张西望

几只小鸡在荒草中啄食

一群孩子打着赤膊嬉闹着赶走夕阳

有只孤雁从屋顶飞过

你永远不知道,为何

石头缝里能不断的长出新草,就像你

永远不知道,井水

为何能凉透骨心



熊芳,湖南桃源人。出版诗集《玫瑰的眼睛》。









窗·谁在为我们选梦
胡小白


好多偏爱:
稚嫩,温暖,波光粼粼的
尽可能多的手指,为魂灵解开黑色乳罩

——流浪;望不到尽头的海……;循环。为了什么?

醒来时什么也没抓住
落在记忆里的那朵木槿花变成疑问的点,沉入没有回响的昏迷底部

谁的梦在纸上摊开的白昼里游来游去,天真的
担心被选走



胡小白,瑶族,现居湖南张家界。2021年入选第11届十月诗会;有作品发表于《诗刊》、《十月》、《草堂》、《散文诗》、《中华文学》等。









在喀拉峻草原
袁碧蓉


我们坐在草甸上
对面,天山连着天山,雪连着雪
犹如一个永恒连着一个永恒
不远处,吃草的羊群,像天使,无视我们存在
金黄色金连花、净白色卷耳、深紫色薰衣草
还有苜蓿,淡蓝色勿忘我
它们深深浅浅摇曳样子
像这些年你对我讲过的那些话
此刻,唯一的痛苦,是不能停下来
但我知道
三个月以后,这里,将被大雪一层层覆盖

袁碧蓉,湖南桑植人,国家注册房地产估价师,有诗歌发表于《诗选刊》《诗歌风尚》等。

中国女诗人诗选 | 湖南女诗人篇



推荐语 杜牧野:荐
不是评论,请选择“现代诗…”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