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乾坤


2019-09-14 21:35:24  汤昌文  所属诗集  阅读408 】

00个   

《梦里乾坤》
文/汤昌文

与几损友于开心餐馆点桌酒菜,正欲大快朵颐。猝然,头顶十米高飘下老爹话儿:“毛毛,寻你许久,你在此来。爹此来,因一事搁心里几十年未告诉你,也没成想直到走,亦没机会,心上深感不安。这回寻得,是得与你道来。”
“这事,是祖上太太太爷传下,至我已三百年,这下可好,了却心愿。为父可好生去也。”我正欲起筷,冷不丁见老爹在天界驾五彩乘云,穿越眼前,就专为向我说解如此神奇故事。直觉后脑勺,头皮阵阵发麻。
“之前未与你说起,所以你不知,我们家族祖上在土坟坡,有一块十顷大之山坡野地,上栽神奇异果,此番算来应已长成果林。地沿南边盖有一御千年风雨而不摧木屋,屋子密不透风冬暖夏凉虫俎不垮,须奇特方法方可入内。屋内存有10张金黄色2米长1米宽50毫米厚据祖上说是什么碳纤维好材料,告诫此物无比珍贵罕见,据祖上说按照方法洒上神水,这板可随意拉长拉宽变薄至你想要的大小厚度,而其坚硬无比可御任何坚硬锐器。咱几代人一直保存该秘密未向人说起。也不懂此为何宝物,不懂如何使用。所以未曾妄动。时今告之于你,你应有方法了解并能好好利用。”
“祖上交代,屋子角落处有木柜,木柜内置一6L瓶。此瓶是为何物,祖上嘱咐至你这代,说你们一看便知,究竟何物并知晓如何使用。”
还没等听得明白正自发愣,老爹已然驾云而去。
损友一旁大呼小叫:“喔喔喔,喔喔……快回去快回去,找出来辩辩究竟神马宝物。你如发达,尔等可跟你沾光咧。”说罢好不遗憾自己祖上为何没这等好事。
确实从家往镇里方向须经过一大片连绵的低矮荒丘野岭,那里连绵长的是绿葱葱四季常青灌木丛,一条千年不变的泥沙石路穿延而过,伸往镇里那边。远远望去这里除却好看,亦是小儿捉迷藏上好之地。记得小时候一帮小孩总喜欢跑进那里溜玩,玩捉迷藏,累了便采摘到处皆是的酸甜多汁叫不出名的野果子,但是否有小房子小屋,还真未留意所以并未有见过。
连夜驱车,与着损友急迫迫往老家迅驰。急冲冲行至半路,说话间回头二车厢,几损友忽然奇怪皆遁然不见。
心内诧异万分与几分惊悚,待风尘仆仆赶到目的,时已天露晨曦,晨曦照射雾气弥漫。顾不得肚子饿,停下车四周打量,细细观察下,与幼时玩闹并无二致。只见眼前仍一片葱郁翠绿,几股袅袅炊烟时隐时现从树林中升起,几声鸡鸣几声鸭叫在树林深处传来,为幽静的树林增添了几分肃然神秘。透过清晨弥漫雾气,似见不远处确实有这么几座高矮不一、外表奇特,但不留意还真看不清的小房子杵山沟沟中。
正疑惑该如何从这泥沙石路去往小屋,背后已不知几时多了几位小姑娘,其中有人愿意前边引路,带我向神秘小屋。
几年不见,这里已多了一群看顾工人。果林原是被他们承包打理。进入果林,越往深处走,越感觉这片巨大果园的果树奇异(果树不大而果叶葱郁茂密,叶硕大如伞,圆圆密密弥盖了这片土地。细看似烟叶却绝非烟叶,再看以为藕叶此处却是山头,的确确还真不知它是为何物。)
毫不认识的果园工人有男有女,年纪不大均二十出头三十不到样子。尤其女孩子不仅年轻漂亮,还在园长的悉心培训下的确显得一副不单漂亮更精明能干的样儿。
有空气这般良好、湿气适中怡然的环境,看这群女孩子笑容灿烂笑容可掬的确在这生活得不错。而且见陌生人来,亦不窘不怕毫不见生。
心仍在暗自奇怪没见过刚才这植物。紧跟而随在身后指点的女孩向我解释,再过一段时间,这些叶子就可批量采摘、批量上市呢。我们就是以这种叶子生活。这种果叶特点是食用简单,耐饥耐渴。只要将之卷起煎饼果子状,塞进嘴里,细细咀嚼不光感觉出其汁如甘露味润悠长堪比王母娘娘寿园蟠桃的脆爽。
啧啧啧!如此说来这的确神奇得不可思议。
未了,在朝阳烘照进入果园,向小屋走去。果林里除了沙沙沙脚步摩擦地面砂砾的声音,还听见了果林深处鸡鸭鹅咯咯咯呱呱呱的追逐欢鸣。
逐渐,小径越走越窄,最终没路可辨可行。果树林也越来越矮,矮得人在里面无法直腰只能猫腰匍匐爬行。而旁边是贮满水的一条条纵横小水壕。
甚是诧异奇怪,此果林怎会低矮得如此。更不明白平时工人干活怎么个干法来着。
前面不仅没有路甚至连爬行走的路也断了。一面坚实的水泥墙子竖在面前,两边伸手摸也摸不着边,绕是无法绕过去了,攀也攀不上去。咋办?还是身后女孩子幽幽弱弱说:“哥!这儿得从地下面钻过去。”
我的天哪,这怎么个钻法呀。看那扁扁的缝隙似的缺口不注意还看不出来这么个口子。看样子就算手伸得进去肩膀也进不去啊。
女孩幽幽弱弱的声音再度传来:“我们平时要过去那边,都是腰一猫头一伸就过去了的,没事。哥!”有特么这么神奇?
趴在那听她说,我差点晕厥过去。
咦!可以咧。心念刚动,未觉动身,竟然泥鳅般丝滑丝毫未感觉一丝痛苦及困难,身子竟然已在墙这边了。
也未觉得后面有神马助力,就这般神奇,在这里。
还没费劲就过来了。哈哈哈。
果然不同世界,刚才那边黑幽幽,这边却光亮时现。放眼处只见不前方不是小屋是什么。
终于来到神秘小屋前,打量这小屋也看不出什么异样。就是光溜溜如似暗堡般。再瞧旁边的发现除是个子不同外也同样光溜溜。周围杂草丛生,但像是已有人这两天锄过,乱草四伏,夜晚里的露水珠儿还在杂草叶子上呢。
围着小屋转圈,没发现门安在哪个地方,正纳闷。女孩告诉:“哥,你对着屋顶呼叫:神屋神屋,开门吧。门就会自动开开。”你是谁啊?咋这么牛逼?正奇怪是不是真的,于是,口中对着屋顶如斯这般呢喃一番,小屋前正方正中已无声裂开了一条缝并逐渐扩大,最后一个正常的门就在眼前。太特么神奇了。带路小妞她又究竟是谁?为何能知我家传机密?
搁下疑虑,掩鼻进去,屋里很是空荡,满屋子直钻鼻孔的陈年秽尘灰迹霉味直扑耳鼻。
人进来产生的流动气息,带动了灰尘的洒落。掩着鼻搜索着,老爹说的柜子就倚身在角落,也是灰尘满盖。找见拉手但有锁锁着,于是以老爹所托找到密匙打开尘封柜门。呵呵,果真一瓶外表墨绿状如洗衣液瓶子的东西搁在里面。难道这就是老爹传话中的“神水”?
我按捺不住欣喜的心情,伸手提拎出来,稍感有点沉手。
继续四处摸索,最是想见到的珍贵的碳纤维材料在哪搁着呢?
在这里,在这里,只见移开的柜子地下。女孩活泼的向我雀跃呼叫。还是女孩子细心。扫开灰烬尘埃细细数点,数量不对。怎么只有7张。
而此时,就在我们在屋里搜寻的时候,小屋外面,已诡异的突地多出来许多完全陌生面孔之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围住屋子围住我们叽叽喳喳只不知道他们在叙说什么。
从屋里出来还在纳闷数量的事,这时人群中一个故意掩鼻的鼻音传进耳膜:“兄弟哪,你想知道为何只有7张吧?你问问身边女孩,谁是陈子,就一切都可清楚明了了。“
问陈子?陈子是谁,与这里有什么关系,与不见了的板又有何关系?
此时,谁也没注意到,西装革履的陈子其时就偷偷躲在人群后边,窥视着里面动静。
也许陈子根本来不及想象,会有人知道这事与他有关系。也根本没时间考究这故意捏鼻音是哪个王八羔子发出的。我其时正待欲问女孩怎么回事,只见一道金黄色光芒在人群后边那条泥沙石路耀眼亮起,只见这道亮光向镇里方向急射......电驰而去。
陈子此刻,脚下犹踩风火轮,神色慌张迎着嗖嗖风拂,驱驭着脚下那偷来的板往镇上逃窜。
陈子不敢回头看后面情况,也不知道有无人追来。
嗖嗖嗖急速的风声从陈子耳际飞向后头。脚下一路的电光火石迸射。天哪!那张碳纤维竟不知陈子用什么方法。踩在地上就可汽车般飞驰起来。太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板没有轮子,也不见有其他机关,平滑滑平悬在离地面20公分左右,在陈子踩滑板样的驱驭下竟然比跑车速度还快。见鬼了。这!
众人看我眼神奇异也觉身后有变有情况。转头随我眼光方向望,发觉是陈子已经逃窜至远。
吾此时想起瓶子上的律令,急急大喝一声:“好你个陈子偷贼哪里逃。”口里念念有词,犹如魔咒,南无阿弥陀佛陀耶……极乐无边回头是岸…南无阿弥陀佛陀耶……极乐无边回头是缘……。“尾音未断,镇里方向复又折回一道亮光射向这里越来越亮越来越近。渐渐见陈子其时已成趴板之势惊恐万状,本欲想逃却怎么也想不明白板子会突然如受了什么指引自动折回来。而且陈子此时想跳也跳不出去,就像被胶粘了、钉子牢牢钉在板上一样。
人群爆发出一阵惊呼,见陈子面如死灰无比惊悚颤抖着在板的悬回拖曳下,向着小屋这边缓缓停下来。
我大笑,紧张的心情松弛下来。
妖怪陈子,你能偷得走了俺宝贝么,你又不是千年老妖,岂能脱逃俺手心。
其时众人那里知晓其中玄机。
我也虚惊一场啊。
要不是拿到瓶子时读懂了瓶子上的伊语按照示意启开瓶子手指头沾过这神来圣水,拥有神仙天功,我哪能将宝物驼陈子逆转而回。
陈子彻底歇气耷拉头,一身体面的西装业在疾风撕扯中变成了乞丐星条,随一身脏汗灰土附在身上,豆大的汗珠仍不停冒出滴落金晃晃的板上,哧溜哧溜哧起一阵阵热汽。
见到板板安然回来,大家逐拥簇着我在人群中,觊觎我说出其中奥秘。呵呵,这秘密可不能漏出喔。说了就不灵念了,对不住了,乡亲。
大家欢悦挤站在小屋前坪,意犹未尽等着看我还能有没其他奇迹出现。
我自顾不了这些乡亲,于是计划看如何收拾屋内宝物,想法子怎么弄走。
女孩依依不舍一声不吭立于身后,眼泪吧嗒吧嗒的。想必是有什么话儿想与我说。我啊,最是见不得女孩眼泪尤其靓女眼泪一掉就慌乱无神不知身在何处该如何处理。
女孩泪眼婆娑:“哥,带我一起走好么?我要跟你出去,我想离开这个从来没离开过的地方,到外面去闯闯。去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即使跟着你做保姆洗衣做饭也行,也比老呆这儿强。在这里一辈子虽可衣食无忧,而又有什么用,这里是在太单调无聊了。每天除了除草施肥抓虫子空闲时间瞎胡闹,生活简直沉闷死了。”
“我也想像你这样出去能够见识多广丰富阅历多好啊。“
哦!原来这样。好吧,好吧,就这问题,好办。带回去给她找一厂子安脚问题不难。
这边未完,那边山腰的山阶小路朱朱肩挑一担花生向这边攀沿而上,俗名萝卜跟在朱朱后面,挑一担同样东西。
来得屋前未等歇息,朱朱说:“这次啊,时间短促,就不阻你拦你事情了。我们来啊送自种的花生给你,你带回去到油厂榨了。可香着呢。”
朱朱:“你不知道啊,花生不多,可花生不比其他地方花生,我们这花生神奇,你不知道。压榨的时候,你只要不离开,这油呼呼呼能不停榨出来,你不说停它会一直出油咧。”
但是,榨着时,你不能离开,哪怕一小半会也不行。因为只要你离开它就会自动停止永远不出油了。这也俺们这里它的神秘之处,所以你记住噢,这可是咱家这边绝不外传的神秘种子。
萝卜在旁连连点头表示,说是这样。这担也是,是俺爸让挑来的。
也不多,哥,你车装得下不?
不行咱就挑着,跟随着你车子跑,你不用担心。
呵呵。真有意思。这厢边问题未完。骤地眼前又蹦出个人。哦?肥猫。肥猫啥事呢。肥猫干脆:“借钱。给咱5千,咱得赶紧回医院,自己一条腿还在医院冰柜里搁着呢。啊?肥猫条腿在医院?那这肥猫咋到这来的?

......被老婆一脚给踹醒来了!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