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秩序——解读施施然《观罗平油菜花》


2022-08-04 18:06:14  myyy  所属诗集  阅读127 】

00个   

爱的秩序——解读施施然《观罗平油菜花》
施远方

观罗平油菜花

施施然



菩萨偏爱罗平,在正月

春风先一步抵达这里



遍地流淌的黄金

是幅员辽阔的爱

从红色的大地上升起

向十万座青山攀延



一朵复制着一朵

一片是另一片的影子

那不管不顾的姿态

如同身在爱情中的人



如同你,炽烈的占有欲里

深藏一颗赴死的心



2019年2月





[远方读诗]爱的秩序。读完施施然的采风作品《罗平组诗》的第二首《观罗平油菜花》,我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词语。这是一种怎样的秩序呢?首先,它有时间的先后顺序,这个顺序在自然规律里,却又没有规矩。这么说,主要是因为诗人是北方人,时间是共同的北京时间或者农历,然而南北大地的差异,却造成了不同的景观。“骏马秋风冀北,杏花春雨江南”,国家版图的辽阔,给我们带来了同一时间里各区域各美其美的风景。所以,从雪国跨入春都的施施然在诗歌的第一节中,使用了“偏爱”一词,书写罗平之春油菜花的美。有一种“春风不度玉门关”的小嫉妒。然而,当她置身美景中,却只有钟爱而已。因为这里,也是祖国的一部分,也是诗神经常光顾的地方。

第二节,诗人嫉妒心不再,也不再从抽象的角度来书写罗平油菜花的美,而是将其具体化、形象化。“流淌”一词,既是写实的微风的吹拂,也是务虚的生命的勃兴。但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讲,她都写出了油菜花的勃勃生机,写出了红土大地旺盛的生命力。“幅员辽阔的爱”一语,写得很贴切很生动。“幅员辽阔”既是写罗平的辽阔,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的惊人之美、壮阔之美,与“爱”一词连在一起,更写出了多线性的爱。花朵不爱大地,不会在此安家;大地不爱花朵,不会让它绽放;世人不爱油菜花,不爱这片故土,不会有如此惊天动地的花海;诗人如果不爱这片花海,不会跋山涉水到这里来。种种爱,如同花瓣一般,组成了一朵油菜花。而不论平地还是山丘、高峰,漫山遍野都是的油菜花,则似乎将诗人的整个感官,都置于花的宇宙之中了。“从红色的大地上升起/向十万座青山攀延”,花在攀延,爱也在蔓延。仿佛罗平的金色油菜花,瞬间都变成了火红的玫瑰,有了魔性。大气磅礴。

第三节,在具体化、形象化的基础上,诗人再次将观察的视觉细节化。“一朵复制着一朵/一片是另一片的影子”,这两行十分细腻而又无比阔大。从花海中,捡取一个细部来进行观察、书写,诗人写出了花朵之间的亲密,花瓣之间的倚靠,每一朵花与其他花朵亲密无间如影随形不离不弃,像极了赵孟頫夫人管道升《我侬词》中写的那样,“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因为有了这两句的描绘、过渡,诗意自然从宽泛的“爱”顺承到了“爱情”上来。由此可见,诗人心思的细密,滴水不漏。

第四节,诗人将大地之美、自然之爱,通过层层传递,抵达了自己的内心之爱,“她”感受到了对方那铺天盖地、排山倒海、义无反顾的“占有欲”。这种欲望,不就是爱情让被爱的人最憧憬、最感动的爱吗?

纵观全诗,每一句每一节丝丝入扣,衔接娴熟自然,情感细密而磅礴,非常有秩序。由景入情,景画情心,情因景投,景与情合,浑然天成,挚诚感人。试想诗人当时身处漫山遍野的黄花之中,那醉人的爱意灌入心底,是多么的美妙啊。

大自然是“人化的自然”,诗人很好地把握了这个美学、诗学尺度。采风作品,常常容易陷入走马观花,为主办地喝彩,为写景而写景,把文学当成了宣传。然而,施施然不但写出了眼中之景,也写出了心中之景。“凡可以入诗者,皆可如画”,“诗文书画,互为表里”,诗人把中国的诗画美学,做到了自己的极致。于是,芊芊女子,也有了英豪之气。施施然,就是这样的一个婉约中裹挟着豪放的诗人。

有秩序的爱,很美。





诗人简介:施施然,本名袁诗萍,诗人、画家,中国作协会员,河北文学院签约作家,曾获河北省“文艺振兴奖”、《现代青年》最受欢迎青年诗人、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等。著有诗画集《唯有黑暗使灵魂溢出》,诗集《青衣记》《杮子树》等,国画作品多次入选国际国内画展并被收藏。部分诗作被译为英语、瑞典语、法语、罗马尼亚、韩语等介绍到海外。国画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画展并被收藏。

爱的秩序——解读施施然《观罗平油菜花》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