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自珍诗全集1


2021-07-28 09:53:00  飞庵  所属诗集  阅读198 】

00个   

【己卯诗二十四首】

吴山人文徵、沈书记锡东饯之虎邱
一天幽怨欲谁谙,词客如云气正酣。我有箫心吹不得,落花风里别江南。

题吴南芗东方三大图,图为登州蓬莱阁,为泰州山,为曲阜圣陵
禽父始宅奄,犹未荒大东。周王有名祀,名山止龟蒙。
尚父赐履海,泱泱表大风。时无神仙言,不睹金银宫。
春秋贬宋父,坐失玉与弓。祊田富汤沐,季旅何懜懜。
秦穆作西畤,帝醉终可逢。恒无三脊茅,遂辍登山踪。
顽哉鲁与齐,灵气不牖衷。孤负介海岱,海深岱徒崇。
素王张三世,元始而麟终。文成号数万,太平告成功。
其文富沧海,其旨高苍穹。于是海岱英,尽入孔牢笼。
熙朝翠华至,九跪迎上公。厥典盛谒林,汉后无兹隆。
惜哉有阙遗,未举金泥封。小臣若上议,廷臣三日聋。
首谒孔林毕,继请行升中。继请射沧海,三事碑三通。
古体日霾晦,但嗤秦汉雄。周情与孔思,执笔思忡忡。

行路易
东山猛虎不吃人,西山猛虎吃人,南山猛虎吃人,北山猛虎不食人。
漫漫趋避何所已,玉帝不遣牖下死,一双瞳神射秋水。
袖中芳草岂不香,手中玉麈岂不长。
中妇岂不姝,座客岂不都。
江大水深多江鱼,江边何哓呶。
人不足,盱有馀,夏父以来目矍矍。
我欲食江鱼,江水涩咙喉,鱼骨亦不可以餐。
冤屈复冤屈,果然龙蛇蟠我喉舌间,使我说天九难、说地九难。
踉跄入中门,中门一步一荆棘,大药不疗膏肓顽。
鼻涕一尺何其孱,臣请逝矣逝勿还。
嘈嘈舟师,三五詈汝:汝以白昼放歌为可惜,而乃脂汝辖。
汝以黄金散尽为复来,而乃鞭其脢。
红玫瑰,青镜台,美人别汝光徘徊。
腷腷膊膊,鸡鸣狗鸣。
淅淅索索,风声雨声。
浩浩荡荡,仙都玉京。
蟠桃之花万丈明,淮南之犬彳亍行。
臣岂不如武皇阶下东方生。
乱曰:三寸舌,一枝笔,万言书,万人敌,九天九渊少颜色。
朝衣东市甘如饴,玉体须为美人惜。

梦得“东海潮来月怒明”之句,醒,足成一诗
昙誓天人度有情,上元旌节过双成。西池酒罢龙娇语,东海潮来月怒明。
梵史竣编增楮寿,花神宣敕赦词精。不知半夜归环佩,问是崆峒第几声。

又成一诗
东海潮来月上弦,崆峒抚罢静诸天。西池一宴无消息,替管桃花五百年。

邻儿半夜哭
邻儿半夜哭,或言忆前生。前生何所忆,或者变文名。
我有一箧书,属草殊未成。涂乙迨一纪,甘苦万千并。
百忧消中夜,何如坐经营。剪烛蹶然起,婢笑妻复嗔。
万一明朝死,堕地泪纵横。

杂诗,己卯自春徂夏,在京师作,得十四首 其一
少小无端爱令名,也无学术误苍生。白云一笑懒如此,忽遇天风吹便行。

其二
文格渐卑庸福近,不知庸福究何如。常州庄四能怜我,劝我狂删乙丙书。

其三
情多处处有悲欢,何必沧桑始浩叹。昨过城西晒书地,蠹鱼无数讯平安。

其四
手种江山千树花,今年负杀武陵霞。梦中自怯才情减,醒又缠绵感岁华。

其五
庞眉名与段公齐,一脉东原高第题。回首外家书帙散,大儒门祚古难跻。

其六
昨日相逢刘礼部,高言大句快无加。从君烧尽虫鱼学,甘作东京卖饼家。

其七
十年提倡受恩身,惨绿年华记忆真。江左名场前辈在,敢将名氏厕陈人。

其八
偶赋山川行路难,浮名十载避诗坛。贵人相讯劳相护,莫作人间清议看。

其九
万柳堂前一柳无,词流散尽散樵苏。山东不少升平相,为溯前茅冯益都。

其十
荷叶粘天玉蝀桥,万重金碧影如潮。功成倘赐移家住,何必湖山理故箫。

其十一
交臂神峰未一登,梦吞丹篆亦何曾。丈夫三十愧前辈,识字游山两不能。

其十二
楼阁参差未上灯,菰芦深处有人行。凭君且莫登高望,忽忽中原暮霭生。

其十三
东抹西涂迫半生,中年何故避声名。才流百辈无餐饭,忽动慈悲不与争。

其十四
欲为平易近人诗,下笔清深不自持。洗尽狂名消尽想,本无一字是吾师。

题红蕙花诗册尾并序
苏州袁廷梼,字又凯,有王晋卿、顾仲瑛之遗风,文酒声伎,江南北罕俪者。当时座客,极东南选,而家大人未第时,亦曾过其宅。君死后,家资泯然。今年冬,有絺而秀者,来谒于苏松太道官署,寒甚,出晋砚求易钱,则又凯嗣君也,大人赠以资,不受其砚。噫。西华葛帔,刘竣著书,所从来久矣。钮非石亦其座上客,非石尝为君致洞庭山红蕙花一本,君大喜,贮以汝州瓷,绘以宣州纸,颜其室曰:红蕙花斋。名其诗文曰:《红蕙斋集》。刻其管曰:红蕙斋笔。又自制《红蕙花乐府》,付梨园部。又徵人赋红蕙诗,海内词流,吟咏殆遍。今嗣君抱来乌丝阑素册高尺许,皆将来蕙故也。君之风致可想见矣。余悲盛事不传,感而题于册尾。

其一
香满吟笺酒满卮,枫桥宾客夜灯时。故家池馆今何许,红蕙花开空染枝。

其二
读罢一时才子句,《骚》香汉艳各精神。十年我恨生差晚,不见风流种蕙人。

其三
歌板无聊舞袖凉,江南词话断人肠。人生合种闲花草,莫遣黄金怨国香。

其四
眼前谁是此花身,寂寞猩红万古春。花有家乡侬替管,五湖添个泛舟人。


【庚辰诗四十三首】
驿鼓三首
其一
河灯驿鼓满天霜,小梦温黁乱客肠。夜久罗帱梅弄影,春寒银铫药生香。
慈闱病减书频寄,稚子功闲日渐长。欲取离愁暂抛却,奈君针线在衣裳。

其二
钗满高楼灯满城,风花未免态纵横。长途借此销英气,侧调安能犯正声。
绿鬓人嗤愁太早,黄金客怒散无名。吾生万事劳心意,嫁得狂奴孽已成。

其三
书来恳款见君贤,我欲收狂渐向禅。早被家常磨慧骨,莫因心病损华年。
花看天上祈庸福,月堕怀中听幻缘。一卷金经香一炷,忏君自忏法无边。

发洞庭,舟中怀钮非石树玉、叶青原昶
西山春昼别,两袖落梅风。不见小龙渚,尚闻隔渚钟。
樽前荇叶白,舵尾茶华红。仙境杳然杳,酸吟雨一篷。

此游
其一
此游好补前游罅,挥手云声浩不闻。两度山灵濡笔记,钱塘君访洞庭君。

其二
舟到西山岸,寻幽迤逦斜。居然六七里,无境不烟霞。
遂发石公寺,定过神女家。云和风静里,已度万梅花。

其三
风意中流引,香烟在屿迟。悠扬闻杜若,仿佛邀蛾眉。
白日憺明镜,春空飘彩旗。湖东一回首,万古长相思。

(其二,其三据昭代名人尺牍补之)

过扬州
春灯如雪浸兰舟,不载江南半点愁。谁信寻春此狂客,一茶一偈过扬州。

观心
结习真难尽,观心屏见闻。烧香僧出定,哗梦鬼论文。
幽绪不可食,新诗如乱云。鲁阳戈纵挽,万虑亦纷纷。

又忏心一首
佛言劫火遇皆销,何物千年怒若潮。经济文章磨白昼,幽光狂慧复中宵。
来何汹涌须挥剑,去尚缠绵可付箫。心药心灵总心病,寓言决欲就灯烧。

因忆两首 其一
因忆横街宅,槐花五丈青。文章酸辣早,《知觉》鬼神灵。
大挠支干始,中年记忆荧。东墙凉月下,何客又横经。

其二
因忆斜街宅,情苗茁一丝。银缸吟小别,书本画相思。
亦具看花眼,难忘授《选》时。泥牛入沧海,执笔向空追。

客春,住京师之丞相胡衕,有丞相胡衕春梦诗二十绝句。春又深矣,因烧此作,而奠以一绝句
春梦撩天笔一枝,梦中伤骨醒难支。今年烧梦先烧笔,检点青天白昼诗。

春晚送客
潞水滔滔南向流,家书重叠附征邮。行人临发长亭晚,更折梨花寄暮愁。

琴歌
之美一人,乐亦过人,哀亦过人。
月生于堂,匪月之精光,睇视之光。
美人沈沈,山川满心。落月逝矣,如之何勿思矣。
美人沈沈,山川满心。吁嗟幽离,无人可思。

偶感
昆山寂寂弇山寒,玉佩琼琚过眼看。一事飞腾羡前辈,升平时世读书官。

赵晋斋魏、顾千里广圻、钮非石树玉、吴南芗文徵、江铁君沅,同集虎邱秋宴作
尽道相逢日苦短,山南山北秋方腴。儿童敢笑诗名贱,元气终须老辈扶。
四海典彝既旁达,两山金石谁先储。影形各各照秋水,渣滓全空一世无。

题虎跑寺
南山跸路丙申开,庚子诗碑锁绿苔。曾是纯皇亲幸地,野僧还盼大行来。

杭州龙井寺
红泥亭倒客来稀,钟磬沉沉出翠微。无分安禅翻破戒,盗他常住一花归。

怀沈五锡东、庄四绶甲
白日西倾共九州,东南词客愀然愁。沈生飘荡庄生废,笑比陈王丧应、刘。

呜呜硻硻
黄犊怒求乳,朴诚心无猜。犊也尔何知,既壮恃其孩。
古之子弄父兵者,喋血市上宁非哀。
亦有小心人,天命终难夺。授命何其恭,履霜何其洁。
孝子忠臣一传成,千秋君父名先裂。
不然冥冥鸿,无家在中路。恝哉心无瑕,千古孤飞去。
呜呜复呜呜,古人谁智谁当愚。
雰复雰,智亦未足重,愚亦未可轻。
鄙夫较量愚智间,何如一意求精诚。
仁者不訹愚痴之万死,勇者不贪智慧之一生。
寄言后世艰难子,白日青天奋壁行。

幽人
幽人媚清晓,落月澹林光。欲采蘅兰去,春空风露香。
阿谁叫横玉,惊起绿烟床。亦有梅花梦,颓鬟待太阳。

寒夜读归佩珊夫人赠诗,有“删除荩箧闲诗料,湔洗春衫旧泪痕”之语,怃然和之
风情减后闭闲门,襟尚馀香袖尚温。魔女不知侵戒体,天花容易陨灵根。
蘼芜径老春无缝,薏苡谗成泪有痕。多谢诗仙频问讯,中年百事畏重论。

注:归佩珊:即归懋仪,清代常熟女诗人。

昨夜二首
其一
昨夜江潮平未平,篷窗有客感三生。药炉卧听浑如沸,不似墙东钗钏声。

其二
种花都是种愁根,没个花枝又断魂。新学甚深微妙法,看花看影不留痕。

紫云回三叠
宋于庭妹之夫曰缪中翰,分校礼部试,于庭以回避不预试。予按乐府有《紫云回》之曲,其词不传,戏补之,送于庭出都。

其一
安香舞罢杜兰催,水瑟冰敖各费才。别有伤心听不得,珠帘一曲《紫云回》。

其二
神仙眷属几生修,小妹承恩阿姊愁。宫扇已遮帘已下,痴心还伫殿东头。

其三
上清丹箓姓名讹,好梦留仙夜夜多。争似芳魂惊觉早,天鸡不曙渡银河。

咏史二首
其一
宣室今年起故侯,衔兼中外辖黄流。金銮午夜闻乾惕,银汉千寻泻豫州。
猿鹤惊心悲皓月,鱼龙得意舞高秋。云梯关外茫茫路,一夜吟魂万里愁。

其二
一样苍生系庙廊,南风愁绝北风狂。羽书颠倒司农印,幕府纵横急就章。
奇计定无宾客献,冤氛可顾子孙殃。何年秘客搜诗史,输与山东客话长。

逆旅题壁,次周伯恬原韵
名场阅历莽无涯,心史纵横自一家。秋气不惊堂内燕,夕阳还恋路旁鸦。
东邻嫠老难为妾,古木根深不似花。何日冥鸿踪迹遂,美人经卷葬年华。

赠伯恬
毗陵十客献清文,五百狻猊屡送君。从此周郎闭门卧,落花三月断知闻。

广陵舟中为伯恬书扇
红豆生苗春水波,齐梁人老奈愁何。逢君只合千场醉,莫恨今生去日多。

读公孙弘传
三策天人礼数殊,公孙相业果何如。可怜秋雨文园客,身是赀郎有谏书。


八极曾陪穆满游,白云往事使人愁。最怜汗血名成后,老踞残刍立仗头。

吴市得题名录一册,乃明崇祯戊辰科物也,题其尾一律
天心将改礼闱徵,养士犹传十四陵。板荡人材科目重,蓁芜文体史家凭。
朱衣点过无光气,淡墨堆中有废兴。资格未高沧海换,半为义士半为僧。

以汉瓦琢为砚赐橙儿,因集斋中汉瓦拓本字成一诗,并付之
平生自喜,传世千秋。高官上第,甘与阿侯。

才尽
才尽不吟诗,非关象喙危。青山有隐处,白日无还期。
病骨时流恕,春愁古佛知。观河吾见在,莫畏镜中丝。

铁君惠书,有“玉想琼思”之语,衍成一诗答之
我昨青鸾背上行,美人规劝听分明。不须文字传言语,玉想琼思过一生。

戒诗五首
其一
蚤年撄心疾,诗境无人知。幽想杂奇悟,灵香何郁伊。
忽然适康庄,吟此天日光。五岳走骄鬼,万马朝龙王。
不遇善知识,安知因地孽。戒诗当有诗,如偈亦如喝。

其二
百脏发酸泪,夜涌如原泉。此泪何所从,万一诗祟焉。
今誓空尔心,心灭泪亦灭。有未灭者存,何用更留迹。

其三
行年二十九,电光岂遽收。观河生百喟,何如泛虚舟。
当喜我必喜,当忧我辄忧。尽此一报形,世法随沈浮。
天龙为我喜,波旬为我愁。波旬尔勿愁,咒汝械汝头。

其四
律居三藏一,天龙所护持。我今戒为诗,戒律亦如之。
堕落有时有,三涂报则否。舌广而音宏,天女侍前后。
遍召忠孝魂,座下赐卮酒。屈曲缭戾情,千义听吾剖。
不到辨才天,安用哆吾口?

其五
我有第一谛,不落文字中。一以落边际,世法还具通。
横看与侧看,八万四千好。泰山一尘多,瀚海一蛤少。
随意撮举之,龚子不在斯。百年守尸罗,十色毋陆离。



【辛巳诗三十九首】

能令公少年行
序曰:龚子自祷蕲之所言也,虽弗能遂,酒酣歌之,可以怡魂而泽颜焉。
蹉跎虖公,公今言愁愁无终。
公毋哀吟,娅姹声沈空。
酌我五石云母钟,我能令公颜丹鬓绿而与年少争光风。
听我歌此胜丝桐,貂毫署年年甫中。
箸书先成不朽功,名惊四海如云龙。
攫挐不定光影同,徵文考献陈礼容。
饮酒结客横才锋,逃禅一意皈宗风。
惜哉幽情丽想销难空,拂衣行矣如奔虹。
太湖西去青青峰,一楼初上一阁逢。
玉箫金琯东山东,美人十五如花秾。
湖波如镜能照容,山痕宛宛能助长眉丰。
一索钿盒知心同,再索班管知才工。
珠明玉煖春朦胧,吴歈楚词兼国风。
深吟浅吟态不同,千篇背尽灯玲珑。
有时言寻缥渺之孤踪,春山不妒春裙红。
笛声叫起春波龙,湖波湖雨来空濛。
桃花乱打兰舟篷,烟新月旧长相从。
十年不见王与公,亦不见九州名流一刺通。
其南邻北舍谁欤相过从,痀瘘丈人石户农。
嵚崎楚客,窈窕吴侬。
敲门借书者钓翁,探碑学拓者溪僮。
卖剑买琴,斗瓦输铜,银针玉薤芝泥封。
秦汉密,齐梁工,祛经梵刻著录重。
千番百轴光态熊,奇许相借错许攻。
应客有元鹤,惊人无白骢。
相思相访溪凹与谷中,采茶采药三三两两逢,高谭俊辨皆沈雄。
公等休矣吾方慵,天凉忽报芦花浓。
七十二峰峰峰生丹枫,紫蟹熟矣胡麻饛,门前钓榜催词筒。
余方左抽豪、右按谱,高吟角与宫,三声两声棹唱终。
吹入浩浩芦花风,仰视一白云卷空。
归来料理书灯红,茶烟欲散颓鬟浓。
秋肌出钏,凉珑松梦,不堕少年烦恼丛。
东僧西僧一杵钟,披衣起展华严筒。
噫嚱少年万恨填心胸,消灾解难畴之功。
吉羊解脱文殊童,著我五十三参中。
莲邦纵使绿未通,它生且生兜率宫。

寥落
寥落吾徒可奈何,青山青史两蹉跎。乾隆朝士不相识,无故飞扬入梦多。

暮雨谣三?
其一
暮雨怜幽草,曾亲撷翠人。林塘三百步,车去竟无尘。

其二
雨气侵罗袜,泥痕黦画裳。春阴太萧瑟,归费夕炉香。

其三
想见明灯下,帘衣一桁单。相思无十里,同此凤城寒。

城北废园将起屋,杂死当楣,施斧斤焉。与冯舍人(启蓁)过而哀之,主人诺,冯得桃,余得海棠,作救花偈示舍人
门外閒停油壁车,门中双玉降臣家。因缘指点当如是,救得人间薄命花。

柬陈硕甫(奂)并约其偕访归安姚先生
其一
中夜慄然惧,沈沈生鬓丝。开门故人来,惊我容颜羸。
霜雪满天地,子来宁无饥。且坐互相视,冰落须与眉。

其二
切切两不已,喁喁心腑温。自入国西门,此意何曾宣。
饴我客心苦,驱我真气还。华冠闯然入,公等何所论。

其三
进退两无依,悲来恐速老。愁魂中夜驰,不如起为道。
枯庵有一士,长贫颜色好。避人偕访之,一觌永相保。

冬日小病寄家书作
黄日半窗煖,人声四面希。饧箫咽穷巷,沈沈止复吹。
小时闻此声,心神辄为痴。慈母知我病,手以棉覆之。
夜梦犹呻寒,投于母中怀。行年迨壮盛,此病恒相随。
饮我慈母恩,虽壮同儿时。今年远离别,独坐天之涯。
神理日不足,襌悦讵可期。沈沈复悄悄,拥衾思投谁。

(予每闻斜日中箫声则病,莫喻其故,附记于此。)

夜读番禺集书其尾
灵均出高阳,万古两苗裔。郁郁文词宗,芳馨闻上帝。
奇士不可杀,杀之成天神。奇文不可读,读之伤天民。

又书一首
卷中觌幽女,悄坐憺妆束。岂无红泪痕,掩面面如玉。

夜直
天西凉月下宫门,夕拜人来弟一番。蜡烛饱看前辈影,屋梁高待后贤扪⑴。
沈吟章草听钟漏,迢递湖山赴梦魂。安得上言依汉制,诗成侍史佐评论。

【注】
⑴ 累朝殊签及丝纶簿,皆庋床顶,须梯而升,皆史官底本也。

赋得香
我有香一段,煎熬刳斲成。德坚能不死,心苦惜无名。
大玉烦同荐,群灵感至诚。偶留闺阁爱,结习愧平生。

奴史问答
朝荈一卮,五百学士偷文词。
暮酒一杓,四七辨士记厓略。
长眉写书小史云,主人者谁,入亦无姝,出亦无车。
一史致词,出无车,迷不知东街与西街,怀中堕出西海图。
入无姝,但见瑶琴愔愔,红烛华都。
主人中夜起弹琴,对烛神踟蹰。
邻宅大夫,私问奴星。
主人者谁,朝诵圣贤文,夕诵圣贤文。
奴言从主人,一纪有馀。
主人朝癯夕腴,夕腴朝又癯。
尚不见主人之眉发美与丑,惟闻喃喃呢呢朝诵贝叶文,夕诵贝叶文。
比来长安,出亦无车,入亦无姝。
日籍酒三五六斤,苦荈亦三斤,长安无客不蹋主人门。
客称主人人一喙,不知主人谁喜谁所瞋。
岁星在前奴在后,又闻昨夜宅神巷鬼言,包山老龙,馋不得归,谭破长安万张口。
万张口,奴皆闻之,奴能算天九、算地九。
能使梭化龙而雷飞,石赴波而海走。
又能使大荒之山,麒麟之角移赠狗。
奴不信主人,行藏似谁某。

辛巳除夕,与彭同年(蕴章)同宿道观中,彭出平生诗,读之竟夜,遂书其卷尾
亦是三生影,同听一杵钟。挑灯人海外,拔剑梦魂中。
雪色憺恩怨,诗声破苦空。明朝客盈座,谁信去年踪。

周信之明经(中孚)手拓吴兴收藏家吴晋宋梁四朝砖文八十七种见贻赋小诗报之
人间汉砖有五凤,广陵尚书色为动(阮公元)。十笏黄金网致回,欧阳欲语瘖犹梦⑴。
西京气体谁比邻,下有六代之芳尘。我生所恨与欧异,但恨金石南天贫⑵。
非金非石非诔谥,兽面鱼形错文字。清华想见馆坛碑⑶,倔强偏殊国山制(赤乌砖字势,绝不与国山碑同)。
君言解馋良不恶,通人识小联为乐(君著金石小品录)。翠墨淋漓茧纸香,余亦装潢媵瘗鹤⑷。
就中吉语纷蝉嫣,作诗谢君君冁然。生儿且觅二千石(亦砖文语),出地何愁八百年⑸。

【注】
⑴ 欧阳公尝恨平生见东汉人字多,见西汉字少。
⑵ 尝箸录吴、东晋、宋、齐、梁、陈六代金石刻,不过十种,而北魏、北齐、北周乃十倍之。
⑶ 梁上清真人许君馆坛碑,顾亭林犹见拓本,今人间无片楮矣。
⑷ 凡箸录六朝石刻,以瘗鹤铭为殿,而砖文则又为附见矣。
⑸ 旧蓄“王大令保母”砖拓本有“后八百载君子知之”语。

吴市得旧本制举之文忽然有感书其端
其一
红日柴门一丈开,不须踰济与踰淮。家家饭熟书还熟,羡杀承平好秀才。

其二
耆旧辛勤伏案成,当年江左重科名。郎君座上谭何易,此事人间有正声。

其三
国家治定功成日,文士关门养气时。乍洗苍苍莽莽态,而无儚儚恛恛词。

其四
刻画精工直万钱,青灯几辈细丹铅。南山竹美兰膏贱,累我神游百廿年⑴。

【注】
⑴ 以康熙三十年镌成,丹铅之徒,亦必康熙前辈矣。

萧县顾椒坪工诗,隐于逆旅,恒自剉刍秣,伺过客,乞留诗,欲阴以物色天下士,亦留一截句
诗人萧县顾十五,马后谭诗世罕闻。如此深心如此法,奈何长作故将军(顾尝仕)。

小游仙词十五首
其一
历劫丹砂道未成,天风鸾鹤怨三生。是谁指与游仙路,抄过蓬莱隔岸行。

其二
九关虎豹不讥诃,香案偏头院落多。赖是小时清梦到,红墙西去即银河。

其三
玉女窗中梳洗成,隔纱偷眼大分明。侍儿不敢频频报,露下瑶阶湿姓名。

其四
珠帘揭处佩环摇,亲荷天人语碧霄。别有上清诸女伴,隔窗了了见文箫。

其五
寒暄上界本来希,不怨仙官识面迟。侥倖梁清一私语,回头还恐岁星疑。

其六
雅谜飞来半夜风,鳌山徒侣沸春空。顽仙一觉浑瞒过,不在鱼龙?羡中。

其七
丹房不是漫相容,百劫修成忍辱功。几辈凡胎无觅处,仙姨初豢可怜虫。

其八
露重风多不敢停,五铢衫子出云屏。朝真袖屦都依例,弟一难笺璎珞经。

其九
不见兰旌与桂旄,九歌吹入凤皇箫。云中挥手谁相送,依约湘君旧姓姚。

其十
仙家鸡犬近来肥,不向淮王旧宅飞。却踞金状作人语,背人高坐著天衣。

其十一
谛观真诰久徘徊,仙楮同功一茧裁。姊妹劝书尘世字,莫瞋仓颉不仙才。

其十二
秘籍何人领九流,一编鸿宝枕中抽。神光照见黄金字,笑到仙人太乙舟。

其十三
金屋能容十种仙,春娇簇簇互疑年。我来敢恨初桄窄,曾有人居大梵天。

其十四
吐火吞刀诀果真,云中不见幻师身。上方倘有东黄祝,先乞灵符刷雹神(雹神姓李见神仙鉴)。

其十五
众女蛾眉自尹邢,风寰露鬓觉伶俜。扪心半夜清无寐,愧负银河织女星。

野云山人惠高句骊香,其气和澹诗酬之
但来箕子国,都识画师名。云是王宫物,申之异域情。
和知邦政羡,澹卜主心清。为报东华侣,何人讼客卿⑴。

【注】
⑴ 是年,东国上书,辨官书中纪其世系有误,语特婉至。




【壬午诗十六首】
桐君仙人招隐歌有序
吴舍人(嵩梁)尝与妇蒋及两姬人约偕隐桐江之九里梅花村,不能果也,颜京邸所居曰九里梅花村舍,以自慰藉。尝以春日,軿车枉存道观,因献此诗,盖代山灵招此三人也。
春人昼梦梅花眠,醒闻杂佩声璆然。
初疑三神山,影落窗户何娟娟。
又疑三明星,灼灼飞下太乙船。
三人皆隶桐君仙,山灵一谪今千年。
胡不相逢桐江之滨理钓舷,又胡不采药桐山颠。
乃买黄尘十丈之一廛,殳书大署庭之櫋。
梅花九里移幽燕,毋乃望梅止渴梅所怜。
过从谁欤客盈千,一客对之中悁悁。
亦有幻境胸缠绵,心灵构造难贝宣。
乃在具区之西,莫釐之北,大小龙渚相毗连。
自名春人坞,楼台窈窕春无边。
俛临太湖春水阔,仰见缥渺晴空悬。
中间红梅七八九,轮囷古铁花如钱。
两家息壤殊不远,江东浙东一棹堪洄沿。
相嘲相慰亦有年,今朝笔底东风颠。
请为莫釐龙女破颜曲,换我桐君仙人招隐篇。
相蕲相祷春阳天,开帘送客一惝恍,帘外三日生春烟。

汉朝儒生行
汉朝儒生不青紫,二十高名动都市。《易》通田何《书》欧阳,三十方补掌故史。
门寒地远性傥荡,出门无阶媚天子。会当大河决酸枣,愿入薪楗三万矢。
路逢绛灌拜马首,拜则槃辟人不喜。归来仰屋百喟生,箸书时时说神鬼。
生不逢高皇骂儒冠,亦不遇灞陵轻少年。爱读《武皇传》,不遇武皇祠神仙。
神仙解词赋,大人一奏凌云天。枕中黄金岂无药,更生误读淮王篇。
自言汉家故事网罗尽,胸中语秘世莫传。略传将军之客数言耳,不惜钳我歌当筵。
一歌使公惧,再歌使公悟,我歌无罪公无怒。
汉朝西海如郡县,蒲萄天马年年见。匈奴左臂乌孙王,七译来同藁街宴。
武昭以还国威壮,狗监鹰媒尽边将。出门攘臂攫牛羊,三载践更翻沮丧。
三十六城一城反,都护上言请勤远。期门或怒或阴喜,喜者何心怒则愤。
关西籍甚良家子,卅年久绾军符矣。
不结椎埋儿,不长鸣珂里。声名自震大荒西,饮马昆崙荡海水。
不共郅支生,愿逐楼兰死。上书初到公卿惊,共言将军宜典兵。
麟生凤降岂有种,况乃一家中国犹弟兄。
旌旗五道从天落,小印如斗大如斛。尽隶将军一臂呼,万人侧目千人诺。
山西少年感生泣,羽林群儿各努力。共知汉主拔孤根,坐见孤根壮刘室。
不知何姓小侯瞋,不知何客惎将军。将军内顾忽疑惧,功成定被他人分。
不如自亲求自附,飞书请隶嫖姚部。上言乞禁兵,下言避贤路。
笑比高皇十八侯,自居虫达曾无羞。此身愿爵关内老,黄金百斤聊可保。
呜呼汉家旧事无人知,南军北军颇有私。北军似姑南似嫂,嫂疏姑戚群僮窥。
可怜旧事无人信,门户千秋几时定。门户原非主上心,詄荡吾知汉皇圣。
是时书到甘泉夜,荅诏裴褢未轻下。密问三公是与非,沮者不坚语中罢。
庾词本冀公卿谅,末议微闻道涂骂。
拙哉某将军,非火胡自焚。非蚕胡自缚,非虿胡自螫。
有舌胡自挢,有臂胡自掣。
军至矣,刺史迎,肥牛之腱万镬烹。军过矣,掠童女,马踏燕支贱如土。
嬴家长城如一环,汉家长城衣带间。嬴家正为汉家用,坐见入关仍出关。
入关马行疾,出关马无力。
丞华厩里芝草稀,水衡金贱苦乏绝。卜式羊蹄尚无用,相如黄金定何益。
珠厓可弃例弃之,夜过茂陵闻太息。汉家庙食果何人,未必卫霍无侪伦。
酬金失侯亦有命,人生那用多苦辛,噫嚱人生那用长苦辛。
勿向人间老,老阅风霜亦枯槁。
千尺寒潭白日沈,将军之心如此深。
后世读书者,毋向兰台寻。
兰台能书汉朝事,不能尽书汉朝千百心,儒林丈人识此吟。

投宋于庭(翔凤)
游山五岳东道主,拥书百城南面王。万人丛中一握手,使我衣袖三年香。

投包慎伯(世臣)
郑人能知邓析子,黄祖能知祢正平。乾隆狂客发此议,君复掉罄今公卿。

柬秦敦夫编修二章
辛巳秋,始辱编修惠访余居,岁馀,无三日不相见。编修固乾隆朝耆旧也,阅人多,心光湛然,而气味沈厚,温温然耐久长,适其家有汉物二,故遂假譬喻之词,为二诗以献,亦冀读余诗者,想见其为人。
其一
君家有古镜,曾照汉时妆。三日不相见,思之心佪偟。
愿身为镜奁,护此千岁光(镜)。

其二 (壬午)
君家有熏炉,曾熏汉时香。三日不摩挲,涽碧生微凉。
愿身为炉烟,续续君子旁(熏炉)。

馎饦谣
父老一青钱,馎饦如月圆。
儿童两青钱,馎饦大如钱。
盘中馎饦贵一钱,天上明月瘦一边。
噫,市中之馂兮天上月,吾能料汝二物之盈虚兮,二物照我为过客。
月语馎饦圆者当缺,馎饦语月循环无极。
大如钱,当复如月圆。
呼儿语,若后五百岁,俾饱而元孙。

送刘三
刘三今义士,愧杀读书人。风雪衔杯罢,关山拭剑行。
英年须阅历,侠骨岂沈沦。亦有恩仇托,期君共一身。

十月廿夜大风不寐起而书怀
西山风伯骄不仁,虓如醉虎驰如轮。排关绝塞忽大至,一夕炭价高千缗。
城南有客夜兀兀,不风尚且凄心神。家书前夕至,忆我人海之一鳞。
此时慈母拥灯坐,姑倡妇和双劳人。寒鼓四下梦我至,谓我久不同艰辛。
书中隐约不尽道,惚恍悬揣如闻呻。我方九流百氏谭宴罢,酒醒炯炯神明真。
贵人一夕下飞语,绝似风伯骄无垠。平生进退两颠簸,诘屈内讼知缘因。
侧身天地本孤绝,矧乃气悍心肝淳。欹斜谑浪震四坐,即此难免群公瞋。
名高谤作勿自例,愿以自讼上慰平生亲。纵有噫气自填咽,敢学大块舒轮囷。
起书此语灯燄死,狸奴瑟缩偎帱茵。安得眼前可归竟归矣,风酥雨腻江南春。

女士有客海上者,绣大士像,而自绣已像礼之,又绣平生诗数十篇缀于尾
珠帘翠幕栖婵娟,不闻中有坚牢仙。美人十五气英妙,自矜辨慧能通禅。
遂挟奇心恣缥渺,别以沈痼搜缠绵。吟诗十九作空语,夙生入梦为龙天。
妆成自写心所悟,宗风窈窕非言诠。维摩咋日扶病过,落花正绕蒲团前。
欲骂绮语心未忍,自顾结习同无边。散花未尽勿饶舌,待汝撒手归来年。

李复轩秀才(学璜)惠序吾文郁郁千馀言诗以报之
李家夫妇各一集,数典唐宋元明希。
妇才善哀君善怒,哀以沈造怒则飞(君配归夫人著诗千馀篇)。
江郎昨日骂金粉,谓尔难脱千生鞿。
其言往往俊伤骨,岁宴怀哉共所归⑴。

【注】
⑴ 江铁君尝劝君夫妇学道,看内典,虑君之不能从也

歌哭
阅历名场万态更,原非感慨为苍生。西邻吊罢东邻贺,歌哭前贤较有情。

送南归者
布衣三十上书回,挥手东华事可哀。且买青山且鼾卧,料无富贵逼人来。

荐主周编修(贻徽)属题尊甫小像献一诗
科名几辈到儿孙,道学宗风毕竟尊。我作新诗侑公笑,祝公家法似穃门(陈文恭公其乡先辈也)。

黄犊谣,一名佛前谣,一名梦为儿谣
黄犊踯躅,不离母腹。踯躅何求,乃不如犊牛(一解)。
昼则壮矣,夜梦儿时。岂不知归,为梦中儿(二解)。
无闻于时,归亦汝怡。矧有闻于时,胡不知归(三解)。
归实阻我,求佛其可。念佛梦醒,佛前涕零(四解)。
佛香漠漠,愿梦中安乐。佛香亭亭,愿梦中人苦辛。苦辛恒同(人),乐亦无穷(五解)。
噫嘻噫嘻,归苟乐矣。儿出辱矣,梦中人知之,佛知之夙矣(六解)。

城南席上谣,一名嘲十客谣,一名聒聒谣
一客谈古文,梦见仓颉享籀史。
一客谈山川,掌纹西流作弱水。
一客谈高孤,神明悒悒念孤矢,泰西深瞳一何似。
一客谈宗彝,路逢破铜拭双眦,发丘中郎倘封尔。
一客谈遗佚,日挟十钱入西市,五钱麦糊五钱纸,年年东望日本使。
一客谈仇书,虱胫偏旁大排比。
一客谈诂训,夜祠洨长配颜子,不信识字忧恼始。
一客谈虫鱼,草间闻蛙卧帖耳。
一客谈掌故,康熙老兵偻而俟。
一客谈公羊,端门血书又飞矣。


【癸未诗二十四首】

午梦初觉怅然诗成
不似怀人不似禅,梦回清泪一潸然。瓶花帖妥炉香定,觅我童心廿六年。

三别好诗 有序
余于近贤文章,有三别好焉;虽明知非文章之极,而自髫年好之,至于冠益好之。兹得春三十有一,得秋三十有二,自揆造述,绝不出三君,而心未能舍去。以三者皆于慈母帐外灯前诵之,吴诗出口授,故尤缠绵于心,吾方壮而独游,每一吟此,宛然幻小依?下时。吾知异者空山,有过吾门而闻且高歌,且悲啼,杂然交作,如高宫大角之声者,必是三物也,各系以诗:

其一 题吴骏公梅村集
莫从文体问高庳,生就灯前儿女诗。一种春声忘不得,长安放学夜归时。

其二 题方百川遗文
狼藉丹黄窃自哀,高吟肺腑走风雷。不容明月沈天去,却有江涛动地来。

其三 题宋左彝学古集
忽作泠然水瑟鸣,梅花四壁梦魂清。杭州几席乡前辈,灵鬼灵山独此声。

漫感
绝域从军计惘然,东南幽恨满词笺。一箫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

夜坐
其一
舂夜伤心坐画屏,不如放眼入青冥。一山突起邱陵妒,万籁无言帝坐灵。
塞上似腾奇女气,江东久霣少微星。平生不蓄湘累问,唤出姮娥诗与听。

其二
沈沈心事北南东,一睨人材海内空。壮岁始参周史席,髫年惜堕晋贤风。
功高拜将成仙外,才尽回肠荡气中。万一禅关砉然破,美人如玉剑如虹。

人草稿
陶师师娲皇,抟土戏为人。或则头帖帖,或则头頵頵。
丹黄粉墨之,衣裳百千身。因念造物者,岂无属稿辰。
兹大伪未具,娲也知艰辛。磅礴匠心半,斓斑土花春。
剧场不见收,我固怜其真。谥曰人草藁,礼之用上宾。

寄古北口提督杨将军(芳)
绝塞今无事,中原况有人。升平閒将略,明哲保孤身。
莫以同朝忌,惭非贵戚伦。九重方破格,肺腑待奇臣。

暮春以事诣圆明园,趋公既罢,因览西郊形胜,最后过澄怀园,和内直友人春晚退直诗六首
其一
西郊富山水,天子驻青旂。元气古来积,群灵咸是依。
九重阿阁外,一脉太行飞。何必东南美,宸居静紫微。

其二
一翠扑人冷,空濛溯却遥。湖光飞阙外,宫月澹林梢。
春暮烟霞润,天和草木骄。桃花零落处,上苑亦红潮。

其三
恍惚西湖路,其如怅望何。期门瞩威武,贱士感蹉跎。
囿沼轮鱼跃,峰峦羡鸟过。周阹新令在,不得睹卷阿⑴。

【注】
⑴ 雍正二年,设入旂官兵处,今额倍于初额。

其四
掌故吾能说,雍乾溯以还。禅心辟初地,小幸集清班。
遂进群藩宴,兼怡圣母颜。升平六十载,乃大启三山。

【注】
三山:曰静宜,曰静明,曰清漪,皆乾隆中建清。

其五
警跸闻传膳,枢廷述地方。宸游兼武备,大典在官常。
禁额如云起,仙人隔仗望。万重珊翠里,不数尚书郎。

【注】
枢廷述地方:凡车驾有所幸谓之传地方。
宸游兼武备:香山有健锐火器二营。

其六
此地求沿革,当年本合并。林岚陪禁近,祠庙仰勋名。
水榭分还壮,云廊改更清。诸公齐努力,谁得似桐城⑴。

【注】
⑴ 澄怀本张文和公赐园,今内直诸公分居之,又才澄怀之半耳。

辨仙行
噫嚱,癯仙之癯毋乃贫,长卿所赋亦失真。我梦游仙辨厥因,斋庄精白听我云。
仙者乃非松乔伦,亦无英魄与烈魂。彼但堕落鬼与神,太一主宰先壹?。
帝一非五邪说泯,唐尧姬旦诚仙人。厥光下界呼星辰,不然诗书所说陈。
谁在帝左福下民,五行阴骘谁平均。享用大乐须韶钧,蓬蓬槱燎高荐禋。
号曰宗祖冠以神,其次官贵貌必文。周任史佚来斌斌,配食漆吏与楚臣。
六萟但许庄骚邻,芳香恻悱怀义仁。荒唐心苦余所亲,我才难馈仙官贫。
侧闻肓左位颇尊,姬孔而降三不湮。大篆古文上帝珍,帝命勒之天上珉。
椎拓万本赐解人,鲁史书秋复书春。二百四十一瞬陈,九皇五伯升且沦。
大桡以来未浃旬,为儒为仙无滓尘。万古只似人间寅,使汝形气长和淳。
一双仙犬无狉獉,人间儒派方狺狺。饥龙悴凤气不伸,凤兮欲降上帝瞋。
锄商所获为谪麟,慎旃莫往罹采薪。

(公羊家言获麟薪采之也)

送端木鹤田出都
天人消息问端木,著书自署青田鹤。此鹤南飞誓不回,有鸾送向城头哭。
鸾鹤相逢会有时,各悔高名动寥廓。君书若成愿秘之,不扃三山寘五岳。

柬王徵君(萱铃)并约其偕访归安姚先生
其一
归安醰醰百怪宗,心夷貌惠难可双。徵君力定乃其亚,大吕合配黄钟撞。

其二
归安一身四气有,举世但睹为秋冬。亟拉徵君识姚子,高山大壑长相逢。

飘零行戏呈二客
其一
一客高谭有转轮,一客高谭无转轮。不知泰华嵩衡外,何限周秦汉晋人。

其二
臣将请帝之息壤,惭愧飘零未有期。万一飘零文字海,他生重定定庵诗。

题红禅室诗尾
其一
惝恍聪明未易才,仙缘佛果自疑猜。须知一点通灵福,岂食人间烟火来。

其二
毕竟恩轻与怨轻,自家脉脉见分明。若论两字红禅意,红是他生禅此生。

其三
不是无端悲怨深,直将阅历写成吟。可能十万珍珠字,买进千秋儿女心。

【记】
自癸未七月至乙酉十月,以居忧无诗,自记。

【乙酉诗五首】
补题李秀才(增厚)梦游天姥图卷尾有序
梦游天姥图者,昆山李秀才以嘉庆丙子应北直省试思亲而作也。君少孤,母夫人鞠之,平生未曾一朝夕离,以就婚应试,往返半年,而作是图。图中为梦魂所经,山殊不类镜湖山之状。其曰天姥者,或但断取字义,非太白诗意也。越九年乙酉,属余补为诗,书于坐尾。时母夫人辞世巳年馀,而余亦母丧阕才一月勉复弄笔,未能成声。
李郎断梦无寻处,天姥峰沈落照间。一卷临风开不得,两人红泪湿青山。

咏史
金粉东南十五州,万重恩怨属名流。牢盆狎客操全算,团扇才人踞上游。
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都为稻粱谋。田横五百人安在,难道归来尽列侯。

乙酉腊见红梅一枝思亲而作时小客昆山
一十四年事,胸中盎盎春。南天初返棹,东阁正留宾。
芳意惊心极,愁容入梦频。娇儿才竟尽,不赋早梅新。
绛蜡高吟者,年年哭海滨。明年除夕泪,洒作北方春。
天地埋忧毕,舟车祖道频。何如袌冰雪,长作墓庐人。

【注】
一十四年事,胸中盎盎春。南天初返棹,东阁正留宾:全家南下之岁,迄今十有四年。
明年除夕泪,洒作北方春:毋在人间,百事予不知也。记丙子至戊寅三除夕,烧蜡两枝,供红梅、牡丹各一枝,读汉书竟夜。
天地埋忧毕,舟车祖道频:明春复入都矣。
何如袌冰雪,长作墓庐人:杭州墓上植梅五十本。

乙酉除夕梦返故庐见先母及潘氏姑母
门内沧桑事,三人隐痛深。凄迷生我处,宛转梦中寻。
窗外双梅树,床头一素琴。醒犹闻絮语,难谢九原心。

【注】
余以乾隆壬子生马坡巷,先大父中宪公戊申年归田所买宅也,今他人有之。



【丙戌诗四十一首】
乙酉十二月十九日,得汉凤纽白玉印一枚,文曰緁伃妾赵,既为之说载文集中矣,喜极赋诗,为寰中倡,时丙戌上春也
其一
寥落文人命,中年万恨并。天教弥缺陷,喜欲冠平生。
掌上飞仙堕,怀中夜月明。自夸奇福至,端不换公卿。

其二
入手消魂极,源流且莫宣。姓疑钩弋是,人在丽华先。
暗寓拚飞势,休寻德象篇。定谁通小学,或者史游镌。

【注】
⑴ 孝武钩弋夫人亦姓赵氏,而此印末一字为鸟篆,鸟之啄三,鸟之趾二,故知隐寓其号矣。德象篇,班緁伃所作。史游作急就章中有縌字,碑本正作緁,史游与飞燕同时,故云尔。

其三
夏后苕华刻,周王重璧台。姒书无拓本,姬室有荒苔。
小说冤谁雪,灵踪閟忽开。更经千万寿,永不受尘埃。

【注】
小说冤谁雪,灵踪閟忽开:尝论西京杂记,出六朝手,所称汉人语,多六朝语,未可信,客曰“得印所以报也”。
永不受尘埃:玉纯白不受土性。

其四
引我飘飖思,他年能不能。狂胪诗万首,高供阁三层。
拓以甘泉瓦,然之内史灯。东南谁望气,照耀玉山棱。

【注】
狂胪诗万首:儗遍徵寰中作者为诗。
拓以甘泉瓦,然之内史灯:内史弟五行灯,亦予所藏。
东南谁望气,照耀玉山棱:予得地十笏于玉山之侧,拟构宝燕阁它日居之。

纪游
春小兰气淳,湖空月华出。未可通微波,相将踏幽石。
一亭复一亭,亭中乍曛黑。千春几辈来,何况婵媛客。
离离梅绽蕊,皎皎鹤梳翮。鹤性忽然驯,梅枝未忍折。
并坐恋湖光,双行避苏迹。低睐有谁窥,小语略闻息。
须臾四无人,颜弱未工热。安知此须臾,非隶仙灵籍。
侍儿各寻芳,自荐到扶掖。光景不少留,群山媚暝色。
城闉催上灯,香舆伫烟陌。温温怀肯忘,暧暧眴靡及。
祗愁洞房中,馀寒在鸳屧。

后游
破晓霜气清,明湖敛寒碧。三日不能来,来觉情瑟瑟。
疏梅最淡冶,今朝似愁绝。寻常菭藓痕,步步生悱恻。
寸寸蚴蟉枝,几枝扪手历。重重燕支蕾,几朵挂钗及。
花外一池冰,曾照低鬟立。仿佛衣裳香,犹自林端出。
前度未吹箫,今朝好吹笛。思之不能言,扪心但先热。
我闻色界天,意痴离言说。携手或相笑,此乐最为极。
天法吾?受,神亲形可隔。持以语梅花,花颔略如石。
归途又城闉,朱门叩还入。袖出三四华,敬报春消息。

夏进士诗
我欲补谥法,曰冲暨曰淳。持此当谥谁,夏璜钱唐人。
我生有朋友,十六识君始。我壮之四年,君五十一死。
君熟于左氏,只字诵无遗。下及廿二史,名姓胸累累。
形亦与君忘,神亦与君忘。策左五百事,赌史三千场。
识君则在北,哭君在杭州。时乙酉既腊,西湖寒不流。
作夏进土诗,名姓在吾集。如斯而已乎,报君何太啬。

京师春尽夕,大雨书怀,晓起柬比邻李太守(威)吴舍人(嵩粱)
春风漫漫春浩浩,生人死人满春抱。死者周秦汉晋才几时,生者长吟窈窕天之涯。
闭门三日欲肠断,山桃海棠落皆半,东皇漓然下春霰。
西邻舍人既有怊怅词,对门太守禅定亦恼乱。
太守置酒当春空,舍人言愁愁转工。三人文章乃各异,心灵恻怆将毋同。
文章之事蔑须有,心灵之事益负负。蟠天际地能几时,万恨沈霾向谁咎。
归来春霰欲成雨,春城万家化洲渚。山妻贻我珊胡枝,劝读骚经二十五。
不惜珊胡碎,长吟未免心肝苦。
不如复饮求醁醽,人饮获醉我获醒。??然万载难酩酊,一灯幌幌摇春屏。
四更急雨何曾停,恍如波涛卧洞庭。嗟哉此灯此雨不可负,披衣起注阴符经。

有所思
妙心苦难住,住即与之期。文字都无著,长空有所思。
茶香砭骨后,花影上身时。终古天西月,亭亭怅望谁。

美人
美人清妙遗九州,独居云外之高楼。春来不学空房怨,但折梨花照暮愁。

以奇异金石文字拓本十九种,寄秦编修(恩复)扬州,而媵以诗
异人延年无异方,能使寸田生异香。食古欲醉醉欲狂,娱魂快意宜文章。
以代参朮百倍强,秦君耄矣癖弗荒,何以明我长毋忘。
我拓古文璆琳琅,熏以桂椒袭以缃。楮精墨匀周豪芒,愿君自发君古阳。
获燕三喙芝三英,慈鬟箸录客亦商。客其谁欤有郑堂,同声念我北斗傍。
桂树珑玲白昼长,园亭清夏卮酒黄。如作器者言词良,长生长乐乐未央。

【注】
获燕三喙芝三英:中有赵緁伃印拓本一事,曩赵君魏以为芝英篆也。
慈鬟:公侍姬字。
客其谁欤有郑堂:江君藩。

反祈招
序曰:反祈招,何为而作也?夫瑶池有白云之乡,赤乌为美人之地,舂山宝玉异华之所自出,羽陵异书之所藏。凡厥数者,有一于此,老焉可矣,何必祗宫为哉?穆王自赋诗有之曰“居乐甚寡”即穆王实录也。夷考王自入南郑以还,郁郁多故,东土山川非清和,人寿至促夭,韡韡盛姬,返跸道死,左右既无以为娱,车马所费,用度不足,更制锾赎,以充军国,史臣以耄荒书之。恩爱死亡,金钱乏绝,暮气迫于馀生,丑名垂于青史,贵为天子,何异鳏民?享国百年,何翅朝露?盖西王母早见及此也,是以其谣有之曰:“将子母死,尚复能来。”岂非悼此乐之不重,识人命之至短?讽之以留八骏之驭,决之以舍万乘之尊,窈窕伤骨,飘飖动心者虖?穆王不悟,不以乐生,乃以戚死。呜呼!慕虚名,受实祸,此其最古者矣。万乘且然,何况下士?尝以暇日读祈招之诗,翩然反之,作诗二章,以贻后之自桎梏者,所以祛群言,果孤往。世有碻士,必曰:夫龚子之志荒矣。

其一
舂之厓,白云满家,褰其异华。
何山不可死,使我东徂。

其二
舂之麓,白云盈谷,褰其异玉。
何山不可死,使我东复。

烬馀破簏中,获书数十册,皆慈泽也,书其尾
欲溯百忧始,残书乱一堆。青灯尔何寿,卅载影霏微。
乍读慈容在,长吟故我非。收魂天未许,噩梦夜仍飞。

二哀诗
为谢学士(阶树)、陈修撰(沆)作也。两君皆以巍科不自贤,谓高官上第外,有各家师友文字,皆乐相亲近,而许贡其言说。辛巳冬迄癸未夏,数数枉存余,求师友,有造述,皆示余,余僭疏古近学术源流,及劝购书,皆大喜。学士德量尤深,莫测所至。修撰闭门,斐然怀更定之志,殊未成,而忽然以同逝,命也。作二哀诗,时丙戌夏。
其一
读书先望气,谢九癯而温。平生爱太传,匪徒以其孙。
翰林两抗疏,志欲窥大源。春华不自赏,壮岁求其根。
谁谓寻求迟,迈越柂与藩。造物吝君老,一邱埋兰荪。

其二
读书先审器,陈君虚且深。荣名知自鄙,闻道以自任。
闻道岂独难,信道千黄金。遂使山川外,某某盈君襟。
幸哉有典则,惜哉未酣沈。手墨浩盈把,甄蒐难为心。

祭程大理(同文)于城西古寺而哭之
其一
忆昔先皇已未年,家公与公相后先。家公肃肃公跌宕,斜街老屋长嬴天。
闺中名德绝天下(吴玖夫人),鸣琴说诗锵佩瑱。卅年父执朝士尽,回首髫丱中悁悁。

其二
姬刘皆世太史氏,公乃崛起孤根中。公才什伯古太史,曰邦有献献有宗。
英文钜武郁浩汹,天图地碣森巃嵷。贱子不文复不达,愧彼后哲称程龚。

其三
北斗真人返大荒,彭铿史佚来趋跄。借书不与上天去,天上定有千缥缃(予与公辛王间相借书,无虚日)。
天上岂无一尊酒,为我降假僚友旁。掌故虽徂元气在,仰窥七曜森光芒。

【注】
借书不与上天去,天上定有千缥缃:予与公辛王间相借书,无虚日。

投李观察(宗传)
吏治缘经术,千秋几合并。清时数人望,依旧在桐城。
肃穆真儒气,沈雄壮岁名。汪汪无尽意,对面即沧瀛。

赋忧患
故物人寰少,犹蒙忧患俱。春深恒作伴,宵梦亦先驱。
不逐年华改,难同逝水徂。多情谁似汝,未忍托禳巫。

丙戌秋日,独游法源寺,寻丁卯戊辰间旧游,遂经过寺南故宅,惘然赋
髫年袌秋心,秋高屡逃塾。宕往不可收,聊就寺门读。
春声满秋空,不受秋束缚。一叟寻声来,避之入修竹。
叟乃喷古笑,烂漫晋宋谑。寺僧两侮之,谓一猿一鹤。
归来慈母怜,摩我百怪腹。言我衣裳凉,饲我芋栗熟。
万恨未萌芽,千诗正珠玉。醰醰心肝淳,莽莽忧患伏。
浩浩支干名,漫漫人鬼箓。依依灯火光,去去门巷曲。
魂魄一惝恍,径欲叩门宿。千秋万岁名,何如小年乐。

【注】
叟为金坛段清摽,吾母之叔父也。

秋心三首
其一
秋心如海复如潮,但有秋魂不可招。漠漠郁金香在臂,亭亭古玉佩当腰。
气寒西北何人剑,声满东南几处箫。斗大明星烂无数,长天一月坠林梢。

其二
忽筮一官来阙下,众中俛仰不材身。新知触眼春云过,老辈填胸夜雨沦。
天问有灵难置对,阴符无效勿虚陈。晓来客籍差夸富,无数湘南剑外民。

其三
我所思兮在何处,胸中灵气欲成云。槎通碧汉无多路,土蚀寒花又此坟。
某水某山迷姓氏,一钗一佩断知闻。起看历历楼台外,窈窕秋星或是君。

堕一齿戏作
与我相依卅五年,论文说法赖卿宣。感卿报我无常信,瘗向垂垂花树边。

寒月吟 (有序)
寒月吟者,龚子与其妇何岁暮共幽忧之所作也。相喻以所怀,相勖以所尚,郁而能畅者也。

其一
夜起数山川,浩浩共月色。不知何山青,不知何川白。
幽幽东南隅,似有偕隐宅。东南一以望,终恋杭州路。
城里虽无家,城外却有墓。相期买一邱,毋远故乡故。
而我屏见闻,而汝养幽素。舟行百里间,须见墓门树。
南向发此言,恍欲双飞去。

其二
双飞去未能,月浸衣裳湿。愀焉静念之,劳生几时歇。
劳者本庸流,事事乏定识。朴愚伤于家,放诞忌于国。
皇天误矜宠,付汝忧患物。再拜何敢当,藉以战道力。
何期闺闱中,亦荷天眷别。多难淬心光,黾勉共一室。
忧患吾故物,明月吾故人。可隐不偕隐,有如月一轮。
心迹如此清,容光如此新。

其三
我读先秦书,莱子有逸妻。闺房以逸传,此名蹈者希。
勿慕厥名高,我知厥心悲。定多不传事,子孙无由知。
岂但无由知,知之反涟洏。羞登中垒传,耻勒度尚碑。
一逸处患难,所全浩无涯。一逸谢万古,冥冥不可追。
示君读书法,君慧肯三思。

其四
我生受之天,哀乐恒过人。我有平生交,外氏之懿亲。
自我慈母死,谁馈此翁贫。江关断消息,生死知无因。
八十罹饥寒,虽生犹僇民。昨梦来哑哑,心肝何清真。
翁自须发白,我如髫丱淳。梦中既觞之,而复留遮己。
挽须搔爬之,磨墨揄揶之。呼灯而烛之,论文而哗已。
阿母在旁坐,连连呼叔耶。今朝无风雪,我泪浩如雪。
莫怪泪如雪,人生思幼日。

【注】
谓金坛段玉立,字清标,为外王父段若膺先生之弟。

其五
侵晓邻僧来,馈我佛前粥。其香何清严,腊供今年足。
我因思杭州,不仅有三竺。东城八九寺,寺寺皆修竹。
何年舍家去,慧业改所托。掘笋慈风园,参茶东父屋。
钟鱼四围静,扫地洁如沐。白昼为之长,倦骸为之肃。
供黄梅一枝,朝朝写圆觉。

【注】
慈公深于相宗,钱居土东父则具教、律、禅、净四门,乃吾师也。

梦中述愿作
湖西一曲坠明珰,猎猎纱裙荷叶香。乞貌风鬟陪我坐,他身来作水仙王。

【注】
第三句一作;许借卿卿从祀我。

释言四首之一
东华环顾愧群贤,悔著新书近十年。木有彣彰曾是病,虫多言语不能天。
略耽掌故非劻济,敢姼心期在简编。守默守雌容努力,毋劳上相损宵眠。

同年生胡户部(培翚)集同人祀汉郑司农于寓斋,礼既成,缯为卷子,同人为歌诗,龚自珍作祀议一篇质户部,户部属檼括其指,为韵语以谐之
我稽十三经,名目始南宋。异哉北海君,先期适兼综。
诗笺附庸毛,易爻辰无用。尚书有今文,只义馈贫送。
四辨馈尧典,三江馈禹贡。鲁论与孝经,逸简不可讽。
尔雅剩一鳞,引家亦摭弄。排何发墨守,此狱不可讼。
吾亦姑置之,说长惧惊众。惟有孟七篇,千秋等尘封。
我疑经籍志,著录半虚哄。义与歆莽违,下笔费弥缝。
何况东汉年,此书未珍重。余生恶周礼,考工特喜诵。
封建驳子舆,心肝为隐痛。五帝而六天,诞妄谶所中。
同时有四君,伟识引余共。堂堂十七篇,姬公发孔梦。
经文纯金玉,注义峙麟凤。吾曹持议平,功罪勿枉纵。
郑功此弟一,千秋合崇奉。

【注】
郑兼治十三经,人间完本有诗、三礼,辑录本有箴膏肓、起癈疾、发墨守、易、书鲁论、孝经、尔雅注也。孟子注见随经籍志,随志殆未可信。壮君绶甲、宋君翔凤、刘君逢禄、张君瓒昭言封建,皆信孟子,疑周礼,海内四人而已,张说为尤悲也。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