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尔德林的诗


2011-02-21 18:25:40  田上  所属诗集  阅读12677 】

100个   

——田上摘录(源于一份热爱,我所热爱的诗人)

荷尔德林(Hlderlin,Friedrich,1770~1843),德国诗人,古典浪漫派诗歌的先驱。

表达思想
  荷尔德林的作品表达了自己使祖国摆脱专制主义的理想,他对古希腊的不倦的追求是对德国现状的批评。他主张对一代新人进行教育,使他们的个性得到全面而和谐的发展。他的作品多带有乌托邦色彩的古典主义的内涵,同时又注重主观感情的抒发,流露出忧郁、孤独的情绪,反映出理想和现实之间的不可调和,具有浪漫主义的特色。荷尔德林用他的作品在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之间架设了一座沟通的桥梁。诗人在他生前以及19世纪未被重视,到20世纪初被重新发现,他作品的价值重新被认识。   荷尔德林,德国著名抒情诗人,死后乎被遗忘了近一百年,直到20世纪中叶,才在德国被重新发现,并在欧洲建立了声誉。

大事记
  生于斯瓦比亚的小城劳芬父亲早故,母亲是牧师之女。曾先后在登肯尔多夫和毛尔布龙隐修院学校学,1788-1793年在图宾根大学神学院获硕士学位,有资格担任神职。但他后来并担任牧师职务,因为他接受的基督教教条同他潜心研究的希腊神话并不相容。他把希腊诸神看成是真实存在的力量。对他来说,诗人 的职责就是在神和人之间起到中介作用。   1793年结识席勒,他的那些诗歌如《许涪里翁》都发表在席勒的刊物《新塔莉亚》上,这些诗深受法国大革命精神的鼓舞,歌颂自由、人类、和谐、友谊和大自然。   1798年后因身心交瘁处于精神分裂状态,仍完成了《许涪里翁》第二卷、《恩沛多克勒斯之死》、《梅农哀叹狄奥提马》、《面和葡萄酒》等名作,翻译了索福克勒斯的《安提戈涅》和《俄底浦斯》。   1798年2月12日,德国浪漫主义诗人荷尔德林给他的兄弟写信:“我们生活的时代不是诗人氛围。”在写这封信的六个月之前,荷尔德林还曾在给他的朋友纽佛(Neuffer)的一封信中写道:   我给予自己的唯一乐趣在于,偶尔在纸上写下发自一个热情的灵魂的几行字;但你知道,这种乐趣是转瞬即逝的。在我的职业里,人们获得的结果在本质上都太隐秘了,让人难以感受到它的力量。   1843年在图宾根去世,后36年是在精神失常下度过的。


社会评价
  海德格尔《荷尔德林诗的阐释》--   在哲学家海德格尔所阐释的诗歌中,尤以对德国诗人荷尔德林的阐释为最。海德格尔在1934/1935年的冬季学期专门开了一个学期的荷尔德林研讨课,后来又陆续写了一些以荷尔德林为主题的纪念文章。这些文章结集出版,就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荷尔德林诗的阐释》。   海德格尔之所以选择荷尔德林作为他阐释哲学思想的参照系,诚然有其历史背景,这一背景在吕迪格尔·萨弗兰斯基所著的《海德格尔传》(商务印书馆,1999年)中有详细的介绍,这里就不再赘述。从思想上来讲,海德格尔之所以选择荷尔德林作为他的阐释对象,是因为海德格尔认为,荷尔德林是最纯粹的诗人,他受诗的天命的召唤,直写诗的本质,他既是一个诗人,又是一个思想家:“荷尔德林今后,这就是说,从来日想入曾经,是个诗人,因为他吟咏过了吟咏之本质。他可以这样做,因为他同时是歌唱家和思想家。荷尔德林的《长成恩培多克勒斯的根基》,《消逝中的形成》,《论宗教》以及《俄狄普斯王》、《安提戈涅》两译著中包含的深义,谁要是稍微加以思考而说了,他就是一位思想家,而这个思想家又超出了这个名称许多,尤其是当他如此思考着同时又是一位歌唱家而且甚至是思考着吟咏出来的歌唱家。荷尔德林是否如此‘同时’不仅是一位哲学家,而且甚至更多,而且惟一无二。”(海德格尔:“哲学的本质”,载于《存在主义哲学资料选辑》,上卷,第330页,商务印书馆,1997年)在“荷尔德林和诗的本质”一文中,海德格尔更为明确地阐释了他之选择荷尔德林作为诗与思的对话的原因:“为了揭示诗的本质,我们为什么要选择荷尔德林的作品?为什么不选择荷马或者索福克勒斯,不选择维吉尔或者但丁,不选择莎士比亚或者歌德呢?按说在这些诗人的作品中,同样也体现出诗的本质,甚至比在荷尔德林过早地蓦然中断了的创作中更为丰富地体现出来了。……我之所以选择了荷尔德林,并不是因为他的作品作为林林总总的诗歌作品中的一种,体现了诗的普遍本质,而仅仅是因为荷尔德林的诗蕴含着诗的规定性而特地诗化了诗的本质。在我们看来,荷尔德林在一种别具一格的意义上乃是诗人的诗人。所以我们把他置于决断的关口上。”(《荷尔德林诗的阐释》,第36页,商务印书馆,2000年)海德格尔的目的并不是要阐述文学作品,揭示诗歌这种文学形式的本质,理解某首诗歌的段落大意、中心思想,而是要进行一场诗与思的对话,是要从哲学上显现存在的意义。因此海德格尔阐释的方式与一般人进行文学上的阐释方式完全不同,海德格尔特意从荷尔德林的诗歌中摘出5段诗句。这5段诗句的前4段分别阐述了诗、语言、人、思与存在之间的至情至性、至亲至近的关系,最后,落实到第5段诗句:“充满劳绩,然而人诗意地/栖居在这片大地上。”
编辑本段个人作品


个人作品
人,诗意的栖居
  《人,诗意的栖居》   
如果人生纯属辛劳,人就会   
仰天而问:难道我   所求太多以至无法生存?
是的。只要良善   和纯真尚与人心相伴,他就会欣喜地拿神性   来度测自己。神莫测而不可知?   神湛若青天?   我宁愿相信后者。这是人的尺规。   人充满劳绩,但还   诗意的安居于这块大地之上。我真想证明,   就连璀璨的星空也不比人纯洁,   人被称作神明的形象。   大地之上可有尺规?   绝无。   ——————————————————————————————————————————————
故乡
  《故乡》   [德] 荷尔德林   译 石 厉   正如船夫带着他的收获,   从遥远的岛屿快乐地返回恬静的河边;   我会回到故乡的,   假如我所收获的多如我所失落的。   从前哺育我成长的可亲河岸,   你难道能医好爱情带给我的烦恼?   曾经在其中玩耍过的树林,   如果我回来,还能再一次让我平静?   在那清凉的小溪边,我曾注视着泛起的水波,   河岸旁,我曾望着漂向远方的小船......   不久我又要回来了,又要见到那些   曾经与我相守的山峰,还有故乡   让人安全的、也是让人崇敬的轮廓,   就在母亲的屋子里,我和兄弟姐妹亲热地拥抱,   我将和你们交谈,你们缠紧我吧,   像绳索一样缠紧我,治好我的心病。   亲情如故!可是我知道,   爱情带来的创伤不会很快痊愈,   就是妈妈唱给我的摇篮曲,虽然一直安慰着我,   却也不能将烦恼从我的胸中驱走。   因为诸神从上天赐给我们火种的时候,   同时也赐给我们痛苦,   因此痛苦永存。我是大地的   儿子,我拥有爱,同时我也拥有痛苦。   ————————————————————————————————————————————
归乡
  《归 乡》   —— 致亲人   荷尔德林   阿尔卑斯的夜依然晴澈,浮云,   凝聚着喜悦,将空谷深锁。   轻嬉的山风,飘忽无定,啸傲着,   一缕幽光,从冷杉垂落,倏然隐没。   喜极而颤的混沌,渐急渐骤,   稚幼却强壮,为云崖间情人的争斗   欢呼着,在永世的隔阂中酝酿、翻涌,   只因为晨光于其中不羁地绽露熹微。   只因为年华无边踵增,那神圣的   光阴,那岁月,被恣肆地重排、组合。   惟有雷鸟省察着时序,在山间、   在风里,翱翔着,呼唤着白昼。   此际雷鸟依然警醒,无畏地俯视深渊里的   荒村,志存高远,凌越巅峰。   早已预感到萌生,古老的泉,疾光电影般   陨落,溅落中,大地氤氲,   回声四野响彻,冥冥中有作坊   不舍昼夜,寄送着馈赠。   玉峰在高天闪着静穆的光,   皑皑的积雪上遍开着玫瑰。   更在光芒之上,高洁至福的   神,意兴盎然地舞动神奇的光。   这上界的灵,卓然幽处,神色皎然,   似乎乐于赠予生命,乐于   与我们一道,创造喜悦,时常地,这神灵   深谙尺度,深谙呼吸,也曾犹疑地、审慎地,   将极乐至福,恩赐给千城万户,慷慨地   开启大地,遮天的彤云,还有你们,   最可信赖的风,你们,温煦的春日,   用舒缓的手再次抚平伤痛,   这个造物之主,更新着时间,将   老去的人类止水般的心振作、激动,   在深渊里,将之开敞,将之澄明,   仿佛他热中于此,于是一个生命再次开始,   妩媚如花,仿佛,昔日的神灵今朝回归,   喜悦再一次涨满双翼。   我曾向他倾诉千言万语,因为,无论诗人怎样   冥思吟哦,都与神祇和他息息相关;   我曾向亲爱的故乡,千呼万唤,以免,,   神灵不期然地骤然将我们袭攫;   也曾为你们,忧虑着的故乡的亲人,   圣洁的谢忱含笑为你们带回无数流浪的人,   父老乡亲!为你们,当湖水轻摇着我,①   舟子陶然闲坐,喟叹我的航程。   潮平如镜,喜悦满盈归路,   如花绽放,城郭在晨光中   形影渐渐分明,缘沿葱郁的阿尔卑斯   顺流而下,归舟静泊在津渡。   堤岸温暖,山谷多情开敞,   香径晴翠,掩映着我的衣衾。   园囿相伴而立,蓓蕾晶莹地吐绽芳蕊,   莺歌婉转,迎迓着倦归的旅人。   一切都似曾相识,甚至擦肩而过的问候   也充满情谊,每一张笑靥都充满亲缘。   勿庸置疑,这里就是生身之地,你找寻的   故乡泥土,近在咫尺,已然与你相遇。   行歌的羁旅,赤子般,并未徒然凝立   在惊涛拍击的城门,而是在为你   探寻着敬爱的名讳,天眷的林道!②   大地殷切的垭口,   诱引我远行在对远方的期待中,   那里,钟灵毓秀,那里,灵兽莱茵河   在平原上奔涌出卤莽的道路,   从云崖间冲出欢腾的山谷,   在那里,莱茵河穿越阳光灿烂的山坡,流向科摩,③   或者,如昼夜徜徉,在坦荡的湖。④   神圣的垭口!你更诱引着我   归乡;踏上开满鲜花的旧路,   我要去追寻大地和美丽的内卡河谷,   还有青苍神圣的林莽,橡树   欣喜地与白桦和山毛榉相亲而居,   青山深处,正待我魂销神迷。   他们在那里将我迎接,哦故城的声音,母亲之声!   哦你感动着我,唤起我久违的往事!   而他们依然如故!哦我至爱的人们!阳光与喜悦   依然焕发你们的容颜,你们的目光依然明澈。   呀,一切依然如昨!成长着成熟着,在此   活着爱着的一切,依然挚诚不改。   而世间至善之物,横陈在神圣和平   的彩虹下,被白发老人与垂髫少年珍存。   我迂阔妄语。喜悦满怀。而明天与未来,   当我们走过看过花树下生机盎然的田野,   我爱着的人们,我将在阳春的佳日里,   与你们一道倾谈、憧憬。   我曾听闻许多关于我们伟大天父的事迹,   曾因他而长久地缄默,他在巅峰之上   重振易逝的流光,宰制着崇山峻岭,   他应许我们上天的恩典,呼召   铿锵的歌咏,遣派众多良善的神灵。哦,别在犹豫,   来吧,永生的你们!岁月之神!你们,   故园之神,来吧!进入所有生命的血脉,   让普天同庆!分享上苍的恩典!   高贵我们!年轻我们!没有人性良知,   无时无刻不满盈喜悦,   这样的喜悦,一如此刻,情人久别重逢,   请将一切相宜地神化,如为他们造设。   当我们赞美饮食,我当呼谁的名?当我们   日落而息,告诉我,我该如何表达谢忱?   我可否称之为至尊?神不中意不相宜之物,   领会他,于我们的喜悦而言近乎微茫。   难道我们不得不时刻缄默;因匮乏神圣的名,   心在狂跳,话语却滞留在口?   时刻奏响的琴声,   或许会感动将临的上灵。   万事俱备,喜悦背后的忧虑,   也已经几乎得到纾解。   而这样的忧虑,无论情愿与否,歌者   必得在心灵中时时承受,别无选择。   [钱春绮 译]
无题
  ·《无题》   我每天走着不同的道路,时而   走向林中的草地,时而到泉边   时而到蔷嶶盛开的山岩上,   从山上眺望原野;可是,   丽人啊,日光下到处看不到你,   微风中消失了那些语言,   温柔的语言,从前我在你身旁   ……   是!你已远去了,幸福的面厐!   你的生命的妙音绝响了,我再也   听不到了,唉!你们而今安在,   迷人的歌唱,从前曾经用   天神的宁静安慰我心灵的歌唱?   多么久远!哦,多么久远!青春   衰老了,甚至在当时对我   微笑过的大地也面目全非了。   哦,别了!我的灵魂每天离开你,   又回到你身边,我的眼睛为你   流泪,它又炯炯地向着   你所停留的那边眺望。   ——————————————————————————————————————————
献给命运女神们
  ·《献给命运女神们》   万能的女神们!请假我一个夏季,   一个秋季,让我的诗歌成熟,   那么,我的心儿,满足于   这甘美的游戏,就乐愿死去。   这颗心灵,在生时不能获得它那   高贵的权利,死后也不会安宁;   可是,有一天,这神圣的事业,   深藏在我心中的诗歌获得完成,   那么,冥府的沉寂,欢迎你来吧!   我将会满足,即使我的乐器   没有伴我同住;我只要有一天   过着神的生活,我就更无他求。   ————————————————————————————————————————————
浮生的一半
  ·《浮生的一半》   悬挂着黄梨   长满野蔷嶶的   湖岸映在湖里   可爱的天鹅   你们吻醉了   把头浸入   神圣冷静的水里   可悲啊,冬天到来   我到哪里去采花   哪里去寻日光   和地上的荫处?   四壁围墙   冷酷而无言,风信旗   在风中瑟瑟作响。   ——————————————————————————————————————————
在我的童年时代
  ·《在我的童年时代》   在我的童年时代,   一位神常常救我   脱离人们的叫骂和鞭笞,   于是我安心而友好地   跟林中的花儿嬉游   天空的微风   也来跟我嬉戏。   就象草木向你   伸出温柔的手臂,   你使草木的心   感到高兴   父亲赫利俄斯!你也曾使我   心里高兴,而且,   神圣的路娜!我做过你的宠儿,   象恩底弥翁一样。   哦,一切忠实的   亲切的神袛!   但愿你们知道,   我的心多么喜爱你们!   虽然那时我还没称呼   你们的名字,你们也从未   叫过我的名字,象人们相识时   彼此称名那样。   可是,我对你们的认识   比我向来对世人的认识更深   我理解灏气的静寂,   我从不理解世人的语言。   沙沙的森林的和音   陶冶过我,   我在花间   学会了爱。   我在神袛的怀抱里长大。   [顾正祥 译]
诗人的胆识
  ·《诗人的胆识》   富有生命的事物不都与你息息相关?   命运女神不是亲自培育了你的天职?   因而,就这样毫无戒备地   闯入生活吧,不用顾虑!   纷繁的世事都能成为你的素材,   请面对欢乐!又有什么能   挫伤你的心!你所到之处   会遇到什么意外?   因为,在静悄悄的海滨,或是在银色的   澎湃而区的浪波里,或是在默默的   深水区, 活跃着游泳   健儿的身姿,而这也是我们的写照。   我们,人民的诗人,喜欢置身于生命   在呼吸与运动的地方,乐观,倾慕一切,   信任一切,不然,我们该怎样   向众人歌唱这位自己的神?   当献媚的波涛最终也吞没   一位勇者,在他终于职守的地方,   于是诗人的歌声   沉默在蔚蓝的殿堂;   他欢乐地死去,寂寞的人民痛惜   他的诗林,痛悼他们的心爱者之亡,   枝叶间常传出他那   献给少女的感人的歌。   晚间,如有我们中的某一位路过   他的诗兄沉沦的地方,想必若有所思,   面对这前人之鉴,   沉默之后,他步履更健。   ——————————————————————————————————————————
致青年诗人
  ·《致青年诗人》   亲爱的弟兄,也许我们的艺术正在成熟,   因为它像少年的成长酝酿已久,   不久趋于静美;   但请心地纯正,如古希腊人一样!   对诸神要热爱,对世人要心怀善意!   切忌自我陶醉,切忌冷若冰霜!勿流于说教,勿平铺直叙!   若是大师使你们怯步,   不妨请教大自然。   ————————————————————————————————————————————
故乡吟
  ·《故乡吟》   船夫快活地回到平静的内河,   他从遥远的岛上归来,如果他有收获;   我也会这样地回到故乡,要是我   收获的财产多如痛苦。   你们哺育过我的可敬的两岸呵,   能否答应解除我爱的烦恼?   你们,我孩提时代玩耍过的树林,要是我   回来,能否答应再给我宁静?   在清凉的小溪边,我看过水波激荡,   在大河之旁,我望着船儿驶航,   我就要重返旧地;你们,守护过我的   亲爱的山峰,还有故乡的   令人起敬的安全疆界,母亲的屋子   乃至兄弟姐妹们的亲爱的拥抱,   我九月向你们致候,你们的拥抱   像是绷带,会治愈我的心病。   你们旧情如故!但我知道,我知道   爱的烦恼不会那么快痊愈,   世人所唱的抚慰人的摇篮曲   没有一首唱出我内心的痛苦。   因为诸神赐给我们天国的火种,   也赐给我们神圣的痛苦,   因而就让它存在吧。 我仿佛是   大地的一个儿子,生来有爱,也   有痛苦。   ————————————————————————————————————————————
还乡曲
  ·《还乡曲》   你们,和煦的风!意大利的使者!   和你,白杨夹岸的亲爱的河流!   你们,连绵起伏的山峦!呵,你们,座座   阳光普照的山巅,你们还是这般模样吗?   你呵,宁静的家园!无望的日子过后,   你曾闯入远方思乡者的梦里,   你呵, 我的家舍,和你们昔日的游伴——   山丘上的树木,对你们我记忆犹新!   悠悠岁月呵,岁月悠悠,童年的宁静   已逝,逝去了,青春,爱情和欢趣;   而你,我的祖国!神圣而又   坚韧的祖国,看吧,只有你永存!   为使他们与你同忧患   共欢乐,你亲爱的,教育你的儿女们,   还在梦中告诫那些四处   漂泊彷徨的不忠之人。   每当年轻人火热的胸中   好高骛远的愿望得以平息,   并能正视自己的命运,   觉悟了的他会更乐意为你献身。   再见吧,青春的岁月!还有你,   爱意绵绵的花径,以及你们,条条流浪者的小路,   再见!故乡的 天空呵,请重新   收容和祝福我的生活吧!   ————————————————————————————————————————————
乡间行
  ·《乡间行》   ——致Landauer   来吧,朋友,去空旷旷的野外!今天虽只   透出一丝晴光,天空把我们封闭在里面。   既不见山峰矗立,也不见林木森森,   天不作美,四野里也听不到颂歌阵阵。   逢上这阴天,小巷小路都无精打采,我仿佛   觉得,这是个铅一般沉闷的时辰。   尽管如此,我们并为扫兴。有执着信念的人   一刻也不怀疑,白天将会是其乐无穷。   因为我们从天国获得的不算贫乏,   它一时不给的,最终还会恩赐给我们。   但愿我没枉费这番口舌,但愿我们不虚此一行,   但愿赏心悦目的东西并非海市蜃楼。   我继而甚至希望,倘若想作的事   我们已着手进行,倘若正想开口,   找到了要说的话,心灵的 窗户已经打开,   从狂热的头脑里产生出远见卓识,   天上的花将与我们的花一起开放,   睁开的目光将感受到闪光的一切。   它虽然不是很强大,却属于生活里   我们所需要的一部分,显得欢乐而又恰如其分。   但愿还会有几只吉祥的燕子   在夏日来到之前飞到这乡间。   让它们在祝辞声中为那些土地举行落成典礼,   贤明的店主在这儿兴建旅店。   供客人品尝佳肴,观赏美景,即富庶的乡村,   都能如愿以偿,无拘无束地尽情地   品味,又歌又舞,使新店成为斯图加特市的欢乐之冠,   因而我们要带着美好的心愿攀上山岗。   愿五月的和煦春光勾勒出一幅更为美好的图画,   展示在有教养的客人面前,   或按惯例,如有人愿意,因为这是古老的习俗,   众神曾多少次微笑地观看着我们。   请建房大师从屋顶上作祈祷,   至于我们,已经尽了我们的本分。   这是块宝地,当新春佳节   敞开山谷的胸怀,当内卡河奔流而下,   一片片嫩绿的牧场森林,一枝枝添了新翠的   树木,一朵朵洁白的花,在熏风中摇曳,   山腰上飘下白云朵朵,葡萄藤   朦朦胧胧,在芬芳的阳光下取暖生长。   愿唱轻歌一曲,皆未成功,   只因我的幸福从不让我说出轻松之辞。   ————————————————————————————————————————————
献给我敬爱的祖母
  ·《献给我敬爱的祖母》   ——祝贺她七十二寿辰   你饱经风霜,慈爱的祖母呵,如今你   安享晚年,亲朋来四方,你应声不迭,   我也衷心敬你满头银发的古稀之年,   满堂子孙在你的怀抱里茁壮成长,前程似锦。   温和的性格为你赢得了高寿,   还有希望,在困苦中友好地把你指引。   因为你知足,你虔诚,像圣母   生下了人中豪杰,尘世之友。——   呵,他们不了解这位圣人曾漫游人间,   几乎忘却了这位生者是哪一位。   知音难觅,这个天国的形象却常常出现在   暴风雨年代,为人扫除愁云。   他使一切和解,与可怜的凡人一样悄然逝去,   这位出类拔萃的人有着神一样美好的心灵。   生者的一切未从他的心灵上抹去,   世界的不幸仍装在他恋爱的胸怀。   他与死亡言归于好,他为别人   历尽艰辛后胜利地回到天父身边。   慈爱的祖母啊,你也深知他的秉性,   怀着信念,忍辱负重,默默地效仿这位高尚者。   看吧,一番天真话,使我变年轻,   还似从前,眼泪奔眶流;   回想久已消逝的时日,   故乡又温馨我孤寂的心灵,   还有那个家,让我在你的祝福下成长,   爱的乳汁哺育童年的我更快成人。   呵,我多少次的想,你一定为我高兴,   当我在远方看到自己在偌大的世界上有所作为。   我尝试过,梦想过,拼搏后   胸口的伤痕你抚平。   亲人呵,祖母呵,我要学着像你一样   活到高龄,有个安详的晚年。   我要来到你的身边;再一次赐福你的孙子吧,   让男儿兑现他孩提是向你作出的保证。   ——————————————————————————————————————————————
致大自然
  《致大自然》   当我还在你的面纱旁游戏,   还像花儿依傍在你身旁,   还倾听你每一声心跳,   它将我温柔颤抖的心环绕,   当我还像你一样满怀信仰和渴望,   站在你的图像前,   为我的泪寻找一个场所,   为我的爱寻找一个世界;   当我的心还向着太阳,   以为阳光听得见它的跃动,   它把星星称作兄弟,   把春天当作神的旋律;   当小树林里气息浮动,   你的灵魂,你欢乐的灵魂,   在寂静的心之波里摇荡,   那时金色的日子将我怀抱。   ——————————————————————————————————————————
在柔媚的湛蓝中
  《在柔媚的湛蓝中》   Dasha 译   在柔媚的湛蓝中   教堂钟楼盛开金属尖顶。   燕语低回,蔚蓝萦怀。   旭日冉冉升起,尽染金属尖顶,   风中,风向标在高处瑟瑟作响。   谁在钟底缘阶而下,   谁就拥有宁静的一生,因为   一旦外表被极度隔绝,   适应性便在人之中彰显。   钟声中的窗,恰如向着美的门。   同样,因为门依然遵循着自然,   便具有林中秀木的相似性。   纯真毕竟也是美。   严肃的心灵生自逝去之物的内部。   影像如此单纯、神圣,以至于   我们事实上时常畏惧于将之描绘。   上苍,始终至善至美,   拥有富足、德行与愉悦。   人或可仿效。   当生命充满艰辛,人   或许会仰天倾诉:我就欲如此这般?   诚然。只要良善纯真尚与心灵同在,   人就会不再尤怨地用神性度测自身。   神莫测而不可知?神如苍天彰明昭著?   我宁愿相信后者。神本人的尺规。   劬劳功烈,然而诗意地,   人栖居在大地上。   我是否可以这般斗胆放言,   那满缀星辰的夜影,   要比称为神明影像的人   更为明澈洁纯?   大地之上可有尺规?   绝无!同样   造物主的世界不曾阻挡雷霆的步伐。   花是美的,因为花在阳光下绽放。   我们的双眼总会在生命中发现,   更美的事物仍要以花为名。   哦,我对此颇为明暸!   莫非神矢志于身心喋血,   而不再完整存在?   灵魂,我相信,必当葆有纯真,   否则,就会抵达权力之巅,在鹰翼之上,膺受   赞美的歌咏与众鸟的和鸣。   这就是本性,这就是外表。   哦美丽的溪流,波光粼粼,你在波光中清澈流淌,   宛若穿过银河的神的目光。   我如此熟谙你,   泪水夺眶而出。我看见,在我的外表   一个勃然的生命在我四周遍开万物,因为   我不曾不恰当地将之与墓地上的孤鸟相提并论。   只缘我有一颗跳动的心,   微笑依然是我在忧伤着世人。   我是否能成为一颗彗星?   我相信。因为彗星拥有鸟的迅疾轻捷;盛开在烈火中,   宛若向着纯洁的赤子。   伟大岂是人之本性所敢僭妄。   德行之喜悦理应得到嘉许,   得到花园里飘荡在三圆柱间严肃神灵的   嘉许。窈窕淑女必当头饰   爱神木之花,因为她的本性与情感   酷似爱神。而爱神木仅仅   生长在希腊的大地。   当一个人向镜中凝望,   在镜中看见自己如同被临摹的影像;   影像酷似真人。   人的影像生有双目,   明月秉有辉光。   而俄狄浦斯王拥有一目或已逾分。   他的人之苦难,无法描绘,无以言表,   无可置辩。   一旦戏剧表现这样一个人物,苦难油然而生。   当此刻我怀念着你,苦难于我意味着什么?   当溪流将我裹挟至亚细亚般   绵延的某处尽头。   无疑,俄狄浦斯饱受着这苦难。   无疑事实如此。   是否赫拉克勒斯也曾苦难?   毫无疑问。这对相交莫逆的朋友   不也承受着他们的苦难?   赫拉克勒斯同诸神干戈相向,就是苦难。   分享这些被生命嫉妒的不朽,   也是一种苦难。   而当一个人被太阳斑所覆盖,被些许斑点   彻底覆盖,更是一种苦难!这是艳阳的作为:   太阳裁处着万物。   太阳以光芒的魅力玫瑰一般   引领着少年人的道路。   俄狄浦斯承受的苦难,   看上去恰如   一个穷人悲叹   丢失了什么。   哦,拉伊俄斯之子,希腊大地上穷困的异乡人!   生即是死,死亦是一种生。
许贝利翁的命运之歌
  《 许贝利翁的命运之歌》   你们徘徊在神秘的光中   在丰收的大地上   充盈着欢欣的天才啊   微风神圣地闪烁   轻轻地触动你们   就象艺术家的手指   拨动了圣洁的琴弦   在命运之先   在熟睡中滋生 呼吸着不朽   圣洁地保存一切   在新芽之中   而精神永远盛开 灿烂   啊 这些满是欢欣的眼睛   静寂地观照着   永恒的澄明   但是我们却失去了   栖息的家园   人性的崇高   盲目地一点点沉沦 消失   就象撞落在悬崖上的浪花   又无知地扑向另一个悬崖   年复一年 没有目的   宋非 译   ————————————————————————————————————————————
岁月
  《岁月》(献给正在抗击新罗马帝国的伊拉克)   你们,幼发拉底河畔的诸城   你们,帕尔米拉城里的条条小巷   你们,独立荒野的如林石柱   看啊,你们变成了什么模样   天空的浓烟和烈火   揭去了你们的冠冕   只因为你们杰出   越出了常人   此刻,我坐在白云下面   坐在枝繁叶茂的橡树下   坐在小鹿追逐的草原上   只觉得 先人的灵魂   如此陌生   且已死亡   ————————————————————————————————————————————
致狄奥提玛
  〈致狄奥提玛》   德/荷尔德林 作   张祈 试译   Beautiful being, you live as do delicate blossoms in winter,   美丽的生命,你活着,如同精美的花朵在冬日绽放,   In a world that's grown old hidden you blossom, alone.   在一个逐渐老去的世界里,你把自己的花瓣孤独地隐藏。   Lovingly outward you press to bask in the light of the springtime,   爱恋打开你紧闭的花蕾,去沐浴那春日的明媚,   To be warmed by it still, look for the youth of the world.   感觉它依然还在的温暖,去寻找那世界的青春时光。   But your sun, the lovelier world, has gone down now,   可你的太阳,那更可爱的世界,现在已经落下,   And the quarrelling gales rage in an icy bleak night.   这冰雪遍地的寒夜里只有狂风在喧嚷。   ——————————————————————————————————————————
塔楼之诗
  《塔楼之诗》   ·荷尔德林·   生命之旅迥异   犹如歧路,或群山的亮光。   我们此地之所是,神于彼处   能以和谐、永恒的奖酬及宁静充实之。   倘若人们快乐,试将如何询问?   是否他们也为善良,循美德而生存;   如此灵魂轻快,而哀怨更稀   信仰为此所承认。   不才   谦顺者   荷尔德林
眺望
  《眺望》   若人们快乐,这样的心情,   来自安康,更来自田野,   看到树木的成长,怡人的花儿,   而收获的果实还在增长,予人裨益。   群山环抱田野,高空腾生   朝霞和空气,平原上的小路   在远方的田野里,向着那些地方   人施施然跨过溪水上的小木桥。   人的言语中也生起回忆,   而人们的联系贯穿生命的日子   那些向善的聚居地,   诚然,人向自己提起知识的问题。   眺望仿佛鼓励,人欢悦   收获,随着时日的更新   他的生计,关注着善   甚为谨慎,感谢那永不衰老者。
致仁慈的乐·布雷特先生
  《致仁慈的乐·布雷特先生》   您,高贵者!述说最好的东西的人   决不虚假,当每一个人都认识它,   然圆满蕴藏着不同的问题,   虽人已将它轻松证明,提称。   而您在真正亲近的生命里持有这些,   持有人们尊敬的友善,   仿佛赐予尊严者的善,   当许多人还在贫苦和悲伤中煎熬。   如此的永不消逝,如此时光流逝,来自   友善的尊敬;人们从不孤单生存   却完全属于自身的光亮和闪烁,   人证明此,他的智慧入于人生诸世。

  《春 之一》   何其灵气,当看到时辰再度破晓,   人在那里满足地环视周围的田野,   当人们询问自己之所处,   当人们想望快乐的生命。   好似天空弯拱,四处沿展,   欢乐亦这般扩散在空旷的平原,   当心灵渴望新的生命,   小鸟儿的啾鸣唱赞颂词。   人,那常常探询内心之深者,   轻诉言说由之而出的生命,   若非悲伤使灵魂憔悴,   男人将欣然面对他的财富。   倘若居所闪烁光芒,建于高空,   人将拥有更宽阔的田野,而道路   伸向远处,一个人环顾四周,   幽雅别致的小木桥跨过小溪。   那置身于欢乐簇拥中的人,   并不称一切日子最为美丽   却渴望着有朋友爱他的地方   人们厚意挽留年轻人的地方。   《春 之二》   自人的精神溢出忧虑,   而春花绽放,仿佛无不灿烂,   绿色的田野欣然扩布远处,   当亮光闪闪淌下美丽的小溪。   群山遍植林木静静站立,   美妙的是空空之所的气息,   宽阔的山谷在世界里延伸   及倚靠小山的塔楼和民居。   以谦顺   斯卡达内利   《春 之三》   当大地挥洒新的光明,   葱绿的河谷自春天的雨迎来生气,   人们又度过了明朗的一天,   清澄的溪流带来白色的花儿。   透明的区分清晰可辨,   春天的静谧散布空中,   人在年岁中静静观望,   深深崇敬生命的圆满。   以谦顺   斯卡达内利   于3月15日   1842   《春 之四》   时日苏醒,庄严的是天空,   簇拥的繁星已经隐去,   人思虑自身,如他所看到的,   年岁的开端深受崇敬。   群山高大,那里的小河波光粼粼,   满树花儿,好象花环,   年青的一岁开始了,犹如节日,   最高和最好的东西塑造着人们。   以谦顺   于5月24日   1748 斯卡达内利   《春 之五》   当春天渗入生命的深处,   人感觉惊奇,新的话语   追寻灵性,欢乐也回来了   节日的欣喜里赞颂和歌曲。   生命超于时间的和谐,   自然和精神总在那里伴随意义,   而于精神里方为圆满,   甚多如此,最多者离于自然。   以谦顺   于5月24日 斯卡达内利   1758   《春 之六》   阳光闪亮,花满原野,   温柔的日子带来许多花儿,   傍晚也绽放,清澄的白日   逸出天边外,那时光消失的地方。   年的显现伴着它的时间   仿佛盛会,节日的气氛弥散,   人的活动有新的目标,   此为世界的标志,许多的美妙。   以谦顺   于4月24日 斯卡达内利   1839   《春 之七》   阳光重又回到新的欢乐,   日子的绽现伴着光芒,好象花儿,   大自然的目标照亮了心绪,   仿佛涌出的赞颂和歌曲。   新的世界还在幽谷的外面,   春天的晨曦明朗,   高处闪耀着白日,黄昏的生命   也赐予静观内在的意义。   以谦顺   于20日元月   1758 斯卡达内利

  《夏 之一》   茬田显现,高空闪亮   清柔流云的辉煌,当远处天边   寂静的夜里数点闪烁的星星,   苍穹广大,犹如云层。   小路延伸更远,人们的生命   展现于大海上毫无遮蔽,   阳光的日子向着人们的死亡   更高的形象,及清晨金色的光芒。   花园的宽阔饰以新的色彩,   人惊叹,他的辛劳终获成果,   他所勤俭创造的,他所完满制造的,   已逝岁月在灿烂中与之相伴。   《夏 之二》   当春天的花儿随风飘走,   正是夏季,蜿蜒于年岁的夏季。   就像淌下山谷的小溪,   正是群山的亮丽辉映四周。   田野以灿烂展示者,   最似暮色将近的日子;   犹如年岁分割,夏日的时光亦如此   大自然的景像常常在人们眼前消逝。   于5月24日   1778年 斯卡达内利   精神的生成从未向人们遮蔽,   如同生命之所是,人们已置身其中的生命,   正是生命的日子,生命的早晨,   宝藏亦如精神超绝的时分。   好似大自然轻妙地发现自身,   如此,人以这样的欢乐观望,   如何坚信日子,如何坚信生命,   如何与精神之束紧紧合为一体。   《夏 之三》   还能看见年岁的时光,当夏日   原野静立于它的光照下,温柔里;   田中美丽的绿草点缀到远处,   小溪常带着浪花儿蜿蜒四周。   日子就这样穿越山岭,河谷,   伴着他的光辉,不可阻挡,   甚高空间里牵引云彩,   年岁仿佛环饰着神奇。   以谦顺   于3月9日 斯卡达内利   1940年   《夏 之四》   深谷中小溪潺潺,高处群山,   远远地染绿了此幽谷四周的平原,   一片肃立葱郁的树林,   轻轻将那里淌流的小溪遮掩。   夏日的阳光如此明亮,   淡淡日子的幸福仿佛太过短暂,   黄昏伴着清新的气息走向尽头,   期待着,人如何终结圆满。   以谦顺   于5月24日 斯卡达内利   《夏 之五》   时日的流逝带走温柔芬芳的声息,   当它们浑染云彩和田野的亮丽,   山谷的尽头迎来群山的黄昏,   那里,小河的浪花回转卷起。   森林的阴影扩散到四方,   那远处,小溪静静淌下的地方,   而远方的景像依稀,   当人置身于这样的意义。   于5月24日 斯卡达内利

  《秋 之一》   那些远离大地的传奇,   叙说魂灵,那曾在此而又归来者,   它们返回人性,而我们体味了   时代的许多,这痛苦中似箭的光阴。   大自然还未曾离弃深埋的情景,   如同这些黯淡的日子   当崇高的夏季,秋天降落大地,   观望者的魂灵又在天边找到自己。   短暂的时光里终结了许多,   那显现在犁边的农夫,   目睹年岁怎样趋近欢乐的尽头,   人的日子在这一些景象中也渐渐圆满。   大地浑圆散布碎石   却不象那些迷失在黄昏的云,   金色的一天又在眼前,   圆满时不再有任何哀怨。   《秋 之二》   大自然的闪亮是更高处的显像,   那一片欢乐日子终结的地方,   是这样的年岁,辉煌圆满,   果实融入欣慰之光的灿烂。   大地浑圆这般艳丽,呱噪甚稀   一丝声息飘过空旷的田地,阳光温暖了   秋天柔和的白日,田野静立   若眺望远方,吹拂着芬芳   荡过树梢枝条,伴着轻轻的欢笑   已空的茬田常常混淆,   明朗的景像之全部意义还活着   仿佛四周飘游的金色的辉煌。

  《冬 之一》   当娇弱的雪花使田野更加美丽,   高处夺目的闪光笼罩广阔的平原,   远方的夏季这般迷人,且温柔   春天常常靠近,当时光渐去。   辉煌的景像,空气更为芬芳,   森林明亮,也没有人漫步   街道上,那些过于僻静的街道,寂静安持   崇高,虽一切仍在欢笑。   春天的显露无需花儿的闪亮   这般令人心醉,而星星   在纯净的天边,人们喜欢   眺望远处的天空,那庶几不变者。   河流与平原皆为图像,   虽已破裂,亦更明亮,   生命的温柔犹存,城市的宽阔   显现于广大莫测的远方。   《冬 之二》   当枯叶消失在土地的远处,   飘落的洁白亦这般轻覆河谷,   而时日因高空的阳光而闪亮,   节日的闪亮,城门外一片亮堂。   万物的安息,田野的沉寂   犹如人的灵冥,而不同者   在更高的地方显现,大自然   崇高的景像,取代了春天的温和。   于11月25日,1841   不才   最谦顺的   斯卡达内利   《冬 之三》   田野枯黄,惟有蓝天   闪耀在远处的高空,仿佛歧路   大自然的显现,为一,吹拂   清新的气息,惟有万物淡淡的光环。   天上隐约可见大地的浑圆   整整一天,饰以清澄的大自然   当高天的苍穹点缀星星,   更具灵气,那延展遐迩的生命。   《冬 之四》   当四季的景像飘逝,此刻   杳不可见,已靠近了冬天的尽头,   田野空空,目光之所触更温柔,   而寒风四起,袭来一阵小雨。   仿佛休息之日,岁末亦如此,   好象一个问题的声音,它的圆满,   随着春天显露新的生成,   大自然的壮丽照耀大地。   以谦顺   斯卡达内利   于4月24日 1849   《冬 之五》   若时光已经流转,微光   自辉煌的大自然身上黯去,   四季的闪亮不再绽放,更快地,   时日飞逝,有时也疲惫地止息。   诸时代之生命精神迥异,   自然有情,不同的日子播撒光明,   常新的本质昭示人们   完善,高超,卓异。   以谦顺   斯卡达内利   于元月24日   1676   《冬 之六》   当一年的日子流淌殆尽   四周的田野和山脉沉默无语,   天空的蓝色这样闪耀在白昼,   仿佛屹立于明朗高处的天体。   变换和美丽依稀在四周,   那里,一条小河匆匆淌过,   这壮丽的大自然的时辰   安息之魂合于幽深。   以谦顺   于24日 斯卡达内利   元月 1743
更高的生命
  《更高的生命》   人选择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决定,   离虚幻而识智慧,思想,   回忆,沉入世界的回忆,   而无物可惊扰他内在的价值。   辉煌的大自然使他的日子美丽,   常在他深处,新的追求   孕育精神,且崇敬真理,   更高的意义,及一些奇妙的问题。   人因之亦能认识生命的意义,   称其目标为最高者,最美妙者,   如此体察生命的世界合于人性,   尊更高的生命为崇高的意义。   斯卡达内利
更高的人性
  《更高的人性》   人们的内心已承受意义,   如此他们得以遴选更优者,   此即目标,真实的生命,   更深精神,由之可称生命之年岁。   斯卡达内利
坚信
  《坚信》   仿佛日子,那在纯净中环绕人们者,   伴着跃出高处的明亮,   微光朦胧的诸影像渐融为一,   那深及精神之性的知悉亦如此。

  《人》   若人生活在外,孤单伶仃,   如此,好象一日区分于诸时日,   人之卓越者趋于独异,   离开了大自然,也离开了妒忌。   他仿佛一个人生活在遥远的异域,   春风染绿了四周,夏日友好的栖息   直至年岁匆匆步入深秋,   流动的云总在那儿陪伴着我们。   于7月28日 以谦顺   1842 斯卡达内利
时代精神
  《时代精神》   人们居于此世,向着生命,   犹如年岁,犹如时代向往更高,   亦如更替,许多真实诚为多余,   在不同的岁月里持存;   圆满亦如此同一于此生命,   人因之顺从于崇高的追寻。   以谦顺   5月24日,1748 斯卡达内利
希腊
  《希腊》   如人之所是,生命亦这般壮丽,   人们常常掌握自然,   美丽的土地从未于人遮蔽,   黄昏和清晨的显现充满魔力。   开阔的田野仿佛正当收获的日子   灵气缭绕,四周及远处古老的传奇,   而新的生命重生于人性   岁月就这般没入沉寂。   以谦顺   斯卡达内利   于5月24日,1748
友谊
  《友谊》   若人们领悟自身的价值,   他们将欣然相称为友,   如此人们的生命更明了,   置身于精神里更觉兴味。   崇高的精神距友谊并非遥远,   人们乐于和谐   珍惜亲密,他们的生活相互塑造,   这,也是人的定命。   以谦顺   于5月20日   1758 斯卡达内利
希望
  《希望》   若人们安居的生命走向远处,   葡萄藤般的时日光照四方   那里夏日的原野一片空寂,   森林展现黑暗的景像;   大自然的栖息,充实了   倏忽飘逝的时间之像,   犹如花儿点缀着林木   人们环饰以圆满处高天的闪光。   以谦顺   于5月24日   1748 斯卡达内利
眺望
  《眺望》   人们感觉开阔的日子明朗,伴着景像,   当绿草展现在平原的远方,   黄昏的光线尚未趋入朦胧,   白日的闪亮已化作温柔的微光。   世界的深处常常显现,不可接近,   人的意义,充满怀疑,劳思伤神,   灿烂的大自然照亮了他的日子,   而远处驻立疑虑中黑暗的问题。   以谦顺   于3月24日,1671 斯卡达内利   --------------------------------------------------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匿名网友 117.136.9.174     2011/3/13 17:54:29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   董希亿  120.35.150.37     2011/2/21 22:59:18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