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 诗 汉 译《 那 一 年 我 21 》


2021-04-12 10:29:34  李世纯  所属诗集  阅读853 】

50个   

英 诗《 When I was one and twenty 》汉 译《 那 一 年 我 21 》






一. 原 文 / 中 译 文 / 解 读



《When I was one and twenty》
—— A. E. HOUSMAN ( UK / 1859-1936 )
《那 一 年 我 21》
—— 阿尔弗列德 · 爱德华 · 霍斯曼 ( 英 / 1874 - 1963 )
—— 解 读 / 翻 译 - 李世纯 - 中国 长春 - 2021. 4. 10




When I was one and twenty
“ 纵舍英镑、冠冕、几尼
I heard a wise man say,
不弃称心、如意
"Give crowns and pounds and guineas,
纵舍珍珠、玛瑙、宝玉
But not your 'heart away;【'2】
不可讳心、屈己 ”


Give pearls away and rubies
啊——智者这样告诉我
But keep your fancy free."
那年我啊,二十一
But I was one-and-twenty,
啊——二十一呀二十一
NO use to talk to me.
这些话呀——对我完全没意义


When I was two and twenty
“ 屈己待人,不徒劳
I heard him say again
为不由衷,不枉然
"The heart 'out of the bossom【'3】
代价嘛——无尽懊悔
Was never given in vain;
买单吧——无休哀怨 ”


'Tis paid with sighs a plenty
啊——再次智者告诉我
And sold for endless rue."
这年我呀,二十二
And I am two-and-twenty,
嗨——二十二岁今天我
And oh,'tis true,'tis true.
千真万确,千真万确呀,呜——应验智者说 ... ...




二. 译 注 / 译 后 感:



1'. 首先,特别鸣谢:主要参考文献 a 主要参考文献 b 主要参考文献 c

1. 小诗读后,不难让人想起我们网红一时那句:宁可坐着公交笑,不愿开着宝马哭;想起张慧妹、苏芮唱的那句:跟着感觉走,抓住梦的手,尽情挥洒笑容,心啊,像风一样自由 ... ...

2. 此处词义:心情、心态、心愿、心仪、心境、内心、感受 ... ...

3. 此处词义:偏离,背离,偏差,误差,错误,出错

4. 一个单词、一个文字,无论中外,其真正含义、生命活力,不仅在专家学者的词典、时尚强大的百度,也不仅在词法、句法、语法,而更多体现在实地的、实践中的语言、语句、语境、篇章的字里行间;翻译要完美原意,更要完美传递;原意传递要完美,其载体修辞不可或缺

5. 本作译文尚有无奈数笔,期待更多诗友、译友积极参与,相互学习,共同提高





原 作 简 介:


阿尔弗列德 · 爱德华 · 霍斯曼 (Alfred Edward Housman),英国诗人和学者,伦敦大学拉丁文教授,后来被选为剑桥大学三一学院拉丁语系“‘肯尼迪’系主任”(the Kennedy Chair of Latin at Cambridge)。他创作的一些篇幅短小的作品为他赢得了极大的荣誉。他的最初两本著作花了他二十五年时间。霍斯曼德诗歌语言极其简朴、精炼和自然,这可能与他古典文学修养和拉丁文的简练有关。他的诗篇的主题大多与消逝的春天和青春以及生命的短暂有关,充满悲剧情调。

霍斯曼在英国文学史上地位很高,有人甚至认为他“不但是他那个时代唯一伟大的英国古典学者,而且也是任何时代、任何地方少有的伟大学者之一。A .E. 霍斯曼(Alfred Edward Housman)1859年3月26日出生于一个乡村律师家庭,是七个孩子中的老大,1936年4月30日去世。他是英国古典诗人、学者和最著名的古典主义者之一,最著名的是他的诗集——什罗普郡的一个小伙子,他的哥哥劳伦斯 · 霍斯曼和妹妹克莱门斯 · 霍斯曼也成了诗人作家,他们的他被任命为教授,对二十世纪早期的许多英国作曲家都有强烈的感召力霍斯曼在伦敦大学学院学习拉丁语,后来又在剑桥学习拉丁语。霍斯曼在古典文学研究中找到了自己的真正归宿,把诗歌当作次要活动。直到1933年,他才在公开场合谈论自己的诗歌他作了一次演讲,题目是“诗歌的名称和性质”,他在演讲中说诗歌应该诉诸情感而不是智力。然而,与他平常的外表完全相反,他给自己带来了几种享乐的乐趣:美食,坐飞机,经常访问法国。

阿尔弗列德·爱德华·霍斯曼 (Alfred Edward Housman)生平及文学史上之地位,但他的个人生活却并不如意。他十八岁时(1877年)考取了牛津大学圣约翰学院的奖学金,专业为古典学。他与两位室友建立了亲密的友谊: 一位是A. W. Pollard (1859-1944),后来成了英国有名的传记作家和莎士比亚研究学者;另一位是摩西斯·贾克生(Moses Jackson)。贾克生是霍斯曼终身的爱人。可惜,贾克生并非同性恋,当然,他没有接受霍斯曼对他的爱。但他们从牛津毕业后还与贾克生的弟弟一起同住过一段时间。后来,贾克生去印度担任一个学院的校长。他回英国来结婚时,不但没有邀请霍斯曼参加,而且还没有告诉霍斯曼,可能是不想让霍斯曼伤心吧。但他们俩继续保持友谊,后来,他还曾请霍斯曼做他第四个儿子的教父。贾克生于1923年去世。他写给霍斯曼的最后一封信一直被霍斯曼保存着。霍斯曼一生除了贾克生没有再爱过别人。而贾克生当然也不会想到,他的名字百年之后之所以还会被人知道,竟然是靠了霍斯曼!

英 诗 汉 译《 那 一 年 我 21 》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黄东方 59.63.206.206     2021/4/13 16:54:37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拜读佳作,问候诗友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