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短跑》


几年前,当我读到乔治•巴塔耶,
我随即坐立不安。
一下午我牢牢地抓着椅背。
“下肢的鱼腥味”、“对立”:瞧瞧巴大爷爱用的这些词。
瞧瞧我这人间的多余之物。


脱胎换骨是不必了。
也不必玩新的色情。
这些年我被不相干的事物养活着。
―――我的偶然加上她的偶然,
这相见叫人痛苦。


就像15岁第一次读到李商隐。在小喷水池边,
我全身的器官微微发烫。
有人在喊我。我几乎答不出声来―――
我一口气跑到那堵
不可解释的断墙下。

2008年4月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赏析】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陈先发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