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歌



  1

你可是永别了,我的朋友?
 我的阴影,我过去的自己?
天空这样蓝,日光这样温暖,
 在鸟的歌声中我想到了你。

我记得,也是同样的一天,
 我欣然走出自己,踏青回来,
我正想把印象对你讲说,
 你却冷漠地只和我避开。

自从那天,你就病在家中,
 你的任性曾使我多么难过;
唉,多少午夜我躺在床上,
 辗转不眠,只要对你讲和。

我到新华书店去买些书,
 打开书,冒出了熊熊火焰,
这热火反使你感到寒栗,
 说是它摧毁了你的骨干。

有多少情谊,关怀和现实
 都由眼睛和耳朵收到心里;
好友来信说:“过过新生活!”
 你从此失去了新鲜空气。

历史打开了巨大的一页,
 多少人在天安门写下誓语,
我在那儿也举起手来;
 洪水淹没了孤寂的岛屿。

你还向哪里呻吟和微笑?
 连你的微笑都那么寒伧,
你的千言万语虽然曲折,
 但是阴影怎能碰得阳光?

我看过先进生产者会议,
 红灯,绿彩,真辉煌无比,
他们都凯歌地走进前厅,
 后门冻僵了小资产阶级。

我走过我常走的街道,
 那里的破旧房正在拆落,
呵,多少年的断瓦和残椽,
 那里还萦回着你的魂魄。

你可是永别了,我的朋友?
 我的阴影,我过去的自己?
天空这样蓝,日光这样温暖,
 安息吧!让我以欢乐为祭!

  2

“哦,埋葬,埋葬,埋葬!”
“希望”在对我呼喊:
“你看过去只是骷髅,
还有什么值得留恋?
他的七窍流着毒血,
沾一沾,我就会瘫痪。”

但“回忆”拉住我的手,
她是“希望”底仇敌;
她有数不清的女儿,
其中“骄矜”最为美丽;
“骄矜”本是我的眼睛,
我真能把她舍弃?

“哦,埋葬,埋葬,埋葬!”
“希望”又对我呼号:
“你看她那冷酷的心,
怎能再被她颠倒?
她会领你进入迷雾,
在雾中把我缩小。”

幸好“爱情”跑来援助,
“爱情”融化了“骄矜”:
一座古老的牢狱,
呵,转瞬间片瓦无存;
但我心上还有“恐惧”,
这是我慎重的母亲。

“哦,埋葬,埋葬,埋葬!”
“希望”又对我规劝:
“别看她的满面皱纹,
她对我最为阴险:
她紧保着你的私心,
又在你头上布满

使你自幸的阴云。”
但这回,我却害怕:
“希望”是不是骗我?
我怎能把一切抛下?
要是把“我”也失掉了,
哪儿去找温暖的家?

“信念”在大海的彼岸,
这时泛来一只小船,
我遥见对面的世界
毫不似我的从前;
为什么我不能渡去?
“因为你还留恋这边!”

“哦,埋葬,埋葬,埋葬!”
我不禁对自己呼喊:
在这死亡底一角,
我过久地漂泊,茫然;
让我以眼泪洗身,
先感到忏悔的喜欢。

  3

就这样,像只鸟飞出长长的阴暗甬道,
我飞出会见阳光和你们,亲爱的读者;
这时代不知写出了多少篇英雄史诗,
而我呢,这贫穷的心!只有自己的葬歌。
没有太多值得歌唱的:这总归不过是
一个旧的知识分子,他所经历的曲折;
他的包袱很重,你们都已看到;他决心
和你们并肩前进,这儿表出他的欢乐。
就诗论诗,恐怕有人会嫌它不够热情:
对新事物向往不深,对旧的憎恶不多。
也就因此……我的葬歌只算唱了一半,
那后一半,同志们,请帮助我变为生活。

1957年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赏析】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