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丽·咏白菊




小楼寒,夜长帘幕低垂。
恨潇潇、无情风雨,夜来揉损琼肌。
也不似、贵妃醉脸,也不似、孙寿愁眉。
韩令偷香,徐娘傅粉,莫将比拟未新奇,
细看取、屈平陶令,风韵正相宜。
微风起,清芬酝藉,不减酴醿。
渐秋阑,雪清玉瘦,向人无限依依。
似愁凝、汉阜解佩,似泪洒、纨扇题诗。
朗月清风,浓烟暗雨,天教憔悴瘦芳姿。
纵爱惜、不知从此,留得几多时。
人情好,何须更忆,泽畔东篱。

语译:

長夜裡,雖然放下了簾幕,小樓上依舊寒氣逼人。 长夜里,虽然放下了帘幕,小楼上依旧寒气逼人。 可恨那蕭蕭颯颯的無情風雨,在夜裡摧殘著如玉的白菊。 可恨那萧萧飒飒的无情风雨,在夜里摧残着如玉的白菊。 看那白菊,不似楊貴妃的微紅醉臉,也不似孫壽的嬌柔愁眉。 看那白菊,不似杨贵妃的微红醉脸,也不似孙寿的娇柔愁眉。 韓令偷香,徐娘傅粉,他們的行徑都不能拿來與白菊相比。 韩令偷香,徐娘傅粉,他们的行径都不能拿来与白菊相比。 細細看取,屈原和陶令,孤傲高潔的品性正與白菊相宜。 细细看取,屈原和陶令,孤傲高洁的品性正与白菊相宜。 微風吹起,白菊的清香蘊藉,絲毫不亞於淡雅的荼蘼。 微风吹起,白菊的清香蕴藉,丝毫不亚于淡雅的荼蘼。

秋天將盡,白菊愈發顯得雪清玉瘦,似向人流露出它無限依戀的惜別情懷。 秋天将尽,白菊愈发显得雪清玉瘦,似向人流露出它无限依恋的惜别情怀。 你看它似憂愁凝聚,在漢皋解佩;似淚灑,於紈扇題詩。 你看它似忧愁凝聚,在汉皋解佩;似泪洒,于纨扇题诗。 有時是明月清風,有時是濃霧秋雨,老天讓白菊在日益憔悴中度盡芳姿。 有时是明月清风,有时是浓雾秋雨,老天让白菊在日益憔悴中度尽芳姿。 我縱然愛惜,但不知從此還能將它留下多少時候。 我纵然爱惜,但不知从此还能将它留下多少时候。 唉!世人如果都曉得愛護、欣賞,又何須再去追憶、強調屈原和陶淵明的愛菊呢? 唉!世人如果都晓得爱护、欣赏,又何须再去追忆、强调屈原和陶渊明的爱菊呢?

賞析: 赏析:

菊花,以其高潔的品性,歷來為人們喜愛,李清照此詞,實乃讚頌菊花。 菊花,以其高洁的品性,历来为人们喜爱,李清照此词,实乃赞颂菊花。

整首詞,都圍繞白菊著筆,寫白菊,其實也是寫她自己。 整首词,都围绕白菊着笔,写白菊,其实也是写她自己。 詞的上片藉人物來詠菊。 词的上片借人物来咏菊。 作者連用楊貴妃、孫壽、韓掾、徐妃的典故,突出菊花的高潔和不媚俗態;又以屈原、陶淵明的人品來比擬菊花的品性,暨表達她對菊花和屈、陶二人的讚賞,也突顯自己不同流俗的性情襟抱。 作者连用杨贵妃、孙寿、韩掾、徐妃的典故,突出菊花的高洁和不媚俗态;又以屈原、陶渊明的人品来比拟菊花的品性,暨表达她对菊花和屈、陶二人的赞赏,也突显自己不同流俗的性情襟抱。 下片寫憐菊,也是用擬人、移情的手法,將白菊的情態和精神,表露無遺。 下片写怜菊,也是用拟人、移情的手法,将白菊的情态和精神,表露无遗。 「雪清玉瘦」、「漢皋紈扇」、「明月清風」、「濃煙暗雨」的描寫,傳神而貼切。 「雪清玉瘦」、「汉皋纨扇」、「明月清风」、「浓烟暗雨」的描写,传神而贴切。 「縱愛惜,不知從此,留得幾多時」三句多少帶有傷感的情緒,憐花亦自憐,李清照自己也擔心承受不住外在的打擊。 「纵爱惜,不知从此,留得几多时」三句多少带有伤感的情绪,怜花亦自怜,李清照自己也担心承受不住外在的打击。 「人情好,何須更憶,澤畔東籬」,則以反詰語作結,對照篇首「樓寒夜長」、「無情風雨」的描寫,不難看出她心中多少有點憤激和不平之情。 「人情好,何须更忆,泽畔东篱」,则以反诘语作结,对照篇首「楼寒夜长」、「无情风雨」的描写,不难看出她心中多少有点愤激和不平之情。

   讀李清照此詞,要聯想當時的環境。 读李清照此词,要联想当时的环境。 此詞大致作於北宋大觀元年。 此词大致作于北宋大观元年。 徽宗崇寧年間,「元祐黨籍」事起,李清照的父親李格非入黨籍,此對李清照無疑是一大打擊。 徽宗崇宁年间,「元佑党籍」事起,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入党籍,此对李清照无疑是一大打击。 崇寧五年,趙明誠的父親趙挺之罷相,不久去世,趙明誠、李清照夫婦又遭受一次重大打擊。 崇宁五年,赵明诚的父亲赵挺之罢相,不久去世,赵明诚、李清照夫妇又遭受一次重大打击。 詞中「風雨揉損瓊肌」,抑或暗喻政治風波對趙家的打擊。 词中「风雨揉损琼肌」,抑或暗喻政治风波对赵家的打击。 「不似貴妃」、「不似孫壽」、「韓令偷香」、「徐娘傅粉」等,則喻指不屑取媚當時的權貴蔡京等人。 「不似贵妃」、「不似孙寿」、「韩令偷香」、「徐娘傅粉」等,则喻指不屑取媚当时的权贵蔡京等人。 我們如果了解當時特定的政治環境,那麼,對李清照寫此詞的心境,就不難理解。 我们如果了解当时特定的政治环境,那么,对李清照写此词的心境,就不难理解。

注釋: 注释:

1. 1.         多麗:此詞大致作於大觀元年(西年一一○七年) ,李清照與趙明誠此時屏居青州鄉里。 多丽:此词大致作于大观元年(西年一一○七年) ,李清照与赵明诚此时屏居青州乡里。

2. 2.         瓊肌:肌膚如美玉。 琼肌:肌肤如美玉。 此喻指白菊。 此喻指白菊。

3. 3.         貴妃醉臉:唐李濬《松窗雜錄》:「會春暮,內殿賞牡丹花。上(玄宗)頗好詩,因問修己曰:『今京邑傳唱牡丹花詩,誰為首出? 』修己對曰:『臣嘗聞公卿間多吟賞中書舍人李正封詩曰:「天香夜染衣,國色朝酣酒。」』上聞之,嗟賞移時。 贵妃醉脸:唐李浚《松窗杂录》:「会春暮,内殿赏牡丹花。上(玄宗)颇好诗,因问修己曰:『今京邑传唱牡丹花诗,谁为首出? 』修己对曰:『臣尝闻公卿间多吟赏中书舍人李正封诗曰:「天香夜染衣,国色朝酣酒。」』上闻之,嗟赏移时。 楊妃方恃恩寵,上笑謂賢妃曰:『妝鏡臺前,宜飲以一紫金盞酒,則正封之詩見矣。 杨妃方恃恩宠,上笑谓贤妃曰:『妆镜台前,宜饮以一紫金盏酒,则正封之诗见矣。 』」言楊貴妃稍飲酒,臉微紅,有國色天香之美。 』」言杨贵妃稍饮酒,脸微红,有国色天香之美。

4. 4.         孫壽愁眉:指孫壽善於作態以取媚於人。 孙寿愁眉:指孙寿善于作态以取媚于人。 孫壽,東漢梁冀妻。 孙寿,东汉梁冀妻。 《後漢書‧梁冀傳》:「妻孫壽,色美而善為妖態,作愁眉、啼妝、墮馬髻、折腰步、齲齒笑,以為媚惑。」唐李賢注引《風俗通》:「愁眉者,細而曲折。」 《后汉书‧梁冀传》:「妻孙寿,色美而善为妖态,作愁眉、啼妆、堕马髻、折腰步、龋齿笑,以为媚惑。」唐李贤注引《风俗通》 :「愁眉者,细而曲折。」

5. 5.         韓令偷香:指韓壽身有奇香。 韩令偷香:指韩寿身有奇香。 《世說新語‧惑溺》:「韓壽美姿容,賈充辟以為掾。每聚會,賈女於青瑣中看,見壽,說之,恆懷存想,發於吟詠……壽聞之心動,遂請婢潛修音問,及期往宿。壽蹻捷絕人,踰牆而入,家中莫知。自是充覺女盛自拂拭,說暢有異於常。後會諸吏,聞壽有奇香之氣,是外國所貢,一著人則歷月不歇。充計武帝惟賜己及陳騫,餘家無此香,疑壽與女通……乃托言有盜,令人修牆。使反曰:『其餘無異,唯東北角如有人迹,而牆高非人所踰。』充乃取女左右婢考問,即以狀對。充秘之,以女妻壽。」案:韓壽應稱韓掾,此因詞的平仄所限,又為避免與前句「孫壽」重複,故稱「韓令」。 《世说新语‧惑溺》:「韩寿美姿容,贾充辟以为掾。每聚会,贾女于青琐中看,见寿,说之,恒怀存想,发于吟咏……寿闻之心动,遂请婢潜修音问,及期往宿。寿蹻捷绝人,逾墙而入,家中莫知。自是充觉女盛自拂拭,说畅有异于常。后会诸吏,闻寿有奇香之气,是外国所贡,一着人则历月不歇。充计武帝惟赐己及陈骞,余家无此香,疑寿与女通……乃托言有盗,令人修墙。使反曰:『其余无异,唯东北角如有人迹,而墙高非人所逾。』充乃取女左右婢考问,即以状对。充秘之,以女妻寿。」案:韩寿应称韩掾,此因词的平仄所限,又为避免与前句「孙寿」重复,故称「韩令」。

6. 6.         徐娘傅粉:指徐娘藉傅粉打扮。 徐娘傅粉:指徐娘借傅粉打扮。 《南史‧梁元帝徐妃傳》:「 (徐妃)諱昭佩,東海郯人也……帝左右暨季江有姿容,又與淫通。季江每嘆曰:『柏直狗雖老,猶能獵,蕭溧陽馬雖老,猶駿;徐娘雖老,猶尚多情。』」傅粉乃何晏事,此移用於徐娘。 《南史‧梁元帝徐妃传》:「 (徐妃)讳昭佩,东海郯人也……帝左右暨季江有姿容,又与淫通。季江每叹曰:『柏直狗虽老,犹能猎,萧溧阳马虽老,犹骏;徐娘虽老,犹尚多情。』」傅粉乃何晏事,此移用于徐娘。 《世說新語‧容止》:「何平叔(晏)美姿儀,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與熱湯餅,既噉,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轉皎然。」 《世说新语‧容止》:「何平叔(晏)美姿仪,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与热汤饼,既啖,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转皎然。」

7. 7.         莫將句:意指韓壽和徐娘雖俊美多情,但都需假借外飾,且兩人私行不檢,與白菊清芬潔白之出自天然,不能相比。 莫将句:意指韩寿和徐娘虽俊美多情,但都需假借外饰,且两人私行不检,与白菊清芬洁白之出自天然,不能相比。

8. 8.         屈平:屈原,名平。 屈平:屈原,名平。 心志高潔,不同流合汙。 心志高洁,不同流合污。 其<離騷>云:「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其<离骚>云:「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9. 9.         陶令:陶潛,字淵明,曾為彭澤令,因不肯「為五斗米折腰向鄉里小兒」,掛冠歸耕。 陶令:陶潜,字渊明,曾为彭泽令,因不肯「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儿」,挂冠归耕。 其<飲酒>詩之五云:「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李清照因而有「風韻正相宜」之語。 其<饮酒>诗之五云:「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李清照因而有「风韵正相宜」之语。

10. 10.    荼蘼:一作「酴醾」。 荼蘼:一作「酴醾」。 初夏開花,色白,有香氣。 初夏开花,色白,有香气。 蘇軾<荼蘼花菩薩泉>詩:「荼蘼不爭香,寂寞開最晚。」讚美其不與人爭之性格。 苏轼<荼蘼花菩萨泉>诗:「荼蘼不争香,寂寞开最晚。」赞美其不与人争之性格。

11. 11.    秋闌:秋將盡。 秋阑:秋将尽。

12. 12.    漢皋解佩:喻所愛逝去之速。 汉皋解佩:喻所爱逝去之速。 《韓詩內傳》:「鄭交甫遵彼漢皋臺下,遇二女,與言曰:『願請子之珮。』二女與交甫,交甫受而懷之,超然而去。十步循探之,即亡矣。迴顧二女,亦即亡矣。」漢皋,山名,在今湖北襄陽西北。 《韩诗内传》:「郑交甫遵彼汉皋台下,遇二女,与言曰:『愿请子之珮。』二女与交甫,交甫受而怀之,超然而去。十步循探之,即亡矣。回顾二女,亦即亡矣。」汉皋,山名,在今湖北襄阳西北。

13. 13.    紈扇題詩:感嘆事物隨時序之變化。 纨扇题诗:感叹事物随时序之变化。 漢班昭,成帝時入宮,被立為婕妤。 汉班昭,成帝时入宫,被立为婕妤。 後趙飛燕得寵,頗嬌妒,班昭退居東宮,嘗作<怨歌行>云:「新裂齊紈素,皎潔如霜雪,裁為合歡扇,團團似明月。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常恐秋節至,涼風奪炎熱。棄捐篋笥中,恩情中道絕。」 后赵飞燕得宠,颇娇妒,班昭退居东宫,尝作<怨歌行>云:「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风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14. 14.    明月:一本作「朗月」。 明月:一本作「朗月」。

15. 15.    澤畔東籬:澤畔,借指屈原。 泽畔东篱:泽畔,借指屈原。 其<漁父>云:「屈原既放,遊於江潭,行吟澤畔,顏色憔悴。」東籬,借指陶淵明。 其<渔父>云:「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东篱,借指陶渊明。 見注9 。 见注9 。

註:本文參考三民書局之”李清照集” 注:本文参考三民书局之”李清照集”

原文链接:
多丽·咏白菊
更新人:
zhuzhu
更新时间:
2009/5/2 1:09:16
更新原因:

赏析

参考资料:

审批结果:

通过

贡献分:

20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