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宁

丁宁,字怀枫,1902年生于江苏镇江(幼迁扬州,以扬州人名世),1980年卒于安徽合肥。
凄凉身世
丁宁的父亲曾任满清裕宁官银局经理,原无子女,为防族人争家产,纳一丫环为妾,生丁宁。但丁宁“入世旬三萱荫(指母亲)失”,由正房夫人抚养长大。13岁时,父亲去世,孤女寡母颇受族人纷争之苦,家道中落。据丁宁1964年三八妇女节“忆苦思甜”会议上的一次讲话,其生母是养母害死的,父亲是叔伯子侄们害死的。她那时所填的一首词中说:“萧墙风起(指兄弟相争)折灵椿(灵椿指代父亲)”“早居绣屋暮荆榛。麻衣皆血泪,虎视尚纷纷。
被父母视为“掌上珍”的丁宁,受到了很好的教育。她幼时随母诵唐诗,稍长分别拜扬州名士学习诗词、散文和骈文,并延师习剑。这些都为丁宁以后自立于社会,奠定了基础。
丁宁幼时即被父亲许配给一位黄姓子弟,16岁时由母亲主持完婚,次年生女文儿。但其夫是一个吃喝嫖赌抽鸦片的纨绔子弟,夫妻感情恶劣。这使得丁宁对世俗幸福心灰意冷,17岁时又拜师学习了3年的佛学。文儿4岁不幸殁于病后,丁宁提出离婚,这在当时是移风易俗的石破天惊之举。母亲命其跪在亡父灵前,当着族众发誓永不再嫁,同意了她离婚。从此,丁宁被推入了在痛苦的感情折磨中泣血悲鸣的境地,终其一生都没能脱此窠臼。
舍身护书
丁宁自幼悟性极高,25岁时开始在词的创作上崭露头角。1935年前后,她因此被聘为扬州国学专修学校教授古典诗词的老师。这意味着作为独居女性,她的“道德文章”得到了男性社会的认可。1937年10月日寇入侵扬州一带,次年1月丁宁奉母避居上海。4个月后母去世,她从此孑然一身,仅有的积蓄又在葬母中用光。丁宁先在上海代改大学课卷和代人补习诗词为生,1941年经人介绍到南京私立泽存书库任图书管理员。从此直到1980年逝世,她一直从事古籍图书的整理和管理事业,为保存、整理祖国文化典籍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
抗战胜利之际,她将泽存书库的门窗全部钉死锁牢,提着一把剑,几乎24小时看护书库。五十年代中期,丁宁曾对友人说,她一生中对国家、民族做的一件大事,就是面对日伪溃败后的散兵游勇(包括日伪一些上层军人)的刺刀,完整保护下来了泽存书库。这个书库是光复后的“国立中央图书馆”,以及解放后的南京图书馆(后来移名为江苏省图书馆至今)的前身,丁宁一直在其中工作。南京解放前夕,她又成功抵制了国民党要人劫取善本书籍的企图。
安徽解放之初,一位领导人看到因长期战乱而流散出来的古籍,紧急筹款派专人四处收购,几年间所获号称30万册,乱七八糟堆满了几间屋子。1953年,丁宁被调到安徽省图书馆工作。1966年“文革”初期,一群狂热青年到古籍部“扫四旧”,库藏30万册古籍面临付与一炬的危险。64岁的丁宁又一次挺身而出,拒不执行某副馆长要她交出书库钥匙的命令,并一次次扑上去以身护锁,被砸锁的青年打得鼻青眼肿。这位1963年曾收到郭沫若亲笔信的老太太,满脸的鲜血和不要命的架势,吓住了青年,双方达成妥协。丁宁将青年引向家中,私藏图书1000余册和一些珍贵的字画、书信被烧,从而保护了国家典藏未受损失。今天,安徽、江苏号称古籍大省,丁宁功莫大焉。
丁宁学识渊博,精通流略(研究古籍著录、分类的学问),安徽省图书馆建设初期浩繁的古籍整理和编目工作,是以其为主进行的。这方面,她尚留下《师友渊源录》、《安徽文献书目》、《室名、别号索引》(后两部系与别人合作)等多部极有价值的工具书。
长存人间
丁宁一生呕心沥血于倚声,在词的创作上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她的词师承南宋婉约派李清照,兼采众长,具有守律严谨、感情诚挚、清冷哀怨的特色。晚年,她从毕生的创作中选出204阕,分四卷,成一部《还轩词》。前三卷是1927年至1952年入皖前的作品,1953年以后的收入第四卷。她逝世后,安徽省图书馆的同志们又收集到她未收的诗、歌、词,计20首,成拾遗一卷,附其后。
《还轩词》是丁宁对现代词坛的重要贡献,是她凄凉的身世感叹和炽烈的爱国之情的自然流露。丁宁在长达50多年的创作中,塑造了一个情谊绵长、泪眼难枯的抒情女主人公形象。她必将带着自身的芳馨,长存人间。

原文链接:
丁宁
更新人:
采薇
更新时间:
2010/7/23 20:21:41
更新原因:

增加诗人

参考资料:

审批结果:

未审批

贡献分: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