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和歌集》

古今和歌集

  《古今和歌集》是日本平安朝初期(十世纪初)由纪贯之、纪友则、凡河内躬恒、壬生忠岑共同编选而成。日本短歌到平安朝,已基本取代了长歌,成了单独的短歌形式。《古今集》中有作者不详的歌。著名的歌人有纪贯之,他是平安朝初期的和歌圣手。与纪贯之一起参加编选《古今和歌集》的歌人在当时也有代表性
 
  《古今集》与《万叶集》不同,在内容上逐渐带有贵族倾向,风格也变得纤丽,但也有《万叶集》的流风遗韵。,《古今集》全20卷1100首和歌中,恋歌就占了五卷360首,是总歌数的近三分之一。而第二代敕撰集《后撰集》更是有六卷恋歌,占了总歌数的4成。
 
  下面列出序
 
  古今和歌集 序
 
  纪贯之 原作
 
  纪淑望 汉译
 
  夫和歌者,托其根于心也,发其花于词林者也。人之在世不能无为,思虑易迁,哀乐相变,感生于志,咏形于言。是以逸者其声乐,怨者其吟悲,可以述怀,可以发愤,动天地,感鬼神,化人伦,和夫妇,莫宜于和歌。和歌有六义,一曰风,二曰赋,三曰比,四曰兴,五曰雅,六曰颂。若夫春莺之啭花中,秋蝉之吟树上,虽无曲折,各发歌谣,物皆有之,自然之理也。
 
  然而神世七代,时质人淳,情欲无分,和歌未作。逮于素盏鸣尊到出云国,始有三十一字之咏,今反歌之作也。其后虽天神之孙,海童之女,莫不以和歌通情者。爰及人代,此风大兴,长歌、短歌、旋头、混本之类,杂体非一,源流渐繁,譬犹拂云树生自寸苗之烟,浮天浪起于一滴之露。至如难波津之升献天皇,富绪川之篇报太子,或事关神异,或兴入幽玄,但见上古之歌,多存古质之语,夫为耳目之玩,徒为教诫之端。古天子每良辰美景,诏侍臣预宴筵者献和歌,君臣之情,由斯可见,贤愚之性,于是相分,所以随民之欲择士之才也。
 
  自大津皇子之初作诗赋,词人才子慕风继尘,移彼汉家之字,化我日域之俗,民业一改,和歌渐衰。然犹有先师柿本大夫者,高振神妙之思,独步古今之间,有山边赤人者并和歌仙也。其余业和歌者,绵绵不绝。及彼时变浇漓,人贵奢淫,浮词云兴,艳流泉涌,其实皆落,其花孤荣,至有好色之家,以之为花鸟之使,乞食之客,以之为活计之媒,故半为妇人之右,难进丈夫之前。
 
  近代存古风者,才二三人,然长短不同,论以可辨。花山僧正,尤得歌体,然其词华而少实,如图画好女徒动人情。在原中将之歌,其情有余,其词不足,如萎花虽少色彩而有薰香。文琳巧咏物,然其体近俗,如贾人之着鲜衣。宇治山僧喜撰,其词华丽而首尾停滞,如望秋月而遇晓云。小野小町之歌,古衣通姬之流也,然艳而无气力,如病妇之著花粉。大友黑主之歌,古猿凡大夫之次也,颇有逸兴而体甚鄙,如田夫之息花前也。此外,氏姓流闻者,不可胜记,其大底皆以艳为基,不知歌之趣也。俗人争事荣利,不用咏和歌,悲哉,虽贵兼将相,富余金钱,而骨未腐于土中,名先灭于世上。适为后世被知者唯和歌之人而已,何者,语近人耳,义贯神明也。昔平城天子诏侍臣,今撰万叶集。自尔以来,时历十代,数过百年,其后,和歌弃不被采,虽风流如野宰相,雅情如在纳言,而皆以他才闻,不以斯道显。
 
  伏惟陛下御宇,于今九载,仁流秋津州之外,惠茂筑伯山之阴,渊变为濑之声,寂寂闭口,砂长为岩之颂,洋洋满耳,思继既绝之风,欲兴久废之道。爰诏大内记纪友则、御书所预纪贯之、前甲斐少目凡河内躬恒、右卫门府壬生忠岑等,各献家集并古来和歌,曰续万叶集。于是重有诏,部类所奉之歌勒为二十卷,名曰古今和歌集。臣等词少春花之艳,名窃秋夜之长,况乎进恐时俗之嘲,退惭才艺之拙,适遇和歌之中兴,以乐吾道之再昌。嗟乎,人麿既没,和歌不在斯哉!于时延喜五年,岁次乙丑,四月十八日,臣贯之等谨序。

原文链接:
《古今和歌集》
更新人:
梦徘徊
更新时间:
2009/11/8 15:06:51
更新原因:

添加诗集

参考资料:

百度百科

审批结果:

通过

贡献分:

20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