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莎行


姜夔

【宋】姜夔
自沔东来,丁未元日至金陵,江上感梦而作。



燕燕轻盈,莺莺娇软。分明又向华胥见。夜长争得薄情知?春初早被 相思染。
别後书辞,别时针线。离魂暗逐郎行远。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

【简析】

 

  轻盈如燕、软语如莺的合肥女郎,是白石一生无时或忘的心头人,曾再三形诸吟咏。此番泊舟金陵、新春伊始,他首先梦到的又是她。梦中的她,自是娇嗔满面,细诉相思,梦后的他,自是重展她的书信,重抚她的针线,这些,还都是题中应有之义,算不得奇笔。奇的是,情痴的他,竟生出了这样的痴想,明明是他的梦遇,他却偏说是她的魂儿远来相会。更离奇的一笔是,他还担忧着那魂儿的独自归去,责备自己未能一路相送。然而,离奇则离奇矣,词人却也给我们展开了一幅清奇至绝的图画,在皓洁而清冷的月光下,在淮南千山峭冷的阴影中,一个单薄如剪影、晶莹如冰雪的离魂倩女,正寒瑟瑟,孤零地,跋涉于犹如冥界的长夜……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   鉴赏、评论:
  •   心路 59.172.117.157     2016/10/5 17:06:00     1 楼

  • 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