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诗词

 

 


 

雪后书北台壁二首


苏轼

黄昏犹作雨纤纤,夜静无风势转严。但觉衾裯如泼水,不知庭院已堆盐。五更晓色来书幌,半夜寒声落画檐。试扫北台看马耳,未随埋没有双尖。城头初日始翻鸦,陌上晴泥已没车。冻合玉楼寒起粟,光摇银海眼生花。遗蝗入地应千尺,宿麦连云有几家。老病自嗟诗力退,空吟冰柱忆刘叉。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赏析】

银海在此诗已经作“眼睛”,故其后不可能再跟“眼生花”之“眼”字,参考其他资料,此句中“眼”当作“眩”,原句应为“光摇银海眩生花”

“冻合玉楼寒起粟,光摇银海眼生花。”应作“冻合玉楼寒起粟,光摇银海眩生花。”之上说明上下文推断不应为眼,想想理由可能不是很充分,补充说明一下:上句中,玉楼指肩,而“寒起粟”,下文对“眼生花”,仅就对仗而言“寒”对“眼”,这种于上下文不符,且文意不明,这种古人不可能犯的错误,苏轼这样的大家就更不会犯。另考古书,此处确实作“眩生花”,元代宋褧《雪寒书事诗》“气清华盖爽,光烂银海眩”,就是乘用的苏轼的这首诗,若苏诗原作“眼”,那后人这首诗简直就没法读了。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匿名网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