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斯1


爱默生  (美国)


给我葡萄酒,但不是葡萄的腹中
生长出的那种饮料,
也不是源于藤蔓,深深的根延伸无穷,
从安第斯山向下直达好望角,
保存了大地的全部味道。

让它的果实自黑暗之境
问候每日的黎明,
它的根浸润在地府里,
感觉到斯底克斯河2的毒汁;
它将夜的痛苦
用自己的的魔法,酿成醇厚的幸福。

我们买的面包只是灰烬;
我们买的葡萄酒3,掺了太多的水;
给我真正的食物——
它的卷须和茂盛的叶
盘曲在天国的银色群山间
沾满了永恒的露;
酒中之酒,
世界之血,
形式的形式,模子的模子,
让我酩酊大醉,
让我成为它的梦寐,
在所有事物、所有本性间随意飘移;
洞悉鸟的语言,
完美表达一切意念。

那酒就像
地平线上
日光的瀑布,
或是像不绝的海流奔涌在大西洋,
朝着呼唤它们的南方归宿。

面包和水,
无需变形的食物,
彩虹是它的花,智慧是它的果,
那酒已经化身为人,
那食物有理性,也有灵魂4。

那酒是音乐——
音乐和酒融为一体——
饮酒的时刻,
我将听见遥远的“混沌”对我低语;
还未诞生的国王和我一起散步;
贫乏的草将会尽情设想,
当它轮回为人,当如何行动。
被它们的魔力触发,我会打开
每一块岩石的秘密世界。

我感谢这快乐的汁液,
它赐给了我一切知识——
神秘的风吹过,
复活了远古的记忆,
似乎坚不可摧的习俗的城堞
也突然倾颓、消逝。

斟出你神奇的葡萄酒,巴克斯!
找回失去的我,失去的旧日!
酒是酒的解药,
葡萄是葡萄的酬劳!
快疗治长久侵蚀我的绝望——
理性早被遗忘的尘沙淹没,
过去世代的记忆早已熄灭;
让它们焕然一新;
用酒修复时间毁损的一切;
在醉意扩散的地界,
让灿烂的历史死而复生;
为古旧的画布重新上色,
将磨蚀的印版重新雕刻,
用钢笔在蓝色的书板上
描绘我昔日的传奇,
追溯人类的第一日, 
跳舞的神祗和不朽的英雄。

1846

1. 即狄俄尼索斯,希腊神话中的酒神。
2. 希腊神话中的冥河。
3. 基督教圣餐仪式中,教徒都要领受面包和葡萄酒,纪念耶稣。
4. 按照基督教的传统说法,葡萄酒是耶稣的血,面包是耶稣的身体。吃面包、喝葡萄酒就是与基督融为一体。这种变化(transubstantiation)是在教会执行的圣餐仪式中发生的。爱默生此处显然否定了基督教的立场。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赏析】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