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赫玛托娃诗歌

 

 


 

另一支短歌


 

没有发的言
我不再重复,
种下一棵野蔷薇
纪念没有实现的会晤。

我们的会晤多么奇妙,
它在那儿闪光、歌唱,
我不想从那儿回来,
回到不知去向的场所。
欢乐对我是多么苦涩,
幸福代替了职责,
我和不该交谈的人
长时间地罗嗦。
让恋人们祈求对方的回答,
经受激情的折磨,
而我们,亲爱的,只不过是
世界边缘上的灵魂两颗。

1956年

乌兰汗 译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赏析】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