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赫玛托娃诗歌

 

 


 

诗五首


 



我仿佛俯在天边的云端,
把你讲过的话儿思念,

而你听到我的语句,
黑夜变得比白昼明丽。

我们,就是这样离开了大地,
象星星漫步于高高的天际。

无论是现在、将来,或者当初,
都不会与绝望,也不会有耻辱。

可是在现实生活中,你可听见
我怎样把活着的你呼唤。

我已经没有足够的力量,
关上你虚掩的门板。

1945年11月26日



声音在太空中消逝,
霞光变得昏暗。
永远沉默的世界里
只有你和我交谈。
如同穿过阵阵的钟鸣,
风儿来自无形的拉多加湖畔,
彻夜娓娓的倾诉变成了
彩虹交叉的微弱的光线。

1945年12月20日



很久以来我就不喜欢
别人对我表示怜悯,
可是有了你的一点同情,
就象太阳暖我身心。
所以我觉得周围一片晨曦,
所以我能够边走边创造奇迹,
就是这个原因!

1945年12月20日



你自己何尝不知道,我不会
颂扬那天伤心会晤的惨景。
把什么留给你作为纪念?
我的影子?影子对你有何用?
那部烧掉的剧本的献词,
可是它连个灰儿也已不见,
或者是突然从镜框中走出来的
那张可怕的新年照片?
或者是焚烧白桦劈柴的
隐隐约约可以听见的响声,
或者是还没有给我讲完的
他人的爱情?

1946年1月6日



我们不象沉睡的罂粟花那样呼吸,
也不知道花朵自己有什么过失。
我们是在哪些星辰指引下,
为受苦受难而降生此世?

这正月的昏暗给我们端上了
什么难吃的浆羹?
是一种什么样的无形反照啊,

弄得我们知道黎明时头脑发疯?

1946年1月11日

乌兰汗 译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赏析】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